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連載都市异能 我獨仙行-第2108章 不戰而勝相伴

我獨仙行
小說推薦我獨仙行我独仙行
卷十五 初进蛮荒
第2108章    不战而胜
聚仙阁的密室中,姚泽缓缓地睁开了双目,脸上恢复如常,可嘴角微扬,多出一丝苦笑来。
他一口气吞服了十几枚朱血丹,体内法力算是勉强恢复了,可耗损的真元就不是朝夕间可以恢复原状的,留给自己的时间不过一天,再次面对一位中期金仙修士,肯定极为吃力了。
之前那位灰袍男子变身之后,实力暴增,不得已下,他还是动用了“七杀”,却是杀敌一千,自损八百。
最后对方阴险地想要偷袭,他直接催动了封天困地箓,每一件阵旗上都封印了一枚阵铭,同时爆炸开来,毁天灭地,连同整个高台都被摧毁,至于那位灰袍男子连渣都没有剩下……
明天的最后一场决斗绝不可失手,自己还有几道神通没有施展,雷罚锁链是想都不要想了,不然闪雷族人还不把自己给直接解剖了。
最适合动用的正是巫术,那样也会招来无尽的隐患,修行至今,他并不是初出茅庐的愣头青,早已猜测古巫族人背后有着恐怖的隐情,在自己有了足够的自保之力前,动用巫术一定要慎之又慎。
继续施展毒术和对方周旋,有破虚神光相助,想来也可以立于不败之地,“梵灭刹那诀”有几式厉害的神通,可惜一直没能参悟,不然就动用刑天之斧,灭杀了事……
他的神情变幻着,目中时而闪过厉色,半响,终于打定了主意,徐徐吐了口气,刚想再次入定,身形却“腾”的一下站了起来,脸色大变。
“前辈,请进。”
姚泽的脸上闪过惊疑,袍袖一抖,房门大开,门外站着一位身着白色儒服的年轻男子。
来人神态从容,相貌平凡,看起来如同一介书生,却有着一股气宇轩昂的气势。
“枯风!”
即便不是第一次相见,姚泽的心神依旧巨震,“枯风”这个名字如雷贯耳,被无数人反复提及,甚至之前他还亲耳聆听对方开坛说法。
半只脚已经踏入仙尊之境的绝世强者!
嘗 諭
“来的有些冒昧了,道友恢复的如何?”
枯风神情亲切,笑吟吟地径直坐下,似是知心朋友间的拜访。
姚泽心生怪异,不知道对方有何来意,难不成也像十一公子那样,对大雷音殿有什么想法?
“谢前辈挂念,在下已经无事了。”他的神态不卑不亢的,并没有流露多少拘谨。
枯风含笑点头,显然此人也不善交际,竟住口不言。
姚泽也摸不清对方的来意,只能在一旁干站着,一时间房间中诡异的安静起来。
片刻,房间四周各色符文蓦地一闪,随即恢复了平静,姚泽见状,心中一紧,自己竟没有看清对方如何出手的,只是这位大人物激发了四周的禁制,肯定有什么话要说了,当即神情肃穆,洗耳恭听的模样。
“之前见道友施展了毒术,有些好奇,可以让我再看看吗?”没想到枯风沉吟一下,竟单刀直入地如此说道。
声音平淡,可落在姚泽耳中,却如惊涛拍岸,心中狠狠地一跳。
“难道对方从梵灭刹那诀中看出了什么?”
不过随即他的念头一转,觉得全无可能,“梵灭刹那诀”乃天机所有,而异族人的四相使虽然当初威震寰宇,可身陷囫囵十几万年,眼前这位才修炼多久,绝无可能和天机见过的……
这一瞬,他的心思急转,手势却没有迟疑,右手间凭空多出一团绿雾,实质一般,如鸽子蛋大小,表面有道道纹路。
枯风目中异色一闪,单手一招,那团绿雾就颤巍巍地漂浮过去,停在了此人掌心。
只是下一刻,对方的眉头一皱,目光望过来,脸上多出一丝意味深长的笑意,“道友之前施展的就是此术?”
姚泽心中一紧,这绿雾和“梵灭刹那诀”全无关联,正是之前刚进入魔界时修炼的玄毒真经,没想到却被对方一眼看穿。
他略一迟疑,默不作声地右手探出,随着神诀催动,绿芒闪烁,掌心间多出一枚碧绿符文,耀目璀璨,漂浮在那里。
不料,枯风一见之下,目中精芒大放,手指一点,那枚符文闪烁下,就落在了指尖之上,姚泽近在咫尺,看的清楚,竟发觉对方的衣衫无风自动,显得极为激动模样。
而这变化瞬间即逝,随即这位大人物的双目微眯,神情平静,只是静静地观看着指尖上的那枚碧绿符文。
姚泽的瞳孔不露痕迹地一缩,并没有多言,房间中再次陷入一片死寂。
时间似乎在这里停滞,不知道过了多久,枯风指尖一颤下,那枚符文就无声无息地消失了。
“这神通非同小可,当年我曾经在四处仙域中游历,结识了不少毒修,还是第一次见识这等神术,道友是从何处习得?”此人的话音轻描淡写的,神情也只是好奇模样。
“回前辈,当初在下遇到过一位上古异人,那是一片天沟,那位异人情形不太好,只剩下一缕残魂,还被天地绝毒毗娑沙所困……”
这些说辞他已经说过几次,此时信手拈来,绘声绘色,自然毫无破绽,只不过关于“神族人”的字眼是丝毫不提的,上古异人的身份也是茫然不知。
那个江湖
“也许那位前辈的唯一心愿就是这道神术不要失传,也可能时间太久,那一缕残魂再无法支撑,只能勉强传递一段信息……”
枯风只是静静地听着,等姚泽解释一番后,对方也轻笑叹道:“还是道友的福缘泽厚,竟可以遇到这等异人。”
言毕,此人站起身形,冲他点了点头,然后径直朝外行去。
这位大人物就这么走了,似乎只为了听这个故事而来。
小爷无处不在 打僵尸
一时间姚泽有些莫名其妙,站在那里,浓眉紧锁,想不通对方的确切来意,唯一的好消息,刚刚并没有感受到对方的敌意。
足足半个时辰之后,他才勉强再次入定调息起来。
……
最后一轮比试吸引了更多的修士前来观看,毁去的高台已然再次立起,上面密麻地布置了层层符文,按照规定,十处比试需同时进行,而大多数的目光都盯在了第七号高台上,那里站立着一道蓝色身影。
郡主,来朕怀里 年惜染
伏西族对羽甲族。
蜜糖初恋:俘获太子爷
姚泽神情平静,一天的调息不能完全恢复,可自保还是有信心的,如果对方依旧存着自负心态,他甚至准备借助空间法则靠近对方,直接祭出轮回之力,打对方一个猝不及防,运气好了呼吸间就解决战斗。
不过经历了上一场的战斗后,估计没有谁再对他有丝毫轻视之心了。
据说代表羽甲族的同样是位中期金仙修士,可随着时间缓缓而过,那人竟没有立刻登场。
这一次的裁判是位彩袍男子,年纪看起来不大,也是位大罗金仙修士,望过来的目光复杂异常,上一场那位矮胖裁判差一点命丧当场,让裁判这个职业变得高危起来。
比试迟迟无法开始,甚至有的比试已经结束,围观众人有些 骚 动了,议论声渐起,谁也不知道什么情况。
彩袍裁判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珠,如果一柱香的时间没到,按照规定,就要宣布伏西族获胜,这在以往比试的最后阶段从来也没有出现过的……
几乎是同一时间,那座巨大的城堡中,十几道身影站立在那里,一个个噤若寒蝉,面无血色,而上方端坐着那位肥胖男子面色赤红,一对铜铃大小的眼珠散发着道道戾色,额前一道闪电标识隐约可见。
“离加人呢?他为什么不告而别?”
声音冰寒,在场诸人都忍不住打个寒颤,没有谁敢冒然答话,等肥胖男子的脸色愈发阴沉,其中一位精瘦男子才壮着胆子上前一步,面带凝重。
“三公子,离加现在何处,我等确实不知,不过属下担心的不是这个,而是离加不告而别的原因。”
“说!”肥胖男子有些气喘地冷哼一声,一身膘肉似豆腐般颤动着。
精瘦男子再次上前一步,凑到近前,嘴皮微动,竟传音起来。
“之前舞阳和离加两位道友都已经打算好的,在舞阳出现意外后,离加还怒不可遏,扬言要撕碎了那小子,可一夜之间竟不知所踪,其中的缘故只有一个……肯定遇到了难以抗拒的阻力!”
肥胖男子双目精芒一闪,整个大厅的温度瞬间降了下来,“你是说……他们出手了?”
“具体的属下难以猜测,可大人想一想,如果那小子最终获胜,谁的获利最大,应该就和谁有关了……”精瘦男子迟疑了一下,还是说出了心中所想。
肥胖男子呆坐半响,突然冷笑起来。
“嘿嘿,他们如此不顾规则,我们还理会那些做什么?给东阳宫回信,就说我同意他们的条件了……”
“那小子就这么便宜他了?”另外一位面目狰狞模样的男子有些不甘地。
“哼,我知道舞阳是你师兄,可万事都要等到圣寿节结束之后再说,到时候将此子活喂了我的宝贝!”
话音未落,“砰”的一声闷响,肥胖男子身下的玉椅竟四分五裂,破碎开来,一时间在场诸人谁都不敢再多言一句。
姚泽都有些莫名其妙的,对手竟迟迟不至,一柱香的时间之后,裁判直接宣布伏西族获胜,他忍不住摸了摸鼻子,难道自己真的可以不战而屈人之兵?
那是一位大罗金仙!
“哗……”
整个闪雷灵洞都沸腾了,“姚泽”这个名字注定要传扬八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