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趣橫生都市言情小說 神級農場笔趣-第一千九百二十二章 香火情讀書

神級農場
小說推薦神級農場神级农场
沈湖有想过鹿悠拒绝去天一门进修的理由,不过却没想到最终给出的理由居然是为了学业为了家人,这些对于修炼了大几十年的沈湖来说,已经是非常模糊和遥远的概念了。
更何况,鹿悠的理由似乎还难以反驳。
沈湖和刘执事面面相觑,都不禁露出了一丝苦笑。
如果鹿悠还是以前那个普通弟子,那沈湖根本不会这么为难,要么直接严令她服从命令,要么干脆就取消这个资格呗!这种珍贵的名额,别的弟子求都求不到,给你反而不要,那就给别人好了。
但是现在鹿悠的身份这么特殊,夏若飞那可是金丹期的高手啊!而且还关系到完整版的《水元经》,沈湖恨不得把鹿悠供起来,但又偏偏不能表现出异常的照顾,这实在是太难为人了……
沈湖心念急转,而鹿悠也有些忐忑,她小心地说道:“掌门,我就算留在水元宗修炼,也一定会倍加努力的!而且我现在不是有一枚灵晶吗?应该也会加快修炼速度,也许并不会比我到天一门进修慢多少……”
鹿悠的话,犹如一道闪电划过沈湖的脑海,他一下子仿佛醍醐灌顶一般。
这可真是当局者迷啊!
他一开始只是想到要尽快提升鹿悠的修为,毕竟鹿悠突破到炼气9层,他就有机会拿到完整版《水元经》了,这几乎成了他的执念。而一旦跳脱出来再考虑,他就发现,其实鹿悠留在水元宗修炼似乎更好。
一方面就如鹿悠所说,夏若飞赠送的那枚灵晶,在鹿悠修炼的前期可以起到非常大的助力作用,尤其是水元宗的修炼环境一般的情况下,作用就更明显了。实际上《水元经》在炼气阶段的功法,绝对算是上等功法了,即便是残缺版的,真要是修炼资源足够的话,突破晋级也不会很慢的。水元宗之所以整体实力偏弱,功法残缺只是一方面,还有就是缺乏资源。如果不计成本,全程使用灵晶修炼的话,鹿悠前期的修炼速度一定会非常快的。
一枚灵晶至少可以支撑鹿悠修炼到炼气4层5层了,至于后续的修炼资源,那就到时候再说了,至少现在是不用发愁的。
另一方面,鹿悠去了天一门,无非就是修炼环境更好一些,资源会稍微多一点点,但也多得有限,但留在水元宗,沈湖却可以经常指导鹿悠,毕竟沈湖修炼了这么多年,尽管只是残缺版的《水元经》,但也正因为他无时无刻都在想着补全功法,所以他对《水元经》这部功法的钻研绝对是非常深的。他亲自指导鹿悠修炼,效果一定会比鹿悠自己在天一门修炼要好得多的。
另外,沈湖还想到,鹿悠留在水元宗,也能最大限度地避免泄密的问题。
毕竟水元宗只是天一门的附庸宗门,沈湖的影响力在天一门内部极其有限,鹿悠如果在天一门不小心泄露了功法,沈湖再想补救就很困难了。即便是有陈玄从旁协助,那也会非常的麻烦。
所以,想来想去,似乎鹿悠留在水元宗,反而是更好的选择。
沈湖心念及此,一下子就豁然开朗。
他脸上渐渐绽放出了笑容来,和蔼地说道:“好!既然你自己考虑好了,那就继续留在宗门修炼吧!”
“谢谢掌门!”鹿悠高兴地说道,“掌门,弟子有些不识抬举了,还请掌门见谅!”
沈湖笑呵呵地摆手说道:“没关系,我们华夏人都讲究一个‘孝’字,你为了不让家人担心和失望,放弃了去进修的好机会,这也体现了孝道嘛!我怎么可能因此怪罪于你呢!”
“多谢掌门宽宏大量!”鹿悠暗暗松了一口气。
剑曜九霄
沈湖含笑说道:“鹿悠,虽然你没有去进修,但是你的天赋是绝对符合进修条件的。水元宗对于天赋出众的天才都会有资源的倾斜,所以回去之后,宗门也会对你进行重点培养!另外,我想收你为记名弟子,这样以后你在修炼上有什么疑惑,随时都能向我请教,我也会不遗余力为你讲解的!”
其实沈湖巴不得把鹿悠收为亲传弟子,之所以只收为记名弟子,就是顾虑到鹿悠的身份,夏若飞是金丹前辈,鹿悠是夏若飞的朋友,将来鹿悠多半是不会困在水元宗这样的小庙的,如果是亲传弟子,就等于把鹿悠给绑住了,沈湖也担心因此会让夏若飞不快。而记名弟子就相对要好得多了。
鹿悠脑子有些懵,因为她加入水元宗也有些日子了,说实话并不是特别受到重视,而今天一切好像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就连掌门都要收她当弟子了,哪怕只是记名弟子,那在宗门内的身份地位都是很不一般的。
难道我真是修炼天才?鹿悠心中都忍不住开始犯嘀咕了。
刘执事羡慕得不行,她见鹿悠呆愣愣的样子,连忙说道:“鹿悠,还不快谢谢掌门?以后你就是掌门的记名弟子了!”
刘执事的师父仅仅是宗门内一位炼气7层的长老,对于鹿悠能被沈湖收为弟子这件事情,她是真心羡慕得很,哪怕明知道这一切都是因为那位神秘的金丹前辈随口打了声招呼。
鹿悠这才回过神来,连忙说道:“多谢掌门厚爱!弟子一定会努力修炼,不辜负掌门期望!”
沈湖笑眯眯地说道:“还叫掌门吗?”
鹿悠微微一愣,然后马上就意识到了,连忙又改口道:“多谢掌门师尊!”
沈湖含笑摆摆手,说道:“你以后就叫我老师吧!毕竟只是记名弟子,而且叫老师也亲切一些!”
在修炼界,师尊一般是亲传弟子对师父的尊称,沈湖何尝不想当鹿悠的师尊?只不过因为那些顾虑,所以他也不敢冒这个险。而老师这个称呼就好得多,不像是亲传那样的强联系,同时又有一层师生关系在里头。
“是!老师!”鹿悠说道。
沈湖微笑着点了点头,他在心里暗暗说道:希望鹿悠以后能念这份香火情吧!
他心里很清楚,有夏若飞这样的朋友帮衬,鹿悠将来修炼的道路会顺遂很多,而且还真有可能在他前头突破金丹期,到那个时候,不但他沈湖,就连整个水元宗,都要仰仗鹿悠的关照了。
“好了,今天找你们主要就是谈这些事情。”沈湖摆摆手说道,“没事儿你们就早点儿回去休息吧!准备一下这两天就随我返回英格兰。”
“是!掌门!”刘执事连忙应道。
而鹿悠犹豫了一下,说道:“老师,我……我能不能晚几天回去?我出国留学挺长时间了,这次刚好因为任务返回了京城,我能不能陪家人呆几天再走?”
沈湖笑呵呵地说道:“可以!那我明天带刘执事先行返回,你在家休息几天,回到英格兰之后记得先到宗门去找我,我收你为记名弟子的事情,这次回去也会宣告全宗的!”
“多谢老师!”鹿悠高兴地说道。
沈湖又叮嘱道:“在家里也要坚持修炼,之前宗门的功法你就别用了,直接用那位金丹前辈赐予你的《水元经》修炼。另外如果修炼上有什么疑惑的话,明天下午之前可以到酒店来向我询问,我回去之后你也可以随时打电话请教,我在英格兰的私人电话号码你记一下……”
说完,沈湖报出了一个电话号码来。
水元宗的宗门驻地,其实就是英格兰的一个大型庄园,位置不是什么深山老林,而且也没有特别强悍的护宗大阵,所以即便是在宗门内部,手机都是有信号的。对于世俗界的一些科技设备,水元宗内部基本上也都在使用。
鹿悠连忙拿出抽屉里的便签纸和铅笔,飞快地记下了沈湖的电话号码,说道:“谢谢老师!如果有疑问,我会及时向您请教的!”
“嗯!修炼其实和学习是一样的,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修炼最忌不懂装懂,如果疑惑藏在心里,强行修炼的话,很可能会导致严重的后果!”沈湖说道。
他想了想,又补充道:“不过那部功法毕竟是金丹前辈传给你的,你即便是向我请教疑惑,也绝不能泄露丝毫功法的内容,知道吗?”
“可是……那如何请教?”鹿悠也不禁有些傻眼。
沈湖微笑着说道:“你手头的《水元经》,和我们宗门的传承功法同宗同源,你请教的时候只说自己的疑惑,不要提功法内容,我一样能为你答疑解惑!”
“明白了!”鹿悠说道,“多谢老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