優秀都市异能小說 《上門狂婿》-第一千七百三十五章 目的達成展示

上門狂婿
小說推薦上門狂婿上门狂婿
就在战斗一触即发之际,罗常春突然开口。
“矿脉青云寨可以独分四成,我们四人占余下的六成!”
面对老酒鬼的压力,他们给出了自己最后的底线。
不过他开出的价码,对肖舜而言没有任何的吸引力。
毕竟后者想要的,是一正条矿脉的拥有权,同时还有对罗常春等四人寨子的控制权!
于是,他摇了摇头:“我的条件已经跟你们说了,你们就只有一个选择权!”
听罢,罗常春怒道:“小子,你别欺人太甚!”
肖舜自顾自的笑了起来:“呵呵,我这不叫欺人太甚,不过是以其人之道还制其人之身而已,忘记你们之前是怎么对待青云寨的了?”
之前他们这些人对待青云寨可采取的是强取豪夺那一套,抢走矿脉就不说了,而且时候还打算要将青云寨杀个片甲不留,肖舜现在还能够留他们一命,已经算是法外开恩。
“妈的,咱们四个一块儿上,即便是死,我也不会答应这个要求!”罗长春怒吼一声。
旋即,他暴提浑身厉元,朝着老酒鬼扑了过去。
只可惜,其余三人却根本不为所动,纷纷停在原地,一副选择妥协的样子。
感觉到身后无人追随,罗常春不由破口大骂。
不过骂骂咧咧距离,面前劲风突起,却见老酒鬼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逼近了过来。
他立刻住口,将注意力全部都放在接下来的战斗中。
饶是已经选择全神贯注,但罗常春最后依旧是难以招架,被老酒鬼一招就打的倒退而去。
费了好大的继而,他才将涌入体内的那股澎湃暗劲给尽数排除了体外,整个人又那里还有刚才那嚣张的态度。
看着神色连连变换的罗长春,老酒鬼老气横秋道:“你不是老夫的对手,劝你还是乖乖就范的好,免得等下自讨苦吃啊!”
“哼,我宁死不屈!”
罗常春重重一哼,旋即重整旗鼓试要扭转败局。
然而,在绝对实力面前,所有的坚持都不过是徒劳。
任凭他如何施展浑身切术,老酒鬼却佁然不动,轻描淡写的化解着对手的攻击。
十招过后,罗常春已经是累得气喘吁吁,反观老酒鬼,脸上依旧淡然无比,刚才的交手,对他而言甚至连热身都算不上!
總裁 爹 地
见状,其余三名寨主终于选择妥协,异口同声道。
“我等愿意接受青云寨主的调遣!”
听到这里,罗常春顿时怒不可遏,扭头恶狠狠的瞪着那三个叛变之人:“你们……”
迎着那愤怒不已的目光,有人无奈的叹了口气。
“罗寨主,你的实力在我们四人之中乃是最强,即便你刚才全力以赴,却也不是这老前辈的对手,而且你应该也感觉出来了,刚才老前辈甚至连元气都不曾动用,便已让你毫无还手之力,面对这样的存在,即便我们四人齐心协力,却也于事无补啊!”
话落,老酒鬼咧嘴一笑:“嘿嘿,倒还算是有明白人!”
肖舜抬眼看向脸色铁青的罗常春,语调冰冷的提醒着:“罗寨主,显得就只剩下你一个人没有表态了,我的耐心是有限度的,希望你不要一再挑战!”
罗常春心知自己大势已去,三个盟友都已经倒戈,剩下他一个人又如何有办法力挽狂澜,于是无力的瘫坐在了地上。
就这样,肖舜依靠着老酒鬼的帮助,重新将矿脉拿回了青云寨,今后依靠着这条矿脉,寨子势必能够发展的风生水起,为他将来的宏图霸业打下夯实的基础。
收复了四个寨主之后,肖舜将众人领到了帐篷内。
各自落座后,肖舜淡淡开口:“从今往后,你们便是青云寨的附庸,你们也无须担忧,我虽然是你们名义上的主人,但却并不会对你们干涉太多,只需要你们彻底听令于我就行!”
樓 下 的 房客 小說
众人不敢拒绝,当即点头答应。
饶是如此,但肖舜心中却根本不太信任这些人的忠心,于是从怀中取了一枚小瓷瓶出来,放在了案前。
“一人那一枚服下!”
罗常春等人不为所动,而是抬眼看向肖舜:“这是?”
“这里面装着的乃是本寨主亲手熬制出来的药丸,若是你们中心依附于我,此物便永远也不可能发作,但要是你们心存歹意,呵呵……”
说到最后,肖舜忍不住笑了起来。
他此时嘴角的笑容,显得有些冷酷无情,毕竟对待那些胆敢背叛自己的人,他从来都不会有丝毫的情面可讲。
见要吞服毒药,罗长春等人皆是有些惊恐,毕竟只要将此物吃下去,就意味着从今往后都无法脱离肖舜的掌控,从而彻底伤势了自由,已经报仇雪恨的机会。
别看这些人表面上选择服从,但暗地里却或多或少有些歪心思,可肖舜未雨绸缪来上那么一出,倒是让他们有些始料未及。
见四人半天没有去那瓷瓶,肖舜玩味不已的勾了勾嘴角:“怎么,难道你们是默认对本寨主心怀歹意?”
罗常春矢口否认:“不,不敢!”
肖舜质问:“那为何还不服下此物?”
话音刚落,立刻有寨主解释:“肖寨主,此物乃是毒药,服下之后难免会有副作用,我等对你绝对是忠心耿耿,又何必……”
肖舜懒得听他废话,一摆手:“此物对你们的身体没有丝毫的影响,只要你们通过了我的考验,今后我定然会为你们驱除此毒,所以现在还是让我看看你们的态度吧!”
这时,站在坐在一旁的老酒鬼缓缓起身,目光炯炯的看着罗常春等人,只要这些人在叽叽歪歪一句,他估计就要动手强灌了。
常 書 欣
众人无奈,唯有哭丧着脸将那黑乎乎的药丸给吞入了腹中。
见状,肖舜笑着点了点头,同时开口提醒。
“我丑化所在前面,这种毒药乃是独门秘方,发作之后会让中毒者体验肠穿肚烂之苦,若是解药你们就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化作一滩脓水而死,千万别以为我这些话是危言耸听,因为等你们切身体会的时候,已经为时晚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