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hvw9超棒的都市言情小說 敗家子的逍遙人生 線上看-第一千一百四十三章 事關天下分享-ilcpy

敗家子的逍遙人生
小說推薦敗家子的逍遙人生
张茂实凝视自己的儿子,片刻后,肃然道:“老子打儿子,天经地义。”
张文白一脸的不服气:“什么叫做天经地义,这天下,任何人打任何人都需要理由!你一直教导我不要惹事,不要惹事,我也一直听你的话,从没有给你惹出什么祸事。
巫师入侵 自由人号
原先我用着你的银子,没什么话说,现在我用的银子也都是我自己挣出来的,原先的银子也都是换上了……除此之外,最重要的我乃是真正的有要事与你商议,这要事并非是事关我自己,而是事关天下的百姓!
别说我是你儿子,就算只是普普通通的一个农户,找到你,想要同你说一些事情,难道你也是把人家给打一顿吗?你乃是户部侍郎,距离天官的位置,只差一步,在无数人的眼里,你乃是天上的人物,难道便是如此的德行吗?”
张茂实听见这话,一时间竟是不知道该如何反驳,
槍度
尤其是那一句,若是其他人来找你,你也把人家给打一顿吗?
毫无疑问,他要是真的这么做了,一定是会出大问题的。
但是,他的确是这么做的,只不过针对的人并非是普普通通的农户,而是自己的儿子。
这两者之间可是有者本质的区别的。
但是他并没有反驳,只是冷冷地看着自己的儿子,道:“这天底下,有儿子跟老子有商议这个词的吗?”
“那是因为我要说的事情乃是事关天下!而是是你我父子!”
张文白振振有词地道。
张茂实听了,却是怔了一下,看着自己的儿子,竟是觉得有些陌生。
他可以肯定,自己的儿子原先绝不敢这么跟自己说话。
他站在原地,面露沉思,片刻后,似乎想到了什么,看向一旁的下人,问道:“他这段时间的银子,是从哪儿来的?”
那下人面露犹豫,小声地道:“回老爷的话,小的也是不知道,小的只是知道,这段时间,少爷从没有问府上要过银子,更是把许多的银子送还到了府上。”
张文白听见这话,脸上的表情没有丝毫的变化,眼眸中却是流露出骄傲之色。
但是,他没有想到的是张茂实听见这话,竟是面露愤怒。
少年江湖路
一双眸子好似要喷出怒火,瞪向自己:“你个不肖子孙!是不是仗着你老子,横行霸道去了!你跟我老实交代,你的这些银子都是从哪儿来的!
每一文钱,都是要给我交代的清清楚楚,但凡是少了一文钱,老子便打的你皮开肉绽!”
张文白怔在了原地,片刻后,咬牙切齿地道:“难道在你的眼里,你儿子就是一个如此不堪的人吗?
我告诉你!你儿子挣的银子,每一文钱都是没有任何的问题,至于你要让我交代,你凭什么要我交代?你是户部侍郎,又不是刑部侍郎,也不是大理寺卿,更不是都察院的人,我凭什么要向你交代!”
他说话的时候,脸上的表情异常的愤怒。
那下人和其他的护卫见到这一幕,也都是怔住了……他们也是第一次见到自家少爷这样的表情。
不止是他们,张茂实也是怔了一下,脸上的表情没有任何的变化,心里面却是逐渐地产生了一些改变……难道自己真的错怪了他?
仔细地想一想,自己这个儿子的确是不学无术,可是也的确是有可取之处的,比如他喜欢读杂书,对许多的事情都是有所了解。
据说尤其是擅长钻研规律,具体是什么,也不清楚。
但是那方休文理书院的院长不止一次的来到府上,希望自己这个儿子能去书院做先生。
这文理书院的先生和其他书院的先生,可完全不是一个概念。
文理书院有不少的勋贵子弟,太子殿下曾经都是在那里读过书。
那里的先生待遇非常的好,银子比其他书院的先生高了几十倍都不止,在京都府的百姓心里面地位同样如此。
能够在文理书院做先生,可是一种荣耀,而不是那些落魄的人能做的。
据说,这文理书院关于四书五经的先生,全都是举人……举人做先生,那是千古奇闻,但是在这里却是成为了现实。
由此可见,自己这个儿子还是有些可取之处的。
只是……终究不是正道。
“咳咳……”此时此刻,张茂实觉得自己这一次做的似乎的确不太合适,但是呢,自然是不可能承认的,只是问道:“有什么要事,说吧。”
这话的意思已经很明显了,这是给了台阶。
下人和护卫们见到这一幕,都是怔住了,显然没有想到自家老爷竟然会主动让步。
要知道,刚才自家少爷可是大声地道:你给我滚出来的!
要是放在以前,少爷因为这件事情被逐出家门都是极有可能的事情!
但是……这一次,老爷竟是主动让步了,这怎么可能的?
众人都是疑惑不解。
还是那下人反应极快,用手肘戳了戳自己身旁的护卫,然后站了出来,端端正正地站好,恭恭敬敬地行了一礼:“老爷,小的忽然想起自己还有些事情,小的告退了!”
其他护卫瞬间反应过来,齐齐地行礼:“小的告退。”
一行人离开了。
一瞬间,整个庭院就只剩下了张茂实父子二人。
两人相对而站,沉默不语。
最后还是张茂实打破了沉默。
“你不是有要事商议吗?不让你说,你要死要活,现在让你说了,怎么又不说了?”
凋零时节 书生不弱
张文白没好气地道:“你让我说,我便说,你不让我说,我便不说,你把我当成什么了?我说的乃是事关天下的大事!你若是还以这种小孩子玩闹的态度对待!我便不同你说了,我去面见安国公,同安国公说!或者同太子殿下说!
锁玄都
跟你说,并非因为你是我爹,而是因为你是户部侍郎,与我要说的事情息息相关,你明白吗?”
张茂实听见这话,心里面升起一股无名火。
他的眼眸一凝,盯着自己的儿子,心里想着,要是等会只是说什么乱七八糟的事情,一定把他腿打断!
呼——
张茂实深吸了一口气,硬生生的压下了怒火,肃然道:“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