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g0gt有口皆碑的都市言情 詭異降臨到我身邊笔趣-第五百二十八章 寺廟-q8ovb

詭異降臨到我身邊
小說推薦詭異降臨到我身邊
每个人都是因为自己的目的而行动,或是为善,或是为恶。
不是所有的恶人都有机会被清算,但恶人却不会知道,自己哪天会出意外。
凉风离开了黎正邦的家,走的正门,一身雨衣。
黎正邦家中,黎正邦的妻子依然在床上熟睡。
而黎正邦却跪在地上,以头抢地,身体再也没有了起伏。
在黎正邦面前,摆放着他手写的害人谋财的全部经历,罪恶终将诰人,除此之外,只有黎正邦的双手,被切了下来,整齐地摆放在一边。
明天依旧,只是人非。
……
没有人会想到,男高的学生竟然会gank掉男高的校长。
凉风走在外面,吹着风。
主要是关笙小姐想要散散心,此时关笙小姐的情绪有些低沉。
大仇得报,关笙小姐却并没有什么喜悦。
神龍逆天行 焱夕龍妖
此时关笙小姐正在叹息着黎正邦的罪恶,因为黎正邦,十多个家庭支离破碎,她只是一个孤儿,而那些孩子,却还有父母家人,而且他们的人生也才刚刚开始。
在杀掉黎正邦之前,凉风让黎正邦恢复了一些意识,他当着黎正邦的面,将黎正邦的罪行一条条念了一遍,然后切下了黎正邦的双手,结束了黎正邦的生命。
好似审判。
凉风直到最后,也没有给黎正邦任何赎罪或是认错的机会,更没有去看黎正邦的眼神,猜测他最后的感情。
因为这没有什么意义。
他不值得拥有这些,也不配得到宽恕。
奇趣魚塘 獨行獅子
而如果明天有人发现黎正邦的事情,很可能会波及到黎正邦的家人,凉风也没有去理会那些。
难道那些被害者的家人就不是无辜的了吗?
在公园里漫步了十多分钟,凉风摸了摸胸口,“走吧,继续去调查吧。”
凉风还在黎正邦那里得到了联系那些买消息的人的情报,他打算今晚就去调查一下。
今天晚上不睡了。
按照黎正邦的情报,凉风找到了一家樱井市中的寺庙。
这座伫立在城市中的小寺庙,偶尔也有一些香客,但大多都是年纪比较大的信徒,很少会有年轻人来这里。
凉风记得,原主在中考之前来拜过,因为如果考不上男高,他的零花钱会继续下降。
只是,原主在考上男高之后,也没来还愿。
然后就出事了。
再也不用考虑零花钱的事情了。
“都说会遇到那种不幸的事。”凉风摇了摇头。
今天他打算帮原主来还愿。
虽然时间晚了一些。
不过,虽然已经很晚了,寺庙却没有关门。
凉风背着藏尸包,站在寺庙对面,然后迈步走入寺庙。
寺庙内并不大,看起来有些破旧,但是被供奉的佛像却被擦得很干净。
瘟疫刺客 理千愁
让凉风意外的是,此时的寺庙中竟然还有其他人。
一个穿着西装,看起来像是职员的男人正跪在一尊佛像前,诚心祷告。
凉风眯着双眼看了男人一眼,【索骥者】的能力让凉风看清楚了男人的大概情况。
男人只是一个普通人,好像只是一个普通的香客。
凉风直接来到了男人的身边,问道:“你经常来这里吗?”
男人一愣,没想到这个时候竟然还会有人会来这里,他抬起头一看,看到了穿着一身雨衣的凉风,他只能通过凉风光滑的下巴判断出凉风的年龄应该不大。
奇怪,今天明明没有下雨啊,为什么这个人会穿着雨衣?
不过男人还是点了点头,“毕竟只有这里的寺庙会在这个时候开啊。”
“那你为什么不白天来寺庙?”
“哎。”男人叹了口气,“白天需要工作,根本没有时间,我只能在这个时候来寺庙了。”
“好在这间寺庙的主持心善,他们平时休息的时候,还给我留了门,我晚上上完香,自己就可以直接关门离开。”
男人对凉风并没有太大的警惕心,或许是因为他本来就什么都没有。
古币迷踪
看着男人那有些沧桑的面孔,凉风突然问道:“你说的都是真的吗?”
男人的表情一木,然后点头道:“没错。”
“有什么隐瞒吗?”
“没有。”
“杀过人吗?”
“杀过。”
“???”
自己好像问出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
“详细讲述一下你杀人的事情。”凉风感兴趣地问道。
然后凉风了解到,这个男人是在其他城市误杀了他人,然后逃到了樱井市,因为身份原因,男人选择了那些最苦最累的工作,以此来养活自己,因为这类工作一般都不看身份证,同样也没劳动合同,被压榨是经常的事情,但男人也都忍了下来。
而杀了人的男人,因为内心的谴责和不安,选择天天晚上来上香。
是啊,心中无愧,自然不用如此“虔诚”。
有所求的人,才会频繁祈祷。
了解了男人的过往之后,凉风点了点头,男人也恢复了清明。
“啊,抱歉,有点累了,刚刚有点恍惚。”男人温和地笑道,并没有察觉到刚刚有什么不对。
这幅笑容,已经成了男人的伪装。
凉风摇了摇头,然后站起身,将案台上的一个大小适中的佛像拿了下来。
“你这是?”男人有些疑惑。
“我也略懂佛法,我就帮帮你吧……”
然后男人就看到凉风举起佛像,狠狠地砸向了他的脑袋,他虽然想要阻挡,但速度却比不上凉风。
砰!
“阿弥陀佛,诸佛慈悲。”
凉风看着晕倒在地的男人,然后将佛像摆了回去,双手合十,拜了一下。
有些东西是真实存在的,虽然凉风不知道这个世界有没有,但他曾经有一个佛陀朋友,自然也受那个朋友影响,对一些东西心怀敬意。
凉风将男人捆起来,然后开始上香。
爱莎
“感谢保佑,特来还愿。”
简单的说了一句。
然后凉风放下双手,微微抬起头,从藏尸包里摸出来一把手枪。
“接下来,就是去找方丈聊一聊了。”
要么方丈超度了他,要么他送方丈去西天。
凉风口中的方丈和男人口中的主持其实是一个人。
在身份上,住持一定是方丈,但是方丈不一定是住持。一个寺庙之中一定会有一个住持,但是不一定会有一个方丈。
这个寺庙就正好有一个同时担任主持和方丈的人。
也是那个人,进行着情报买卖的工作。
寺庙更容易招来有所求的人,而这些人,往往是寺庙盯上的“潜在线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