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异能 《萬古第一武神》-第六百一十六章 大能攔路熱推

萬古第一武神
小說推薦萬古第一武神万古第一武神
“走的了吗?”
淡漠冷喝声中,陆川右手化作遮天巨掌,在炼狱塔力量的加持之下,瞬息便重新封锁了四周虚无空间。
饶是那扭曲的影子如何挣扎,动用了何等诡异手段,都无法得脱分毫。
“不,你怎么可能镇压幽影规则之力?”
扭曲人影在掌心中疯狂闪动,隐约可见一张如栾恤有五六分相似的面孔,死死瞪着泛红的眸子,发疯般狂啸。
“你对力量一无所知!”
陆川冷冷一晒,颇为玩味道,“不过,我真的很感谢你,为我带来一个幽冥殿真传的完整神魂!”
在此刻,陆川才发现,栾恤神魂之中,竟然没有灵寂大修士的神魂烙印做最后保护。
如此一来,便给了他搜魂对方的机会,虽然很难,但并非做不到。
或许,对于真传,幽冥殿灵寂大修士很放心。
但此前在玄霄洞天之中,斩杀的那位六师兄血尸,却有灵寂大修士的神魂烙印。
只是,这些都不在陆川的考虑范围之内了。
即便真有,也会悍然斩杀。
“你……不可能,我神魂中有封神禁制,更有真经功法所自带的规则道韵保护,除非是洞天大能,休想对我搜魂!”
栾恤神魂一颤,歇斯底里的狂吼一阵,语气转变道,“放过我,你已经杀了阿萝,必然会引得虓兰老祖震怒,与你不死不休。
我可以帮你,摆脱幽冥殿的追踪,你想要知道什么隐秘,我都可以告诉你。”
“呵呵!”
陆川失笑摇头,缓缓并拢五指,冷声道,“不需要你说,我能自己知道!”
“不,你做不到,啊……”
栾恤还想说些什么,但虚无中一股无形的力量,竟是将其神魂封锁,似乎连意识都能被掌控,渐渐陷入了黑暗。
一见卿心
嗡!
不多时,陆川面前出现了一个银蓝色漩涡,栾恤的神魂,便既没入其中。
正如栾恤所言,现在的陆川,确实无法对其搜魂,却不代表没有办法,只是比较麻烦而已。
“嗯?”
但就在此时,陆川眸光微凝,豁然转身,想也不想右手五指并拢如刀,瞬间斩向身后某处。
“呀……”
一声痛呼中,血影毫光闪烁,竟有一道隐晦的半透明身影,在即将弥合的缝隙中,于千钧一发之际,一闪而没。
“竟然没死!”
陆川眉峰微扬,着实惊讶不已。
那身影,正是被他一刀斩灭的阿萝,未曾想竟然隐藏如此之深,借他分神对付栾恤的时候,隐遁而去。
而且那使用的秘术,比之栾恤最后爆发的幽影规则,更是诡秘三分。
即便是陆川,借炼狱塔之力,也无法撼动分毫,只能凭借强横的力量,伤及对方,却留不下阿萝。
那栾恤动用的幽影规则,似是脱颖于传说中的地狱,隐隐与炼狱塔中的空间有些联系。
如此一来,陆川才能利用炼狱塔,先是在悄无声息之中,融合了暗影天罗,将两者尽数封锁于此,如此剧烈的战斗,才没有丝毫力量外泄。
而之后,更是顺水推舟,故意对栾恤假死视而不见,诱其真身出逃时,才一举将之斩灭。
同时也防备阿萝,拥有这等秘术。
毕竟,在陆川的感官中,阿萝此女的威胁,远在栾恤之上。
可事实上,阿萝虽然比栾恤难缠几分,甚至完全超出了神藏人仙应有的实力,却没有表现出多强的威胁性。
至少,想象中可能存在的强力宝物,阿萝就没有动用一件。
“幽冥殿不容小觑啊!”
陆川眉头大皱,倍感棘手,因为阿萝逃走,代表自己的行踪暴露了。
天知道,幽冥殿得知自己的行踪,会用什么法子追踪自己。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左思右想,陆川没有想到什么好办法,便既收了炼狱塔,催动传送之能,眨眼没入虚无,破空而去。
但他没有看到,仅仅是片刻,约莫十数息之后,便有一股空前强横的伟力,瞬间降临此间。
“咦,藏形匿迹的本事,倒是不慢!”
惊诧声中,一名穿着短打的粗壮汉子,出现在一片狼藉的山谷之中,随手向内一抓。
但见无形光泽流转,竟是出现了道道扭曲模糊的光影,渐渐凝实。
不知道受什么力量的影响,光影在渐渐成型之际,却突然再次模糊扭曲,好似平静水面被人拍了一巴掌。
若陆川在此的话,定然会从光影变幻的画面发现,那正是自己和栾恤、阿萝激斗的一幕。
此时此刻,竟是被一尊不知名存在,随手溯本归雨,这是何等伟力?
“怪哉,是什么人抹去了空间投影?”
壮汉挠了挠头,似百思不得其解,转而又试了几次,最终却一无所获,甚至因为他的力量搅动,使得此间投影越发模糊。
“倒是有几分洞天灵宝的气息,只是我百炼城,也没察觉到这等至宝的气息波动啊,难道是哪个老怪物的后手?”
接连手段没有奏效,可壮汉实力超凡,竟也察觉到了一丝端倪,手中汇聚了一丝极为淡薄的金灰色和血灰色纠缠的混杂光线,“这是幽冥殿的尸气和鬼气,那帮臭东西,莫非是要在神造峰搅风搅雨?
不应该啊,冥帝已经不再掺和俗事,就凭幽冥殿那几个歪瓜裂枣,怎么敢招惹我神造峰?”
摇头晃脑间,壮汉没有想到什么,随手捏碎了掌心的混杂光线,便既闪身而去。
“罢了,等回到百炼城,让小家伙们仔细搜查一番,免得被人弄脏了!”
……
而与此同时,动用炼狱塔传送之能,接连一口气遁出数千里,才刚刚现身的陆川,却是浑身僵立,动也不敢动。
若非他已是不化骨之躯,怕是已经冷汗涔涔,汗透衣襟了。
这一切,只因为眼前,不知何时,亦或者说凭空而现,好似能够看清,却又模糊不定,仿若近在眼前,又似远在天边的苍老身影。
但哪怕这个好似佝偻,半只脚踏进棺材,只剩下一口气的老者,随时都会背过气去,可偏偏就让陆川心生无力,双脚腿软,连感知都扭曲无处着力。
“洞天大能,乾坤无间!”
陆川咬牙硬撑,死死坚守本心,以免自己沉沦那无法着力的诡异之中。
直觉告诉他,若是扛不住,自己怕是会直接崩解!
而仅仅是一个身影,便能有如此伟力,除了传说中的洞天大能之外,再不做第二种可能。
但陆川怎么也想不到,哪怕曾经了解过,甚至接触过玄霄雷尊那道影的遗留之力,却怎么也想不到,真正的洞天大能,会是如此可怕。
这已经超出了陆川的理解范畴,哪怕是曾经的三大巅峰灵寂全力出手,并与渊泽圣尊硬碰硬,与之相较也不过是毛毛雨。
错惹假面总裁 半塘咖啡
嫡手遮天:彪悍太子妃 司徒雪刃
不,确切的说,是云泥之别,甚至是没有任何可比性。
但这又怎么可能?
毕竟,渊泽圣尊乃是圣中至尊,已经无限接近洞天大能,即便有所察觉,也不该如此之大才对。
“一定哪里出了问题?”
陆川面容扭曲,不化骨的神色越发狰狞,背后的雷之法则符文嗡然震颤,隐有一股无形的伟力弥漫全身。
虽远远不及眼前苍老身影,所蕴藏的无上伟力,却也让陆川即将崩溃的心神,找到了锚点一般,渐趋平稳。
就好似滔天巨浪之中,此起彼伏的海川,终于能够停泊,虽依旧起起伏伏,可也免去了倾覆之危。
“呼呼呼……”
陆川气喘如牛,身形微微弯下,不仅仅是对面前老者力量的敬畏,也有一种生死不由己的迷茫与彷徨。
说来话长,不过是一个眼神而已,但在陆川眼中,却过去了很久很久,似乎在这个身影面前,连时间和空间,都受到了莫名伟力的扭曲。
差距实在太大,不可以道里计。
“不用害怕,老朽并无恶意!”
老者说话间,似乎一切都恢复了常态,就好似天空眨了下眼睛,骤然昏暗的同时,也在瞬间恢复明亮。
但于世间生灵而言,却是生死一瞬,天地乱转,莫可测度。
“前辈有何吩咐?”
陆川果断认怂,不认怂不行,毕竟对方可以说,完全掌握了他的生死。
即便是他最强的底牌炼狱塔,此时也在老者身边,滴溜溜嗡然震颤盘旋,完全没有了抵抗力。
显而易见,陆川曾经设想,以炼狱塔抵挡洞天大能,完全落空了。
至少,完全掌握此宝,并且成就灵寂大修之前,一切设想,不过是空谈而已。
就像现在,陆川只知道对方是个老者,却连对方的面容都看不清,这就是实力差距太大的最直观体现。
“呵,吩咐说不上,只是小友来到神造峰,老朽偶有所感,便来看一看,奈何小友走的太匆忙,似乎没有留下做客的意思!”
老者飒然一笑,简单解释道。
“晚辈本就无意来神造峰,只是适逢其会罢了!”
陆川如实说着,面色不变道。
但心中却难免起了狐疑,这位能察觉到藏身炼狱塔的自己,那幽冥殿的种种布局,便如小儿科般幼稚可笑。
这又是为了什么?
难道说,洞天大能都无聊到,可以坐视外来者,在自己家里搅风搅雨,当做看戏不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