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ea2z精彩絕倫的都市小说 爛柯棋緣笔趣-第740章 風漲火勢鑒賞-dmv12

爛柯棋緣
小說推薦爛柯棋緣
虎妖王刺客的怒气夸张得不正常,并且也很显然对计缘产生了一些误判,那一剑虽然惊艳,但实质上伤害并不大,只能算是破了点皮,连后遗症都没有,这是南荒地头,周围妖魔无数不说,自己也还能被他们跑了不成?
让自己在众多妖魔面前被耻笑,虎妖王不杀了这些仙人难解心头之恨,等杀了他们,再去找那魔崽子和陆吾。
此刻看到自己的妖气强大到令其余妖王都侧目吃惊的地步,虎妖王怒意不减的同时狂傲之气也已经提到了高点。
“呵呵呵呵……哈哈哈哈哈……”
计缘看着这猛虎妖夸张的妖气,居然涨到了这个地步,也不由微微皱眉,倒不是怕了,而是此前正没想到这妖王的妖气能如此夸张。
“这猛虎妖不简单啊,难怪敢如此嚣张。”
居元子脸色也凝重起来,若是以如此妖气来看,确实有嚣张的本钱,而边上的练百平则看着妖王身后的方向,掐算了一下也眉头紧皱。
“比起这妖王,练某倒是更关心刚刚他身边的两个妖魔,没有一个是简单的。”
计缘看了一眼练百平,视线再次回转到远方天空,那里妖气已经和火烧云一样了。
“还是先对付眼前难关吧,这虎妖明显不太正常,众多大妖群起而攻,我等或许走脱不成问题,但小三就不好说了。”
江雪凌眼神凌厉地看着周围群妖。
“那就还请计先生看在我巍眉宗专程送你的情况下,不要顾虑什么,至少出手将那虎妖王拿下。”
“就是我不动手,他也不会放过我的。”
计缘话语平静,却已经动了杀心,他不打算用捆仙绳,否则即便直接将妖王捆了,在南荒群妖环伺的情况下,反倒未必适合再杀了他了,所以直接在碰撞中,用剑斩杀或者用三昧真火烧死,都是能死得干净的那种,哪怕后面还要和南荒妖族缓和下气氛,也能说斗法凶险不好收手。
另一边慑于猛虎妖王的气势,周围所有妖魔的妖气邪气都收敛了一些,算得上是默认支持妖王要戮仙的举动。
也只有妙云他本能的认为,哪怕此刻这头蛮虎实力似乎暴涨一大截,但和那位剑仙对上绝对逃不了好,搞不好是会死的。
妙云妖王虽然算不上和猛虎妖王关系很好,但如今可算不上是一个妖怪的事,而是南荒这一片区域内都有关系的事,甚至往高了说也是妖族脸面的事情。
“戮虎,这仙人不可力敌,你难道没看见我和他对了一剑的情况吗?”
猛虎妖王听到耳中的传音,就像是没有听到一样,片刻后才转头轻蔑地看向妙云,虽然没有说话,但那眼神就是看待弱者的眼神。
“今日我就尝尝剑仙之血,纵然你是真仙又如何,众妖魔,随我上!吼——”
到了此刻,猛虎妖王反倒像是冷静了下来,话音落下,整个人已经消失在原本的空中。
呼……呼……呼……
整片区域此刻都像是台风过境一般,狂风肆虐天际也是雾蒙蒙一片,没有阳光也没有闪电,更看不清那妖王身在何处,各种各样的妖魔悬浮在空中,那妖光魔光仿佛成了唯一的光源。
计缘四人站在吞天兽头顶倒是还没什么,但被玉怀的太虚藏身法藏在他们身后的一众巍眉宗弟子可紧张坏了,不知道自家师祖和几位长辈如何应对。
但下一刻,计缘等人忽然全都看向下方,随后就是“轰隆……”一声巨响,众人脚下一阵剧烈一震。
“呜唔……”
吞天兽痛苦的吼声吸引了众人的注意,而计缘则直接纵身一跃跳出了吞天兽额头,袖口一扫再伸手一抓,就好像抓住了一道风,在狂风之中握住了一条龙卷,朝着下方一抽。
“轰……”
气流对撞之下,虎妖的身形也显露出来,此刻他好似同狂风融为一体,妖风中满是他的妖气,利爪疯狂挥动,无尽妖风带着狂野的力量,就好似一道道刀光朝计缘打来。
但面对如此密集且如此可怕,称得上是风刃的攻击,计缘却站在原地动也不动,这种没有附存什么真意的攻击对他来说根本毫无威胁,不用什么剑法抗衡,也不用什么护身秘法,直接口含敕令轻声说出一个“散”字。
下一刻,所有“刀光”到计缘面前全都化为一阵微风,徐徐吹拂过衣衫长发,除了清凉没有任何感觉。
“哈哈哈,果然有些门道,都说仙者得“真”则明晰道妙,哈哈哈,能杀个真仙实在太好了!”
虎妖狂笑,而在这期间,徐徐多多妖魔也纷纷冲上来,重新开始攻击吞天兽,数量和密度都远超之前的那次,甚至还有两位妖王也一起出手,主要目标就是吞天兽头顶的剩下三位仙道大修士。
这可不是寻常的群妖,甚至都不是寻常的化形妖物,虽然没有号称尽数大妖那么夸张,但道行都不算差了。
哪怕是江雪凌、居元子和练百平这等修为,面对数以百计的这种妖怪,也同样感到十分头大,更何况还有两个妖王,只能提起浑身法力相抗。
“轰……”“砰……”“轰……”
不得不说空中的猛虎妖王确实很不一般,他的遁法似乎融入狂风之中,又无影无形,每一次现身施展的妖法却势大力沉,仿佛将成吨的妖力不要钱一般倾泻出来。
咆哮天音,利爪锋芒,甚至是偶尔出现在计缘身边直接四爪相击和扑咬,很朴实的攻击手段,很类似于原本野兽的手法,但其中蕴含的威能,就是计缘面对也眉头直跳。
只不过自袖里乾坤真正完成之后,计缘发现只要自己存想展袖而不出的状态,自己面对这一切力量夸张的妖武之法攻击,一双大袖就能让他却显得游刃有余,宽大的袖子一扫一甩,虎妖王所有攻击就像是常人拳打飘舞的床单,虚不受力。
并且还有种奇特的体验,虎妖或许感受不到,但计缘却感觉自己精神上更为高大,仿佛甩着袖子看着一只小巧的老虎不断朝他扑打,又不断撞在他的袖子上。
攻击开始不过十几息时间,虎妖攻击了起码上百次,每一次顶多将计缘从空中悬浮的位置逼退几丈,看着计缘好似一颗在风中到处飘摇的蒲公英种子,但实质上虎妖没有一次攻击真正建工。
这令虎妖怒火越来越盛,也越来越急躁,每一次都在加重威力,他知道这仙人绝对用出了什么高深的御敌仙法,仙人法术,一为力,二为境,既是境界也是心境,须得乱了他的心境。
“你畏畏缩缩只守不攻,真仙就只有此等能耐?怕不是要为你那些仙人道友收尸吧!”
虎妖怒骂连连,既然自己暂时拿计缘没办法,能让他分心最好,不行就等着弄死其他仙人和那一头吞天兽,再来堆死计缘。
计缘的视线扫了一眼吞天兽的方向,十几息的时间,已经令身如山岳的吞天兽皮开肉绽,大地好似下起一片血雨,而吞天兽额前的仙光也在恐怖的妖光之下若隐若现。
计缘算算时间应该差不多,再拖就不是吞天兽历劫渡劫了,而是直接死于劫中了,所以将视线再次回转到正攻击过来的虎妖,面上露出一丝笑容。
这常人看着十分温和的笑容在虎妖看来却令他猛然心悸,下意识就放弃了即将尝试的又一次进攻,遁入狂风中退开,看来这剑仙终于要出剑了。
“其实就妖怪而言,你确实厉害,只不过计某正好有一些手段克制你……”
计缘话音一顿,然后声传四方。
“还不停手?”
当然没有谁听计缘的,群妖不会理会他,而江雪凌等人迫于自保也不可能收手。
计缘早料到如此,脸面礼数也给足了,计缘面上卷起一阵淡淡的红晕,张口就喷出一道红灰色的火焰。
虎妖遁法特殊且迅捷无踪,运剑未必能直接锁定气机,但用三昧真火就不同了。
“所谓风涨火势,你这是自取灭亡了。”
计缘这话说得很轻,伴随着话音的是那一簇火焰迎风狂涨,迅速席卷猛虎妖王裹挟的暴风,因为风力太强,仅仅一瞬间几乎漫天红灰,一种直面死亡的悸动瞬间在除了计缘之外的所有人心中产生,包括吞天兽和三个仙修。
‘御火?’
猛虎妖王心中犹如临渊摇晃,哪怕已经提前退开了,但一瞬间前后左右都是火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