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30zk都市异能小說 左道傾天 起點-第二百零九章 核桃展示-8ikrc

左道傾天
小說推薦左道傾天
白大师极少出手,尤其是看祖坟,更是能不看就不看。
“有一得,就有一损。天下本就是这么点利益,给了你的,也是从别的人家抽来的……对于我们望气士来说,有损福缘。”
“只能趁势而为,绝不可强行改变……若是有家族倒行逆施,面临衰败,也不过是因果自承,而随着这个家族的衰败,却也意味着将会有另外一个家族崛起,取而代之;而气运,依旧还是那些。”
“所谓风水望气,不过就是将那些散落的气运调动,集中,然后再以地势徐徐导引之,壮大自身运势,不过如此而已。”
白云亭说的似乎很谦虚。
但越是如此,越是让上京贵族们趋之若鹜,奉若神明。
这些年来,越来越多的人将白云亭奉为炎武帝国第一望气宗师。
但白云亭始终坚决不受:“称之为大师,已经是诚惶诚恐,所谓宗师……万不敢当!”
但他越是谦虚,越是推辞,反而愈显得牛逼!
上京城,白云亭大师的名气,便是这般的如日中天,无可撼动。
白云紫芦。
后面青山隐隐,云雾缭绕,四周紫竹飘飘,却是一尘不染。
“紫竹六十里,茅舍三五间,眼前一红尘,心中九重天。”
便是白云亭。
白云居士。
白云紫芦,很少有客到来,白大师最不喜欢的便是喧闹。
访客都会先到山脚报上身份,有人守在那里,不准任何人进入此山地界。
若是来访者实在是有身份,有地位,有钱,有急事……可以通过山脚的人打电话预约。
若是白大师不同意,便是再有身份,仍旧不予接待,罕有人强闯此山。
主要是不敢强闯。
曾经有位西山的土财主方言要拿出一百万上品星魂玉,请白大师出手一次。然后白大师并没有理会。
土财主不依不饶,到后来出言不逊。
然后就是半月时间,这位西山土财主破产了!
各方豪强自发出手,强势搞掉。
白大师什么人,什么身份,也是你一个土财主能非议的?
……
今天,白云紫芦有客来到。
紫芦中。
白大师身着一袭宽松麻衣,头上挽着发髻,斜插着一根紫色的不知材质的簪子,面容清癯,一派仙风道骨,脸色淡然,浑身出尘的气息,就那么淡定坐在那里,便如同随时会乘风而去一般。
“白师。”高家主端坐在白大师面前,一脸的举棋不定。被南部长骂了一顿之后,高家主心中百感交集,不知何去何从,本能的想到了这里。
“事情我已知晓。”
白云亭眼皮也不抬,淡淡的说道:“趁势而为,高家自然有飞黄腾达的机会,但如今却似乎是气运之眼被堵住了,这也是没办法的事。”
“气运之眼被堵住了?”高家主凝眉。
“一定切记不要害人。”
白云亭淡淡道:“气运之说,众说纷纭,然而本质如一,虽说大气运必然伴临刀兵之气;但若是……能不杀生,能不损人,便尽可能不要损人利己。须知,这些都是以后的果报,时候一到,自然有报。”
高家主若有所思,似懂非懂,不明觉厉。
“还请白大师指点迷津,助我高家,绵延不息。”
“随心而行,顺心而为;高家主,现在应该是受到了很大的压力吧。”
白云亭淡淡的说着,轻轻地抬手:“你不需要说话,我能看得出来,你的压力,应该是来自……上方的强势威压!”
“而这股压力,让你不敢动,不能动!”
“动则便是家族覆灭,可是?”
白大师垂着眼帘,淡淡的问道。
“大师慧眼如炬,半点不错!”高家主佩服的五体投地。
白云亭,果然是传说中出神入化的人物,自己根本一个字都没说,他却已经尽数洞悉。
单只是这份能力,便已经是惊世骇俗,匪夷所思。
“白大师,现在我该怎么做?如何才能令我高家履险如夷,转危为安?”高家主心下着急,出言追问。
白云亭挺拔的端坐高台,伸出两根手指,拈花一般竖起来,似乎在掐算,良久良久后,轻轻叹了口气道:“人力有时穷,高家气运已尽,如之奈何?!”
“啊?”高家主大惊失色。
他怎么也没想到,白大师给出的竟然是这么一个答案!
“高家现在,应是已经开始有家族子弟遭受厄运……或者伤残,或者丧命……”
白云亭淡淡道:“国之将亡,必出妖孽;家若衰败,必响丧钟……高家,现在已经开始衰亡之路了。”
“未来的半年时间里,嗯……应该是五个月时间,将会不断地有高家子弟身死的消息传回。”
白云亭大师轻轻地叹口气:“高家主。”
高家主额头上冷汗涔涔而落:“大师,我在。还望大师垂怜,赐我解救之法。”
白云亭沉默良久都没有说话。
高家主等了好久,终于忍不住,道:“大师?”
“此事……”
白云亭清癯的脸上,依然是一片犹豫,终于还是将及将要说出的话收回肚子里,叹息一声道;“高家主,回去吧,此事……高家气数已尽,毁家灭族,就在眼前,而高家主掣肘太多,无法顾全……恕我无能为力。”
高家主只感觉一股彻骨凉风吹来,浑身冰凉。
气数已尽?
毁家灭族!?
他浑身颤抖,突然站起来,跪倒地面,磕了一个头,双手托起一个空间戒指,颤声道:“还望白大师……念在往日的交情,念在多年的情分上……指点一条生路。”
白云亭长长的叹息,再次犹豫了良久。
高家主双手托着戒指,一动不动的跪着。
足足过了二十分钟。
白云亭突然一声长叹:“罢了!”
轻轻一伸手,一股清风起,随即,外面一个圆溜溜的东西,就到了他的手里。
他将这个圆溜溜的东西递给了高家主:“高家主,可认得此物?”
高家主皱着眉,看着手心里的东西:“这是……核桃?”
白云亭闭上了眼睛:“拿着此物,回家去吧。”
“大师……这……这是何意?”
“天意人心,只是一个字。”
“大师,这……”
越来越是云里雾里,高家主也越来越是糊涂惶恐。更有那‘气数已尽,毁家灭族’八个字在前,只感觉此刻脑筋似乎僵硬了。什么都想不出。
“你去吧。”白云亭闭着眼睛。
“我……”
“拿着此物……不必再来。今日,我并没有与你说任何,更没有出任何主意,你出去之后无论怎么做,一切因果,与我无关。高家主,此生缘尽,此后,你高家不管成败,你……不必再来。”
“来,我也不会再见你。”
之后便是闭上眼睛,再也一言不发。就像一个死人一般,连呼吸都没了。
高家主又问了两次,始终没有得到任何回应,不得已一头雾水的站起来,手心里紧紧的攥着核桃,迷惘的走了。
空间戒指留在了蒲团上,熠熠生辉。
一边下山,高家主一边皱眉思索。
大师给我这个核桃,是什么用意?
花了价值连城的财富,买了一个核桃?我这……
出了门,就找个地方化了妆,改变了身材容貌,悄然下山归去。
一路走出西山好远,脚步不停,心底却只有不断的考虑,时不时的打量着手心里的核桃,高家主满身满心尽是茫然。
为啥啊?给个这东西?到底什么用意?
核桃?
和?逃?
不对吧,我们高家还没到这地步啊。
突然目光一凝:“师父,停车!”
因为保密起见,他没开车,也没有带保镖,就如普通人一般的打了个车过来了。
现在返程,乘坐的自然也是出租车。
司机急忙停下。
高家主下车又往回跑。
这个路口人烟颇为不少,来来往往买东西的也有许多,在一侧有个水果摊子,各种水果都有,堪称琳琅满目,应有尽有,其中,一片圆悠悠的东西很醒目,正是核桃。
核桃,现在正是高家主的敏感神经源。
挤进人群,指着核桃急吼吼的问道:“老板,这是核桃?”
老板愣了,半晌才一片懵逼的道:“难道……这还能是西瓜?”
高家主顿时兴奋,伸出手来,露出自己手心里的核桃:“你看看我这个。也是个……核桃?”
四周所有人都被这问题问的有点晕了。
这货,难不成竟然是个神经病?
指着别人的核桃问,这是不是核桃?
几乎就要以为你没见过核桃呢,结果你特么自己手心里就攥着一个。
跟着又指着自己的核桃再问一遍:你这个是核桃,我这个是不是?
这简直了……
错非是脑残到了相当的地步,怎么可能接连问出这么两个“高端”问题?!
“你这个……”
那老板都惊了,上下打量着高家主,龇牙咧嘴:“大哥,难道您这核桃……有什么与众不同么?这不和我的是一样的品种么?都是脆皮核桃。”
高家主讪讪,道:“我是问,这玩意儿……怎么吃?脆皮核桃对吧,这就是核桃的名字?脆皮?”
核桃怎么吃?
摊主呆了。这个问题,我该怎么回答?
我卖了这么多年的核桃,还真是第一次遇到这种问题。
“……”
…………
【更新完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