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pyh優秀玄幻小說 祖宗在上 愛下-第四百五十九章 第二位海親王展示-njbp4

祖宗在上
小說推薦祖宗在上
庞大的海蛇之躯,被打得够呛。
仅仅只是波完,战力就已经与他相仿了。两人在修为底蕴上,是基本差不多的,大海蛇阳逻在战法上可能会更加凶猛、更加有侵略性一些,所以理应能够占据一些主动。
但也只是理论上如此而已。
真正打起来的时候,只要波完自己不出太大的昏招,那基本上也不可能出什么太大的问题。仅仅固守的话,波完恐怕能守上很久很久。
更何况,旁边还有好几艘海底战舰呢!
这些海底战舰的攻击能力,让人大开眼界!
之前,陆朝熙他们,听闻说这些海底战舰全力攻击的伟力,可以能够对法相层次的修士造成直接的威胁,还觉得有点不太相信。毕竟,那只是波完的一面之词,并非是他们几个亲眼所见。
而当下,真正见到了之后,他们不得不承认,波完没瞎说。
这些个海底战舰,都已经在全功率运行了,内里的阵法、充能的珍贵材料和高品质的灵石,以及海族元婴层次的大妖居中协调、操作,轰出来光柱,虽然在那大海蛇阳逻的闪躲之下,命中率值得商榷,但只要轰中了,那切切实实是能够造成不差的伤害的。
当然,主要问题在于,命中率确实不高。不然的话,仅仅只是这些个海底战舰,围着轰上几轮,怕就能够让阳逻这头法相层次的海底大妖,狠狠的吃上一壶了。
但尽管是如此,阳逻也非常的不好受。
阳逻很明显的能够感觉得到,自己在遭受威胁。那些海底钢铁战舰的炮火,他在亲身尝试过了之后,也就不敢毫无顾忌的任由其轰倒自己的身上了。可一旦需要投入精力、进行闪躲,那肯定是会牵扯他的注意力的。
这就给了波完机会了。
波完的打法,虽然相对比较稳健,没有那么强的进攻性,可毕竟他的实力与大海蛇阳逻相仿,并不是只能被动挨打、不会还击的。而且,说实话,他还击的威力,怎么着也比海底战舰轰上一下要可怕。
左右为难之下,阳逻打得非常难受。
“用我出手么?”鹦鹉螺号海底战舰上,正在观战的惟云,向着旁边的陆朝熙如是问道。
陆朝熙回答道:“惟云前辈,暂时不用我们插手。这是个很好的考察这种海底战舰的实战能力的机会,尤其是面对法相层次的高级别修士。当然,您也得做好准备,在此压阵,给波完亲王兜底,以免出现什么意外。”
惟云微微点了点头。
能不用她出手,自然不是什么坏事。
中央战场上,两个法相高人互相拼斗,多艘海底战舰围着打;而外围的战斗,也已经爆发了。
双方的海族大军,避开了中央战场,在周边展开了接触。
而这里的战斗,就几乎可以算得上是一边倒了。波完麾下的海底城军队,在吸收了陆地上的人类文明的先进理念、并结合了人类的资源和技术,搞出了不少东西之后,那战斗力,在整个海洋世界,恐怕都是首屈一指的。
这样一来,形成的结果就是,虽然海底城军团,在数量上,远远要比阳逻率领的海洋部族少得多,但打起来,就宛如捏成一股劲儿的拳头,狠狠锤在了一团沙上面。那沙的数量,就算是多很多,也只有被一拳打散的份儿。
更何况,在海底城军团的战斗部核心,还有额外的一艘海底战舰。
这艘战舰,是波完造出来的这些之中,最小、配置最差的一艘。毕竟,波完的这种海底战舰的建造技术,也是刚刚摸索成型不久,技术还不算太稳定,并且资源也是有限的,好的材料一共也就只有那么多而已,不可能每一艘都拥有非常强大的能力。
但尽管是如此,有了这艘战舰当核心,海底城军团的作战能力,却有了一个非常大程度的提升!
有了此物掩护,海底城军团,简直变成了一把无往不利的尖刀!只有哪个地方,产生了比较激烈的反抗,或者出现了高级别的海族大妖,那战舰就一炮过去,多半儿事情就解决了。
在这处没有第二个法相修士的战场上,没有什么事情是海底战舰一炮解决不了的。
如果有,那就两炮。
说实话,这些阳逻带过来的海族部落,本身的战斗意志也就那样。在他的高压、残酷的统治之下,这些海底部族,对这只大海蛇根本谈不上什么爱戴、忠诚之类的东西。他们之所以愿意跟着它一起作战,完全是因为它太过于强大了,也太过于残酷了,不听从他的命令,那就会面临非常惨烈的下场。可能都不止自己死亡,大概率整个部族,都会被它抹去。
在绝对的实力差距之下,它们没有办法反抗,也就只能听从命令了。
于是,对于很多正在作战之中的海族战士来说,反正都是死,现在战死还是事后被清算而死,区别好像不是那么大。当场战死,那可马上就死了;当个逃兵,跑路了,还能多苟活一段时间。
更何况,这建立在恐惧和残酷上的统治,基础是非常脆弱的。
如果,阳逻能够在战斗之中,按出一些摧枯拉朽的手段,以碾压性的优势,直接取得战斗上的胜利,哪怕退而求次,能够表现得非常凶猛,那么或许他们还不太敢逃,害怕事后出大事。
然而,阳逻并没有表现出这种能力。相反,大家又不是瞎子,眼下的这场战斗之中,阳逻分明是落入下风的那一方!
这就更加动摇阳逻的统治基础了。
大家本来就痛恨他,眼看着它都要完蛋了,那这些痛恨着它的海族们,也就更加没有战斗意志了。
先是开始有一批,觉得战斗已经打不赢、或者被海底城军团首当其冲,正在挨揍的海洋部族,开始发生崩溃的情况,再接着,这种崩溃的迹象就变得越来越大、越来越剧烈,进而直接引发兵败如山倒的态势,大批量的海族战士,开始逃跑。
而在大批量的发生溃败的情况下,很多对阳逻非常非常不满、的乃至于本来就有仇怨,只是过去因为它的强压,而不得不跟随着一起来拼命的海族部落,干脆直接选择了在战场上,倒戈相向,投向了海底城这边。
当溃败、投降、倒戈这类情况,变得越来越频繁,甚至犹如瘟疫一般,急速的扩展的时候,所有人就都能够看得出来,这场战斗,大势已定。
哪怕是处于战场核心处的阳逻,也察觉到了这种局势的发生。
而这,也就让他变得越来越愤怒、越来越急躁,也越来越惶恐了。
他从理智上,情知自己已经很难取得这场战斗的胜利了。他突破不了波完的手段,既不能给播完造成比较致命的、严重的打击,也没有办法越过波完,去破坏在波完身后的那些海底战舰。
他并不是没有进行过这样的尝试,但却全都无功而返。甚至,有些颇为毛线的行动,更是让他自己反受其伤,因为冒失而遭到了集火攻击。
它现在,仍然保有作战的余力,然而绝对算不上是全盛状态了,甚至身上都带有了不轻的伤势。
而相反,在他对面的波完,打了这许久,却仍旧游刃有余,甚至都并没有展露出什么疲态。
就算是阳逻的性格,再怎么残暴好斗,它又不是傻子,不可能意识不到,自己若是再任由局势如此这般的发展下去的话,今日恐怕就是连自己的性命,都要丢在这里了。
他并不知道,在那些围攻他的海底战舰之中,还有一个法相巅峰的惟云在坐镇,不然,他会醒悟得更快一些。
但哪怕是现在,他也知道,这是该撤的时候了。
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
忽然发力,猛攻了一阵,这头大海蛇忽然抽身便走。
波完精神一阵,嘴里大骂着,追在其后。
然而,这个时候,就显露出了海底战舰有些不足的地方——这些钢铁造物,虽然有着不俗的威力和防御力,攻击能够威胁得到法相层次的修士,而就算是被法相的手段波及两下,也没有那么容易被损毁,仍旧可以保持一定的战斗能力。然而,当法相层次的对手,真正开始移动起来,就如现在一般的,阳逻在逃跑,那这些海底战舰,还真的就追不上去。
海底战舰,在速度上,比起真正的法相层次来说,还是差了老大一截的。
灵活性就更别说了。
而且,这条大海蛇,在海洋环境之下,跑得还真的就挺快的。就连波完,追在后面都挺辛苦,速度比对方差了一筹,只能一边追着,一边发动着攻击,尝试将其拦截下来或者拖慢速度,但是效果也不怎么好。
看到这里,陆朝熙微微叹了口气,说道:“唉,还是有些缺憾啊,后续得下点力气,争取能够改造的更好了。”
茗朝在一旁微微点了点头,表示赞同。
随后,陆朝熙又对着惟云说道:“惟云前辈,还是得麻烦你出手了,还请务必不要让这只大海蛇跑掉。”
“嗯。”惟云应了一声,随即身体就消失不见了。
过了没一会儿,一个宫装仙女般的法相,就正面拦截在了那条大海蛇逃跑的路线上。
阳逻愤怒的吼叫着,蓬勃的真元涌上,并且其之法相真身,张开血盆大口,朝着惟云的法相就咬了上去。
跑不掉就得死的情况下,他这肯定是拼上性命了。
惟云法相的面容,并无半分的波澜。她随手一招,如金龙一般的灿烂的水之剑,就出现在了她的手中。
阳逻的瞳孔猛然一缩,哪怕是在阳逻后面追逐着的波完,也同样有所触动。
“这是……金龙传承?”
金龙一族,作为曾经的海洋世界的绝对主人,他们的传说,仍然还有一些只言片语,流传于海底世界之中。
阳逻并不知道,这种力量到底有多么强大,他没有亲身体验过;然而,从过去自己所听闻到一些传说中,也能够知晓,这种东西,非常可怕。
然而,这个时候,再避让,也太晚了。
避无可避,怂无可怂,那就只有奋力拼上一拼!
而这一拼,就代表着它彻底的失败。
金龙之水剑,狠狠的斩在了阳逻那巨大的蛇头之上,它的一只眼睛,直接被斩瞎,连带着半个脑袋都差点被劈烂了。
海蛇法相的身躯受损,从伤口处,大量逸散了出来。而受此重创的阳逻本身,还不至于就此就死去了,可半个脑袋被砍开的它,也仍旧在剧痛之下,感受到了非常强烈的生命威胁。它想要再做出一些反应,但刚刚惟云这一剑带来的强大破坏力,却让它体内的力量,处于失控的状态,根本难以做什么事情。
紧紧追在其后的波完,当然也不会放过这样的机会,趁此机会也发起了猛烈的攻击。
而惟云,则再一次高高举起了手中的金龙之剑,再一次狠狠斩下!
阳逻这头大海蛇,彻底丧失了一切机会。
……
纵横东海深处的一位法相大海妖,就这样死了。
为求效率,波完只是留下了一些部下,和一艘海底战舰,朝着曾经阳逻所掌控的这片区域前进,镇压此处。
不求马上建立起统治,至少暂且先维持住秩序。
而另一边,他自己,则率领主力队伍,和大部分的海底战舰,以及惟云、陆朝熙、陆茗朝等人,转而向南。
他们要拜访另外两个客人了。
海底世界的消息,确实要闭塞一些,消息传播得并没有那么快。
当他们找到第二位海底大妖的时候,那只白色蛟龙,还不知道阳逻死了。
不过,在波完道明来意、将大海蛇阳逻那颗被损坏、但仍旧还很狰狞的脑袋,摆在了那只白蛟的面前时,白蛟沉默了。
他跟这只大海蛇,是有仇的。在过去的岁月里面,他也没少受阳逻欺负,只是苦于自己是再不是对方的对手,所以没啥办法。
而如今,阳逻被杀,虽然不是自己亲手所为,但看这家伙死得如此凄惨,也是足足的出了口恶气。
同时,他也远远比阳逻要更懂得审时度势。
他选择成为大燕皇朝的第二位海亲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