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口皆碑的都市异能小說 《大明流匪》-第一千二百九十三章 自己人閲讀

大明流匪
小說推薦大明流匪大明流匪
“杀了他!”李弘手指颤颤巍巍的指着许金水,对一旁的罗忠旺命令道。
就在这时,许金水扑了上来。
抓起床上的被子,蒙头盖在了李弘的身上,然后用力的往下压。
李弘在下面挣扎,一个劲的想要把身上的许金水掀翻。
“还愣着干嘛,还不赶紧过来帮忙!”许金水半个身子压在李弘身上,扭着头对罗忠旺大喊。
罗忠旺反应过来,也扑了上来,帮助他按住了李弘的两条腿。
腾出手来的许金水双手掐住被子,使劲的捂住李弘的口鼻,不让他有机会喘息。
棄 少 歸來
两个人在李弘身上折腾了许久,身下终于没有了动静。
许金水掀开李弘脸上被子,伸手试探了一下李弘的鼻息,又在脖颈处的动脉上按了按,确定人已经没气了,这才翻身坐在了床上,嘴里大口的喘气。
“死了吗?”罗忠旺不放心的问了一句。
许金水点点头,道:“放心,人已经死了,这是匕首,你拿着在他脖子上割一刀。”
说着,他从怀里掏出一把匕首,递向罗忠旺。
“不是已经死了吗?用不着这么麻烦了吧!”罗忠旺没有接匕首,心中不太愿意去割李弘的喉。
许金水面露冷笑,道:“怎么?害怕了?到了这个时候想要退缩?晚了,只要被人知道李弘是被你我杀死的,驸马那边绝不会放过你我。”
“我没想退缩。”罗忠旺接过匕首。
#送888现金红包# 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热门神作,抽888现金红包!
看着床上七窍流血的李弘,伸手在对方脖子上划了一刀,鲜血从脖子上流了出来,浸湿了下面的被子。
许金水从罗忠旺手里拿回匕首,在李弘的身上擦了几下,拭去上面的血渍,重新踹回怀里。
“我来这里被一个半掩门子见到了,今晚上我会去她那里过夜,让她永远闭嘴,你也想想自己来的时候有没有被什么人看到。”许金水对罗忠旺说道。
罗忠旺摇了摇头,道:“除了你,没有人知道我来过这里。”
“这样最好不过了。”许金水说道,“如此一来,咱们可以把李弘的死推在暗中对付咱们的那些人身上。”
罗忠旺点点头。
杀了李弘,他心里十分的慌乱,根本没有心思去想善后的事情。
“行了,走吧!我想你也没心情留在这里。”许金水从床上跳了下来,招呼罗忠旺离开。
两个人从屋中走了出来。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外面的院墙上,突然多出两颗脑袋,从墙后面探了出来。
“什么人?”许金水冲着墙头那边喊了一句。
走在一旁的罗忠旺一惊。
这个时候他才发现墙头上居然有人。
“被发现了,上。”墙外传来这样一道声音。
紧接着,墙上爬上来两个人,翻墙跳入了院子里。
轰隆!
一种闷响,翻墙头的两个人踩到了院子里的机关上,直接两个人直接下坠,掉到了坑里。
“快走。”许金水对罗忠旺说了一句,整个人冲向前面的院门。
坑只有半人深,根本埋不了人,顶多只能对屋里的人起一个预警的效果。
许金水一炮,罗忠旺动作也不慢,紧随其后跑向院门。
许金水伸手拉开院门,身体顿时僵硬住,整个人一步一步往后退。
一支手铳从门外伸了出来,顶在许金水的胸前。
“好汉,求财尽管到屋中去拿,我保证绝不会报官。”许金水举着自己的双手,身子慢慢的往后退。
手持手铳的汉子从门口走了进来。
在他身后,又进来两个人,最后一个进到院子里的人随手关上了院门。
这会儿两个掉进坑里的汉子也爬了出来,来到许金水和罗忠旺身边,用两个人的腰带把他们两个双手捆住。
“你们两个去屋里看看,人还在不在?”手持火铳的人对身边的人交代了一句。
站在他身后的两个汉子从两侧走出来,快步走向前面的房间。
时间不长,两个人从屋中退了回来。
“头,那个李弘已经死了,尸体还是热的,刚死不久。”其中一个从屋中出来的汉子看着许金水和罗忠旺两个人说。
手持手铳的汉子点点头,旋即对面前的许金水说道:“你们两个可以呀,居然杀了李弘,这是分赃不均还是失手杀人?”
“李弘七窍流血,一看就被下了毒,咽喉要害被人割开,这两样都能致死,不像失手杀人。”从屋中出来的汉子说道。
手持手铳的汉子笑着说道:“这么说就是分赃不均喽!”
“不,不是,我们只是想发点小财,没想到他奋力反抗,不得已只能结果了他。”罗忠旺结巴着说道。
手持手铳的汉子笑眯眯的看着他说道:“罗忠旺,前面那条街的布店掌柜,没听说你还是个江洋大盗。”
连名字都被人叫出来,罗忠旺脸色大变。
“你叫许金水,是东街上的苦力,哦对了,还有一个身份是李永芳派到京城的探子,你也是一样。”手持手铳的汉子又对许金水说,又看了一眼边上的罗忠旺。
听到这话,两个人不再报以侥幸,明白眼前这些汉子恐怕早就知道了他们这些人的身份,不然不可能这么清楚的喊出他们的名字,和他们用来遮掩真实身份的职业。
许金水一脸警惕的看着面前的人,问道:“你们到底是什么人?如何会知道这些?”
“我们是谁不重要,你只需要记住我们是来送你们两个上路的。”手持手铳的汉子朝边上的几个人使了个眼色。
两个汉子走上前。
“不要杀我,不要杀我。”罗忠旺惊恐的喊道。
许金水盯着面前的人,紧张的说道:“你们是锦衣卫,不,你们是虎字旗的人,对,一定是虎字旗的人,咱们是自己人!”
“等等!”手持手铳的汉子制止住正要给许金水抹脖子的那名汉子。
虽然停了手,和匕首还是让许金水脖子上多出一道血线。
许金水下意识咽了口唾沫,嘴巴发干的说道:“我,我也是虎字旗的人,你们要是虎字旗的人,咱们算是自己人。”
“啊!你是虎字旗的人!”罗忠旺一脸惊讶的望着许金水,仿佛第一次认识他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