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美都市异能 洪荒:我能看到聖人氣運 txt-第四百一十二章 天庭寶庫 上相伴

洪荒:我能看到聖人氣運
小說推薦洪荒:我能看到聖人氣運洪荒:我能看到圣人气运
当星空当中所有的修行者都在感慨于云中君大义的时候,另一种阴暗的说法,也是如同阳光之下的阴影一般,飞快的在天地之间蔓延起来。
“你听说了吗,天河的那位陛下,之所以会献出那天帝之路,并非是因为他有多么的慨然忠义——东皇陛下在前,他本就不可能谋取那天帝的位置,是以,他才是舍了这天帝之路,以收揽人心,谋取那天帝之下一人的位置。”
“你看现在,天河的那位陛下,有多么高的声望,天庭当中所有的帝君陛下,皆在其之下。若是东皇陛下出了什么意外的话,那接下来的第二任天帝之位,除了天河的那位陛下之外,还有谁能够接任?”阴影当中,有修行者们摆出一副洞明天机的模样,低声的对自己身边的修行者耳语道。
“谬亦,谬矣。”他身边,同样也有低声的修行者反驳道,除了这种说法之外,他还听说过另外的一种说法。“我听说,天河的那位陛下,根本就不想献出那登临天帝的法子来,只是他麾下的那些神圣们占据的一众星辰,都是星空当中最为丰饶的星辰,颇受其他的帝君们觊觎和惦记——为了获取东航陛下的支持,以帮助他保住自己的权柄和他麾下的那些星辰,天河的这位陛下才是不得已而献出了那天帝之路。”
这修行者用自己早先就听闻的一种流言,来驳斥着自己此时所听到的第二种流言。
两种流言,前一种是极力否认云中君的形象,揣测云中君的用心,这种流言在天地之间流传开来的时候,天庭当中的一众帝君以及星君们嘴上不说,但内心当中对这种流言,却是不置可否,甚至于是对其的传播,是报以默认的态度的。
毕竟,在那一遭之后,云中君在这天庭当中的地位,便是显得超然无比,隐隐的,便是这天庭当中的第二人,在见到云中君的时候,那些帝君,那些太乙道君们,总是觉得自己莫名的有低人一头的感觉,其他的星君们在见到星空一脉的神圣们之时,也颇有些不自然的模样。
再加上这流言蔓延之前,一直都有人在这天地之间对云中君的声势,做那推波助澜之举,以至于近万年之后,云中君的‘大义坦荡’,也依旧是在天地之间流传,而那些在云中君陈述计策的时候,对云中君报以各种怀疑的神圣们,自然也就是被云中君反衬得如同跳梁小丑一般。
——故此,在这些太乙道君们的私心和放任之下,那第一种流言,便是以一种极快的速度在这天地之间蔓延开来。
星空一脉的神圣们,越是为此显得急躁,那流言蔓延的速度,也就越发的不可遏制。
然后下一刻,来不及等到星空当中的帝君们回神看云中君的应对,那第二种说法,便是在这天地之间蔓延开来。
如果说第一种流言是针对云中君,那么第二种流言,便是将云中君描述成了一个可怜无比的委曲求全之人,而之前那些放任流言蔓延,等着看云中君笑话的太乙道君们,在这种流言当中,便是成为了彻头彻尾的丑角。
第一种流言蔓延的时候,那些太乙道君们都是抱着看笑话的姿态推波助澜,于是当第二种流言蔓延的时候,这些太乙道君们想要阻止这流言的传播,便是显得有心无力——一旦如此,就反而是坐实了他们暗中联手想要压制云中君的这流言。
在这流言之下,整个天庭都是人心浮动,在云中君的望气术之下,天庭之上那原本连成一片的气运,也是在隐隐之间有了分崩离析的模样。
在这样的变故之下,云中君还不曾受到什么影响,但在闭关参悟星空之所以能够点化生灵智慧秘密的东皇太一,却是受到了极大的影响。
原本的时候,天庭的沛然气运加诸于身,东皇太一对星辰秘密的参悟,也是顺风顺水,笼盖于星辰之上的迷雾,便如同是阳光之下的冰雪一眼,被那气运一冲,便立刻是随之消散,露出藏于其下的真实。
超級 兵 王 混 都市
但当天庭因为那流言而人心浮动的时候,气运加身的东皇太一,便是首当其冲。
原本那将要显现于东皇太一面前的秘密,便如同是受了惊的鱼儿一般,刹那之间便是一个摇头,躲进了更深的迷雾当中,再也无从捉摸。
在这样的情况下,就算是以东皇太一的修为和心性,也不由得是一阵无名之火从心头油然而生,受他心绪的引动,与他相合的太阳星中,那焚灭一切的太阳真火,也随之狂乱无比的涌动起来。
……
一直到那太阳星都为之出现了异常,星空上的一众太乙道君们才是察觉到了事态的严重性。
“查,给我查到底,我倒要看看,是谁炮制了这些恶毒的流言,想要撼动我天庭的根本!”白泽道君中断了自己的闭关,带着东皇太一的令牌将所有人都召集起来,态度前所未有的严厉。
602噬人公寓 无意归
“诸位最好是持身以正,不要被我发现和这流言有什么瓜葛,若不然的话,就算是尔等同为太乙道君之尊,我也要教你们看看,太乙道君,并不意味着就不会陨落!”白泽道君的身边,师北海同样是阴恻恻的出声道——天庭的架构被填充出来之后,师北海的定位,也是从原先勾连大军的中枢,变成了天庭内部的执法者,维护着天庭的法度,也正是如此,师北海在天庭当中无数修行者面前的形象,也便是越发的阴冷,越发的受人忌惮。
而看着面前的师北海,云中君的心头,也同样满是感慨——师北海的道,是天下无双的速度,是不受拘束的清风,一切所思所想所行所为,皆是随性而动,不受天地之间任何东西的羁绊。
但为了东皇太一的理想,他却是一次又一次的在自己的身上增加了一重又一重的枷锁,将自己生生的给束缚起来。
天庭法度的执掌者,有权对一切触犯法度的修行者做出惩戒,就算是那些帝君也不例外——听起来,这是何等的位高权重,但实际上,这些东西对于师北海而言,都是枷锁。
作为法度的执掌者,师北海也不得不循规蹈矩,一举一动,一言一行,皆在天庭的法度框架之内,若不然的话,连他这位法度的执掌者都视天庭的法度为无物,那这天庭当中,还有谁会遵守天庭的法度?这天庭的法度,又有什么意义?
但也同样的,在云中君的观察之下,这位被无数的枷锁所束缚起来的师北海,其体内也同样是潜藏了强大无比的力量,便如同是那天南之地被镇压起来的不死火山一般,一旦其解开了束缚,其所迸发出来的威势,必然是不可想象,只是不知,要什么样的情况,才会令这位为自己带上枷锁的师北海,会主动的撕开自己身上的枷锁……
“而今,因为这流言之事,整个天庭为此而人心浮动。当务之急,不是追查这流言的来源,而是要尽快的肃清这流言的传播,以稳定天庭的人心,若不然的话,太一陛下的闭关,只怕会大受影响!”云中君看了一眼东皇太一闭关的那太阳星,那太阳星中的火焰,依旧是在不住的跳动着。
而在云中君的言语之后,其他的太乙道君们虽然都是不言不语,但却是每个人都对云中君施以感激的目光——每个人都知晓此刻的当务之急,不是追查这流言的来源,也不是追查流言是如何传播的,但偏偏因为在这件事中大多数的太乙道君们都有着自己的私心,故此除了作为‘受害者’的云中君之外,这些太乙道君们谁都不好说出不追查这流言的言语来。
“既然云道君都这么说了,那追查流言之事,便先暂且放下,众人回去之后,务必要好生管束麾下的修行者,好生稳定人心,绝对不能令人心继续动摇下去,若不然的话,就休要怪我无情了!”师北海思考了良久,这才是冷冷的出声。
“自当如此。”其他的太乙道君们也都是点了点头,神色肃然。
尽管这稳定人心,并不是一件好做的事,但这些太乙道君们也不由得硬着头皮应下了师北海的要求,谁让他们一开始的时候,就暗中放任那流言的传播,甚至于是对此推波助澜呢?
眼下他们稳定人心有多难,就意味着他们之前的私心,错得有多么离谱。
……
“还算是聪明。”待得众位太乙道君们回返各自的领地,带着麾下的亲信巡狩四方,与各处讲道以引开那无数修行者的注意力,使得那流言逐渐的消弭于无形的时候,师北海和白泽,才是冷笑了一声,然后对着云中君一礼,“此番变故,还好云道君你深明大义,若不然的话,天庭当中必然会生出无限的风波来。”
“此谣言的来源,要么就是巫族,要么就是洪荒天地之间那些各有心思的太乙道君——而他们之所以要炮制这谣言,无非便是想要借此挑动我们天庭内部的不稳,进而干涉东皇陛下对星辰玄妙的参悟,我亦是天庭的一员,那星辰的玄妙,更是我早就想要知晓的秘密,既然如此,我又岂能任由他们的奸计得逞?”
“但话虽如此,云道君你受了如此的委屈,我等也不能当看不见——这样好了,天庭成立多年,宝库当中也算是有些收藏,云道君不妨与我们走一遭天庭的宝库,从中选一些东西,就当是对云道君你所受的委屈略作补偿,如何?”白泽道君出声道。
“天庭的宝库?”听着白泽道君的话,云中君的目光也不由得一亮。
对于一个大势力而言,其最大底蕴的代表,除了势力当中的强者之外,最重要的便是这势力当中的宝库,越是庞大的势力,其宝库当中的收藏,也就越发的震撼人心,也越发的令人意想不到。
而作为当前天地之间仅次于巫族的顶级实力,其势力范围横跨星空之界和洪荒天地,天庭的宝库当中会有怎样的东西,可想而知——正是,有先天灵宝藏于其间,云中君都不会觉得例外。
替身 小說
屍 蟲
就常理而言,先天灵宝这种能够直接令修行者的实力上一个档次的至宝,一旦被发现,根本就不会被收藏到宝库当中,而是会直接按照各位太乙道君们对天庭所做出来的贡献,直接分发到对应的太乙道君手上,也直接增强天庭的实力。
但正所谓神物自晦,很多时候,就算是先天灵宝立于当面,也不是每个人都能够认得出来的——就如同是当初云中君和三清道人去往东海水眼的深处,三清道人所取得的先天灵光一般。
那先天灵光在那漩涡当中呆了不知道多久,而龙族躲入水眼当中数十万年,那水眼当中的罪族,更是在水眼之内呆了足足一个多纪元,但他们当中却没有任何一人能够察觉到,那所谓的星空之漩涡,实则就是先天灵光的衍化。
“正好,我还从未见过真正的宝库呢,既然白泽道君相邀,我便却之不恭了。”云中君出声道——他这话,并不是虚言。
虽然曾经的星空也算是一个庞大无比的势力,但因为和混沌征战的缘故,星空当中的底蕴,可以说是被消耗一空,所有的东西都被拿了出来,到最后,斗姆元君为了复苏这星空当中的生机,更是连自己的性命都顾不上,这样的情况下,星空当中就算是有那所谓的宝库,宝库当中也是空空如也,其内什么东西也没有。
很快,一行三人便是出现在了天庭的宝库大门之外,出乎云中君预料的是,这宝库的门户,不是设置在太阳星中,而是在长庚星之下,那极不起眼的长庚星君明庚道人,便是这宝库的守门人。
“说起来,按照云道君你所立下的战功,你本是早早的就该来这宝库当中挑选一些东西的,只是东皇陛下一直都说着,要为云道君你找出一件能够周全性命的先天灵宝,也正是如此,这宝库建立以来之后,我等才是从未通知过云道君你,请你来这宝库当中挑选顺手的宝物——不过你麾下那天河大军的将领们,倒是不少人来过这宝库。”白泽道君和师北海分别向看守宝库的明庚道人出示了令牌以后,明庚道君才是将掐了印决,引动这长庚星的权柄打开了宝库的门户。
在明庚道人引动打开那宝库大门的时候,宝库之外的禁制,亦是随之留档起来,无穷的剑光,在其间涌动着,便是那五无形无相的时空,也都是在那剑光之下被搅得粉碎。
看着这一幕,云中君总算是知晓,为什么明庚道人不过只是不朽金仙的境界,为什么就能够成为这宝库的看守者,而这宝库的门户,为什么要放在这长庚星。
长庚星,也被称之为金星——其映照的,乃是天地之间的五行之金,与守御而言,金者永恒不动,于攻势而言,金更是锋锐无比。
再加上五行当中,金受火所克制——而从开天辟地开始,这金星长庚,便是距离太阳星最为接近的星辰。
太阳星,虽然不是映照五行之火的星辰,但其间的灼热,其内的火性,却是那映照五行之火的火星拍马都赶不上。
可想而知,在这样的火焰面前所砥砺出来的长庚星,其金性之重到了什么地步,那其间的杀伐锋锐所爆发出来之后,所产生的威能,更该是会如何的庞大。
“看来,这位长庚星君才是这星空当中隐藏得最深的一个人!”云中君不动神色的将目光从那宝库周遭的禁制上落到明庚道人的腰间——明庚道人的腰间,束着一柄古朴无比的长剑,而在那禁制当中的剑光涌动起来的时候,明庚道人腰间的长剑,也是有了隐隐的嗡鸣,和那禁制相互共鸣着。
云中君感受的真切,这古朴的长剑,不是别的什么灵宝,赫然便是这长庚星的权柄所化。
“能够将长庚星的权柄化作剑器之形,看来,明庚道人已经是彻彻底底的掌控了这长庚星的权柄。”云中君心头暗自思索着。
彻底的掌控星辰的权柄,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彻底掌控了星辰的权柄之后,哪怕是这位星君陨落,但只要他还有一丝一毫复苏的可能,那这一颗星辰,便再也不能被新的‘星君’所掌控,就当前而言,纵观整个星空,除了星空一脉的神圣以及东皇太一之外,便是那些帝君们,也不曾彻底的掌控住自己所在星辰的权柄。
但谁能想到,这位长庚星君,已经是在不动声色之间,就已经是彻底的掌控了长庚星的权柄,而且整个星空当中,没有为此有过任何的风声。
“云道君,请。”正当云中君思索的时候,宝库之外的时空荡漾起来,宝库的大门,缓缓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