優秀都市异能小說 這個主角明明很強卻異常謹慎-1140、苦戰秦牧,技高一籌分享

這個主角明明很強卻異常謹慎
小說推薦這個主角明明很強卻異常謹慎这个主角明明很强却异常谨慎
黑虚空,无光,所有的一切都被黑暗所覆盖。
此刻。
秦牧望着一脸笑意的落仙真人,暗道一声不好。
他二话不说,转身就跑。
速度之快,生平第一次。
望着转身就跑的秦牧,郑拓笑容不减。
这个秦牧还是非常聪明,感知也非常明锐的家伙。
知道事情不好转身就跑,没有停下来与自己嘴炮什么。
不愧是修行到天王境的家伙。
不过。
一切尽在掌控之中。
跑路的中秦牧不知为何,血液上涌,心脏狂跳,整个人竟有一种如坠冰窟之感。
这种感觉让他有些疯狂,想要咆哮出声,挣脱出这种心理状态。
但是。
这种心理状态像是跗骨之虫,紧紧跟随着他,没有任何想要与他分开的样子。
怎么回事!
秦牧心中满是疑惑,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自己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
他感觉很奇怪。
那落仙真人明明什么都没有施展,也没有任何强大力量波动的出现。
但是自己就感觉到了危险。
那危险彻骨,充满寒意,让他近乎崩溃。
也就是这种危险,让他不敢靠近,想要逃离,回到落仙宗所在。
且不知为何。
自己明明已经远离那落仙真人,此刻那种感觉不仅没有减少,反而越加的膨胀增加。
等等!
跑路中的秦牧,突然停下脚步。
他望着远处那一道身影,整个人呈现一种极致的紧绷状态。
就在不远处,一位男子,脚下黑虚空,正笑呵呵的看着自己。
“落仙真人!”
秦牧大惊失色!
怎么回事?
这落仙真人怎么会出现在这里,没有理由啊!
秦牧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堂堂天王境强者的他,如今跟见了鬼一样,心中竟生出惧意。
郑拓望着一脸惧意,跟见鬼一样的秦牧,他的笑容更甚。
作为掌控有哭笑面具的他来说,他早就将哭笑面具的不分能力融入到了十方世界之中。
就算有哭笑面具,他也能够凭借十方世界,施展幻术。
然后。
在配合上十方世界的十方轮回之术,让这秦牧,一时间陷入无尽的轮回之中。
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关注即送现金、点币!
在这无尽的轮回之中,秦牧根本就是在原地转圈圈,没有任何离开此的可能。
他的神魂已经被围困在这里,根本无法离开。
“秦牧,我原本想陪你好好玩玩,可惜如今事态紧急,我就不陪你玩了。”
郑拓说着,果断出手。
嗡!
弑仙矛凝聚手中。
强横而霸道的弑仙矛上,强横无匹的力量内敛,带有一丝明悟。
“杀!”
郑拓抬手掷出弑仙矛!
弑仙矛太快,秦牧根本反应不过来。
这是郑拓最强攻击手段之一,其上有各种强大灵纹加持。
在各种强大力量加持下的弑仙矛,瞬间杀到秦牧面前。
噗嗤……
弑仙矛当即穿透秦牧的肉身。
“啊……”
秦牧怒吼,遭受重创,彻底没有了刚刚的风采。
“无面小子你敢伤我宝体!”
秦牧怒吼着,整个人暴虐无比。
他催动秦纹,让自身实力暴涨。
“去死吧!”
秦牧出手。
他知道自己被困于此,无法逃离,所以他唯有拼死一搏,才可能有机会离开。
“来得好!”
郑拓当即催动十方世界。
嗡!
有至尊天碑降临场中。
二者在这黑虚空之中的距离已经足够远。
如今动用无面的手段,相信落仙宗也是感应不到的。
何况有十方世界帮助自己隐藏气息。
所以……
“镇!”
郑拓低喝出声。
至尊天碑降临,压向秦牧。
秦牧顿时感受到了那巨大无比的压力袭来。
强势的至尊天碑,足以威胁到他的性命,这种情况,他前所未见。
同时。
他望着那至尊天碑,似乎看到了什么。
关于无面,有许多资料传播四方。
谁让这无面太炙手可热。
同时。
无面的各种手段,也是被传播的很广。
此刻。
他望着那压向自己的至尊天碑,似乎看出了一些端倪。
但是他没有承认,他只是感觉很像。
至尊天碑降临,秦牧当即闪躲,不愿承受中恐怖的力量压制。
“你是走不掉的!”
郑拓出手,凝聚出天道仙山。
黑虚空,没有上下左右的概念。
在这黑虚空之中,四面八方可以无限延伸。
这里像是宇宙一样,无穷大。
在这种地方没有大地,他的至尊天碑想要镇压秦牧,根本没有落脚点。
这种镇压,显然是无法完成的。
所以他召唤出天道仙山。
将这秦牧镇压在至尊天碑与听到仙山的中间,两种力量对冲,我看你这秦牧该如何逃离我的手段。
嗡!
莫名强大的力量从至尊天碑与天道仙山之上传来。
两种强大无比的力量肆虐,压向秦牧。
秦牧整个人感受到了莫大的恐惧。
那像是两座大世界正在向他挤压而来,这种天塌地陷的感觉,他从未感觉到。
怎么办!
怎么办!
怎么办!
秦牧竟有些慌了手段。
等等!
此刻慌张的秦牧,心中顿时有一丝明悟。
他乃是天王境强者,实力极端强横的存在。
此时此刻,就算对方的手段很强,他也不应该有如此失态才对。
斷 情結
是能够影响神魂体的手段吗?
秦牧终究是天王境强者。
他很快反应过来,当即催动秦纹,释放出恐怖无比的力量。
强大的力量冲击,挡住了郑拓的至尊天碑与天道仙山。
同时。
他催动秦纹,将自己神魂体保护其中。
在神魂体被秦纹保护的刹那间,秦牧回复冷静,所有的一切,都已经能够看的清清楚楚。
他望着落仙真人,眼中写满了不可思议。
“好一个落仙真人,如果我没有猜错,你……应该就是无面吧。”
秦牧根据这压向自己的两种手段,还有那将自己影响的神魂类手段,判断出面前这落仙真人,便是无面。
虽然这个结果让他很惊讶,但他相信自己的判断,这就是事实。
“至尊天碑,天道仙山,十方世界……呵呵呵……好一个落仙真人,好一个无面,我真是没有想到,堂堂东域传奇,当代第一人,竟然是落仙宗的落仙真人……”
秦牧像是发现宝藏的海盗,兴奋的样子,看上已经数百年没有出现过。
“真是不知道,如果这一则消息传出去,怕是整个修仙界都会震动吧。”
秦牧笑呵呵的望着郑拓,一副掌控一切的样子。
郑拓心中对此保持高度警惕。
这件事,的确很麻烦。
对方知道自己无面的身份,他可以理解。
因为无面的手段太出名,至尊天碑,天道仙山,十方世界……
各种手段已经成为一种潮流,甚至有人模仿。
各种记忆水晶,图画,资料,被刀雪梅与九石剑贩卖的飞起。
在这种情况下,这秦牧作为天王境强者,认出自己的身份,他并不意外。
所以。
针对这种事,他以后,恐怕要为这落仙真人的什么,专门修行一些手段。
以免日后在被认出来。
如今在这里,局面还在自己掌控之中。
万一下一次局面不在自己掌控之中,那事情可就真闹大了。
如果东域之人知道落仙真人就是无面,无面就是落仙真人,那对整个落仙宗来说,怕是会迎来毁灭性的打击。
毕竟。
无面纵然为传奇,但是仇家可也是不少的。
除了南域,那灵海之中,也是有许多痛恨他的存在。
加上这一他约战群雄,算是又得罪了许多人。
不说天下皆敌,也是差不多了。
所以他无面的身份才想躲起来避避风头,甚至以后不用就不用。
传奇毕竟是传奇,神秘一点,才更像一个传奇。
郑拓在一瞬间有如此思量。
而此刻眼前。
他望着不远处,承受自己至尊天碑与天道天山无恙的秦牧。
其他不说,先干掉这秦牧在说。
郑拓当即催动至尊天碑与天道仙山。
嗡!
这至尊天碑与天道仙山,乃是他的后手,提前隐藏在十方世界之中的力量。
但是。
他如今毕竟是道身,十方世界这种领域,仅仅只能发挥出部分威能。
如今身边没有鲲鹏翼,没有帝中园,手段上自然大打折扣。
想要干掉这秦牧,怕是需要费一番手脚。
嗡@
两种手段增强,压向秦牧。
秦牧感受到了巨大的压力。
不过这种压力对他来说,完全能够承受。
他是天王境强者的道身,此刻催动了秦纹。
他们秦家的秦纹,可是比秘法还要强大数倍的力量。
在如今这秦纹的加持下,秦牧顿时爆发出更加强大的力量。
“给我破!”
秦牧出手,抬手拍出一掌。
轰隆隆……
那手中以秦纹幻化,巨大比,挡住了郑拓的至尊天碑。
轰隆隆……
至尊天碑震动,竟有要被打碎的样子。
“哈哈哈……无面,你的实力终究只有小王境,凭借如今的你,与那些小辈对战或许能够完胜,但是想要与我对决,你还差的远呢。”
秦牧爆发,那巨大的手掌竟然在秦纹的加持下,变得更加巨大。
如此巨大的手掌,直接将郑拓的至尊天碑包裹。
“无面小子,我秦家的秦纹,可不单单只是增加实力的辅助手段,今日,我就让你看看,我秦家秦纹真正的力量。”
秦牧全力出手。
那巨大的受伤攥住至尊天碑。
强大的秦纹涌动肆虐。
嘎嘣……
嘎嘣……
嘎嘣……
有脆响出现在这黑虚空之中。
那声音源自神魂,感受之下各位瘆人。
郑拓的至尊天碑,竟然在这种情况下被这秦牧手掌捏出裂痕。
可怕的裂痕出现在至尊天碑之上。
这种能够镇压诸天的强大力量,此刻受到疯狂的压制,眼看竟有被捏爆的风险。
郑拓见此,立刻全力促动至尊天碑。
嗡!
至尊天碑之上,天纹涌动,爆发而出。
强大无比的力量肆虐当场,硬生生抗住了秦牧如此手段。
同时。
郑拓催动天道仙山,疯狂镇压向秦牧,试图破坏如今秦牧这种状态。
绑匪总裁:女人,你只是工具! 月缕凤旋
嗡!
天道仙山降临场中,恐怖的力量肆虐当场。
这是郑拓天道印记形成的仙山,威力无穷,甚至比至尊天碑还要强大。
面对如此强大的天道仙山,秦牧的手段更加强大。
“无面小子,我说过,你的手段对我无用。”
秦牧的另一手同样拍出一掌。
那手掌不满秦纹,迎风变大,转眼便是将郑拓的天道仙山抓在手中。
远远看去。
秦牧一只手抓住至尊天碑,一只手抓住天道仙山。
他两只手同时催动法门。
轰隆隆的声音之中,伴随着嘎嘣脆响。
至尊天碑与天道仙山,根本承受不住此刻秦牧的手段,眼看着近乎被捏爆。
无论郑拓如何努力,就是难以匹敌这秦牧的历练。
正常对决。
在没有各种手段辅助的情况下,战天王境强者,终究还是太过吃力。
郑拓拥有如此多的非凡力量,此刻面对秦牧,仍旧显得捉襟见肘,竟有被斩杀的风险。
这种感觉。
他曾在姜太爷的身上感受到过。
自己仿佛还要一个不小心,就会被秦牧干掉。
这秦牧是起了杀心,其在知道自己是无面后,便是不想在与自己玩耍,而是要将自己斩杀。
看来。
这家伙知道自己是道身,不想让自己活着。
不然。
他自己若是活着,本体知道后,他秦家,他秦牧,必死无疑。
秦牧这家伙还是聪明去,且非常狠辣。
轰隆隆……
轰隆隆……
轰隆隆……
秦牧催动法门,强大的秦纹之下,至尊天碑与天道仙山颤动,那上面不断出现裂痕,随时可能被捏爆。
真是万万没有想到,这落仙真人,竟然就是无面,无面就是落仙真人。
秦牧对此此事,仍旧保持一种难以相信的态度。
说真的,这种事,他若说出去,估计没有人会相信。
因为这太过不可思议。
落仙真人与那无面八竿子打不着,二者根本没有任何交集,其从传言之中的性格看,没有任何共同之处。
在这种前提下,二者竟然是一个人。
不行。
他必须干掉这个落仙真人。
因为他知道,这落仙真人必然是无面的道身。
传言中的无面有鲲鹏翼,有帝中园,有各种强大到匪夷所思的法宝。
而自己眼前的无面,什么都没有。
只有那强大的手段,没有任何法宝的存在。
既然是道身,必然能够联系本体,这一点他非常清楚。
干掉这个无面,便是此刻耽误之际。
不然。
回头自己被无面惦记上,这可不是什么好事。
关于这位传奇人物,秦家有召开过特别的会议。
会议的结果就是不要招惹。
无面这种存在特别记仇,如果你招惹到了他,必然是不死不休的局面。
在这种情况下,他要快些干掉这个无面,然后通知圣子,让秦家早做防范才是。
秦牧的想法没有问题,算是一种很正常的想法。
他全力出手,控制住那至尊天碑与天道仙山。
秦纹的力量那是相当恐怖,将和两手手段攥在手中,不断施压,眼看有将二者捏爆的意思。
而此刻的郑拓,看着如此一幕。
他知道。
自己必须做点什么。
心念一动,弑仙矛在度出现手中。
强大无比的弑仙矛出现手中,没有任何犹豫,抬手便是掷出。
刷!
弑仙矛威势惊人,杀伤力极端恐怖。
面对弑仙矛的冲杀,秦牧心中大动。
他没有听说过无面有这种手段。
但是刚刚,他有亲身感受,这无面的手段着实有些骇人,甚至足以将他斩杀当场。
这种力量,怎么会出现在一位小王境强者的身上。
况且这无面还是道身。
面对这种情况,他果断舍弃了震碎至尊天碑与天道仙山。
反正二者已经被自己震出裂痕,战斗力大减,无法对自己构成威胁。
他身形一动,当即闪躲开弑仙矛的冲杀。
“无面小子,你的手段很强,但是就算你的手段在强,无法将我击中,又什么什么效果呢。”
秦牧这般说道,便是身形一动,向郑拓杀来。
郑拓见此,没有任何表情。
反观秦牧,突然面色大变。
他前冲的身体,以一种难以理解的角度与速度,突然横移。
刷!
弑仙矛从后方悄无声息杀来。
刚刚若非他闪躲及时,怕是分分钟被在度穿透受伤。
“你这神通是什么名字,竟然还能被操控!”
秦牧惊愕不已,难以理解这神通究竟为何如此玄妙。
“什么名字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这手段,可不仅仅只有被操控啊!”
如郑拓所言。
弑仙矛的力量没有减弱。
刚刚其被秦牧闪躲,此刻如有灵性般,在度杀向秦牧。
秦牧见此心中一动,当即催动身法,闪躲着弑仙矛的冲杀。
但这弑仙矛像是安装了定位器一样,就是紧紧跟随在其身后冲杀。
面对这种情况,秦牧果断出手。
“破!”
他打出秦纹之光,狠狠击中弑仙矛。
弑仙矛的面对这种力量被打的偏离轨迹,但是下面其重新修正轨迹,继续冲杀向秦牧。
“什么情况?”
秦牧难以相信,自己竟然被逼迫到被一道神通跑路的程度。
他不爽,跑路途中,继续出手,轰杀弑仙矛。
不得不说。
其手动果然有用,弑仙矛在被消耗,不断消耗。
最终弑仙矛没有追上秦牧,便是彻底化为烟花,消失不见。
望着已经消失的弑仙矛,秦牧暗自松了一口气。
这种神通真是难缠。
攻击力强,能够将自己锁定,不死不休的情况下,自己着实耗费了很大的力气才将其摧毁。
秦牧松口一口气,转头看向郑拓。
这一看,顿时眉毛乱跳,整个人都不好了。
因为此刻,就在郑拓身边,出现了足足九根弑仙矛。
秦牧嘴角抽搐,眼皮跳动。
开什么玩笑。
如此强大的神通大术,这无面用起来跟吃饭一样简单。
这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怪物啊!
秦牧在度感受到了刚刚那种彻骨的寒意。
就是这种感觉,然他整个人如坠冰窟。
这个无面,果然是为传奇存在。
如此年纪如此实力,正面厮杀,老道的根本不像是小王境强者。
他修行至今,从未见过如此强大的存在。
今日遇到这无面,让他感觉到了难以言语的压力。
在这种压力面前,他想的不是战斗,而是退缩。
没有错。
如今的他想要离开这里,返回落仙宗。
因为敢自己打不过这个无面。
这种感觉很突兀,像是突然被点燃的火爆,然后哗的一下,便是燃烧了整片森林。
郑拓并不知道此刻的秦牧心生惧意,他没有任何犹豫直接护手。
刷刷刷……
九根弑仙矛化为九到彩虹,划过黑虚空,杀向秦牧。
秦牧见此,身形一动,果断选择跑路。
刚刚他面对一根这种长矛的攻击,便是已经耗费极大力量。
如今面对这九根,他根本无法抵抗,怕是分分钟被戳死当场。
刷……
秦牧凭借自己天王境的实力,转身就跑。
那速度之快,比刚刚还要迅捷数倍。
他是真的感觉到了害怕,那种害怕是发自内心的。
这种让他,让他催动秦纹,让自己的速度加快,试图逃离此地,回到落仙山。
他不想与这无面对决,因为那会要了自己的小命。
但是郑拓早有准备。
十方世界在度降临,将这虚空禁锢。
同时。
他也使用了秦纹的力量。
实力暴涨的他,十方世界的力量同样有所加强。
正在跑路中的秦牧突然感觉有秦纹的气息出现,然后下一秒,他突然感觉自己的速度骤然降低。
不好!
秦纹心中一动,惊呼一声遭了。
他立刻开启自身领域,在郑拓的十方世界之中,撑起自己的一片天空。
在这天空之中,周围被十方世界禁锢,仅有这小小的天空之下,才有他活动的空间。
刷刷刷……
刷刷刷……
刷刷刷……
弑仙矛杀来,不由分说,向他杀来。
秦牧见此,知道自己没有办法逃离,他只能催动身法,选择这天空之下,闪躲杀来的九根弑仙矛。
弑仙矛杀伤力异常请打,且其中蕴含有秦牧的气息。
那是上次郑拓干掉秦牧,收获的关于秦牧的气息。
此刻。
九根弑仙矛像是安装了追踪器般,在这狭小的空间内,对秦牧展开疯狂无比的攻杀。
“啊……”
秦牧彻底爆发,整个人周身秦纹肆虐,宛若疯子般,与他的弑仙矛展示对抗。
“无面小子,我不相信,你如此强大的力量能够支撑道我被斩杀!”
秦牧滚滚声音传来,整个人因为速度太快,近乎消失在原地。
在如此狭小的空间内,闪躲弑仙矛的攻击,对他来说,难度太大。
纵然如此。
他还是叫嚷出声,一副我能坚持住,我比你更能坚持的样子。
“是吗?”
郑拓的呼应便是全力催动十方世界,稳固秦牧周围的空间,不让这秦牧有任何可能逃走的机会。
这个秦牧很聪明,且知道自己的是无面的秘密。
所以这家伙必须要被自己干掉,如果让这家伙跑路,后果不堪设想。
如此局面之下,郑拓保持专注,不放过任何一个细节。
被围困的秦牧全力出手,状若疯魔。
他整个人已经达到癫狂的状态之中,面对九根弑仙矛的冲杀,他根本无法顾及其他。
全神贯注在这狭小空间之中闪躲。
凭借他天王境的实力,勉强能够让自己保持不受伤害。
不得不说。
天王境强者就是天王境强者。
实力与战斗经验皆相当丰富。
在这种状态之下,秦牧竟然仅仅只是被擦伤而已,并未有真正意义上受伤的局面出现。
不仅如此。
这秦牧有秦纹加持,战斗暴涨,有本体几分手段。
其出手,将秦纹包裹在拳头之上,狠狠轰击郑拓的弑仙矛。
弑仙矛的杀伤力是毋庸置疑的,但是这东西的灵活性疑问体型的巨大,着实有些僵硬。
在这狭小空间之内,当着难以发挥出其最大的威力。
此刻。
秦牧出手。
铛铛铛……
铛铛铛……
铛铛铛……
那带有秦纹的拳头,全部轰击在弑仙矛之上,打的弑仙矛不断颤抖。
秦牧的力量可是不弱,加上弑仙矛在这空间之中,属实难以发挥出自己的威力。
最终的结果,竟然是秦牧将九根弑仙矛全部震碎。
虽然这秦牧也有受伤。
肩膀,大腿,手臂,皆是鲜血恒流,看上去触目惊心。
但是这对于秦牧来说,根本算不上伤痛。
“哈哈哈……”
秦牧浑身染血,大笑出声。
“无面小子,你就只有这点手段吗?”
秦牧战意高昂,他竟然跨过了心中刚刚那畏惧的深渊,享受到了战斗带给自己的热血。
他仿佛回到了自己年轻时候,那天天征战,与人生死搏杀的时代。
能够成为天王境强者,他秦牧可不是一个软柿子。
面对如此狂暴的秦牧,郑拓表情相当严肃。
隨身 山河 圖
他们没想到,这秦牧的手段会如此强势。
秦家的秦纹果然非同凡响,让刚刚的秦牧,拥有了本体的威能,这才挡住了自己弑仙矛的攻击。
而自己刚刚催动九根弑仙矛,实际上消耗相当巨大。
弑仙之力这种力量十分强大不假,但是其与天道印记不同。
天道印记是他的本源力量,能够以任何力量幻化而来。
但是这弑仙之力是许多力量的结合体,他想使用弑仙之力,需要现场融合,无法直接用天道印记幻化。
这也是他已知,唯一天道印记不能幻化的力量。
刚刚一口气催动九根弑仙矛,他原本是想一口气干掉秦牧。
但是没想到,这秦牧手段如此强横。
没有干掉秦牧,反而消耗掉了自己大部分的力量,这让他看上去有些被动。
不过没有关系。
因为这秦桓也消耗掉了许多力量。
且在这黑虚空之中,没有力量的补给,消耗掉力量,便是消耗掉力量。
而接下来,郑拓心念一动,背后出现了九柄弑仙匕首。
他吸取了刚刚的教训。
弑仙矛在那狭小空间之中难以发挥出最大的威力。
虽然攻击属性上比弑仙匕首强,但是这种特定场合之中,显然弑仙匕首更合适,也更强我一些。
“去!”
郑拓不由分说,打出九柄弑仙匕首。
弑仙匕首这种手段,原本是最好的偷袭手段,此刻郑拓出手,那九柄弑仙匕首,瞬间消失不见。
“有危险!”
秦牧心中一动。
他瞬间离开原地,下一秒。
刷……
有弑仙匕首从他刚刚所在穿过。
没有成功,弑仙匕首转眼间消失不见。
这种感觉很玄妙。
仿佛这片空间是水,弑仙匕首是鱼,而秦牧是溺水的人。
周围看不见任何东西,但是这弑仙匕首,可能从任何一个角度杀来。
在这如此狭小的空间之中,郑拓利用自己的优势,使用这种感觉,堪称战斗经验相当丰富。
刷……
有生意传来,秦牧早有准备,他欲要闪躲,但是另一个位置同样传来声音。
他心中一惊,已经来不及闪躲。
不仅如此,周围更是不断有声音传来。
这种感觉叫人毛骨悚然。
一步错,不不错,他相信。
自己若是被一柄匕首刺中,那下一秒,便是所有匕首,无差别向自己刺来。
这种情况的出现,让他如坠冰窟。
不过他战斗经验相当丰富。
“给我滚!”
秦牧当即爆发出周身秦纹。
秦纹以他为中心,无差别攻击四面八法。
我管你这匕首在什么地方,我管你是隐藏起来的还是表现上的,都给我滚蛋。
如此攻击,效果明显,郑拓的弑仙匕首,当即被全部震飞。
原本的必杀之局,被秦牧当即破坏。
但是他仅仅只是解除了已一次危机。
弑仙匕首还在,他们像是隐藏在海里的鲨鱼,成群结队,有组织有纪律。
在郑拓的操控下,继续寻找着机会,对秦牧进行绝杀。
面对这种局面,秦牧保持本心,整个人全神贯注,不敢有一丝一毫的松懈。
“秦牧,我可以给你一次机会,给你一次活命的机会。”
郑拓在此刻开口,从场外干扰着秦牧。
秦牧不言,不想被干扰。
“呵呵呵……怎么,不敢说话,还是不能说话,秦牧长老,你可是堂堂天王境强者,被我逼迫到如此境界,需要我给机会才能存货,是不是感觉很憋屈。”
郑拓的脸上明明没有哭笑面具。
但此刻看在秦牧眼中,仿佛看到了那属于无面标志性的哭笑面具。
秦牧仍旧保持着沉默不语。
他自己这无面在影响自己的专注,他不能分心,如果分心,分分钟会被干掉。
“身为天王境强者的你,在这种时刻,被逼迫到这种地步,我能够明白,这种感觉很差,非常差,你在想,如果自己是本体,必然已经将我斩杀,是不是。”
郑拓运用神魂类攻击神通,不断影响着秦桓。
郑拓的神魂类攻击神通一直都有被低估。
这也算是他的底牌之一。
他拥有神魂界,拥有石鼎,拥有祖文,拥有龙枪……
这些力量的存在,他的神魂类手段,怎么可能会弱。
只不过。
底牌这种东西,并不需要没事拿出来晒一晒。
既然是底牌,那就放在箱子底压着就好。
如果贸然的将所谓的底牌拿出来晒一晒,那就离死不远了。
郑拓此刻出手,使用了自己的一种底牌。
他言语中带着一种玄妙,似能深入心灵一般,看透秦牧此刻的想法。
秦牧仍旧没有任何言语,但是,从其动作能够看出,其已经开始有被影响。
这很好。
郑拓露出笑容。
面对这的秦牧,他很开心对方有这种反应。
天王境强者他遇到过不少,也交手过不少。
这群家伙的实力如何,手段如何,他多有了解。
所以。
尽管此刻他的力量也在疯狂减弱,甚至已经到了虚弱的状态。
但是他并不着急,仍旧慢条斯理的说着。
“秦牧,我给你一次几乎,跟随我,你应该明白我的手段,在这如今这大世之中,跟随我要比在秦家,更能让你成长,你想一辈子就这样度过吗,跟随我,我有办法让你提升实力,成为传说级强者。”
郑拓言语中充满了诱惑。
在这种诱惑之下,秦牧开始动摇。
此刻的秦牧,看似意志力坚定,实际上他承受的压力太过巨大。
无时无刻都要有可能被斩杀的自己,在这种时候,恐怕只有一个不注意,就会选择放弃。
这种事,在修仙界之中经常发生。
“秦牧,你要知道,如今的你,不是本体,你只是道身。”
郑拓使用大招。
“你应该明白我说的是什么,你仅仅只是道身,身为道身的你本身本不是你,你只是你本体的道身,你在这里所经历的一切,最终的最终都不属于你,你所经历的一切,都将属于本体,这样的经历,你敢信吗?”
郑拓宛若恶魔,在用言语这种鱼钩,勾出秦牧的心魔。
心魔这种东西是无时无刻不存在的。
星雨泪 叶枫
只要是人,便会有欲望。
就算是至圣大贤,只要有欲望,就会有心魔。
只不过有的人将心魔压制到极限,无法影响自己。
有的人被心魔所控,难以自持。
还有如郑拓般,与心魔好好相处,相当和谐。
在这种情况之下,郑拓如此言语,在运用某种神通,顿时影响到了秦牧。
“无面小子,你少在这里与我用这种把戏,你所用的把戏,我多少年前就已经用过。”
秦牧终于回话,这是一个好的兆头。
既然秦牧已经回话。
郑拓继续开口。
“秦牧长老,实不相瞒,我有一种手段,名为轮回之力,我相信你也听说过这轮回之力,所以,只要我用这轮回之力将你变成轮回生灵,你便是能够脱离本体的掌控,成为心的生灵。”
郑拓如此说道,听上去充满诱惑。
甚至。
他为了让秦牧相信自己所言,特意催动本源轮回之力的力量。
感受到本源轮回之力的力量,秦牧顿时心中一动。
他心中一动,当即防御出现了缺口。
刷刷刷……
刷刷刷……
刷刷刷……
弑仙匕首当即杀来。
“该死!”
秦牧咒骂一声,欲要在度施展刚刚的手段,将所有弑仙匕首全部震退。
但是这种手段,在郑拓面前使用第二次是无用的。
嗖……嘭……
有弑仙板砖,已经偷偷摸到了秦牧的背后。
狠狠一板砖,敲在了秦牧的后脑之上。
秦牧被敲的七荤八素,整个人神魂体差点没被敲散架子。
如此时刻,弑仙匕首,唰唰唰,足足九柄,全部刺入秦牧体内。
秦牧当即感受到了莫大的危险。
“我同意你所言,我愿意成为你的仆从!”
秦牧反应够快。
他知道暂且抱住小命要紧。
就算自己是道身,但是此刻,自己只要拖延时间,落仙宗的战斗,必定是他们秦家会获胜。
获胜后的秦家之人,肯定会来寻找自己。
到时候,自己就算是拼死,也会将无面是落仙真人这重要信息告诉秦家之人。
他的想法是没有错误的,也是此刻最优秀的手段。
但是郑拓可保护给他机会。
“爆!”
嗡!
秦牧体内的九柄弑仙匕首当即爆发。
强横无比的弑仙匕首在秦牧体内爆炸,弑仙之力狂暴无匹。
连带着秦牧的肉身与神魂,当场泯灭。
弑仙之力的强大是毋庸置疑的,干掉天王境绰绰有余。
毕竟。
就算是那传说级强者鹰皇的王级道身,也是扛不住自己弑仙之力的攻杀,最终被活活耗死。
你一个秦家的天王境道身,休想在我的弑仙之力面前存货。
郑拓望着被抹杀的秦牧,没有任何高兴之色。
他出手,打出弑仙天网。
这弑仙天网也是弑仙之力的通途之一。
其出现之后,便是将那秦牧被斩的虚空包裹,进行地毯式毁灭。
下一秒!
“啊……”
秦牧的声音传来。
他本想利用假死躲过一劫,没想到这无面如此谨慎,竟然在度探查此地。
“就知道你这种老家伙诡计多的很。”
郑拓直接出手,催动弑仙天网,将秦牧仅存的一丝神魂抹杀。
干掉秦牧的一丝神魂,郑拓不放心。
当即使用光属性灵气,弑仙之力,天道印记,还有各种乱七八糟的力量,对那片虚空进行探查。
待得确定没有任何问题之后。
他直接催动禁仙九封与至尊天锁,将那空间彻底封死五百年。
他相信,就算这秦牧仍旧有手段存货,也无法挣脱此刻自己的各种手段。
最后。
郑拓留下一尊傀儡暗哨。
如果这秦牧真有大手段归来,傀儡暗哨会第一时间通知自己,也让自己有一个准备。
搞定之后。
他立刻返回落仙宗。
而如今的落仙宗,战况不容乐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