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jmms寓意深刻玄幻小說 港綜世界大梟雄討論-380 一個處長的時代落幕熱推-cxu4j

港綜世界大梟雄
小說推薦港綜世界大梟雄
“灵感值+1!”
中环。
警务处总署。
顶层。
庄世楷站在处长办公室内,举起一杯香槟破例与处长碰杯共饮。
“叮铛。”
一道轻脆的玻璃撞击响起。
庄世楷昂头把香槟杯送到嘴边轻轻抿下一小口。
毕竟现在是上班时间,不适合大口饮酒。
何况,他等等还要回湾仔警署处理一些堆积文件,
葛白处长倒是豪爽多了,举起香槟杯一口饮尽,接着皱起眉头露出刺激舒爽的表情。
“庄!”
“恭喜你扫平四大庄家!四大社团!”
“比预计时间还快两个月!”
葛白放下酒杯马上拿起香槟再给自己倒满一杯。
他与其说是在恭喜庄sir建功立业,不如说是恭喜自己拿下满分政绩。
而且看他的样子就知道是一个老酒鬼。
天天办公室喝酒的老酒鬼。
呵呵,酒鬼警务处长?听起来有些搞笑,但仔细琢磨又真TM舒服!
虽然庄世楷不希望华人势力沦为这种官僚阶层,弥漫着腐败的土壤,但是他对鬼佬腐败毫无意见,甚至希望把“酒鬼”送到更高的位置上。
因为这很符合华人的利益!还意外符合“葛白”的个人利益!也就是要日不落子民们多沉受点黑暗。
大英帝国的子民们幸苦啦!
只见庄世楷拿着酒杯含笑答道:“替长官做事。”
“呵呵。”葛白憨笑两声,绕到办公桌后拉开抽屉,取出一根珍藏雪茄点燃好再递给庄sir。
庄sir抬手接过雪茄,一只手夹着雪茄吸上一口,另一只手端着香槟杯看向落地窗外。
他从高空俯视看去,只见总署对面的三栋高楼都已停止经营,贴上封条,有种落寞的可怜。
普通人面对权贵时的那种卑微感,竟然在三栋建筑物上表现的淋漓尽致,可见权利是不分其死物活物,以一种看不见的大网包裹着人类社会方方面面。
只要尚存在人类社团当中,永远都无法摆脱权利的触手。
现在庄sir如约扫平港岛的四大社团、四大庄家、完成对葛白权利上的履约,给葛白送上一帆风顺,此刻双方就是对即将到来的“权利”庆祝!
准确的说,真正庆祝的人只有“葛白”,庄sir应得的利益基本已经兑现,想要再向葛白到巨大利益已经不现实了。
因为葛白任期基本临近结束,目前在港岛能够给出的利益有限,而且想不想给也是一个问题。这里就要看庄sir的手腕了。
索求利益也是要讲究办法的。
另外,庄sir“打垮黑柴”获得的经验奖励,计入系统经验栏,满足升级要求,系统等级已经升至LV25。
还有剩余的1300点经验留在经验栏当中计入下次升级。
这时葛白看着庄世楷笑道:“能替长官把每一件事做好!”
“这本身就是一种能力!”
“庄,你是见过最优秀的年轻人。”
葛白的目光赞奖。
夸奖更是毫不吝啬。
庄sir却吐出一口浓浓的白烟,看向葛白笑道:“所谓优秀都是我用命拼回来的,真比不得那些天生贵族。”
“我投胎能力还是不行的。”
“处长先生。”
葛白似有所感的摇头叹气,虽然他的出身与普通市民比起来,已经是芸芸众生的幸运儿,极为优秀的资产阶层了。
后来参与二战,建功立业,更是步入统治阶级当中。
论投胎功力他可不差!
不过他和那些上议院贵族、各国王室财阀二代等等公子哥儿相比…还是天差地别的距离的。
而庄sir又靠自身努力直接追平他的出身、功勋、令他生不起丝毫骄傲……甚至能与庄sir产生共情,觉得有些失落。
“唉。”葛白再叹口气,举起香槟杯,直接饮尽一口香槟。
他开始郁闷了。
庄世楷则是白他一眼,心里嗤笑道:“矫情!”
他只说自己投胎能力不行,可没说自己命差啊!
他一个“重生佬”算起来命也不差。
碍于三代人的现实原因,无法对标顶级大鳄,但还是比普通二代更强一个档次。毕竟“重生佬”多活一辈子勉强也算“二代”了。
他故作深沉完全就是想在索取利益前,打一波感情牌诉诉苦作为铺垫,免得动作太生硬搞的大家都疼。
做事要有润滑剂…呸呸呸,要讲究圆滑!大家都懂的吧?
可“葛白”这狗东西都能产生代入感了?
呵呵,要是连统治阶级都有权利诉讼命运、芸芸众生还要不要活了?
无耻的老东西!
庄世楷心里暗骂一声,表情上却流露出深切情感,默不作声的举起酒杯轻轻与处长碰杯,两人碰杯以后又各自无言的举杯饮酒。
虽然双方一句话都没说,但是这杯香槟里的情感格外浓郁,葛白抬起头看向庄sir的目光马上就不一样了。
“唉。”庄世楷也装模作样呼出口气,望着葛白讲道:“处长先生。”
“命运与我不公,希望您能多提携提携我。”
葛白目光闪动,心头一软,马上明白他的意思,面露无奈的讲道:“我也想给你升职总警司!你是我见过最好的下属!”
“可现在我的任期只剩两个月,而明年的新任处长人选已经定下。”
“警司级以上升职需要考虑宪伟层的意思,目前许多宪伟层已经和新任处长有联系,我就算力排众议也不能决定。”
其实葛白力排众议可以决定,只是他即将归国发展,需要维持国内关系,甚至与新任处长都有利益关系。
他不想再力排众议,胡乱树敌。
而警队内部宪伟级的目前只有庄sir一个华人,也没有可以引用的力量,自然不敢给庄sir升职。
至于庄sir原本升职警司级,那是处长签字首肯便可。
升职高级警司
新任处长人选未定。
宪伟层尚不敢提出反对意见。
没办法。
现在时局不一样了。
形势总是在变化。
葛白脸上闪过一抹愧疚之情,他知道自己不给庄sir升职的机会,以后庄sir在新任处长手下恐怕升职难度会更高。
这时候庄世楷却摆出非常理解他的表情,放下香槟杯,手指夹着雪茄上前拍拍他肩膀,满脸深切的讲道:“我明白。”
“替你挣那么多政绩我们都不要谈!我是你下属!这些都是我应该做的!”
“不过你有下属,我也有下属!我可以不升职,我的下属不能不升职!”庄世楷说完以后,收回手把雪茄叼在嘴上,转身拿起茶桌上的一张文件再返身递向葛白。
这份文件夹是他提前就带进处长办公室的,进门后就搁置在茶桌上,可见庄sir早把局势看的非常通透,根本就没奢望最后来个大跳步,从高级警司再跳成总警司。
不从上层局势考虑,光是宪伟级的一年三级跳,本身就不太可能,没必要强求。
彻底扫平八大社团的功劳呢?葛sir其实已经提前兑现大半了。接下来的功劳他升职反倒不如给手下升职。
只是这次庄sir要把手下提拔至警司级!
让几个心腹紧跟他的步伐进入宪伟级!再新处长来临之前增强自身在高层助力!
说实话,这个要求有点狠了…可鲁迅先生说要开一扇窗,先提拆屋顶,于是庄世楷便听从鲁迅先生的教诲做事,事实证明有些事情是人类的通病,而不是民族的劣根性。
把什么都冠以民族劣根性的人,往往没有出过境线外,充满着自卑与自艾。
葛白目光深邃接过那份文件夹,翻开一看正是有关三位华人总督察升职警司的报告。
他的情绪正处于对“庄sir”的愧疚当中,庄sir的话又切中他内心,而且讲的很有道理。
于是他在犹豫便可后,便把文件放在办公桌上:“好的,庄,我不会让你难做的。”
他露出一个惭愧的笑容。
因为他就没法照顾好自己的下属。
哪像庄sir一样处处为下属考虑?
人对自己没有做到的事情,反而愿意通过一些方式成就别人,并且愿意为此付出些价值,扛住点压力。
这时庄世楷真心实意的露出笑容感谢道:“thankyou,sir!”
“我替我的下属感谢你。”
“他们也是和我一样用命在拼前程的人。”
“非常您给予的机会。”
“嗯。”葛白点点头道:“我会把事情办好的。”
随后葛白摇曳着酒杯又讲道:“明天我派再秘书把新任处长的资料送给你。”
“那个人不好对付。”
“你好小心了。”
葛白好心的提醒道。
庄世楷露出受教的样子,重新端起香饼杯:“叮铛。”
“我会注意的。”
他叼起雪茄,嘴角露出笑容。
当初葛白做处长的时候,他只是个小小的警员马仔,他可以舔,而且由于时代原因舔的很舒服,双方都很舒服,堪称是互惠互利的合作。
可现在他已经不是警员马仔,新任处长到位之前,他起码在宪伟层掌握着四张票,虽然只是小小的四张,但也是一种声音与力量、根本不用畏惧对方。
谈得拢就继续合作!谈不拢就掰掰手腕!看看港岛这块低头谁说话更管用!
……
“庄!”
“我会试试!”
庄世楷离开处长办公室前,葛白突然出声喊道。
庄世楷面带笑意的转身摆摆手,便姿态轻松的进入电梯离开。
他该得的都已经到手。
剩下的就随缘了。
别人不给就靠自己挣!
葛白则在醒酒以后,捂着额头,看着文件夹久久无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