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vyvo精彩小說 重生世紀之交笔趣-第三十六章 總有人在‘活着’中站起來閲讀-roze8

重生世紀之交
小說推薦重生世紀之交
人是自私的。
赵宋很理解这些人会把自身前途放在百亿级企业的前程之前考虑,如果换做以前的他,肯定会更变本加厉。
精神层面的追求是以物质基础为前提的。
赵宋的物质基础很敦实,他的精神追求或多或少存在着无数情怀,和一些对权欲追求的人们有着本质的不同,于是,矛盾就这样出现了。
对于很多人来说,权欲是能让人上瘾的。
看看现在铁骑开路的车队,后面紧追不舍的特斯拉分司管理层;在湾流飞机里,有当屌丝时想都不敢想的娇嫩小秘书红着脸、又小心翼翼地为自己系领带;只在电视里见过的美艳女强人助理恭敬地叫着老板;说话时人们俯首倾听,吃饭时有人贴身伺候,出行时司机保镖秘书前呼后拥;一句话能办成大事,一个决定能左右万人生计……
这玩意儿能让人深陷其中,得意忘形。赵宋要不是为自己小命考虑,咬牙保住本心,张扬跋扈都是轻的。
这还仅仅是一个商人待遇,馆呢?有些他听说过的,那待遇说出来能吓死人!
回归正题。
有矛盾不可怕,从矛盾中寻求平衡,在对立中保持统一正是赵宋所擅长的。
而这里的平衡和统一,就是让种花909工程旗帜性企业——尚海华宏保持健康的发展,时不时再放出一两项先进成果,让所有人在正道上完成自己的诉求。
赵宋相信,这就是为什么这次董事会级别越来越高的原因,那些国企和政府机构的高级别董事代表们,除了在意赵宋是首富身份,还有他的顾问身份。
从赵宋的话语中提前了解政策方向、资金流向,关系到他们的切身利益。
毕竟那是华宏,种花半导体的先行者,每一个动向,都代表着大政策和大资金。
你手里到底有多少资金?
是否会加大集成电路产业的投资力度?
会有多少资金投入到其他产业?
龙城还是蓉城?
钢本还是托普软件园?
相比于这些,那几个提前在龙城江边买地的二代们连跳梁小丑都算不上,层次的不同,让这些势力和某个幕后黑手更关注赵宋真正的动作。
…………
外滩。
车队缓缓地停在路边。
只提前打听到一个不只是好是坏消息的赵局长走下奥迪车,坐进了小雨的桑塔纳2000,接着政府车队继续上路,独留下坐着赵宋的奥迪车。
后面,紧跟到这里的特斯拉车队下来一位的负责人,他紧张的踌躇不前,直到秦涵怒瞪着他一眼,才恋恋不舍的带着车队离去。
然后赵宋下车,缓缓地向江边走去,一边轻松的欣赏着风景。
外滩的白天很庄重,C位的明珠塔掩盖不了这是外国建筑博览的事实,所以江边伫立的老外帅哥一点也不显得突兀。
赵宋走到了金发碧眼的帅哥身边:“嗨~弗兰克。”
Winmap的创始人,特斯拉·声田数字音乐生态的最大贡献者佛兰克:“Hi~Nicolas。”
拍了拍佛兰克的肩膀,赵宋笑道:“看来我们特斯拉尚海分司负责人过的并不如意。”
佛兰克耸耸肩膀。
“嘿,弗兰克,你能告诉我原因吗?”赵宋问道。
特斯拉尚海是特斯拉在种花家的软件事业部,在王欣任职特斯拉、弗兰克成为人工智能部门主管之后,这里的重要性似乎大不如前。
弗兰克没有立刻回答,随手拿出一份资料说道:“听到你在董事会之前谁都不见后,李强就拜我一定要把它交到你手里,也许从这份文件里,你能找出他不开心的原因。”
赵宋接过资料,上面是两份手写文件。
一份是尹志尧,中微半导体创始人,中关村控股参股公司,造蚀刻机的,用外行话来表述它和赵宋任职的北方华创主要区别的话,就是前者研发湿刻,后者做干刻。
一份是贺荣明,中微半导体创始人,中关村控股参股公司,大股东是尚海市大型国企尚海电气,做光刻机的。
两份资料写的很详尽,两位长者保持了对公司大股东足够的尊重,除了介绍公司的发展情况之外,更多是委婉的向赵宋提出一些建议:
如果当今在半导体制造设备领域的研发路线是错误的话,请尽快让它回道正确的道路上来。
他们怎么知道是错的?
赵宋告诉他们的。
不要怀疑一个超级富豪如果想要捣乱的话,会造成多大的破坏力。
这两年,赵宋不时地资助岛国(尼康、佳能等)研究所在全球各大顶刊发表研究成果;不停的针对顶级光学专家林本坚,阻止他参加各种半导体研讨会,就是为了拖延全球半导体设备商扩大对浸润式光刻技术的投入。
至于摩尔定律的失效,关他什么事?
然而今天,两位备受赵宋尊敬的大拿却来信劝说他,让他放弃这种行为……
这是……技术无国界?
赵宋费解的挠挠头。
“Zhao,我来种花家两年多了,我非常理解你那种奇怪的爱国想法。”弗兰克悠悠地说道。
“嘿!”赵宋不满地回道,“这不是爱国,作为特斯拉的一员,你应该明白如果它的终端产品在这里实现国产替代意味着多大的利润。”
“符合实际的利润。”弗兰克摊摊手,满不在乎地说道,“Z,我毫不关心国家与政治,我在跟你说实际情况,现在的情况就是:
看看这个美丽的国家,这座繁华的城市,看看大街上跑的尚海大众汽车,它包含了5000个零件,请问你们的国产率是多少?“
“……”
赵宋的脸色瞬间阴沉起来。
弗兰克视而不见,直截了当的表达自己的观点:“光刻机有多少个零件?
十万个!
我可以这么向你形容它:这是一种集合了数学、光学、流体力学、高分子物理与化学、表面物理与化学、精密仪器、机械、自动化、软件、图像识别领域顶尖技术的产物。“
赵宋:“……”
弗兰克:“Z,种花家的基础教育差不差我不知道,我不是教育学家,但是,我知道种花家的高等教育绝对不算出色。
这两家公司已经走不下去了,它们需要的不是大笔资金投入,而是技术方向,它们需要的是全球各大顶刊发布的正确基础研究论文,而不是你嘴里的错误路线。“
“……”
“同样,Z,知道为什么那位负责人不高兴吗?因为我们的笨狗狗也走不下去了,卡在搬砖块游戏一动不动!”
说到这里,弗兰克无奈的拍拍赵宋的肩膀:“我喜欢这里,在这儿,我有最大最好的办公室,为我提供了一个服务团队,还让我即将成为亿万富翁。
Z,我爱这里,我甚至找到了种花女朋友,但是……“
在赵宋沉默的注视下,弗兰克脸色也难看起来:“但是我得回去了,Z,我要回去上学,神经科学领域;我们还需要数学家,一个当我们的算法走不下去的时候,能提供完美思路的数学家。
这些东西,在这里都不能提供给我们。“
我当然知道,我这不努力呢吗!赵宋沮丧地抓着脑袋,在这个老外面前,他到是不用顾忌形象问题。
“什么时候走?”
“越快越好。”说到这个,弗兰克兴奋起来,“Z,我有预感,这条狗马上就能搬开那个该死的方块游戏,然后我们就向人类最高的智慧游戏——围棋发起冲击,唯一可惜的是这些事情需要在美利坚完成了。”
赵宋的脸色慢慢地恢复,片刻后,他平静地点点头,道:“那就走吧。”
这么干脆?
弗兰克意外的看着他。
“关于那条狗下围棋,我这有点不成熟的建议,”突然,赵宋伸出手指,稍显颤抖的点了点自己的脑袋,“一个种花家教育体系下,土生土长的高等教育人才的建议。”
“……”弗兰克艰难地咽了咽口水,“嘿~Z,如果我之前的话冒犯了你的话,那么我道歉。”
“你听好了!”
赵宋怒吼道:“第一,去找IBM,他们不重视深蓝的意义,把它封存到博物馆,你必须重视起来,深蓝的蒙特卡洛树搜索算法对那条狗的重要性无与伦比。
第二,既然你要学人工神经网络,那么一定要注意1998年由Yann LeCun及其合作者构建了更加完备的卷积神经网络LeNet-5并在手写数字的识别问题中取得成功。
这是一个真正的多层结构学习算法,了解它,剖析它,当你构架8、9层甚至更多隐层的神经网络的时候,就意味着那条狗将变得聪明起来将成为可能。”
弗兰克目瞪口呆的看着赵宋,看着他遗憾的摇头说,“等你发现它,我希望你能以我母校讲席教授的名义发表论文,名字我替你想好了,就叫’深度学习‘吧。”
“……还……还有……吗?“
弗兰克突然发现自己的舌头都麻了。
“有!”
赵宋低吼道,“训练那条狗,不,无论是狗还是羊,不管是哪个更高等的国度和公司,都需要数据标注。
狗屎弗兰克,你猜猜这个世界上数据最多的地方在哪?”
“……”
面对莫名盛怒的赵宋,弗兰克觉得最好的方式就是沉默以对。
“在种花家!
而且这项以人力为主的工作,将由你看不起的高等教育背景下的无数种花程序员完成!”
(后来的强化学习解决了这一问题,不过现在谁知道?)
“……还有……吗?”
“没了。”
“那我走……了?”
“Bye!“
赵宋挥手,最后低沉地警告道,“要是让我知道你敢对不起你的种花女朋友……”
“Bye!“
弗兰克落荒而逃。
“对了,Z,给那条狗去个名字吧。”
“Siri.“
…………
从外滩往东方明珠方向看去,尚海就好像海中大城市,美的不可思议。
然而这么美,这么繁华的城市生产出来的汽车,国产化率到底是多少来着?
赵宋疑惑的想着。
好像他回来的时候,已经很少有人说了。
因为汽车的国产化不行,还有新能源可以替代,半导体呢?
被美利坚卡的不亦乐乎~
5G,第六次信息技术革命(不是工业),它的实时传输速度让物联网概念成为可能。
当量子计算和能源领域的技术发展还在模模糊糊的时候,万物互联似乎意味着新一代技术革命?
傻子都知道在革命中第一个吃螃蟹的人会赚的盆满钵满。
美利坚不是傻子,它几乎吃下了所有工业革命的红利,最明白掌控技术革命的标准意味着什么。
所以它的民众优哉游哉,因为它占据了所有高附加值产业;所以种花家老百姓留着血泪进入血汗工厂,拼着命赚取每一块外汇。
种花人民好朋友奥观海说:“如果13亿种花人都过上澳大利亚人民似的生活,那对整个西方世界来说,将是一场灾难!”
所以总有人说,他们在生活,我们,在活着。
所以有人想走捷径,接受完义务教育,就跑出去生活着。
(站在2020里高呼,嘿,在一群白皮肤人里,你们还生活着吗?)
……
可是我们总得去追赶啊,总得有人去做点什么。
否则不光我们这一代,我们的下一代……永远都只能活着。
……
暖暖的夏风中,赵宋从小秘书手里接过私人电话。
“林先生,你好。”
“……”
就算没说话,赵宋也能想到对面那位顶级专家咬牙切齿的模样——只要不是傻子,总会想到自己这么多次与会意外到底和谁有关了。
“我这有个合作意向,不知道林先生有没有兴趣听?“
“没有,一点也没有。”果真咬牙切齿。
赵宋偷笑道:“如果林先生答应,那么从今天开始,我个人将全力支持林先生出席各种半导体研讨会。”
“……哏?”
“……”可别噎死了,赵宋忐忑的等待着。
“什么合作?”
“未来两年,担任首都信息科技大学讲席教授,通过讨论班、暑期学校、国际会议等多种形式,吸引更多科研领域知名学者,与学校师生深入合作交流,为师生提供更多国际交流与科研合作机会……”赵宋轻声介绍道,“期间,不会影响林教授在湾极电的任职。”
狗x的湾极电。
赵宋暗骂,连自己为华宏未来选的掌舵人,都只堪堪挤进湾极电人才库的前十,可以想见这家企业到底有多么恐怖!
“……可以!”
对面并没有思考多久,就传出了低声怒吼。
赵宋眉开眼笑:“那我就在首都恭候林教授大驾!”
“嘟嘟嘟~”
回答他的是非常不礼貌的挂机声。
心情不错的赵宋毫不在意,把手机抛给小秘书,安静地欣赏起眼前的风景。
当然,欣赏风景是假,心念急转才是真的。
在高端设备领域弯道超车的打算彻底泡汤,赵宋早有预料,只不过他就是想试试,不是总说梦想是要有的,万一实现了嫩……
万一果然是万一,赵宋的幻想就是那9999,以种花家目前整体科研的基础,简直是天方夜谭。
所以他来到了尚海。
怎么会没有第二种准备。
所以他来到了华宏。
高端领域需要长期积累,但是在另一世,很多人都不知道,在集成电路领域的某项产业链中,种花家从源头生产设备到终端市场占据了60%以上的垄断位置。
是集成电路领域!
“老秦。”
“在呢。”
“给文贞文和廖樱竹打电话。”
赵宋悠悠地说道,“跟她们说,别让老教授熬了,今天晚上就签。”
秦涵惊讶地问:“签什么?”
“投资协议。”赵宋笑道,“钢本和托普?有没有又如何?我把那些打主意人的注意力吸引到我这边,就是为了给那位老教授减轻压力,让那家公司的股权结构简单一点。”
秦涵哭笑不得问:“一家小公司至于费那么大劲吗?”
“至于!”赵宋转过身,郑重的看着秦涵,“虽然是一家小公司,但是我给教授开的是一张无限额支票,收购、并购、挖人,我会让他集中行业优质资源,不计成本的攻关。”
“……”
“老秦,这次中关村控股的第一个目标,是叩开千亿级市场的敲门砖企业!”
…………
夜幕降临。
金陵,南大住宅楼。
孙祥珍老教授在书房里来回踱步,脸上的焦虑让他的皱纹更深了几分。
2003年,我国科技成果转化率不到5%,就是说失败的概率为95%以上。究其原因,这“转”的过程中有许多的关卡,关关都是“火焰山”,一个关卡跨不过去,这“婴儿”就夭折了。
通常从小试到中试,再到工业化生产是科研成果产业化的“三步曲”。
很难,可是再难又能怎么办,在这个只能活着的国度,总会有人挺身而出去做些什么。
就算做的时候历经千难万难……
可是孙祥珍教授怎么也想不到,会这么难!
2003年对他来说注定多灾多难。
从年初开始他来说几乎每一天都是“寒冷的冬之夜”。
国外厂商联手降价的幅度越来越大,以致售价低于成本。这些实力雄厚的大公司试图不惜血本用拼资金的方法将种花家的光电产业击垮,最终逼老教授举手投降。
孙祥珍知道,虽然花大力气开拓了市场,但低于成本价的销售结果是销售得越多,亏损就越严重,而此时他恰恰欠了一屁股债,哪有雄厚的实力与“群狼”搏斗?
“不行!”
突然,老教授站定身体,这是我的‘孩子’,这是国家的打破技术封锁的希望。
他咬牙自语道:“写信,向上级领导求援!”
历史,在这一刻发生了转折,国家出手并未改变,改变的,是咬牙仗义出手的民营企业家张兴国等人变成了首富赵宋。
“砰砰砰~”
“老师,教授~”
门外响起了疯狂的敲门和叫喊声。
孙祥珍听出是自己的学生,连忙过去打开房门。
“小金,急慌慌的怎么了?”
“老……师……”小金突然结巴起来,“省……领导……”
“哦?”孙祥珍眼前一亮,兴奋地问道,“省里来领导了。”
“还……还有市领导……”
“那还等什么,赶紧去接……”
“教授……换……换衣服。”
孙祥珍急了:“小金,别让领导多等。”
“不是……”小金语无伦次地说道,“他们……是陪同……,文贞文,廖樱竹,教授,是中关村控股,没听说的话,总听说过特斯拉吧?”
“赵……宋……”老教授的嘴哆嗦了。
“对对。”小金连连点头,“领导让我通知你,这次是商业拜访,您得换衣服。”
“换~换~”
话音未落,就被文贞文带着笑意的声音打断:
“不用了。”
她带着廖樱竹上前,恭敬的和孙祥珍一一握手:
“因为任务紧急,所以这次拜访仓促了点,希望孙教授不要介意。”
“不介意,不介意。”
孙祥珍眼都直了,因为他看到廖樱竹正往外掏支票。
这是商务拜访?还是谈判?
“这是两千万。”
廖樱竹恭敬地放下支票,“可以由南大、孙教授、市府三方选定的会计事务所结算,中关村控股按正常比例占据股份。”
孙教授稍显颤抖,不停的深呼吸,过了许久才轻声问道:
“轻……问,你们有什么要求吗?”
“有的。”
廖樱竹又递出一张支票,孙祥珍却没在上面看见任何数字。
“这是一张不限额支票,中关村控股的唯一要求,就是贵公司在完成光电领域的研发之外,全力进入这一领域……”
说着话,廖樱竹递给孙祥珍一份资料,“所有和赵宋系有关的国产半导体制造商来说,至今为止这些特种材料的国产替代率依旧为0!“
廖樱竹的话说的平静,却让屋子里的人感到十分冰冷。
“电子特气。”
孙祥珍看着资料,喃喃地说道。
“没错。”廖樱竹点头,“我代表赵宋先生承诺,中关村控股对您的支持……不设上限!”
“……”
在全屋人呆若木鸡的注视下,孙祥珍几乎就没有思考。
他颤抖着,红着眼睛,低吼道:
“好!”
说完,他转身,仰头,看起墙上的四个大字。
……
在这个只能’活着‘的国度,总是有很多勇敢的人站了出来,努力做着什么。
……
廖樱竹顺着老教授的视线看过去,轻轻地念道:
“南大光电!”
PS:六千字。
上下游垄断产业是光伏(单晶硅)。
南大光电除了是最上游Mo源供应商之外,同样是电子特气生产商,2018国产替代率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