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都市言情 日月風華 ptt-第五五五章 會做生意的馬伕看書

日月風華
小說推薦日月風華日月风华
斗笠大哥被踹飞在地,那两名本准备绑架秋娘的斗笠人大吃一惊,此时也顾不得秋娘,从窗口窜出,一人抢过去扶住斗笠大哥,吃惊道:“大哥…..!”另一人则是握着匕首,护在斗笠大哥身前。
斗笠大哥胸骨裂开,巨疼钻心,头上的斗笠也已经在甩出去的时候落下,细雨打在他的头上,那张脸上满是骇然之色。
“你…..你到底是什么人?”斗笠大哥忍着巨疼,在同伴的帮助下,挣扎站起身来。
“马夫!”持着马鞭子那人淡淡道:“给人喂马的。”
斗笠大哥只以为对方是在开玩笑,冷笑道:“马夫?好厉害的马夫。”
“如果我是你们,现在想的是如何逃离京都,保住自己性命。”马夫当然是陆小楼,微抬头,斗笠下的眼睛平静如水:“秦逍回来之后,会立刻追查你们的身份,你们要相信,以他现在的力量,要杀死你们,和踩死蚂蚁没什么两样。”
“大哥,休和他废话,做了他。”扶起斗笠大哥之后,身边的同伴已经握紧手中的匕首,上前两步,向另一名同伴使了个眼色,两人一左一右,如同两匹锁定猎物的饿狼,齐齐向陆小楼冲了过去。
陆小楼嘴角泛起一丝寒意,并不移动,只等到两人冲过来,陆小楼足下一蹬,整个人如同猎豹般前欺,右手挥出,这一次却不是以马鞭去卷对方的脖子,而是直接干脆地临头抽下。
他出鞭之时,倒是对方还以为他会故技重施,要以马鞭来卷自己脖子,等反应陆小楼是以马鞭来抽打,已经是来不及。
或许是因为职业素养,陆小楼出招不拖泥带水,干脆而利落,这一马鞭抽下去,立时让那人头戴的斗笠从中断裂开,一分为二,更是狠狠抽打在了那人的脑袋上,听得一声惨叫,那人剧痛之下,手中的匕首脱手而落,双手捧住了头。
同伴的来势未减,陆小楼马鞭抽在那斗笠人头上时,这边的斗笠人已经趁势逼近到陆小楼身边,握紧手中的匕首,毫不犹豫地刺向陆小楼的腹间,果断而凶狠。
他势在必得,只是陆小楼的反应和速度远不是他能想到,匕首距离腹间咫尺之遥,陆小楼一个半转身,轻松躲过,手中马鞭这一次迅疾出手,却从侧面卷住了斗笠人的脖子,斗笠人想要挣脱,但马鞭却真的如同蟒蛇一般,卷住脖子后,迅速收紧,而且陆小楼抬脚踹在斗笠人的膝弯内,斗笠人身不由己地跪倒在地,陆小楼整条小腿立时压在斗笠人的背部,身体却后仰,目光凶狠,用力将马鞭向后收。
斗笠人的脖子被越来越紧的马鞭箍住,细雨之中,早已经是呼吸不得,两颗眼珠子向眼眶外突起,喉咙里发出咯咯的声音。
被抽中脑袋的斗笠人蹲在地上,双手抱着头,头顶上那让人无法忍受的剧痛感似乎已经向全身蔓延,一时间根本顾不得同伴的生死。
斗笠大哥想要上前去救,可是他胸骨被陆小楼方才一脚踹裂,此刻便是每一次呼吸都隐隐作疼,身体动作起来,更是撕心裂肺的疼痛,这时候如果冲上前去,不需要那个马夫出手,自己也要被自己疼死。
“别…..别杀人!”斗笠大哥见得马夫要下狠手,几乎是恳求道:“放过他……!”
“我刚才给了你们一次机会,你们没有听话。”马夫陆小楼冷漠道:“我从来只给人一次机会,而且…..我杀人之后,会有人善后…..!”手上一点力气都没减,被马鞭卷住脖子的斗笠人一开始还能挣扎几下,此刻双臂都已经无力垂下,眼眶之内充血,瞳孔开始涣散。
斗笠大哥背脊发寒。
今日行动,虽然十分仓促,但事先却也不是没有做好准备。
青衣堂与秦逍结仇之后,就一直担心秦逍会出手报复,对秦逍的情况摸得很清楚,知道秦逍被调进大理寺之后,很快就得到圣人赏赐的府邸,而府里却一直没有家丁护院。
对于秦逍和秋娘的关系,青衣堂当然早就一清二楚。
如果不是对顾秋娘存有爱慕之心,当日秦逍也不可能孤身犯险,单人独马去闯青衣堂。
所以顾秋娘当然是秦逍的软肋。
只要将秋娘挟持在手中,逼迫秦逍就范,双方未必不能达成妥协。
虽然秦逍是圣人的宠臣,但青衣堂生死迫在眉睫,市井狠劲也就显露出来,为保自身,只能铤而走险。
青衣堂在外人眼里是一帮市井泼皮,可是在其内部,却也有派系之分,坐堂二爷徐常胤和三爷李信之间就有些矛盾,只不过蒋千行在世的时候,足以镇住青衣堂,两人虽有些矛盾,面上却也过得去。
相较于李信带着帮众在京都四处搜刮,徐常胤更多的是在蒋千行身边帮忙出谋划策,就像是一位幕僚,所以青衣堂大部分帮众都归属李信统帅。
徐常胤若要用人,还需要和李信打招呼,从李信手里调人,对此徐常胤当然知道不是长久之计,是以暗中招揽了一帮人,其中以宋旭为首的六名亡命之徒更是得到徐常胤的其中,将这六人称为青衣八骏,那是徐常胤手下最狠的六个人。
青衣堂虽然在京都势力大,但归根到底,也只是贵人手中的工具,一旦失去靠山,顷刻间就有土崩瓦解的风险。
青衣堂最早便是以京都的地痞流氓为根基整合起来,其中少不得一些亡命之徒,但真正的高手却是少之又少。
真正的高手,自然不屑于加入这样的市井帮派,另有更好地出路,像宋旭这样的二品修为,在青衣堂已经算是鹤立鸡群的角色,市井争斗之中,那就是一头下山猛虎,而以他为首的青衣六骏都是凶狠之辈,不过徐常胤却并不轻易让这几人露面,不到万不得已,绝不轻易动用。
此番秦逍突然对青衣堂出手,徐常胤自知危在旦夕,这才铤而走险,派出青衣六骏绑架秋娘,想以此挟持秦逍扭转局面。
宋旭事先已经派人观察了少卿府四周的情况,甚至派人进入少卿府内打探清楚,此外绑架秋娘之后撤走的路线已经囚禁秋娘的地方都做了周密的安排,本以为今夜行动万无一失,可是万万没有想到,半道杀出一名马夫来,更要命的是,这马夫的身手了得,自己二品修为在对方手里竟然不堪一击,心知对方即使不是中天境,至少也是三品修为。
徐常胤派出青衣六骏,可说是狠赌一场,只能成功不能失败。
宋旭当然清楚,今夜的行动一切顺利倒也罢了,可是一旦失手,后果不堪设想。
即使青衣六骏能够全身而退,秦逍也能够猜到是青衣堂所为,接下来必然对青衣堂赶尽杀绝。
要命的是,现在想要全身而退也几乎不可能。
这马夫已经有了杀人之心。
如果自己无法脱身,落在对方手里,那今晚的行动,就等于是将证据送到秦逍的手中,徐常胤这场赌博,可说是输得一败涂地。
陆小楼松开马鞭的时候,那斗笠人身体往前一栽,倒在地上,已经没有了呼吸。
身为一名刺客,死一个人在他眼中实在是不值一提,将马鞭子塞进自己的腰带中,弯身拿起斗笠人落在地上的匕首,这才转身,看了斗笠大哥宋旭一眼,也不多言,直接走到那捧着脑袋的斗笠人面前,居高临下冷酷地看着蹲在地上的斗笠人。
那斗笠人察觉到有人走过来,抬起头,看到陆小楼冷漠的眼睛,心下一凛,陆小楼根本没有任何废话,手中的匕首横里一拉,已经割断了斗笠人的脖子,出手狠辣无情,就像宰杀一只鸡。
宋旭也是个狠人。
但亲眼看见马夫连杀两人,杀人的手稳定而有力,这才知道,比起自己,眼前这马夫才是真正杀人无情的狠角色。
只等到陆小楼向自己走过来,宋旭竟然感觉自己裤裆里一热,惊恐之下,竟然失禁。
“你…..你要杀我?”宋旭喉头蠕动,声音干涩。
陆小楼看着宋旭眼睛,情绪没有任何波动,只是很平静道:“我是个会做生意的马夫,我做的生意就是杀人,杀了你们,我相信秦逍不会吝啬,一定会付银子。多杀一个人,就能多拿一份银子。”
“你杀我是为了银子?”宋旭睁大眼睛。
陆小楼点点头,淡淡道:“没有银子,我为何要杀人?”
“那…..那你杀一个人,能拿多少银子?”
陆小楼沉默了一下,才道:“秦逍是个很吝啬的人,我如果争取一下,一条命十两银子他总不会不给。”
“十两银子?”宋旭有些发懵:“一条命只值十两银子?”
“其实这世上大多数人的性命一文不值。”陆小楼唇角泛起一丝奇怪的笑意:“我如果在这处宅子之外杀了你们,秦逍不会给我一两银子,可是你们自己闯进来,那就值十两银子。”
爷的宝贝:腹黑王爷萌宠妃 坭小夭
“我…..我给你五百两银子。”宋旭立刻道:“你能不能让我离开?”抬手指着厢房:“里面那个女人,我再加五百两,你让我带走!”
“我不和你做生意。”陆小楼摇摇头:“你们青衣堂让我失望过一次,所以青衣堂的生意,我不接!”
宋旭诧异道:“你…..你这话什么意思?”
“你要死了,我对快死的人都很尊重。”陆小楼神情冷漠:“青衣堂让我刺杀过秦逍,我失手了,定金也被你们收回去了,所以……我很失望,没有功劳也有苦劳,你们不该这么没道义,连一两银子都不给我留下,弄得我身无分文,最终沦为马夫…..!”
宋旭盯着陆小楼,满脸骇然之色,显然对此事一无所知。
人途 血红
“该知道的你也知道了。”陆小楼目光冷厉起来:“走好。”
他话声刚落,宋旭反倒是低吼一声,右手猛地刺出,他先前虽然被陆小楼踹飞,可是手里的匕首却没有丢,此刻明白陆小楼连自己的身份都暴露了,那就绝不可能放过自己,拼尽全力,手中的匕首直刺陆小楼的心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