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都市言情小說 我能提取熟練度-第1327章 以點破面,逐個擊破!(爲【壺中日月】加更380/1300)閲讀

我能提取熟練度
小說推薦我能提取熟練度我能提取熟练度
“哎呦!”
就在夜未明观察着眼前这几个看似风马牛不相及,却偏偏凑到一起找李莫愁麻烦的几个NPC,一边思考着其中可能存在的内在关联时,对面阵营中唯一个女性夜叉,却是娇笑一声,冲着他抛来了一个媚眼说道:
“这就是你们口中的夜未明吗?没想到居然是一个这么俊俏的小哥哥,害得奴家都不忍心下重手了呢?”
这时,却听另一边的年怜丹忽然开口笑道:“夜叉姑娘这话说得,未免太过以貌取人了吧?偷偷的告诉你,其实在很多时候,卖相并没有什么卵用的。有些人虽然表面看起来光鲜亮丽,但实际上却可能是中看不中用的银样镴枪头。”
“夜叉姑娘有心情挑逗这种童子鸡,倒不如等此战结束之后,咱们两个多亲近亲近一番,年某保证,给你一个终身难忘的极致体验如何?”
“住嘴!”夜叉狠狠的瞪了年怜丹一眼,语气有些不屑的说道:“和夜未明比起来,你连中看都算不上,就不要说出这样的话,来恶心我了行不?”
年怜丹被夜叉一顿抢白,原本略带得意的淫荡笑容,顿时僵在了脸上,眼眸之中更是闪过一丝阴毒之色。同时暗自在心里发誓,等有了机会,他肯定要让夜叉这个贱女人,在他的身下哀嚎求饶!
而夜叉,却是根本就没有把年怜丹的表情变化看在眼里,只是自顾自的看向夜未明,用一种充满诱惑的语气说道:“怎么样,这位帅气小哥哥,要不要考虑跟着姐姐混?只要你放弃神捕司的身份,投入天龙教的麾下,我保证他们没人敢动你一根寒毛?”
“当然,如果你自己愿意的话,你的寒毛姐姐我倒是很想动一下呢……”
“住口!”不等夜叉把话说完,小桥已经上前一步,右手莫邪遥指对方的鼻子,怒斥道:“你这个寡廉鲜耻的贱女人,竟敢诱惑夜大哥,简直无耻至极!”
“呦!”见到小桥怒不可遏的样子,夜叉的脸上却是笑容更胜:“怎么,小姑娘吃醋了?不过吃醋也没办法,毕竟在女人的竞争中,有时候一张漂亮脸蛋并没有什么用处。真正能起到关键作用的……”
说到这里,夜叉却是故意的挺了挺她那傲人的双峰,一脸挑衅的看向小桥:“是本钱!”
“无耻!”
重生之妖孽归来 冰冷女人
与夜叉相比起来,小桥骂人的词汇明显要匮乏很多。一句话,便已经被对方气得面红耳赤,同时身形一跃而起,双手的莫邪、色空两口神剑交叉胸前,衣衫秀发在内力的股荡之下飞扬开来,更将其卓尔不群的特殊气质,彰显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全新高度。
此刻的小桥,柳眉倒竖,杏眼圆睁,手中双剑之上更是绽放出前所未有的凌厉杀机:“死到临头,还敢口舌招摇,我今天就要为民除害!”
言罢,双剑左右一分,已经凌空射出数百道锐利无匹的金色剑气,劈头盖脸朝着夜叉激射而去。这一招的攻击范围之广,更是将夜叉前后左右丈许范围的空间彻底填满,俨然是打算毕其功于一役,在一招之间解决掉这条魅惑众生的狐狸精!
因此,一出手便是她最强的杀招——倾城之恋!
然而,夜叉的实力虽然未必比得上金轮法王,但却要比对方狡猾得多。早在之前交手的时候,就一直在暗中观察战场上每一个人的反应,自然被她看出小桥在之前的交锋之中,也和他们三个一样都有所保留,同时也发现了金轮法王对她其实还是比较忌惮的。
本书由公众号整理制作。关注VX【书友大本营】,看书领现金红包!
在发现了这些不同寻常的地方之后,夜叉自然对小桥的一举一动也都格外的留意,见到她忽然跳起老高,摆出一副要放大招的模样,便已经提前后退一步,与此同时展开身法,朝着场中实力最强的金轮法王与年怜丹的身后绕去。
而随着小桥的“倾城之恋”出手,虽然已经在气机上完全将她锁定,但还是被她先一步绕到了金轮法王与年怜丹二人的身子后方。
如此一来,小桥的攻击虽然依旧锁定在她的身上,但置身于两者之间的金轮法王与年怜丹却是免不了要首当其冲的受到波及。
眼看着迎面而来的杀招避无可避,两大高手在暗中暗骂夜叉卑鄙无耻坑队友的同时,也只能各自祭出自己的兵器,全力迎击射向他们的金色剑气。
“叮!叮!叮!……”
在一连串密集的金属交鸣声中,金轮法王与年怜丹各自向后倒退数步,方才再次稳住身形。
反倒是小桥的主要目标夜叉,因为有着两大高手同时替她挡灾,所承受的压力反而是最小的一个,加上其本身也拥有着不俗的实力,倒也成功的将那些被两大高手漏掉的剑气,给挡了下来。
“干得漂亮!”
眼看着原本彼此僵持的局面,在小桥的一个大招之下被彻底打破,夜未明禁不住立刻开口称赞了一声。而这一句不光是对小桥的夸奖,同时也对夜叉这一手祸水东引的肯定。
就在最后一个“亮”字出口的同时,夜未明的身形已经化作一道黑色的闪电,径直冲向了刚刚全力抵挡“倾城之恋”,还来不及重新凝聚真气的金轮法王与年怜丹二人。双掌之上龙吟之声大作,分别轰向二人心口。
“嗷呜!~~~”
震惊百里!
可怜两大高手刚刚拼尽全力抵挡小桥的“倾城之恋”,此刻正是旧力已尽,新力未生之际,哪敢与夜未明这样的强者正面硬拼?
可是夜未明这一招又实在来的太快,对时机的把握也太过于精准了一些,让他们就算想要暂避其锋,也是根本避无可避。万般无奈之下,只能勉强提起五六成的功力,一个横剑身前,一个持轮平推,硬着头皮迎上了夜未明这突如其来的杀招。
“轰!轰!”
手掌与兵器碰撞,却是发出一声宛如平地惊雷一般的闷响。实力本就比之夜未明略逊,又被打了一个措手不及的两大高手,应声被震得向后倒飞开去,身在半空,已经禁不住各自张口吐出了一口鲜血。
-174324
-194712
……
两个碾压伤害同时在两个BOSS的头顶浮现出来,但却没能给他们挂上任何“内伤”之类的负面BUFF。
由此可见,这两个人能够成为一派宗主,也绝非浪得虚名之辈!
而一击得手的夜未明,却是在与小桥交换了一个眼色之后,瞬间便已经明了彼此的心意,跟着两个人更是齐齐行动起来。小桥自然是挥舞着一双神剑,朝着她的老对手金轮法王展开新一轮的猛攻,而夜未明则是身形一闪,径直朝着年怜丹扑了过去。
正所谓伤其十指不如断其一指,夜未明的想法是从眼前这个年怜丹开始,逐个击破!
就在夜未明与小桥各自寻了一个目标,准备痛下杀手的时候,另一边的藏星羽和蓦染两人则是在夜未明指示下,双双拉开了架势,护在李莫愁身前。
正所谓攻不忘守,夜未明并不要求他们两个能在这场战斗中有什么建树,只要能够保护李莫愁的周全,拖延住另外三个敌人一时片刻就好。只要等他先一步解决掉年怜丹,然后再帮助小桥一起弄死金轮法王,回头再收拾另外三个家伙,还不是手到擒来的事情?
而对于两个人的实力,能否保住李莫愁的周全,夜未明却是半点也不担心。
毕竟,在场之中实力最强的两个对手,已经分别被他和小桥包揽了下来。剩下三个实力更差的,以藏星羽和蓦染的实力,应该不会出现什么太大的闪失才是。
更何况,他早在之前暗中观战的时候就已经发现,三人之中实力最强的夜叉,根本就有点过来凑热闹的意思。
夜未明并不怀疑她会在关键时刻,发挥一些关键性的作用。但你指望她能在这场战斗中冒险,甚至是拼命,那只能说,你想多了!
事实也正如夜未明所料想中的那样,随着场中的诸多高手全部投入战斗,夜叉果然再一次开始了她那出工不出力的表演。
原本一场三打二的攻防战,也因为夜叉的滑不留手,变成藏星羽VS夜未央,蓦染VS竹叟的一对一单挑战斗。
而夜叉却只是在战场中不停的施展身法频繁走位,时不时的抽冷子尝试一下偷袭李莫愁,让藏星羽和蓦染哪怕在占据上风的时候,也不敢贸然追击,让自己距离李莫愁太远。
她的贡献,也就仅此而已了。
见到另一边的战斗,一时之间根本难以分出一个胜负输赢。夜未明也终于心下稍定,当即拳脚齐出,裹挟着一阵阵呼啸的龙吟之声,朝着年怜丹发出一连串狂风暴雨一般的连击。
而年怜丹着实不愧是花间派的代理掌门人,一身武功着实不弱。特别是那把光看卖相就足有百来斤的玄铁利剑,在他的手中就好似一根毫无重量的树枝一般,被舞得剑花翻飞,让人眼花缭乱。夜未明的攻击虽然强猛,却愣是在他这变化繁复的剑法之下,被尽数挡了下来。
只不过,随着夜未明的实力提升,他现在能够对付的强者自然也是越来越高级。而年怜丹的实力,大致上也就与金轮法王相差仿佛,比起此刻的夜未明来,还是有着一段明显的差距的。
在起初的时候,他还能凭借诡异复杂的剑法稳守不失,但在两人交手二十招之后,他便已经明显感觉到自己跟不上夜未明的节奏了。
三十招过后,更是被逼的手忙脚乱起来,一口玄铁利剑虽然被舞得越发的迅捷,却再没有了之前的从容淡定。
眼看着对手的节奏已经彻底被自己掌控,夜未明却是忽然抽身后退。而年怜丹却是习惯性的继续挥舞玄铁利剑格挡了数下,动作看起来不免有些滑稽可笑。
而就在他刚刚意识到自己已经丢了人,剑式略一迟缓之际,却是忽然见到眼前白色的光芒一闪,随之便是一道劲风,径直朝着他的面门击来。
攻击未至,凌厉如刀劲风已经刮得他脸颊生痛!
年怜丹不及细想,下意识的便一挺手中玄铁利剑,迎着那道白色的光芒疾刺而出。
“噗!”
出乎年怜丹预料的是,夜未明这一次的攻击看似凶猛,实则却是虚不受力。疑惑之中定睛看去,却见夜未明手里拿着的,竟是一把造型古朴大气的拂尘。随着他一剑刺出,拂尘上的鬃毛束裂开炸裂开来,化作无数细丝分散开来,看起来就好像是蒲公英的花朵成熟之后所化成的飞絮。
年怜丹见到这幅情景,禁不住满脸的问号。
这个夜未明居然还会用拂尘?
他不是用剑的吗?
等等,貌似他除了剑法之外,拳脚、指法、暗器也都无一不精,但就是没听说过他还会用奇门兵器来着。
他真的会用拂尘吗?
起码从之前这一击的表现上来看,他不会用!
虽然年怜丹一时之间也想不通夜未明为什么要以己之短,攻敌之长,但这并不妨碍他在关键时刻做出最符合逻辑的选择。
于是将内力灌输于手中的玄铁利剑之上,径直朝着夜未明的心口刺去。
西子……
厄,准确的说,是一招看起来很像“西子捧心”的简单直刺。
眼看着致命的攻击近在眼前,夜未明却是不闪不避,嘴角之上,更是露出了一丝奸计得逞的灿烂笑容。下一刻,年怜丹便见到眼前火光一闪,却是炸裂开来的拂尘细丝之中,忽然有一根凭空自燃了起来,一朵火苗凭空绽放之后,紧跟着便是一传十、十传百,一瞬间,所有的丝线之上,已经尽数笼罩上了一层白炽色的火焰。
朵朵火花相互连接,更形成了一个巨大的火球,眼看着便要将年怜丹手中的玄铁利剑,连同他的手臂一起吞噬进去。
因为有着火焰遮挡视线,年怜丹不确定自己这一剑如果继续刺下去,能否在他的手臂被烧焦之前洞穿夜未明的身体。
但他不想冒险!
几乎出于本能的,年怜丹立刻收剑后退,意图在火焰烧到身上之前,拉开与这个火球之间的距离。
然而,理想是丰满的,现实却是骨感的。
打从夜未明祭出水火拂尘以来,虽然只过了仅仅不到一秒钟的时间,但他在这一秒钟的时间里,却是先后经历过两个“没想到”。
一没想到夜未明会忽然用出拂尘这种武器,二是没想到拂尘之上竟然会燃起火焰。
如果换了如毕玄、欧阳锋等任何一个熟悉夜未明的对手当面,肯定知道,在面对夜未明的时候,只要有一个“没想到”,就足以让人丢掉半条命。
如果两个“没想到”的话……
道友走好!
几乎就在年怜丹收剑后退的同时,夜未明手中的拂尘却是猛地一卷,带着漫天的火焰,如同一把巨伞一般急速收缩起来。
逆转“火伞高张”!
拂尘的飞快的收缩,却是与年怜丹收剑的动作配合得极为默契,一拉一卷之间,年怜丹的玄铁利剑,已经被拂尘缠了一个结实。
而拂尘上那些灼热无比的火焰,更是一瞬间便沿着剑身向上传去,烧得年怜丹手指生痛。
与此同时,又是一股巨大的拉扯之力,从剑身之上传来。
却是夜未明在一边催动火焰灼烧剑身的同时,全力拉扯拂尘,意图从他手中将那把价值连城的玄铁利剑夺走:“大威天龙,金刚火焰。妖孽,还不松手!?”
感觉到掌心之中那钻心的灼痛,年怜丹在眉头一皱的同时,却是猛地凝聚功力,开始全力向后拉扯宝剑。然而下一刻,却是毫不犹豫的松开了手,准备借此来打夜未明一个措手不及。
然而,这种级别的小手段,在夜未明面前使用,未免也太小儿科了。
几乎就在年怜丹松手的同时,夜未明竟然也在同一时间松开了手中的拂尘,跟着更是一个箭步冲到猝不及防的年怜丹身前,快若迅雷的一拳,已经重重的轰击在他的胸腹之间。
五内如焚!
一拳之下,年怜丹立刻张口喷出一大口鲜血,身子如同断线风筝一般向后倒飞出去。
-5711743
内伤!
与此同时,年怜丹更感觉到一股灼热无比,仿佛能够煮铁融金的内力,已经被夜未明之前那一拳打进他的体内,在他的经脉之中疯狂的灼烧、肆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