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21f火熱小說 靈瀾俠影 愛下-第134章:靈兒思量林中戰。分享-1hhwb

靈瀾俠影
小說推薦靈瀾俠影
陆灵儿运气疗伤完毕,将黑衣蒙面人扶靠在身旁的大树旁,这才缓缓起身,上前两步,回头看了一眼救命恩人,自顾自的想着:
“此人究竟是谁?他为何要救自己?是否有其他阴谋?”
陆灵儿在闪念间,竟动了要除去救命恩人的面孔。
陆灵儿缓缓靠近过来,几乎没有声响,见救命恩人依旧昏睡,来到其身前,左手握剑,右手缓缓靠近恩人面庞。
面目近在咫尺,陆灵儿犹疑了!
她突然对自己的行为很不耻,这才急忙将手抽回,来到其人身前三十余步,站定。
不曾想,她刚站定,便闻得一声话语从身后传来:
西天龍影
“这是哪?”
陆灵儿欣喜,立即上前说道:
“你醒了!这是望水河畔附近的山林内!”
花魁当道:王爷你不行!
黑衣蒙面人缓缓起身,似乎想到了什么,连忙说道:
武逆乾坤
“陆姑娘,此地不宜久留,我想宫若新很快就会派人追来,要不你先撤,我与他们无冤无仇,就算他们随后追到,我也不会有麻烦……”
话已至此,陆灵儿不等其说完,发声而出:
“那怎么行!且不说你刚才救了我,就算你什么也没做,以宫若新的手段,定不会放过任何蛛丝马迹,不是吗?要走,咱们一起走……”
“陆姑娘,我理解你的意思,但我现在身受重伤,跟你一起逃亡,无疑会给你增加困难,你明不明白?再说了,宫若新之所以对你穷追不舍,我想他定要在你身上获得什么有用的东西。如果你独自离去,不但能顺利离开这里,还能伺机而动,你又何必为了我,而将自己的小命给搭上呢!”
黑衣蒙面人缓缓而言,他对陆灵儿之言岂有不懂之理。
逍遥武修
“你别说了!无论如何,我也不会独自离开,要走咱们就一起走。”
陆灵儿之言是那样的斩钉截铁,让黑衣蒙面人看了一眼,急忙将目光收回。
閃婚遊戲:惡魔首席求放過 田等
不等黑衣蒙面人发话,便闻得一声声疾驰的脚步声靠近过来,且伴着一声话语:
“弟兄们,给我追!”
那是楚云凡之言,正向着他们追赶而来。
惹得黑衣蒙面人焦急道:
“陆姑娘,他们已经追上来了,你再不可如此婆婆妈妈了,听我的话,赶快离开,只要你离开望水河畔,到了梨花苑外围,自有人回来接应你!”
“这……这怎么可以?咱们一起走,我不会丢下你不管的。”
陆灵儿虽有一丝犹疑,但还是没有即刻离开。
她知道这对她意味着什么。
就在她们相互犹疑和固执己见的时刻里,宫若新已率人急急追了上来,且越来越近,随时都有将她们团团包围的危险。
只闻黑衣蒙面人喝道:
我家王爷又吃醋了
“陆姑娘,快走,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走……”
面对黑衣蒙面人斥喝之言,陆灵儿犹疑了。
她不知该归向何处,她如此匆匆离开,将恩人留在此地,不是她所为,但见黑衣蒙面人如此坚持,她左思右想,还是决定留下。
随着宫若新等人近在咫尺,只闻陆灵儿唤道:
“对不起了!”
陆灵儿运气而起,快速点了黑衣蒙面人的穴道,再将其打晕,一把将其扛在肩上,匆匆离开密林,往深处赶去。
她前脚刚走,宫若新等人便接踵而至。
宫若新见有一人影正隐没于密林深处,连忙吩咐道:
“她们就在前面,都给我追!”
楚云凡率麾下众卫士急急追击出去,只见宫若新来到陆灵儿刚才为黑衣蒙面人疗伤之地,将其中情形在脑海中过了一遍,经过一段还原的影像,将陆灵儿刚才的情形演绎了一遍,竟几乎丝毫不差。
宫若新见状这才急急运气而起,追了出去。
却见密林深处,陆灵儿扛着黑衣蒙面人一路狂奔,试图摆脱宫若新等人的追逐,不曾想,她的轻功虽好,也被楚云凡等人渐渐追上了。
很快便朝她包围过来。
陆灵儿不及细想,正欲急急离去。
可一切已为时已晚!
陆灵儿的逃离之路,被楚云凡率人挡住了。
只闻楚云凡冷冷道:
“陆灵儿,我看你今天往哪里跑!”
众卫士接二连三的向陆灵儿靠近过来,瞬间被围得水泄不通。
陆灵儿见状,下意识的后退了两步,见宫若新不在其中,冷冷而言:
“就凭你们也想拦住本姑娘,你们也太高估自己的实力了吧!”
面对随时来临的威胁陆灵儿不以为意。
她若不是身受重伤,面对楚云凡等人,她还真不放在眼里。
不想她的话音刚落,一声音从她身后破空传来,人影即至,站在陆灵儿身后,伴着一声话语:
“是吗?那我呢!”
陆灵儿不用回头,就知道是宫若新赶上来了。
陆灵儿见状说道:
“宫若新,你还真是锲而不舍,都追我追到这里来了!我还是那句话,若想从我口中探知有关《沧澜诀》的下落,想都别想……”
陆灵儿之言,自有一番用意。
她必须先给自己筑起一道防线,让宫若新摸不着自己的脉门,自己在伺机而动,定能全身而退。
陆灵儿说着,将一切都想在心里。
“陆灵儿,你这又是何必呢!只要你肯助我一臂之力,我保证今后不再为难你和浮影门,你看如何?”
宫若新闻言说着。
他经过与陆灵儿的几次交锋下来,自己没有讨到一丝便宜不说,还被陆灵儿一路牵着鼻子走。这是他最不愿意的。
他看到救她之人受了重伤,正被陆灵儿扛在肩上,宫若新的话语,变得更加肆无忌惮了。
他想,陆灵儿定不会放过这样的机会,不是吗?
但她万万没想到,陆灵儿就是如此不通情理,且做事一向别开生面,倔强而执着,果断拒绝了。
冷冷而语:
“废话少说,要我乖乖就范,你就死了这条心吧!宫若新,你有什么招数,就尽管使出来,我陆灵儿毫不惧怕……”
“好大的口气!陆灵儿,你竟然敬酒不吃吃罚酒,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给我上……”
宫若新见状吩咐道。
只见众卫士在楚云凡的来领下,运着气力急急朝陆灵儿攻杀过来。
气力奔腾,不可断绝。
陆灵儿见状没有一丝焦急和惊讶之色。
将黑衣蒙面人轻轻放在一旁,站在正中央,等待众卫士和楚云凡等人攻杀过来。
陆灵儿将一切看在眼里,想在心里。
就在众卫士攻杀过来,陆灵儿突然运气而起,化剑杀出,一招剑影一闪而过,众多卫士反应不及的,皆被人剑气所伤,倒在不远处发出一阵疼痛的**声来。
惹得宫若新气不打一处来,随即运气而起,化着掌力从陆灵儿身后偷袭过来,让陆灵儿一时间避无可避。
陆灵儿见状只好仓促应战,再次化着剑招击杀而出,似乎将宫若新的掌影之招击溃。
奈何宫若新气力和武功远非楚云凡等人可比,一招剑影一闪而过,宫若新化掌而出,很快将其化解于无形了。
这场肆无忌惮的大战,孰胜孰负,谁能说了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