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連載都市小說 劍宗旁門 起點-第六百七十七章 玩心很重的蘇禮

劍宗旁門
小說推薦劍宗旁門剑宗旁门
黎明骑士团随着唐楃的意志出发了。
在确定了黎明岛上再没有罗刹的威胁之后,黎明骑士团就只留下了一百新兵驻守,然后全部两百正式骑士都登上了原本储存在港口的古老船只,向西方的‘恶魔岛’行驶了过去。
唐楃的提议出人意料地没有得到任何的抵制,或许有人想到他是在撒谎,但是他们想要前往神的身边去验证自己的信仰并展现自己的勇武。
很多人都将这当成是一场践行信仰之旅。
这明显与唐楃的初衷不一样,但是他无所谓,他只需要自己能够到达苏礼的身边……他认为自己如今所做的事情,便是最正确的事情。
古老的船只在紧急修缮之后,终于缓缓驶入了海湾。
听着那风帆晃动时的‘咯吱’声,真是很让人担心这艘船不知什么时候就要沉没了。
为此,苏礼还真是挺操心的……也不知道这群人的心怎么可以这么大,这么艘破船简单修理一下就下海了,真不怕浪死啊?
为此他不得不悄悄的神游至此,偷偷地对着这脆弱腐朽的船体施展了一个‘枯木逢春’的法术。
他让这船体的木材恢复了最初最坚韧的状态,足以应对一切风浪。
还有啊,这群人难道没考虑过长时间航海而没有足够的素食补充会生病的吗?
于是他又很是好心地让这艘船的甲板上总是会随机长出一些富含维生素与膳食纤维的多肉花来。
真是照顾得无微不至。
这也让黎明骑士团的骑士们分外确认了自己这次远征的‘正义性’……他们的神也期望着见到他们!
又是只有唐楃一个人忧心忡忡……当他发现自己的一切举动都在苏礼的注视下之后,他就是这种怎么也开朗不起来的心态了。
不过他很快又放下了这些心中的担心,他无比肯定自己所做作为的正确性,然后将内心的矛盾死死地压在心底。
只是他的格格不入依然是显而易见的……事实上在三年多之前,他在黎明岛上就已经是一个被孤立的孤家寡人了。
从那时起,除了征战罗刹之外,已经很少有人愿意听从他的号令。
如今,这支远征军名义上是他发起的,但实际上的指挥者却是另有其人。
那么他在这群黎明骑士们的心中究竟是个什么形象呢?
……他就是个深受神恩的‘被迫害妄想症’患者。
身在福中不知福,还一个劲地往死里作!
总之,大家都有个共识,唐楃就是这么个矫情的人……
对于这些信徒的想法苏礼是心知肚明,他发现这样窥视着这些凡人的思想也是真的挺有趣的。
……不得不说,随着他所在层次的不断提升,许多想法是真的不一样了。
但唐楃却真的是苏礼十分看好的一个人才,因为他的意志真的是太纯粹了。
从他们相遇开始,从唐楃接受他的力量开始,这人的思维中就再也没有了‘自我’的概念。
这位黎明骑士的所思所想都是站在他城民的角度出发,始终都是在为了城民们好而考虑,却从来没有再想过自己会怎么样。
或许是因为他的心早就在十年前随着自己的妻女一起死了,但正是因为他此时的纯粹,所以苏礼从他身上收获的信仰也是十分纯粹又有特色……那他喵的居然是恐惧带来的信仰!
这是真把他当成‘邪神’一类了啊,明明是正儿八经的正神好不好!
苏礼觉得唐楃这是对他有偏见,所以决定要以‘邪神’的手段好好跟他玩一玩……
……
罗刹界没有大面积的陆地而多是岛屿组成,是以原本的航海业也是极度发达的。
这艘大船还是五十多年前所造,但却能够轻松容纳下两百名没有坐骑的黎明骑士。
但是这海上也并不安全,事实上他们从驶出海港开始就在不断地遇到海中的一些变异生物的骚扰。
受到冥渊气息的影响,这海中已经充斥了各种奇形怪状的生命。
它们不断地冲击船体,使得大船在航行中不断地发出‘砰砰’的声响。
若非苏礼帮他们维修过船体,这艘船估计才出海港就要沉了。
但是随着航行,又有不好的事情发生……竟然有数不清的亡魂从海中出现,围绕在这大船周围似乎想要将这些生者也拖入海中。
而后唐楃展现了他非同凡响的一面,他呆在船头以最为虔诚的姿态单膝跪地,然后释放出了一个超大范围的‘奉献’。
金色的光晕以他为中心从船头蔓延出来,一直将整艘船都囊括进去,然后又映照海面。
灼热的光中带着净化之力,将海中的所有亡魂乃至变异的生物都给一下驱散……甚至某些挤得太靠前的亡魂都是直接在这种净化之力的作用下给直接净化了。
“不!”
蓦地,船上传来了一个撕心裂肺的声音,唐楃愕然地扭头站起身来,看向了一个痛苦流涕的人……
这人他认识,八年前加入黎明骑士团第一次扩招的时候加入,那时他还是个十五六岁的小鬼……当然,现在他也依然年轻,却已经是个身经百战的战士了。
是什么使得这样一个资深的勇者会伤心至此?
这时,十二大骑士中唯一的一名女性大骑士来到了他身边轻声道:“他在刚才的亡魂中看到了已经逝去的亲……至亲。”
“什么?!”唐楃连忙扑到了船舷处向下张望……只是这只有漆黑的海水,却哪还有什么亡魂的迹象?
他忽然有些失魂落魄,忽然独自回到了自己的船舱内把自己关了起来。
众人目送他离去,气氛压抑却没人多说什么……他们再次看到了唐楃身上的神恩之浓,但却似乎对他也更是厌恶了。
唐楃却是已经不在意这些了,他只是认认真真地开始向他无比敬畏的存在祈祷了起来……
“吾主,我在海中遇到了许多亡魂……”他想说的不是这些,但是他不知道该如何去询问。
穿越时空就是赖上你
苏礼已经回应:“那是自然,这个世界受到冥渊气息侵蚀,灵魂类物质也被封闭在此世界难以真正往生。而水又是精神实质的最佳载体,是以这世界上枉死之人大多灵魂会留存于海洋之中。”
“这是一片真正的‘死魂海’。”
唐楃听了,忍不住心中的躁动问:“那么这个世界的人正常死亡之后,应该前往何处?”
苏礼答道:“诸天万界,凡人身死之时若有执念未消,则是会驻留世间一段时间,而后慢慢消散于天地。”
“若是有怨念或者枉死者,则会因为一口怨气而化成怨灵于世间为祸。此后不是被修行者杀灭、净化,就是更进一步变成更可怕更疯狂的存在。”
“唯有死时了无牵挂者,会进入一无悲无喜无相无物亦无挂碍之地。”
【领现金红包】看书即可领现金!关注微信.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金/点币等你拿!
苏礼说着他对死亡的理解……但其实对于这诸天万界的死亡,他所理解的却并不算是完整。
至少他对那些进入空界的死者灵魂最终会如何完全不知……这又是个往后值得探究的课题。
“那……”唐楃欲言又止,明明有问题想问,却不知从何说起。
苏礼如何不知道唐楃想问的是什么,他干脆就挑明了说:“你的妻女都是于病痛饥饿中枉死,又充满了对你的担忧……所以她们的灵魂原本也都还在这死魂海中徘徊着。”
“这……”唐楃在房间里猛地瞪大了眼睛整个身体都挺直了。他的心中一下子被巨大的恐慌死死地抓住,渴望与恐慌在这个时候交替折磨着他那已经疲惫不堪的心灵,令他透不过气来。
苏礼却是再次大有深意地说道:“所以快点来我这里吧,为了表彰你在这十年的虔诚与付出,你会得到想要的一切。”
信仰的通道关闭,唐楃呆呆地坐在自己的船舱内,双眼无神地看着天花板,眼角泪水划过那已经在风霜下变得干涩起皱的皮肤。
他此时的心中真是说不清是什么感觉,有期待也有动摇……但是毫无疑问,他对那位存在的恐惧是越来越浓了。
他觉得自己无论任何挣扎都是难以从那‘魔鬼’的掌控中脱离,或许在十年前他将自己的灵魂贩卖了出去之后,他的命运就是注定了的吧。
但是……但是他怎么也没想到在这十年之后,在他的心已经跟着死了的十年之后,竟然又听见了自己妻女的消息!
他的心又活了起来,他开始不可遏制地思念的妻女,也是不可抑制地动摇了原本的信念……他真的还能够毫不犹豫地挥剑吗?
内心之中的动荡使得他将自己关在船舱里再没有出来,但是好在船上的黎明骑士团轮流出力施展神术,还是能够维持这艘大船在海上航行。
而除了这些海中的亡魂与变异生物,他们的行程显得分外顺利。
哪怕是偶有风浪,竟然也是助推着他们的风帆加速航行。
于是在远洋航行了一个月后,他们终于到达了那座令所有人‘魂牵梦萦’的岛屿,被唐楃称为‘恶魔岛’的地方。
而当他们登岛的那一刻开始,属于他们的战争就开始了。
这里果然是充斥了只有传说中地狱才有的恶魔……而他们,也该为了他们的信仰而举起手中的武器奋战了!
苏礼则是在这‘恶魔岛’的中心带着玩味的表情看着这一幕,随后却是通过心神佩呼叫了更多的门人下界来……
连续清理了十年,总算是将这个世界的平衡给堪堪拉了回来,所以也是时候让剑崖门人下来将这个世界给清理一番了。
恰好,因为他的操作,这十年来也差不多已经将所有越界的冥渊魔物给汇聚到了这‘恶魔岛’上。
至于他的那些很是勇敢的信徒们……或许会有损伤,但他已经给他们想好了完美的去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