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口皆碑的都市言情 大明最後一個狠人 起點-第1153章 北征

大明最後一個狠人
小說推薦大明最後一個狠人大明最后一个狠人
汉王朱和墿执掌北庭、征西两大都护府,经过数年的整合发展,手下的人马已多达十五万之众。
不过,这些人马大多分驻中亚各地,其中半数兵马由定国公周遇吉和定远侯戚广阳控制。
朱和墿直接掌管的嫡系人马,只有五万之众,所有将领都是汉王党的铁杆。
朱和墿为人不算跋扈,与周遇吉、戚广阳等老将相处还算融洽,在老少配合中灭萨菲帝国就是最好的证明。
打完萨菲帝国,已是七十高龄的周遇吉终于上书请辞,卸甲归乡了,其子锦城伯周胄接管北庭都护府大都护一职。
值得一提的是,定远侯戚广阳之女戚盈盈,那个人丑多作怪的女人,当年得知“前任未婚夫”徐二少做了驸马后,气得两天没吃下饭,肠子都悔青了。
又剩了两年,年龄过了二十二,她原以为自己是“优质剩女”,没想到却依旧无人问津,最后不得已,戚盈盈在家族的压力下,嫁给了征西都护府一个老实巴交的六品武官。
因眼界高、脾气差,戚盈盈的婚事生活很不如意,总是无端向丈夫发泄不满,称其废物。
受尽羞辱的老实人,忍无可忍之下终于冒死休妻。
一个小小武官,敢休了大领导的闺女,这不是打脸大都护吗?
侠之初体验 碎月飞刀
往大了说,就是打脸都护府!简直是不知死活,找死!
因而,此事闹的沸沸扬扬的,都从西域传到京师了。
定远侯戚广阳大觉丢面,气的半死,若不是有好事的报社盯着此事,发挥媒体监督,那小小武官就惨了。
最后,还是汉王朱和墿出面,进行民事调节,两边劝慰,好说歹说将此事和解。
朱和墿以亲王身份调解,给足了定远侯面子,同时他保护小官的行为,获得了都护府基层武官们的极大好感。
总而言之,这几年的外放历练,让朱和墿的能力有了全方面的提升,是人生中一笔巨大的财富。
系统带我修炼无敌
大帐内,朱和墿扫向诸将,身体微微前倾,肩膀放得很低,道:“自年前我们灭了萨菲王朝,这两年东游西逛的,大家玩的还行吗?”
“太无聊了!简直闷死人了!殿下,带我们去打奥斯曼帝国吧!”
“是啊殿下,再这样下去,咱们肌肉都松弛了,浑身痒痒的!”
看着下面群情激昂,朱和墿满意地笑了笑。
他随手一摆,顿时大帐内的叫嚷声戛然而止,所有人都闭上了嘴巴,目光紧紧地盯着他们的统帅,就跟事先彩排好了似的。
朱和墿微微点头,眼神里渐渐流露出刀锋一般的锋芒来,嘴角冷笑道:“你们不会闲出膘来的,因为我们有了新目标!”
新目标?
诸将顿时人人都眼睛放光起来。
一名乌兹别克族将领道:“汉王爷,我们是往西去打奥斯曼人?还是往东去征服莫卧儿人?”
“都不是!”
朱和墿哼了一声,眼神逼得众人再次闭上了嘴巴。
他高声道:“在我们的压力下,奥斯曼人乖巧的像个孩子,他们只敢往北打!至于那算莫卧儿帝国,是我兄长的目标,我兄长是个好面子的人,他可不愿看到我们汉军的人马出现在他的辖区内!”
众人都是一脸茫然,不打奥斯曼帝国,也不打莫卧儿帝国,那打谁?
身为军事将领,中亚的格局个个门清儿,当年萨菲帝国和英国人亲近,莫卧儿帝国也和英国人亲近。
而且这两大帝国之间一直友好,只是不结盟。
主要是因为地缘政治造成了这种局面,萨菲帝国西面是奥斯曼帝国,东面是莫卧儿帝国。
同样的,莫卧儿帝国夹在萨菲帝国和大明帝国中间,双方都不想陷入东西夹击两线作战的危险境界。
莫卧儿帝国的政治中心在印度,征服和管理印度是帝国的中心任务,同时防备大明的吞噬。
而萨非帝国的重心在西线,与奥斯曼帝国的矛盾是主要矛盾,是生死攸关的矛盾,打生打死的那种,其他的矛盾服从服务于主要矛盾。
因此,萨非帝国与莫卧儿帝国没有根本利益冲突,双方在今阿富汗地区的争夺达到了一个平衡点,双方都没有力量、也没有打算将对方赶出去。
反而是双方维持友好关系,不必顾及后顾之忧,可以专心致志对付眼前的战事。
然而,这种和谐的两国关系,完全被大明击破了,朱慈烺派两个儿子,一人收拾一个,搞得两大帝国狼狈不堪,几次想要联合起来收拾大明。
然而大明人才辈出,最不缺的就是嘴皮子耍的溜的外交官,在他们的努力下,两国不但结盟不成,反而更加陷入了被动。
因为周边的国家或部落,不是反叛就是搞他们。
汉王朱和墿率先解决了萨菲帝国,按理说,应该挥师东进,与太子的人马合攻殊死抗争的莫卧儿帝国,但太子朱和陛不让。
即便朱和墿率先完成了父皇布置的作业,朱和陛依旧不服输,因为莫卧儿帝国的综合实力比萨菲帝国强多了。
而且萨菲帝国有奥斯曼帝国牵制,又靠近海湾,有大明皇家海军在海上牵制英国人,断了他们的海外贸易,主庸臣废的萨菲帝国基本就像个废人,任人摆布。
“我们的目标在北面!!”
朱和墿高声道:“北面的沙俄,他们的土地有点多了,他们的农奴和女人还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需要我们去拯救!”
北面的沙俄?
帐内的汉军将领顿时又惊呆了。
以往朝廷给北庭都护府的任务是往南打,打到波斯湾为止,现在任务完成了,又要开始往北打了?
虽然这是一个诱人的主意,但可不是一件小事情,俄国毛子好斗,从不喜欢小打小闹,跟他们干起来,那就是一场国战了!
朝廷能允许吗?如此草率的决定,会不会坏了皇帝陛下的计划?
见众人迟疑,朱和墿一挑眉毛,冷笑看着诸将道:“怎么?怕了那帮毛子?”
此话一出,下面顿时一片哗然,有蒙古族的将领叫道:“怕个卵子!我们是猎人,他们是绵羊!哪有猎人畏惧绵羊的?”
“就是!”
最后有汉人将领迟疑着说道:“汉王爷…….若是没有陛下的命令,擅自挑动对俄战争,只怕会给您带来麻烦……”
朱和墿意味深长地看了他一眼,此间心情有些复杂。
饶是这些兄弟都是向自己效忠过的,但他们不少人是皇明军校出身,心中打心底是忠君爱国的,不是他汉王爷说什么就什么。
朱和墿哈哈一笑,转过身去,以此掩盖复杂的情绪。
他从铁案后的架子上取下一个牛皮包,从中掏出一卷圣旨,展开对着众将大声喝道:“陛下有旨,命我等北征沙俄!”
诸将无人怀疑,顿时大帐内轰然响起一片欢呼声:“北征!北征!打入莫斯科!”
看着众人一片欢呼,朱和墿忽然抬手,啪的一声将金灿灿的圣旨拍在了案子上,顿时大帐内再度肃然起来。
朱和墿满脸凌厉道:“本王给你们七日时间准备!喂饱你们的战马,擦亮你们的武器,告别你们的亲人,七日后,北上!”
“延误者,斩!”
大帐内,所有将领都站起身来,肃立面前,齐声喝道:“得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