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不錯玄幻小說 盛唐陌刀王討論-第八百三十六章 郭晞被俘分享

盛唐陌刀王
小說推薦盛唐陌刀王盛唐陌刀王
昨日一战河西军损失了两千多名士卒,却丝毫没能撼动郭晞的防守,其中原唐军燕军军官仅旅率校尉就阵亡了六十多人,他们的悍勇源于白孝德那恐吓性质的军令。就在河西军败退下来不久,攻城营所有军官都用绳索自缚跪在白孝德的大帐前,自请军法从事。
免費 小說 推薦
白孝德背负着双手一脸威严从帐中走出,低头审视着这些跪地请罪的军官,他们有的人挺胸抬头一脸坦然,有的却畏惧与他的目光相遇,迅速低下头来沉默不语。
他仰头自得地说道:“我这个人是讲理、讲规矩的,郭晞所率领的三千安远军确实是难啃的骨头,你们也确实尽力了。军法不外乎人情,今日虽未有拿下城池,但我先饶恕你们,就算是看在昨晚牺牲了两千多名将士的面子上。明日若再不能攻克斜峪关,我再拿你们的人头试问。”
众军官连连叩谢,表示明天一定能够攻下斜峪关。
夺宝奇兵
唐军经过经过整整一天的奔波,又在城墙上激战一个多时辰,所有人都疲累不堪。但他们不敢休息,夜晚的这几个时辰是他们生命的保障,必须加紧抢修城墙上的坍塌薄弱处,明日才有希望继续坚守一日。
兵卒们轮换进行就餐休息,半数的人睡前半夜后半夜劳作,另外一半前半夜劳作睡后半夜。
郭晞伤痕累累,但他双眼瞪得异常清醒,全身的血液也处在沸腾状态,似乎不知疲倦,也不知道疼痛。
他整夜在城墙上巡逻,帮助轮换的士卒们搬运物料,亲自敦促他们加快赶工,等到黎明时分,他才能稍稍休息片刻,躺靠在城垛上发出鼾声。
河西军可不给他们休息的时间,天一亮便组织人手发动了进攻。由于白孝德麾下兵力众多,仅攻城营就有一万五千余人。昨天参与攻城的人今日都不用上了,安然地躲在军帐中休息。白孝德派另外五千人对城关进行猛攻。唯一对河西军不利的是,斜峪关修建在山林和湖泊之间的驿道上,他们兵力的优势无法展开,只能与唐军硬磕。
在白孝德的指挥下,他们照例是先用伏远弩压制杀伤,唐军兵卒们蹲在墙垛后面躲避箭矢,造成的伤亡着实有限。
但这只是进攻的前奏而已,白孝德亲自擂起鼙鼓,沉闷的鼓声震动着大地隆隆作响。一辆辆的云梯车朝着城墙推来,其中有兵卒推着攻城锥朝着城门处冲来。
郭晞心底的希望又跌落到了谷低,原来人家河西军夜里也没有闲着,砍伐树木做了许多些攻城器械。斜峪关年久失修,守城器械残缺不全。不只没有抛石机,也没有火油石脂,就连铁链牵引能多次使用的檑木都不齐全,与准备充分的河西军进行攻防,他担心今日守不到天黑。
兵卒们拥着攻城车撞击到城门上,门板发出吱呀作响的声音。但郭晞丝毫不担心城门被撞开,昨日他已经命人用版筑将整个城门门洞夯筑,河西军撞城门与撞墙没有什么区别。
但是那些云梯车就相当厉害了,由于斜峪关的城墙只有三丈高许,河西军做成的云梯车也有三丈高,形状如同一座木塔。云梯在木塔间曲折向上,最后登上塔顶可直接冲锋上城墙。
云梯车到达城墙后,一排排的跳荡兵通过云梯车登上塔顶,飞奔着朝女墙上扑去。唐军只能用长枪抵挡,但河西军云梯后方也有长枪兵和弓弩搭配,双方在几十架云梯车和墙垛之间争夺厮杀,鲜血从墙垛上流淌下来,血腥的气息在城头上萦绕不散。
三千安远军一个接一个死去,剩下的人伤痕累累,强撑着绽开的肌肉机械地挥舞着刀枪作战,但他们已经无力抵挡,只是尽可能地延长守城的时间,为他郭氏宗族,为了父亲麾下的一万七千人争取逃亡的时间。
河西军最终攻上了城墙,郭晞依然不肯撤退,在亲兵们的苦苦劝说下,才勉强牵来马匹。但他已在之前的作战中流血过多,头脑一阵阵地眩晕,攀上马匹勉强能够拽住马缰,漫无目地行出城外。
白孝德亲自登上城墙,他一眼就看见了跨着战马刚刚出城的郭晞,冷厉地眯着眼睛从后背解下角弓,左手抓弓背右手拉开,瞄准郭晞的后背射了过去。
变身倾城女神 甘为孺子牛
郭晞将军后心正中箭矢,痛叫一声从马背上跌落下来,白孝德指着不远处的他高声喊道:“谁能够活捉郭晞,我保举他官升两级,校尉可做壮武将军,中郎将可做四品参将!”
他的话音刚落,河西军蜂拥地往城外追去,郭晞的亲兵们连忙将他扶上马,骑在马上牵引着且战且退。他们刚刚从城门中出来,又被河西军团团围住,只有少数唐军逃走。
郭晞麾下仅存的十几名亲兵将他围护在中央,这些人都是郭氏的部曲,从小练武技艺高超,而且有非常良好的小型战阵配合,被数百名河西军团团围困竟愈战愈勇,朝着一个方向突围,竟然压得对手连连后退。
白孝德低呼不妙,连忙在城楼上高声下令:“多派些人去,给我围死了,绝不能放跑了郭晞。”
河西军又调来两队弓弩手,在跳荡兵盾牌和长枪围困的间隙中发射冷箭,一个接一个消耗郭家亲兵的性命。
上次在夏阳县杀了郭英义都让李嗣业惋惜不已,这次若能活捉郭子仪的儿子郭晞,对他来说才是大功一件。于是白孝德扯着嗓子高呼道:“不可伤了郭将军性命,其余人格杀勿论。”
郭晞被亲兵们保护在中央,他手中的长枪尚能挥舞,只是每刺出一枪,刚刚结出的血痂就会崩裂,使得他身体内的血液急剧地流失去,头晕眼花难以站立。但眼睁睁地看着郭氏的亲兵们被屠戮殆尽,他如何能忍心看着他们与他一同赴死。他更做不到自戗性命,他家中还有美丽的娇妻,有蹒跚学步的儿子,他自己下不了这个死手。
他发出全身力气喊出了一句:“请白将军答应我一个要求,我可以弃甲投降。”
白孝德时刻注意着包围圈内的一举一动,听到喊声后立刻挥动旗帜命令众军停止进攻,笑着问道:“郭将军还有什么要求,我白孝德能够做到的一定照办。”
他低垂下布满血丝的双眼看了看身边的这些亲兵,他们都是抛弃家小跟着自己出来,看在他们跟随自己多年的情分上,就算不能保全自己,也要保全他们的性命。
“我的这些部曲,白将军可否放他们离去,我独自一人做你的俘虏。”
【收集免费好书】关注v.x【书友大本营】推荐你喜欢的小说,领现金红包!
“万万不可!三郎!”亲兵们围着他跪倒在地上,留着眼泪劝谏道:“三郎,我们此生誓死效忠郭氏,效忠三郎。三郎若愿死战,我们愿一同赴死。三郎若要投降,我们也愿意跟随在你左右。”
郭晞摇摇头低声说道:“我投降后必不肯从命李贼,将来必然身陷囹圄,身死贼营。你们没必要跟着我一起送死。我知晓军中的规矩,主将失陷,护卫亲兵罪责当死。但我这里有一封家信,还需要你们替我带回去,父亲见此信后,必然能知我心意,留你们继续在身边听用。”
“不可啊,三郎!我们岂能做这等背弃主人之事!”
郭晞变得暴躁起来,把怀中的血书扔给亲兵队长呵斥道:“拿着这封信,给我滚!带给我的阿爷!”
网游之蛮牛游记
他们陷入沉默之后,围得外三层里三层的河西军给这几名亲兵让出了一条通路,他们转过身来朝着郭晞再次叩首,相互扶持着缓缓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