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趣橫生玄幻小說 我有一座八卦爐笔趣-第七七五章 我要的,是冀州城熱推

我有一座八卦爐
小說推薦我有一座八卦爐我有一座八卦炉
“我不是要你解释。”苏妲己说道,“侯爷,这件事,对你来说或者无关紧要,但是对我苏妲己来说,是关系到我一生的事情。”
“进宫,从此成为商王的玩物,这是我离开冀州的时候就已经做好了的准备。我本以为,我这一生,也就是这样的。”
“但是能有机会活成一个人,谁又愿意成为玩物呢?”
“侯爷,我知道我和你之间没有任何关系,不值得你出手相助。我也没有资格求你高抬贵手,但是我还是想知道,你真的只是为了荣华富贵,才如此执着地阻止伯邑考世兄他们吗?”
“有区别吗?”王也说道,“我做自己的事情,还有错了?苏小姐,这天下,可怜人不止你一个,那是同情不过来的。”
“既然你问了,那我可以告诉你,我这么做,没有任何目的,只是因为,这是我应该做的。”王也继续说道,“不管商王如何,你进宫,是你爹苏护做出的承诺,也是你们苏家和商王都认可的事情,其余的事情,我管不着,也不想管。”
“你乖乖地跟我回去,我可以不找伯邑考他们的麻烦,我想你也不想因为你自己,连累别人吧。”
“就凭你?”雷震子大怒道,身上发出轰隆的雷声,背后的翅膀上仿佛有雷电缠绕,他已经举起了黄金棍,好像随时要动手一般。
王也只是斜眼看了他一眼,自己连一气化三清之术都暴露了一部分,还能害怕一个雷震子?
“是我想得太多了。”苏妲己眼神黯淡地低下头去,她叹了口气,“是啊,苏家和商王都同意的事情,做人怎么能够出尔反尔,背信弃义呢?”
“侯爷,你们不用再打了,我和你去朝歌。”苏妲己咬了咬嘴唇,开口说道。
“苏小姐!”
雷震子大急。
伯邑考让他把人带走,现在苏妲己要回去,他该怎么向伯邑考交待?
“你的选择很明智。”王也点头道,衣袖一甩,一道光芒卷起苏妲己。
雷震子呼啦一声扑了上来,另外一个王也,却是身形一晃,将雷震子拦了下来。
苏妲己的身形一晃,消失在空中,与此同时,王也的身形,也化作一道流光,消失在远处。
雷震子又急又怒,但是被一个王也缠住,他根本脱身不得,只能发出长啸,来提醒伯邑考。
正在和杨戬纠缠的伯邑考,听到雷震子的啸声,脸色大变。
杨戬的耳朵微微一动,好像听到了什么声音一般,他身体一动,瞬间退出数百米。
“姬兄果然名不虚传,这次不如就到此为止吧。”杨戬横刀而立,没有继续动手。
伯邑考深深看了杨戬一眼,点点头,七香车发动,瞬间消失不见。
另外一边,李世民也指挥着众人停手,而伯邑考的手下,很快整顿队形,狂奔而去。
现场一时间只剩下杨戬、袁洪、李世民等人,还有一脸茫然的侍从们。
“收拾一下,继续向朝歌前进。”杨戬扫视全场,有些人受了伤,不过伤势都不重。
对杨戬发号施令,李世民没有任何意见,无论在哪里,实力都是说话的底气,杨戬比他强,这时候,杨戬做主,自然无话可说。
最重要的是,杨戬和王也交情也不一般,他有这个资格说话。
一众人简单包扎了一下伤口,然后继续上路,朝着朝歌城进发。
另一边,伯邑考御使七香车,出现在朝歌城不远处的一座山头上。
他对面,王也坐在那里,身前还摆着一张小小的方桌,方桌上,一杯香茗,还在散发着热气。
这架势,倒是让气势汹汹而来的伯邑考愣在当场。
“伯邑考,你不会只有这点胆子吧?”王也开口道,“坐下喝杯茶,聊两句,敢吗?”
伯邑考看起来十分文弱,但是他的胆子,肯定是不小的。
一个胆小之人,也不会出现在敌国的腹地。
虽然大商和大周现在还没有开战,但是如果让商王知道伯邑考出现在这里,那他一定会不惜一切代价,活捉伯邑考的。
所以伯邑考出现在这里,是冒着极大的风险的。
这样一个人,胆小两个字,和他是不沾边的。
“既然冀州侯有如此雅兴,伯邑考敢不奉陪?”伯邑考笑了笑,收起七香车,洒然落座。
两人相对而坐,同时举起茶杯,各自喝了一口。
“冀州侯有何指教,不妨直说。”伯邑考看似随意地四下看了一眼,开口说道。
“你想找苏妲己?”王也道,“不用费力了,她不在这里,你也不用担心这里有对付你的陷阱,我还没有这么下作。”
“这我自然是相信的。”伯邑考道,“冀州侯既然是肯坐下谈,那是否同意了我之前的请求?”
之前伯邑考开出了条件,如果王也愿意归顺大周,大周同样可以以侯爵相待。
王也之前拒绝,但是现在只有两人,王也有摆出这个架势,实在由不得伯邑考不多想。
“归顺大周?”王也摇摇头,“那就不必了。说实话,我并不喜欢归顺这两个字。就算是当初闻仲和我谈条件的时候,也没有用过归顺这两个字。”
“是我失言了。”伯邑考倒是从谏如流,一脸坦然地认错道,“冀州侯就算加入我大周,也是一方诸侯,算不得大周的臣下。”
“伯邑考,你不需要用言语来试探我。”王也说道,“我对大商,确实没有什么忠诚可言,同样的,我对大周,也没什么敌意。”
“不过加入大周,那就不必了,相比大周也没有一块类似于冀州这样的地盘给我吧?”
伯邑考眉头微微一皱,大周的地盘,本就比不上大商,而且每一块地方,都已经有了主人,肯定是不能有冀州那么大一块地盘交给王也。
“冀州侯你是想割地为王?”伯邑考不是傻子,他一瞬间就明白了王也话里的意思,“那样的话,冀州的地方,只怕是还不够吧。”
伯邑考忽然发现,眼前这个冀州侯的野心,好像比自己想象的还要大。
“割地为王?是也不是。”王也摇头道,“我对称王称霸,没有任何兴趣。”
“伯邑考,我切问你,你们大周,是不是已经做好了开战的准备?”王也继续说道,“不要否认,是不是都不重要。大商和大周,必有一战,这只是时间的问题。”
“对我来说,大商和大周,到底谁是正义的一方,都无所谓,我只知道,大商大周一旦开战,这天下,就没有什么安稳可言了。”
“我不想卷入你们的战争,所以我需要一块世外桃源,而冀州,正合适。”
“这就是我的目的,伯邑考,你听明白了吗?”
小八哥 刘英俊
伯邑考一脸严肃,他没有想到,王也会说出这么一番话,这种话,说给我听,真的合适吗?
他想不明白,明明之前还要打生打死的对手,为什么忽然如此坦诚?
这种事,不应该是机密吗?
他怎么突然如此相信我了?
“是不是觉得我跟你说这些很奇怪?”王也开口道。
“这些话,离开这里,我绝对不会承认我说过,而你伯邑考就算说出去,也不会有人相信,别人只会说是你伯邑考诋毁敌国的侯爷而已。”王也道。
“有道理。”伯邑考苦笑道。
“冀州侯,我是不明白,你为什么和我说这些。”伯邑考道。
“我说这些,自然是想和你做个交易。”王也理所当然地说道。
吞噬之主 烟雨尘缘
“做交易?”
“没错。”王也点头道,“你不是想带苏妲己离开大商吗?可以。”
伯邑考表情凝重,做了个请的手势,却是没有开口说话。
“苏妲己,我可以让你带走,甚至我可以想办法,瞒过商王,让他以为苏妲己已经进宫,这样应该也能给苏护多留一些时间。”王也继续说道。
“如果是这样,那却是能让苏将军的撤离更加从容。”伯邑考道。
“冀州侯你想要的,又是什么呢?”伯邑考问道。
伯邑考现在已经知道,王也不是居于认下之人,也就不再自讨没趣地招揽王也。
人家说的很明确了,人根本不管什么大周和大商,人家就是想要冀州这个地盘!
“我想要的东西很简单。”王也说道。
“冀州,是苏护经营了数百年的地方。他既然归顺了大周,那想必,冀州军,他也会带走吧?”
伯邑考沉默了一会儿。
其实不止是冀州军,整个冀州,原本苏护都是要献给大周的。
也就是说,苏护,是打算带着整个冀州,加入大周的!
【领红包】现金or点币红包已经发放到你的账户!微信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领取!
如果不是因为如此,伯邑考怎么会为了苏护的女儿就亲身犯险呢?
苏护却是是个名将没错,但是这天下的名将,又不止苏护一个?
当然了,苏护和大周皇帝姬昌,却是有不浅的交情。
伯邑考也不好说,自己会来救苏妲己,到底哪个因素更大。
“你是不是想告诉我,苏护,想把整个冀州也带走?”
伯邑考不说话,王也却是继续说道。
“你的表情已经说明了问题。”王也道,“苏护还真是痴心妄想。”
“他难道以为,上次他反叛的事情,大商就真的翻篇了?就算商王既往不咎,你以为,闻仲会放任不管?”
“带着冀州投诚,他真是想得太美了。”
“我们知道闻太师会有所防备,不过能不能成,总要是试一试的。”伯邑考沉默了片刻,开口道。
“不用试了,我说了,冀州是我预定的地方。”王也说道,“我不妨告诉你,闻仲亲率的大商精锐,便在冀州附近,一旦苏护有什么异动,他就会死无丧身之地。”
“冀州,现在只会是大商的冀州,你们成功不了的。”
“你能做的,最多是带走苏护。”
“既然冀州侯你如此自信冀州只会属于大商,那你想和我交易什么?”伯邑考道。
他本来以为王也是想用苏妲己换取冀州,那样的话,他还真是要考虑考虑。
不过现在听到闻仲的精锐在冀州附近,他就知道,大周想要占领冀州,只怕是没有那么容易。
“冀州现在会属于大商,所以我将会是大商的冀州侯。”王也说道,“不过以后的事情,说不准,冀州离大周不远,未来大周和大商开战,冀州无可躲避。”
“我现在要你一个承诺,如果有那么一天,大周,不可率先对冀州动兵!”
“不可对冀州动兵?”伯邑考眉头微皱,“这种事情,我就算做出承诺,你相信?”
“信不信那是我的事情。”王也说道,“你只需要告诉你,你同不同意吧。”
“军机大事,并非我一人说了算的。”伯邑考沉吟道,“大周的军队,不可能挨打不还手。”
神医狂妃:天才召唤师 ms芙子
“我什么时候让你们挨打不还手了?我只说,大周不可率先对冀州动兵。”王也说道,“只要冀州不侵犯大周,那大周,就不能对冀州动手!”
“冀州侯,你想让冀州成为一个安全地带,这个想法我是认可的,但是我想说,这仅凭我一个承诺,是没有用的,就算大周不率先对冀州城动兵,那大商就会任由冀州独立?”伯邑考道。
“那也是我需要考虑的事情。”王也说道,“你只需要承诺,只要冀州不出兵对付大周,大周永远不能对冀州出兵,就可以了。”
“如果你能承诺这一点,我便会让你带走苏妲己,并且帮忙遮掩,给苏护留足了撤退的时间。”王也说道。
“只是我的一句承诺,你就如此做,你难道真的不怕我伯邑考不守诺言吗?”伯邑考苦笑道,“在军国大事面前,我一个人的名声,又算得了什么呢?”
“我相信你做不出不守诺言的事情。”王也略带深意地说道,别人不好说,姬昌和伯邑考父子,起码名声是不错的,一个能为父而死的人,不会是一个不守诺言的小人。
“既然你愿意相信,那我就给你这个承诺又如何?”伯邑考思索了片刻,正色道,“我以大道立誓,只要我伯邑考还在一天,大周,绝对不率先对冀州动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