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小說 這隻妖怪不太冷笔趣-第五百五十八章 安排

這隻妖怪不太冷
小說推薦這隻妖怪不太冷这只妖怪不太冷
雁城下午也出了太阳,但只持续到四五点钟,就被云遮住了。
吃过晚饭,周离抱着团子出去散步,沿着河边一直走。天色刚刚昏暗下来,尚留几分余光,居然就有人放起了烟花。
“就是这个!”
团子伸出一只小爪子指着那方,努力回头想要看周离:“团子大人昨天晚上就是被这个吓到的!”
周离也朝那个方向看去。
是东岳山的方向。
这种都是偷偷放的,一般来说相关部门也不太会管,等走过去人早就没了。
于是周离抱着团子站在桥上,和身边的许多陌生人一样,停下来欣赏着远处的烟火,直到烟花放尽,方才动身离开。
“真好看啊!”
“是的喔!”
“可惜今年我们没放,我们也该放的……”周离低下头,“对不对呀?”
“对的喔!”
“都怪祝双不在。”
“都怪槐……”团子顿了一下,因为说错了,随后又眨巴着眼睛问道,“为什么这几天只有我们呢?”
“因为他们都不在。”
“蓝哥呢?”
“她回老家了。”
“槐序呢?”
“她……”周离偏着头想了想,“她因为不听话,所以被赶走了。”
“槐序就是不听话!”
“所以啊,今天我们吃的鱼汤面那么好吃,她都没吃到。”
“真可怜~~”
“是啊。”周离点着头,在团子大人为槐序感到可怜的时候,冷不丁冒出一句,“团子大人听话吗?”
“唔!听话的!!”
语气比之前稍重一点,显出慌乱。
周离不由自主的笑了,一边慢悠悠的走着一边说:“骗你的,槐序去山上把眼睛借给小郑了,才不是被我赶走的。团子大人就算不听话我还是会很喜欢很敬重团子大人的。”
“真的喵?”
“真的。”
“那团子大人不听话了!”
“好啊。”
“喵呜?”
“团子大人才不需要听谁的话,团子大人很聪明的,听到别人的话过后会有自己的判断,会自己作出决定的,对不对?”
“喵……”
“这只蠢猫听不懂的。”
“!!”
“喵!!”
一人一猫全都扭头,看着身边一道纤瘦的身影。
这道身影和他们并排走着,以一样的速度,似乎一直就在他们身边、甚至和他们一起出的门一样。
“你好吓人。”
周离反应过来,呼出口气,开始上下打量起这只小郑姑娘:“你什么时候过来的?”
“早就过来了,还听到了你说我坏话!幸好你后面解释了,不然大魔王一怒,生灵涂炭!”槐序说着顿了下,“对了你是怎么知道我把眼睛借给小郑了的?我明明叫她不要给你讲的。”
“为什么不要给我讲。”
“做好事不留名。”
“……”周离已经懒得吐槽了,“她给我发了一张照片,你们的年夜饭。”
“原来如此。”老妖怪点点头,瞬间想明白了,并摸着自己的下巴、用老师的语气给出了一个评价,“能根据我变成小郑的样子就猜出我真正想做的事,虽然有你对本大魔王越来越了解了的原因,但不得不说,你的智商还是不错的。”
“不是的。”周离老实的说,“主要是因为你拍照很烂,而其他人都不会用手机。”
【领现金红包】看书即可领现金!关注微信.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金/点币等你拿!
“你今天吃的什么?”
“有点突兀了,这个话题转得。”周离停顿了下,“早上汤圆,中午面条,晚上吃的昨天的冷菜。”
“跟我们一样!”槐序点点头。
“鱼汤面条超好吃的!”团子说道。
“我们今中午也是用的鱼汤配面条,小郑还往里面加了好多菜,是那个油菜的花头。”
“油菜花头?”周离很奇怪,“好吃么?”
“刚开始吃不好吃,有点苦苦的,但多吃几口之后居然就吃顺嘴了,越吃越香。”槐序一边说着一边看向远方,“今晚上有没有什么娱乐安排,比如通宵开黑打游戏之类的。”
华丽绽放
“没有。”
“扫兴……”
“楠哥都不在……”
第一女魔修
以往这种娱乐安排都是由楠哥做的,然而楠哥可能要明后天才会回来,周离都已经很想她了。
一阵晚风吹过,冷飕飕的。
……
李家湾。
老李家‘女生寝室’的灯坏掉了。
女儿家的房间装饰得好一些,所以这个灯是从城里带回来的有装饰作用的吊灯,而不是农村常见的裸露的节能灯泡。楠哥骑着电三轮从村头跑到村尾找了两家店,最后还是去公社才买到合适的灯泡。
女生寝室黑漆马虎的,于是同辈的兄弟姐妹都聚集在男生寝室,玩谁是卧底,只是老李家平均智商不高,玩得稀烂。
“李楠回来了!快来一起玩!”大堂哥立马喊道。
“不用了。”楠哥不屑于和他们一起玩,只扬了扬手上的灯泡,“灯买回来了,我去换,谁来给我打个手电筒。”
“等这一盘完了多……”
“吃完满身味道。”
“这个东西我们打算回雁城吃。”
“菜式很多。”
“我来!”
关键时刻还是亲弟弟管用……唯一没有参与进游戏里的李栋站起身。
楠哥撇撇嘴角往外走去,走出两步,她又停下来,回头说:“一个是火锅,另一个是麻辣烫,你们可以再说直白一点,干脆把它们写在脸上算了,反正对于卧底来说都差不多……”
这时二堂姐睁大眼睛:“原来你们是火锅!我还以为你们都是麻辣烫!我竟然是卧底!”
楠哥:……
简直无语极了。
女生寝室,李栋举着手机照明。
楠哥先在床上铺了层薄膜,又搬来一张板凳放床上,觉得差不多了,便拆掉灯泡的包装。
嘿真有意思……
楠哥咧嘴笑了,拿着灯泡对身边的弟弟说:“你看这上面贴着的纸,‘请勿将灯泡放进嘴里’,哈哈哈有病吧,哪个傻逼闲着没事会将灯泡放进嘴里去啊,这玩意儿又不能吃。”
李栋很认真的答道:“是因为放进嘴里后拿不出来,会造成很严重的后果。”
“嗯?为什么会拿不出来?”
“我……我不晓得……就是拿不出来。”
“拿得出来。”
“拿不出来,我们老师说的。”
“从理论上来说,能放进去就能拿出来。”楠哥给弟弟讲起了道理,“你看这灯泡是很圆润的,能放进就证明大小够,就算拿不出来也肯定是因为不够润滑,加点油就能拿出来了。”
“我们老师说……”
弟弟还没说完,突然睁大眼睛,惊醒自己不知不觉间已然说错了话,便立马捂住嘴巴,一脸担忧的看向姐姐。
姐姐也看着他,与他对视。
没多久,姐姐便低头打量起灯泡来,又把嘴巴张到最大,伸手摸了摸,似是在估量大小。
十分钟后。
吃了不少菜籽油也没能将灯泡取出来的楠哥一脸木然的坐在客厅,嘴巴鼓着,露出半个灯泡尾巴。面前围着很多人,整个老李家的人都聚集在这里了,最老的已经七十多了,最小的才几岁,黑压压的一大片,声音甚至盖过了电视机。
有人焦急的讨论着对策,有人恨铁不成钢的斥骂她,也有人在取笑她,最可恶的是还有人举着手机拍照录像。
楠哥来回转动着眼睛,打量着他们,一句话也不说。
当然也说不出来。
但是她内心是平静的。
甚至还在纳闷:为什么会取不出来呢?
终于,一家人决定把她送去镇上的医院,由今晚唯一没有喝酒的四叔开车送她去。
四叔在部队任职,车技彪悍,然而夜晚的村里人多车也多,路本就窄,还摆了许多小摊子,还没出村就堵上了。
奶奶心疼孙女,快步上前:“大家快让一让啊!我孙女赶着去医院!”
老李家可是村里的大户,威望又高。
这一声可不得了。
饭后散步的、出来买烧烤的、就住街边上的、刚约好人准备去村后头跳广场舞的……一群乡亲父老霎时就围了过来,透过并未贴膜的车窗将关切的目光纷纷投向楠哥。
楠哥:……
依旧一脸木然。
乡亲们的关怀是真挚的,乡亲们的行动是迅速的,乡亲们脸上的笑容也是纯粹的。
影响交通的小摊被迅速撤回屋内,对向的车被李冰叔叔指挥得靠了边,向来吝啬的张兰阿姨搬开了门口的石头、罕见的主动让路过车辆开到自己的街沿上来,前方的车也被翠晴阿姨拍着引擎盖叫开快点……
道路瞬间就通畅了。
不然怎么说远亲不如近邻呢。
楠哥扭头看向窗外,窗外的人也都看着她,目送她离去。
这个时候想做出多余的表情也不太容易,脸已经被崩得有点酸痛了。
嗯嗯唧唧了几声,话也说不出来,楠哥只得摸出手机,打好字拿给四叔看:去市里的医院吧,然后我就不回来了
四叔点头,哈哈大笑:“理解理解。”
“唔唔唔……”
“说什么?”
“唔唔唔……”
“开快点?别说话了。”四叔继续笑,一边笑一边用余光瞥她,“我看你呀就是嘴太小了,要是嘴大肯定不会被卡住,像我嘴巴这么大就不会被卡住,所以说嘴巴大还是有好处的。”
“……”
楠哥瞥了他一眼,嘴巴确实挺大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