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792y精华言情小說 炮灰修真指南 青蓮樂府-第六百六十章熱推-v69ib

炮灰修真指南
小說推薦炮灰修真指南
飞升后不到一百年,程素心便跟别的人跑了。
程素心跟别的人跑了。
跑了!
这句话简直有毒,一直在张依依耳边不断环绕,简直让人想要假装没听清,记不住都难。
更让张依依震惊的是贾放歌提及自己道侣跟人跑了时的那种淡定与坦然,隐隐还带着几分笑意,这不是有毒还是什么?
大佬,你能不能别用这样的神情自爆其丑呀,她一点儿都不想知道别人的隐私,她现在实力还不够,挺怕知道些不应该知道的东西而被事后灭口呀!
但贾放歌显然听不到张依依的心声,更不会在意她想什么。
正相反,在看到张依依满是纠结复杂还带着几分想要回避的神情后,愈发跟说书人一般将自己的那点不值一提之事,绘声绘色地尽道出来。
程素心哪里只是跟别的人跑了,不但跑了,还担心他报复,所以先下手为强,找人对他出手。
飞升上来最初的那几十年,他们的确过得不算太好。
从当初在华仁世界人上人的顶级存在,一下子沦落到仙界无依无靠最底层的小天仙,所有东西通通都要从头再来、白手起家,这样的落差程素心无法承受也好理解。
贾放歌尽心尽力地挣仙石,拼死拼活的修炼,将自己所能够得到的最好之物通通先捧到程素心面前,只希望爱人可以生活得更好一些。
等再多给他点时间,一步一步强大起来之后,他自然会一如既往的对她好,将她现在所受到的委屈通通弥补。
可贾放歌没有想到程素心受不得一点儿的苦,甚至本质上而言哪怕是他最难的时候,她跟着自己其实也没有真正遭过什么罪,甚至于比一般飞升修士要过得好得多。
可惜的是,程素心却并没有给机贾放歌再次崛起的时间,也完全没有给予道侣半点的信任与信心,终是在贾放歌出门拼机缘时成功另攀了高枝。
攀高枝就攀高枝吧,这种事在仙界并不少见,天长地久永不情变的道侣若是常见的话,真正的神仙眷侣也没什么值得人称赞羡慕的了。
贾放歌只是没想到程素心会那么狠心,不仅弃他而去,更为了免除所有后患先下手为强,没打算给他一条生命。
“当时她攀上的是一名仙王,当了人家的爱妾颇是得宠,私下里找人杀本君倒是轻而易举。”
贾放歌说到这,才略微有些感慨:“本君当时才是玄仙之境,无依无靠无权无势的,被一堆的真仙甚至最后还有金仙出手围堵追杀,真是要多悲催就有多悲催。可再如何本君也还是想活命呀,所以实在没有办法之下,为了最后的一线生机,本君便逃到了坠仙渊附近,主动坠仙成魔进入这方世界,方才活了下来。这一呆,便是六七千年过去。如今属于本君离开的契机终于出现,本君也终于差不多可离开这个乌龟壳子啰。”
“……”
张依依听完这些,彻底已经无语。
华仁那方世界水土果然盛产怪胎,像贾放歌这样,也的确少有。
她原本还以为这是遭了情变一时受不住打击,骤然巨变之下这才会承受不住心魔控制坠仙成魔,合着弄了半天,所谓的坠仙成魔仅仅是人家断尾求生的主动之举。
那个曾经的爱妻哪怕再背叛、再要灭杀于他,似乎是真的丝毫没打击到贾放歌,不然今日提及这些时,哪怕隔得再久,也不可能如此风轻云淡、
贾放哥哥这样的心性的确方显当年华仁大世界第一散修的本色,如此强悍之人,又怎么可能因为道侣的背叛而轻易坠仙成魔。
好吧,怪只怪当年整个华仁将贾放歌对程素心的爱传得实在太过感天动地、神乎其神,以至于连她下意识地便觉得如此浓烈的爱之深切,一旦出现问题的话,坠仙成魔也是在情理之中。
现在看来,传言果然只是传言,程素心的重要性远还没有大到足以直接摧毁贾放歌的地步。
“哈哈,傻了吧?一切根本就不是你之前所想象的那样吧?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贾放歌见张依依果然满脸震惊与复杂,竟是哈哈而笑,一派就猜到会是这样的模样,对于自己制造出来的效果委胆满意。
“前辈,您也没必要这么高兴吧。”
张依依见状,弱弱地道了一声,实在是挺不理解贾放歌乐个什么劲。
再怎么说,被那般珍视爱重的妻子道侣背叛也不是什么好事,就算他真不在意,也不至于自己以此为乐吧。
这简直都让她有些怀疑,当年贾放歌到底是不是真心爱过程素心。
“所以说,丫头你还是太年轻,想得也太多呀。”
贾放歌哪里不知道张依依心里想的是什么,摆了摆手嗤笑道:“当年本君的确是真心真意喜爱程素心,所以才会那般看重于她,愿意为她做任何之事,愿意将一切最好的通通捧到她面前。可她自己不珍惜,宁愿背弃这么好的我,为了一时的风光舒服给人当妾当个玩意,这样的她,便不再值得本君一丝一毫的喜爱。”
他顿了顿,继续说道:“本君爱一个人时,便会给予那个人最真最重的情义意不会有丝毫的保留。相反,若那人不再值得本君爱,本君收回所有情意之际,也不会有任何的保留。没有什么东西是永恒不变的,爱情更加如此。”
说罢,贾放歌的目光还特意在张依依与洛启衡身上来回流转,像是暗示隐喻着什么。
那些说着生生世世永不变心的情侣爱人,最终别说生生世世,能够安安稳稳共度完一世就已经是凤毛麟角。
更何况是他们这种寿命漫长的修仙者,谁又敢轻易承诺永远。
贾放歌并非因为程素心而对爱情悲观,实质上仅仅是打一开始就看得格外通透清醒罢了。
所以他从来不说什么永远,爱上一个人,能够在一起时那就全心全意地去爱便是,等不能再在一起时,便痛痛快快的斩断所有羁绊。
至于所谓的爱与付出到底值不值得,于他而言反倒并不重要,毕竟只有这般他才不会留有遗憾,不会心存愧疚,不会无法割舍、不会深陷其中。
而等到将来某一天,他再碰上可以令他一见倾心之人时,也仍然不会有半点顾忌与阴影的全心全意地投入到新的感情之中。
疯狂与清醒同时占据着贾放歌的爱情观,情爱于他很重要,可从另一方面而言,情爱于他也不重要。
值得投身其中时,他可以连命都舍弃,而一旦收回这份感情,情情爱爱便连个屁都算不上。
“前辈不必这般看我们,我们与你们不同。”
一直没出声的洛启衡却是径直开口道:“的确没有什么东西是永恒的,但有生之年,晚辈与依依都将相互扶持、并肩而行!”
他微眯着眼,明确表达着他对于贾放歌故意暗示挑拨自己跟依依关系的做法极其不满:“前辈别再含沙射影挑拨离间,不然晚辈一点儿也不想成为您离开坠仙渊世界的契机。”
“呵呵,小子这是威胁本君?”
贾放歌颇是好笑,当然也压根没将洛启衡的威胁放在眼里:“你也想得太多了,既然本君说契机来了,那就是来了,不是你愿意不愿意说得算的。”
“那再加上我呢?”
张依依及时地站队自家男友,甭管有理没理,总之却是不能任由人挤兑洛启衡:“我跟洛大哥若当真不愿带您,再是契机也可能会黄掉吧。您有那个闲功夫管我跟洛大哥的闲事,不如好好想想离开这里重归仙界之后,能不能顺利寻当年那些害你被迫坠仙成魔者报仇血恨吧。”
“哈哈,丫头倒是挺护短,成成成,说不得就说不得,谁让本君的确还指望着你们离开这个鬼地方呢。”
贾放歌倒不是心胸狭隘、斤斤计较之辈,被两个晚辈一起合起伙起怼也没真生什么气,反倒因这对小情侣的反击而更为高看起来。
甭管这对小情侣将来会如何,至少他们现在的确是彼此在意,彼此看重。
对于像贾放歌这种,哪怕在情爱路上受到再大的打击也不会绝情弃爱之人来说,本就不在乎朝朝暮暮的永远,但求曾经拥有的美好,所以人家小情侣这般和和美美的,自然也没毛病!
“前辈等将来离开这里,重新回归仙界之后,打算以何等身份立足?”
洛启衡也没再追着之前贾放歌那点“小动作”不放,接过话主动说道:“不论什么原因,前辈坠仙的身份已成事实,而如今更是修炼成为魔君。以前辈如今的身份修为,便是顺利离开了这里,恐怕用不了多久,也会被仙界天道所察觉,十有八九将再次被强行传送回来关押其中。”
说到底,这里就是一个牢笼,一个专门用来关押坠仙者的巨大牢笼,运气再好也只能是一时逃离,可终究再强也抵不过天道规则。
更何况,以贾放歌现在的修为,换算成仙者顶破了天也就是在金仙到仙王之间,哪里可能逃得过仙界天道的管辖与制裁。
“这一点,你们就不必替本君担心了。”
贾放歌舒心一笑,难免带上了几分得意:“既然本君六七千年前就能够主动坠仙成魔,那么如今当然也有办法弃魔转仙。是魔是仙,于本君而言,不过是一念之间的事,没你们想的那么难。”
这话若是被这方世界其他坠仙甚至于十大魔君其他人等听了去,恐怕也恨不得将贾放歌给群殴而死。
毕竟坠仙成魔容易,可反过来再想弃魔转仙基本上是没做到这事,不然的话仙界又怎么可能对他们坠仙这种存在如此敌视。
可张依依与洛启衡却相信贾放歌所言绝对真实,毕竟世间所有的事永远没有什么绝对,总会有那么一点儿特殊的存在用来打破常规与不可能。
恰巧,贾放歌就是这样的存在,一念成魔,一夜成仙,于旁人不可能之事,放在他身上最终当真只是一放之间的逆转。
“成吧,既然前辈已经有办法成算,那便再好不过。”
张依依表示认可。
难怪说契机已现,现在看来这当真是万事俱备,只欠他们这股带他离开的东方了。
洛启衡也只是微微点头,没再说什么,明显并未有任何质疑。
“咦,你们就这般随随便便信了?就一点儿也不觉得意外?不觉得奇怪?不觉得本君是在说大话骗你们?”
见状,贾放歌反倒是不能理解了。
他刚刚明明扔了个大惊雷呀,为什么这对小情侣一个个都淡定无比,愣是半点期待中的特殊反应都无呢?
“这有什么不信的,又不是事关我与洛大哥,前辈骗我们干什么。”
张依依一脸淡定地说道:“更何况,咱们华仁那方世界风水太好,能人辈出,什么样厉害到不可思议的强者都出过,再多一个前辈您不是再正常不过的事吗?”
好吧,从小到大周围变态强的人见识得太多后,张依依早就习惯了“这不可能、那不可能”最终都变成可能,所以区区一个贾放歌一念成魔又一夜成仙而已,着实没什么大惊小怪的。
眼见贾放歌听到依依的话有些不爽,洛启衡当下也跟着说道:“稍微琢磨一下,前辈这项技能依依师尊与师叔都可以做到。当然,晚辈与依依差不多也没什么问题。”
呵呵,想要趁机打击他吗?他信洛启衡这个臭小子的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