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tag好看的都市异能小說 《木葉養貓人》-第三百二十三章 開始看書-mk3jy

木葉養貓人
小說推薦木葉養貓人
转眼,两年时间一晃而过。
这两年,整个忍界看起来非常平静。
各大隐村在都默默地舔舐着自己第三次忍界大战结束后的伤口,各自发展。
因为舍人的关系,木叶、砂隐村以及雾隐村这三大隐村关系密切,不停地进行着属于他们的彼此贸易。
砂隐村缺水,雾隐村则缺少平时使用程度比较高的矿石,比如说铁,比如说铜等等。
而木叶作为中转站,帮助两大隐村居中调节调度。
可以说,他们三个隐村是这第三次忍界大战结束后,恢复得最快的,甚至木叶都已经将第三次忍界大战后的创伤完全修复,进入了高速发展期。
有着身为火影的舍人一再强调,这段时间的木叶发展的主要方向,还是集中在实力上。
忍者数量、忍者的实力已经忍者的战斗能力等等。
毫不客气地说,现在木叶要自称自己是整个忍界的第一,就算是一直不怎么服气的云隐村,也不敢多说什么。
就算是不算上木叶普通忍者的数量,单单是看顶尖忍者,就不容小觑。
三人齐聚,纲手、大蛇丸以及自来也,还有他们的老师,尽管老迈却依旧还有一定战斗力的猿飞日斩。
还有新生代的波风水门、旋涡玖辛奈、猪鹿蝶、日向两兄弟、宇智波富岳。
再加上舍人这个火影,实力空前强大。
可就算是这样,舍人还是不满意。
保证老一辈和他们这一辈拥有足够战力的同时,也在不断地鞭策着后一辈。
比如说很早就在木叶拥有天才名头的旗木卡卡西,尽管带土和原野琳的事情让他低沉了很长一段时间,不过这一次波风水门和玖辛奈没有出现意外,有着老师和师母的陪伴,更快地从痛苦中走了出来。
并且因为舍人的封印限制,他的写轮眼并没有无时无刻地影他,同时他的刀术也没有因此而落下。
现如今他的实力还是比较可观的,尽管实力还是精英上忍层次,不过已经勉强触摸到了影级门槛。
除了卡卡西,还有几个弟子。
其中最出名的就是在之前的中忍考试中,赢了所有人并且获得属于自己名号的瞬身止水。
他也在这两年中成为了一名上忍,并且也是在整个忍界中崭露头角,拥有了不小的名声。
而他另外的三个弟子,猿飞阿斯玛尽管没有和原著一样拥有三千五百万的巨额悬赏,不过有猿飞日斩和舍人的培养,实力却是一点也不逊色于原著的巅峰期,甚至更强。
还有就是迈特凯和夕日红,尽管两人片刻严重,不过也成功地成为了上忍。
成为上忍后的迈特凯,开启八门遁甲后,只要开启到第七门,就能拥有影级实力,一旦开启到第八门四门,据说能爆发出普通影级及十几倍甚至是几十倍的力量。
当然,这也是因为此时的迈特凯实力还没有提升到最强,距离原著中差点一脚踢出大结局时期,还有一点差距。
毕竟,体术型忍者的实力,是需要日复一日,年复一年不断努力训练才能一点点地提升,此时的他还没达到他身体的极限,所以八门遁甲开启后自然实力也不会达到他的巅峰。
除此之外,和他们同一辈的忍者们,也纷纷开始崭露头角。
比如新一辈的猪鹿蝶,奈良鹿久、秋道丁座以及山中亥一,还有像山城青叶、月光疾风等等忍者也拥有了一些不小的名气。
再小一点的,就是目前为止舍人那个最小的弟子宇智波鼬。
现如今也在木叶内有着不小的名声。
总的来说,现在地木叶,老中青少,一代代的传承关系都非常良好,要是没有什么特殊情况,仅仅只是靠这种稳固的发展,就能完全凌驾于整个忍界的隐村之上。
甚至要是舍人愿意,十年或者是二十年后,他还处于巅峰期,年轻一辈也全都成长起来后,木叶就有机会同时也有能力可以统一整个忍界。
只是现在整个忍界看似平静,但平静之下,暗潮涌动。
晓组织的行动越来越大胆,他们出现的次数越来越频繁。
同时,晓组织也慢慢地从原本弥彦、长门和小南三人所向往的和平不同,如今的晓组织在带土和绝的影响下,已经成为了一个彻彻底底的叛忍组织。
尽管木叶处处针对他们,不过因为他们数量少,不容易追捕,同时有着绝的侦查能力以及带土的空间能力,还是发展了起来。
四处挑起小国家之间战争的同时,从中谋取利益。
舍人知道,随着三尾复活时间的接近,晓组织的行动会越来越大胆,三尾完全复活前后一段时间,就绝对是他们真正开始行动的时候。
只是,尾兽的复活时间终究是不受控制,就算他一直有关注,也无法完全确定三尾德复活时间。
不过这两年因为他的一再强调,各大隐村倒没有出现人柱力失踪的迹象。
就是这七尾重明的人柱力,根部、霞组织以及通灵猫三大情报系统一起努力,还是没能找到。
所以舍人就严重怀疑,这七尾已经在他们不知道的情况下,被晓组织捕获了。
还有就是四尾人柱力老紫,自从他离开岩隐村后,也一直寻找不到他的踪迹。
用大野木的话来说,老紫这是在躲着他,只是在舍人看来,老紫极有可能也遭遇了不测,就是大野木一直嘴硬,不肯承认。
并且因为两年时间没有发生任何意外,所以各大隐村也都开始松懈起来,对于舍人强调的那个所谓的共同的敌人,也是持怀疑态度。
甚至渐渐地开始有些不以为然。
对此,舍人还是有些无奈的,当他感觉到有些不太对的时候想要尝试统一整个忍界已经来不及了。
两年时间根本就不够他将除雾隐村外的其余三大隐村全部拿下。
就算是两年时间能成功地攻下了,整个忍界的整体实力估计会下降一一半不止,那时候晓组织再爆发,就麻烦了。
而且也不能保证,在他发起统一整个忍界的行动时,晓组织不会从中作梗,还给了他们更多的法扎空间。
所以,统一整个忍界这件事在这么短的时间里是行不通的。
舍人只能保证木叶尽可能发展的前提下,让其余的几个隐村也全力发展。
至于说,像控制雾隐村的枸橘矢仓一样控制别的隐村,也是不现实的。
不是每一个村子的影都像枸橘矢仓有那么好的接近机会,也没有他那么相对较弱的幻术抵抗能力。
就算是现在看来和舍人关系还不错的罗砂,他也时刻防备着舍人的写轮眼,从不和他正面直视,要是强行施展幻术,就很有可能会引起巨大反弹。
不止如此,砂隐村也和雾隐村不一样,砂隐村是以风影为最高领导人,同时还有长老会从旁协助。
别看现在的千代和海老藏好像是退隐了,但只要他们站出来振臂一呼,还是能在砂隐村内得到很大的呼声。
不像雾隐村经历了第三代水影和第四代水影的残酷交替,一大部分忍者陨落的同时,枸橘矢仓被当做英雄一样地成为第四代水影,在雾隐村几乎是有着说一不二的地位。
总之,总结出来就是一句话,整个忍界虽然是在高速发展,不过却不是以舍人完全掌握的程度在发展。
而就在这种情况下。
一直在暗中悄摸摸行动的晓组织,也终于开始了他们正大光明的行动。
几乎就如说好的那样,各个国家同时开始行动。
这一天,坐在火影办公室内的舍人。
“火影大人,岩隐村的三代土影传来消息,岩隐村的五尾人柱力汉遭受到神秘组织的突然袭击,如今下落不明。”
“火影大人,砂隐村的四代风影传来消息,砂隐村一尾人柱力我爱罗突然遭受神秘组织攻击,疑似是砂隐村S级叛忍赤砂之蝎,如今我爱罗行踪不明,希望能得到木叶的支持。”
“火影大人,云隐村的四代雷影向整个忍界传递信息,有贼人趁着他外出,对云隐村八尾人柱力发动攻击,致使八尾人柱力奇拉比深受重伤的,至今昏迷不醒的。
四代雷影艾发布声明,只要是谁能将这神秘组织的人抓捕,或是提供信息,他绝对会给予可观的报酬。”
突然间的,接二连三关于其它隐村的重要情报传递到舍人的耳中。
看着单膝跪在地上的三名根部成员,舍人面无表情。
“知道了。”
话音落下,三名根部成员消失在办公室内。
舍人从位置上站起来,看向窗外的,“我都这么明着给你们提醒,就因为晓组织隐忍两年,你们就认为是别人不行动,真的是猪队友…”
同样在办公室内的,还有帮助舍人处理事务的奈良鹿久。
刚才的那些消息舍人并没有刻意避讳他,所以他也全都听见了。
木叶针对晓组织的事情他作为木叶高层,为数不多值得舍人信任的人,他也是知道的。
本来他是不清楚为什么木叶要针对这个名声不显的晓组织,尽管从每次针对都不是很成功能看出这个晓组织不简单,可当他听到这个三条信息时,还是被惊吓到了。
这可是整整三只尾兽,三位人柱力,同时遭受到攻击,要说中间没有联系,那是绝对不可能的。
只是他没有说话。
既然舍人从那么早就开始针对这个晓组织,那么他现在必定是对会听到这些消息有着特殊的心理准备,以及在其他地方也是做好了准备。
“鹿久。”
“嗯?”
“这里先交给你,我有点事要处理。”
“好…”
不过他的话才刚刚说出,舍人的身影就已经消失不见了。
“这么急吗?”
看着舍人刚才所站立的地方,奈良鹿久一脸无奈。
吐槽归吐槽,他还是老老实实地低下头处理事务。
舍人这次离开,使用的是飞雷神之术。
尽管他的空间天赋相比于波风水门,弱的可以,但从他开始掌握飞雷神一段开始到现在,也已经过去了很多年时间。
就算他再怎么弱,这么多年的努力下来,也让他成功地将飞雷神二段给学会了。
频繁地出现在忍界的各个地方,这是他赶路的证明。
没办法像波风水门一样进行超远距离空间转移,不过多进行几次飞雷神之术,还是没问题的。
蓦然的,距离木叶遥远的水之国。
舍人经过一段频繁的飞雷神之术,终于赶到水之国。
看着远处浓雾弥漫的是森林中,有一团巨大的凝儿不散的水球。
在水球之中,隐约能看到几道身影正在里面快速地穿梭着。
舍人靠近。
不同想就知道,这团水球绝对是查克拉堪比尾兽的干柿鬼鲛才能释放,并且此刻与大刀·鲛肌融为一体的鬼鲛,在这水球中,几乎等于无敌。
同等级实力的强者深陷在这样的水球中,基本上就都无法逃出生天,这是他的最强战斗形态。
只要对手的查克拉不耗尽,他的查克拉就不会耗尽。
除了大刀·鲛肌,鬼鲛本身也掌握了一定程度的查克拉吸收能力,并且他的忍术也能在一定程度上吸收查克拉。
水中的超强灵活性和力量以及进攻性,他就是这片领域中的鲨鱼,别人就只能是被他所捕食的猎物。
“鬼鲛!”
站在水球外,舍人直接朝着这巨大的水球内喊了一声。
听到舍人的声音,里面冷笑着的鬼鲛明显一愣,旋即停止动作,整个水球怦然消散。
舍人就默默地站在原地。
很快,鬼鲛肩膀上扛着一个看起来有些壮硕的人来到他面前。
“舍人先生。”
看着他肩膀上扛着的那人,以及他手中拿着的一柄断裂了的大刀,眉头一皱。
“这次来袭击雾隐村的人是他?前忍刀七人众,雾隐村S级叛,断刀·斩首大刀的拥有者枇杷十藏?”
这个被鬼鲛抗在肩膀上的人,正是有过几面之缘的枇杷十藏。
如果只是这么一个人的话,鬼鲛自己就能解决,没必要给舍人传递信息,让舍人火急火燎地用飞雷神之术赶过来。
嘭——
直接将身穿着晓组织黑底红云服的枇杷十藏丢在地上,将手中的半截斩首大刀从他背上一刀插下。
伴随着一声闷哼,汩汩直流的鲜血从伤口处不断地流淌进入斩首大刀中。
“并不只是他,他是其中一个,还有几个和他衣服一模一样的人,只不过被枸橘矢仓拦了下来,他们的目标是六尾人主力泡沫!”鬼鲛沉声道。
鲛肌缓缓从他身体中退出,一人一刀分开。
“在哪里?”
鬼鲛不犹豫,直接拔起地上因为吸收了枇杷十藏鲜血而已经恢复了一大半的斩首大刀,朝着一个方向跑去,舍人则默默地跟在身后。
不过令舍人和鬼鲛都感觉有些异样的是,以枸橘矢仓和别人的战斗,应该动静很大才对,不会这样一点声音都没有。
像现在这样,就只有两种可能,一种就是战斗已经结束了,尘埃落定,另一种就是战斗可能压根就没有开始,以不用战斗的方式和平解决。
“这次来的这几个人,长什么模样?”舍人问道。
鬼鲛略微沉吟片刻,“大部分人没有什么特色,不过其中有几个,一只眼睛非常奇怪,他们身上装饰看起来也非常奇怪。”
“像这样的?”
说着,舍人取下了自己佩戴在右眼上的眼罩。
“没错,就是这样的眼睛,并且对方自称自己是神,态度极其嚣张。”鬼鲛看着舍人的眼睛立刻说道。
果然是长门。
或者更准确的说法,是佩恩。
既然晓组织还是不受控制地落入到了带土和绝的手中,那么佩恩再次诞生,也就没有什么好好惊讶的。
他只是有有些惊讶于为了一只六尾,长门居然亲自出动了。
两年人速度很快。
几个呼吸的功夫,就抵达了鬼鲛所说的,枸橘矢仓和对方的战斗场地。
不过当他们抵达时,就看到了几具已经完全被珊瑚所包裹起来的人像,还有站在一旁神色复杂的枸橘矢仓。
看到他的这副表情,舍人也就明白了,为什么枸橘矢仓的战斗几乎是一点声音都没有。
因为,舍人用万花筒写轮眼对其的控制已经被解除。
被控制了数年,自身的意识只能以一种旁观者的角度看着别人控制自己的身体为所欲为,可枸橘矢仓现在看到舍人,内心居然不是很生气,甚至是有些不知所措。
被控制的时候,他虽然不能说,也不能动,更不能控制自己的身体,不过舍人做的每一件事,他都看在眼里。
从最开始被控制时候的生气,到后来看到舍人居然真心为雾隐村付出,为雾隐村培养人才,有着和木叶几乎是没有任何隔阂的合作,让雾隐村以一种几乎无法被他理解的速度发展着。
“枸橘矢仓”也被整个雾隐村所崇拜,可是他知道,他们所崇拜的其实已经从最开始的他转移到舍人身上。
尽管他们不知道这些是舍人做的。
所以到最后,他几乎是放弃了抵抗,看着雾隐村变得越来越好,他觉得这好像变得没有那么难以接受。
此时他恢复自身的控制权,看着罪魁祸首舍人,一时间居然无法生气。
将视线掠过枸橘矢仓,放到了他身后六个长相不一样,不过眼睛却都是轮回眼的人身上。
晓组织,佩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