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 我是演技派 愛下-第七百九十二章 ****讀書

我是演技派
小說推薦我是演技派我是演技派
“阿哥,谢谢你啊!”
“谢我干什么,你那是人郑小龙导演看中的,非要找你来演这个女一号,我得谢谢你赏脸才对!”贺新笑呵呵道。
《我愿意》国内戏部分已经全部杀青,昨天晚上还提前办了杀青宴。因为行程问题,到法国取景拍摄还要拖个十来天的时间。趁着这个空档,他加紧处理一些公司的事务。
今天上午,孙丽找上门来了,昨天她刚刚见过郑小龙,还试了妆,郑小龙对她各方面都非常满意,甄嬛这个角色算是正式定下来了。
《甄嬛传》是个庞大的工程,人物众多,服装、道具这一块投入尤其大,据初步估算总投资可能要高达六七千万,大概是近年来国内投资最高的一部电视剧。
其实对此公司内部也有不同的声音,大致就是虽然目前电视剧市场确实很红火,但电影市场同样也在复苏,六七千万的投资额足够能够拍一部大片,或者拍一部象《杜拉拉》、《我愿意》这种稳赚不赔的都市题材的电影。
更关键的是相比电视剧一个漫长的收益过程,电影无疑回报周期更快,只要电影上映马上就能得到反馈。而电视剧拍完之后,现在的操作模式往往就是先在地方台播出试水,如果效果确实好,才有可能上星播出。
当然以新皓传媒的口碑和京城电视剧制作中心的牌面,似乎并不担心上星这个问题。可新皓传媒要出资五千万以上,才能跟京城电视剧制作中心方面分享一半的收益,且《甄嬛传》又是一个全新的题材,特别是由网络小说改编,在很多眼里显得很low,档次不高,投资会面临诸多的不确定因素,风险会很大。
但贺新还是力排众议,拍板了这个项目。因为没人会比他更清楚《甄嬛传》将会意味着什么。
“对了,我听说最近你和超儿一起接了部电影,你们俩挺好的吧?”接着,贺新又笑眯眯地问道。
娱乐圈的绯闻是最吸引公众眼球的,网上时常会爆出邓朝去剧组探班孙丽的照片,虽然每每在接受采访的时候邓朝含含糊糊,而孙丽始终不肯吐口,但这次两人将联袂主演陈家上的古装奇幻电影《画壁》,更让外界坐实了两人的恋情。
孙丽忙辩解道:“阿哥,我跟他就是朋友,还没到这种程度……”
贺新摆摆手道:“好了,都这么多年了,难道超儿还不够诚心啊?再说你也老大不小了,我看差不多得了,再拖下去,当心鸡飞蛋打,后悔都来不及。”
说实话,他不是傻子,不是没有感受到孙丽当初对自己的情愫,但是他是真心把对方当做妹妹看待,而且原时空中她跟邓朝就是天生一对,原本想着时间长了,两人会按照原先轨迹会走到一起,但是这么多年了过去了,却始终没个结果,他看着都着急。
“我才不后悔呢!”孙丽小声嘀咕了一句。
眼神复杂地看了看坐在对面的男人,认识快十年了,这个男人对自己的态度从未变过,关心、体贴,像个大哥哥一样,除了这些却没有任何她所期盼的东西。
其实她心里也清楚,可能是性格使然,内心深处一直保留的一丝丝的期待。去年当得知他终于和程好结婚了,尽管对这个结局早有思想准备,却只觉得非常难受,几乎每天夜里都会蒙着头偷偷哭。
她也曾想试着跟邓朝交往,可每每到了关键时刻,脑海中始终回浮现出眼前这个男人的身影,让她欲罢不能。她知道自己这样对邓朝很不公平,也曾想拒绝,但是每次对方都会不屈不挠,跟狗皮膏药一样的贴上来。
超級 任務
你爱我,我不爱你,可我爱的人却又不爱我,这是一个死循环,也许感情的事真的象剧本里常常描写的那样,既狗血又无常。
“说什么呢?”贺新没有听清。
“哦,没啥。阿哥,串串挺好的吧?”孙丽强笑着岔开话题道。
“挺好的,只是现在年纪大了,不象以前那么顽皮了,倒是乖了不少了。”贺新笑了笑道。
“是啊,时间过得真快,一转眼串串也老了,想想它小时候真的很可爱。”孙丽也一脸颇为感慨道。
想想当年自己和阿哥一起在云南拍《玉观音》的时光,还有串串每天朝夕相处,如今已然恍如隔世。
“哦对了,阿哥,恭喜你啊,快……呃,快要当爸爸了!”孙丽又勉强笑道。
“是啊,已经四个月,预产期在十一月份,到时候《甄嬛传》可能已经开机了。”贺新一脸笑呵呵。
说着,他又提醒道:“哎,到时候你的档期没问题吧?我跟你说这部戏你一定要重视,这部戏的成败就在你身上,演好了绝对能够一鸣惊人。”
有些话他没有明说,孙丽几年前就开始往大银幕转型,虽然凭借《霍元甲》和《画皮》拿到了金像奖最佳新人和最佳女配的提名,但说实话并不算成功,她的角色要么是花瓶,要么就让人感觉可有可无,无法给观众留下深刻的印象。
其实说到底还是基本功的问题,不是科班出身的她,可能在表演上是属于有天分的,但是又达不到周讯那种浑然天成的程度,比如说在一些细微的表情控制、台词等技术方面明显有不足之处,这些缺点在小荧屏上看不大出来,但是在大银幕上就会无限的放大。
这番话虽然没有点明,但孙丽听懂了。或者说她本人也意识到了这一点,只是心里还不太甘心。
她眼神略显复杂地看了贺新一眼,半晌才郑重地点点头道:“我知道了,阿哥!”
……
他前脚刚刚送走孙丽,宁皓带着程二后脚就跟进来了。
《边境》早已经立项,男主角已经被贺新认领了,两个女演员的角色,他向程二推荐了刚刚自家工作室的佟亚丽和宋铁。
一开始程二对佟亚丽不太满意,认为这姑娘太漂亮,演技也一般,唯一的优点大概就是长相上带着点异域风情。
好在他这个人虽然有些清高,但也懂得圈内的游戏规则,人家给你投资,柏林影帝来当你戏里的男一号,那你就得给人家面子。
倒是宋铁这个小姑娘给他一个意外的惊喜,用他的话来说,这个小姑娘眼神中偶尔流露出的那种执拗和神经质特别符合他心目中警察妹妹的那个人物设定。
而警察这个角色,贺新原来想找邓朝的,毕竟他在《李米的猜想》这部片子中的表演让人有种眼前一亮的感觉。不过当他得知邓朝和孙丽已经接了陈家上的《画壁》就打消了这个念头,最后还是找了张奕。
程二对张奕非常满意,一方面《黎明之前》播出后,张奕的人气很高,但更重要的是他认为军人出身的张奕身上有一股正气。警察可以有痞气,可以满嘴粗话,但唯有正气不可少。
至于二道独贩兼杀手这个角色,贺新这边并没有合适的人选,却出人意料的被徐光头看中了。这家伙死活都要演,甚至还提出不要片酬。
只是贺新有点担心,怕《囧途》上映后,观众再看到《边境》里这个冷酷无情、杀人不眨眼的杀手会不会出戏。但是这家伙心心热热,而且程二也认为他合适,贺新只得捏着鼻子认了。
“过两天我就准备带人到瑞丽那边去勘景,顺便还要挑选一些当地的演员。”
“行,反正你这边有什么需要就跟吕潇联系好了。我就问一点,什么时候开机?”
“呃,这个现在还不好说,主要是勘景还有选人……”
“不行!”
程二话还未说完,就被贺新摇摇头打断,他竖起食指道:“我的要求只有一个,八月份之前必须开机。”
“这个?”程二面有难色。
坐在旁边的宁皓赶紧踢了他一脚,提醒道:“师哥,阿新快要当爸爸了,总不能程好生孩子,他还在外面拍戏吧?”
“哦,不好意思,贺老师。那……那我尽量吧。”程二这才恍然大悟,只是他还是不敢把话说死。
贺新现在也了解他这个人性格,笑道:“反正我不管,到时候我只能给你两个月的时间,国庆节前肯定要走人,到时候你可别怪我。”
“呃,好!那我就先告辞了,看来我得提前出发了。”
平时说话小声,性格内敛的程二难得还幽默了一把。
送走了程二,贺新回到办公室看到宁皓还坐在那里磕着瓜子。
“宁导,挺空啊!怎么着,你的《黄金大劫案》弄的差不多了?”
这货晃着大脑袋,一脸沮丧道:“别提了,这本子我看来看去总觉得不对味,总觉得还是单薄了一点,回头等小军、红卫他们忙完后再碰一碰。”
“那你就闲着了?哎,我记得上回你跟我提过想把你和小军那次旅行写个《一路西行》的公路题材的本子,怎么就没下文了?我觉得这个创意不错啊,现在好的公路题材的片子市面上都没有。”贺新坐过来道。
终极透视眼
宁皓摇摇头:“原先是想搞来着,可《无人区》那事我实在是气不过,就弄了个《黄金大劫案》。再说那个本子不是我一个人能够弄得出来的,这还得小军。这一路上也是一个情感释放、放飞心灵的过程,他这方面的感触比我深多了。”
他还挠挠自己光溜溜的大脑门啧道:“不过也是,总这么闲着也不是办法。”
说着,他抬头望了望贺新,问道:“你最近有没有好点子?”
“我最近都忙着拍戏,哪有什么……”
贺新刚刚说了一半就顿住了,想了想,突然一拍大腿:“你还别说,还真有!”
宁皓一听忙道:“说来听听!”
“呃,你得先容我理一理思路。”
他之所以突发奇想,是源自于前段时间他做了个梦。可能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吧,他本来一直觉得自己上辈子死了,然后又穿越到现在贺新的身上,是一件很神情的事情。
而就在那天晚上他就了一个梦,梦见自己身处于一部电影的情境中。这部电影是他上辈子看过的为数不多的一部日本电影。
这部电影原本印象很模糊,但在梦境中却格外清晰,而且还把这个发生在日本的故事,完美复制到了自己上辈子那苦逼的人生中,体验了一把互换人生的精彩。
我在时光深处忘记你 柯三岁
今天如果不是宁皓突然问起,他可能就忽略了前几天做的这个梦,但现在想起来感觉特别有意思。更关键的是这种互换人生的梗放在后世可能比较老套,但是在如今这个年代绝对能够算得上是一个全新的题材。
他组织了一下语言道:“有这么一个故事,有一个很失败的人……哦,我暂且把他设定为是一个落魄的群演,他的生活一片混乱,用他的自己的话来形容,就是‘把自己活成了笑话’……”
“哎,这句话挺有意思的,‘把自己活成笑话’,完全可以当台词用的。”宁皓突然插话道。
“啧,你还听不听了?”
做过的梦有点时候就象灵感一样,转瞬即逝,贺新正在整理自己的思路,最烦别人打断。
宁皓嘿嘿笑着,忙道:“你继续,我保证不打断了。”
“他一直抱怨生活,认为自己怀才不遇,得不到赏识。他逃避着一切,从来没有面对过真实的自己,甚至还犹犹豫豫想用自杀来逃避生活。他在家里发现了一张即将过期的浴场的体验券,决定先去洗个澡散散心。
在这家豪华的洗浴中心里,他注意到了一个衣着光鲜、举止优雅的男人。突然间,那个男人踩着肥皂滑倒,头部剧烈的撞击致使他当即陷入昏迷。他见状,趁乱拿走这个昏迷者储物柜的钥匙和里面的行李,与对方调换了身份。
只是令他始料未及的是,他调换的这个人的身份是从未在任何人面前显露真容的传奇职业杀手,而他又不得不接受发给杀手的委托,由此陷入了一连串的纠纷当中。另一方面,尽管他住进了杀手的豪华套房,有了车子,有了数不清的钱,可是他的人生依旧一如从前。
废柴重生之重生为狗 会稽山阴
而那个昏迷的杀手由于头部受到剧烈撞击的康道出现失忆症状,根据身边的物件,他深信自己就是一个不成功的群众演员,面对无望的未来他一脸茫然。
此时的杀手一无所有,没有工作、没有钱,甚至连记忆也丢掉了。走在人生的最低谷,他的所有精力都放在了:寻找记忆、解决生活,还有活下去。于此同时他还偶然遇到一个美丽善良的姑娘……”
超幻想侵蚀
任何一个故事都有爱情这个永恒的主题。
故事有两条线,分别是冒充杀手的群众演员和成为群众演员的杀手,就好比是剧情的A面和B面。A面是是荒诞的、夸张的、搞笑的;而B面则是现实的、励志的,同时又是温情的、平淡的。
最后两条线交合。
“啪!”
宁皓听完这个故事,坐在那里愣了半晌,突然重重的拍了一下茶几,一脸兴奋道:“互换人生,这个创意太棒了,故事太好!”
说着,他又急急的问道:“哎,这个故事叫什么名字?”
“呃,我还没想好……”
记忆中这部日本电影的名字叫《盗钥匙的方法》,但他觉得这个名字不好听,想了想,灵机一动道:“要不然就叫《****》吧!”
“造化弄人?”
“不是,肥皂的皂,滑就是这个滑……”贺新做了一个脚滑的动作。
“哦,****!嗯,这个好,这个名字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