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pevv引人入胜的都市言情 惡魔就在身邊-03130 莫里瑟之死看書-qxofn

惡魔就在身邊
小說推薦惡魔就在身邊
“好了,你已经死死去的人,你不属于这个时代,该死的人就去该死的地方,不要试图用各种方法复活,不然我会让你重新长眠。”
陈曌指间一弹,一道紫光从莫妮卡的额头震出来。
陈曌隔空一捞,那紫色的光落到手心。
莫妮卡也随之微微一震,身体落回到地上。
“发生什么事了?我刚才……失去意识了?”莫妮卡也不确定自己刚才怎么了。
这时候的泰瑟.艾戈勒和莫里瑟.艾戈勒两人都已经目瞪口呆。
他们被莫妮卡和陈曌的对话吓到了。
不,准确的说是圣迦尔和陈曌的对话。
陈曌是一个凌驾于圣迦尔之上的存在。
而圣迦尔没办法的事情,陈曌办到了。
莫里瑟.艾戈勒此刻更加恐慌了。
因为他正在和陈曌交战。
他的最终目的就是完成圣迦尔未走完的道路。
其实他现在所做的一切,都是圣迦尔安排好的。
圣迦尔因为最后一步而失败,最终导致身死。
不过如果按照圣迦尔留下的遗产。
最后一步是有可能完成的。
可是现在已经不是能不能完成的问题了。
因为陈曌是他无法逾越的大山。
哪怕最后的最后,他获得了圣迦尔所有的力量,并且还成功了。
最多也就是和陈曌持平。
不过持平也只是一种梦想。
他的力量说到底也不属于自己。
可是陈曌却是自己的力量。
所以两者有着无法跨越的差距。
更何况是现在的莫里瑟.艾戈勒。
陈曌看向莫里瑟.艾戈勒。
莫里瑟.艾戈勒周围的温度骤然升高。
莫里瑟.艾戈勒越发的难受……或者说是痛苦。
如果不是圣迦尔之力还在保护着他。
恐怕现在他已经化作灰飞。
可是他很清楚,自己不完整的圣迦尔之力。
并不能维持多久。
“陈先生……”莫妮卡想为自己的父亲求情。
陈曌淡漠的看了眼莫妮卡。
“什么都别说了,你父亲有死的理由,即便是你也没有资格为他求情。”
“等等……”泰瑟.艾戈勒叫道。
“怎么?你也要为他求情?”
“在这之前,请将他的心脏取出来。”泰瑟.艾戈勒当然不会为自己的父亲求情。
如果可以,他很愿意亲自动手。
他对莫里瑟.艾戈勒没有任何感情。
有的只是憎恨,刻骨铭心的憎恨。
“为什么?”
“圣迦尔之力依附在心脏之中,只要取出心脏,就能转移圣迦尔之力。”
陈曌摸着下巴考虑着,泰瑟.艾戈勒又说道:“如果没有圣迦尔之力,莫妮卡将永远都无法突破现在的境界……我可以将我所有的财富与你做交换,这对你来说仅仅只是举手之劳。”
“你有多少钱?”
“二十亿美元……不过不全是现金,我绝大多数都是不动产。”
“我不要……”莫妮卡说道:“陈先生,求你放过我的父亲……”
“莫妮卡,他可是连你都想杀死。”泰瑟.艾戈勒说道:“而你的三哥当时才四岁,就被他杀死,并且夺取了力量。”
“我……我……”莫妮卡的脸色变得苍白:“父亲……他说的是不是真的?”
莫里瑟.艾戈勒看向莫妮卡,突然伸手在胸口一掏。
他直接将自己的心脏掏了出来。
哇——
莫里瑟.艾戈勒吐出一口血。
然后默不作声的丢向莫妮卡。
黑色心脏漂浮在莫妮卡面前。
“它是你的了。”莫里瑟.艾戈勒说道。
莫妮卡嘴角微微颤抖,莫里瑟.艾戈勒像是默认了泰瑟的这些话。
黑色心脏在空气中分解,而黑色能量正在渗入莫妮卡的身体。
即便没有莫妮卡的引导,甚至是抗拒。
可是相同的本源让圣迦尔之力会就近的选择自己的继承者。
下一刻,莫里瑟.艾戈勒露出一丝笑容。
可是这笑容却成了永痕。
炙焰在瞬间将失去了圣迦尔之力庇护的莫里瑟.艾戈勒烧成灰烬。
渣渣都没剩下……
“不……”莫妮卡悲愤的叫道。
陈曌收起内天地,看了眼泰瑟.艾戈勒:“我希望酬劳不会等的太久。”
突然,陈曌隐隐感觉到地面在震动。
“嗯?发生什么事了?”
就在这时候,一头巨大的魔兽冲出密林,朝着他们冲撞过来。
陈曌一脚踹开这头魔兽。
可是魔兽却摇了摇头,重新站起来冲撞向陈曌。
陈曌释放出自己的气息,可是这头魔兽居然不懂得害怕。
陈曌只能下杀手,将这头魔兽从肉体上摧毁。
“这头魔兽疯了吧?”
可是下一刻,更多的魔兽冲了出来。
这些魔兽疯狂的横冲直撞。
陈曌皱眉看向泰瑟.艾戈勒:“这是你干的?”
之前泰瑟.艾戈勒和他的兄弟拉蒙什.艾戈勒都能够控制魔兽。
所以陈曌理所当然的将这个情况与泰瑟.艾戈勒联系在一起。
“不,这和我无关。”
“真的不是你干的?”陈曌对此非常的怀疑。
“真的与我无关。”泰瑟.艾戈勒有些不满。
如果换个人,这么质疑他,他会翻脸。
可是他是真的打不过陈曌。
所以只能耐着性子解释。
陈曌飞到空中,在他感知范围内。
充满了数以百计疯狂的魔兽。
而在感知范围之外,还有更多疯狂的魔兽。
陈曌落回到地上:“十二年前的事件是怎么回事?”
“十二年前?你怀疑十二年前的那件事是我和拉蒙什干的?不,那件事与我们无关,我们当时听说这件事的时候,还怀疑这件事是莫里瑟干的。”
“也就是说,你也不知道具体是什么情况?”
“我们当时一直在躲避莫里瑟,只有和艾戈勒家族内的少数几个人有所联系,我们并没有得到关于十二年前那次事件的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