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都市言情小說 帶着倉庫去大秦 學夸父逐個日-372 借道魏國熱推

帶着倉庫去大秦
小說推薦帶着倉庫去大秦带着仓库去大秦
“你要把王妃留在大梁?哈,既然如此,那外臣之后立刻返回咸阳告知我王,魏王意图彻底撇清秦魏关系,并挟持王妃,迫使秦国不能借道魏国!”
“寡人没有,你不要信口胡言,寡人只是想与王妹叙旧而已。”
东扯西扯,魏王假最后提出想让淑娴公主留在大梁城,其实他的想法就是只要淑娴公主留在大梁,秦国借道途中断然不敢轻易对魏国下手,这是一道保命符。
魏王假很自信,因为他从蒙毅的话间已经听了出来,秦王政对自己的这个妹妹很上心,那个秦国的太傅李凌同样也在阻挠攻打魏国,只要把淑娴公主留下,必然是万无一失的。
可他怎么会想到,这蒙毅根本不按照自己的想法来,反倒是说自己留下淑娴公主是为了撇清秦魏关系。
“没有?倘若没有,大王你为何非要留下王妃!依外臣之见,大王你分明就是想要以此表明与我大秦毫无瓜葛,想让我秦国颜面扫地,进而向楚国表忠心!这是对我大秦宣战!既然大王已经做出了选择,那外臣就告辞了!”
二话不说扭头就走,而且说的话分明就是回去之后,秦国立马发兵进攻魏国,看这架势,别说等到蒙毅回到咸阳了,恐怕这蒙毅才刚刚离开魏境,秦军就得发起全面进攻。
“寡人绝无此意,寡人绝无此意啊!这样,寡人不留了,不留了!寡人绝不希望看到秦魏开战,从而影响两国之间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感情。”
匆匆忙忙跑过去一把拉住蒙毅,魏王假很头疼,自己怎么做都不对,难不成只能听之任之,任由秦国大军进入魏国境内?
群盗并起
愚人之死
“大王这是允许我秦军借道贵国了?”
“自然,那是自然。”
“那大王如何保证贵国就没有第二个信陵君呢?据外臣所知,贵国境内可是有不少楚国的说客以及间者在活动,难免不会出现乱子。”
蒙毅说话间甚至还小心谨慎地瞅了瞅周围,似乎非常担忧这件事情。
“寡人现在就下令把所有楚国人都赶出魏国,你看可行否?”
“哼!大王好计谋,这分明就是要让楚国人回去通风报信,然后让楚国先发制人,当我秦国与楚国交战之时,当我秦军在魏国境内之刻,你们再突然发动袭击,攻打我秦军将士!难不成大王你真以为外臣是傻子?还是说你以为我家大王、我家太傅都是傻子?竟然用如此拙劣之策妄图行诓骗偷袭之诡计!”
“那你说,你到底让寡人怎么办,你才能相信寡人绝无与秦国为敌之心?”
魏王假此刻还没有意识到,他已经自己跳进了蒙毅挖的坑里,而且越陷越深还不自知。
他现在已经默认了秦军就是要单纯的借道魏国与楚国进行决战,别看蒙毅没说,但他看得出楚国带给秦国的压力实在是太大了。
如果压力没这么大的话,处在北面的秦军完全可以绕过魏国前往南方,而不是直接横穿魏国,再看看近些时日收到的楚国的消息,似乎楚国已经准备向秦国发动突袭了。
后汉长歌
综合一切情况,魏王假认定秦国就是要与楚国决战,在这个时候秦国断然不会与魏国开战。
所以,无论如何,秦国都不会对魏国动手,在这样的情况下,自己完全可以放任秦国借道魏国,就是这个蒙毅有点难缠,小心思太多。
“封锁魏国边境,抓捕楚国间者和说客,以表决心,只有这样外臣才能够说服军方安心借道,同时,为表大王之意,外臣以为大王应当准备一些渡船…罢了,渡船还是我们自己准备吧,外臣担心国防部的人会以为你们要在渡船上动手脚。”
“这…兹事体大,寡人要与群臣商议之后才能定夺,你暂时先去驿馆歇息一下吧。”
显然蒙毅提出的条件让魏王假根本无法立刻做出决定,这已经不是秦魏之间的问题了,如果魏国真的按照蒙毅的方案去做的话,那么魏国与楚国便成为了不共戴天的仇敌。
魏国与楚国并不接壤,表面上魏楚交恶并没有太大关系,可眼下秦楚战争在即,万一秦国败了,魏国就真的要直面楚国了,那个时候,楚国完全可以抓住这件事情攻打魏国,魏国连辩解的机会都没有。
“好吧,那还请大王尽快给外臣回复,外臣还要回咸阳告知我王呢!另外,此事可以订立国书,届时有两国国书在手,大王自然不必担心我大秦会趁机攻打贵国。”
蒙毅不再多说,直接去了驿馆。
主动提出签订国书,看起来是自己给自己设限,一旦秦国在借道途中攻打魏国,就意味着秦国的国家信誉将彻底扫地,但秦国真实的目的就是要攻打魏国,蒙毅会傻到故意授人以柄吗?
显然,蒙毅并不会这么做,因为他早就已经安排好了一切。
魏王并没有让蒙毅等太久,仅仅一天之后,魏王又再一次把蒙毅请到了王宫之中,这一次,不止有魏王假一个人,还有淑娴公主以及魏国诸位大臣在场。
原则上同意采用蒙毅的方案,但是在具体的执行上,魏国给出的方案却有些耐人寻味。
封锁国境可以,但绝不能出具公文针对楚人。
抓捕楚国间者说客可以,但绝不能让魏国官员出面。
两国之间只需要私下订立协议便可,但绝不能签订国书。
淑娴公主可以离开,但要与入境借道之秦军一并离开魏境,对外以护送秦国王妃为由。
渡船可以由秦军自己准备,但在借道秦军抵达盟津渡口之前,黄河南岸秦军所筹备之渡船不得进入魏国境内。
一条接着一条,每一条其实都充满了可操作的空间,魏国这是在给自己找退路。
秦楚之战,倘若秦国赢了,那没什么问题,但倘若楚国赢了,魏国提出的这些意见,全都可以轻松将一切事情都甩锅给秦国身上,最多拿出来两个替死鬼让楚国出气,楚国断然是没办法因为魏国让秦兵借道而找魏国的麻烦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