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0rz2好看的玄幻小說 攝政王妃竟有兩副面孔-第一百六十八章:冰器殺人分享-mvizq

攝政王妃竟有兩副面孔
小說推薦攝政王妃竟有兩副面孔
在其余诸国的逼迫之下,上殷最终还是在六月伊始派兵前往阳泽大漠了。
阳泽大漠连接着西宛,南戎和北朔,它是一片广阔的荒原,一望无际,中原的军队要想只靠自己横穿过去直捣西宛,几乎是不可能的事。
好在西宛素来凶悍,在暮江以南的三国中,它是最为猖狂无礼的,不仅是南戎深受其害,实力次于南戎的北朔更是畏惧西宛。
如此,上殷想攻打西宛,南戎自是不必说,北朔也是表明,愿意派出前锋部队,在阳泽大漠为上殷引路。
这些消息原本十分隐秘,但军队人马逾二十万,这样的动静,也很难完全瞒住西宛。
上殷出兵的消息传到西宛,沈落是在其中推波助澜了的。
得了消息,西宛没办法继续将兵力部署在对付南戎上,只能一边写国书前往上殷求和,一边把兵马召集起来,好随时抵御上殷的进攻。
总之,上殷出兵,南戎便安全了,而沈落心里的大石头,也总算是落地了。
在这场算计中,上殷除了被迫出兵,还损失了一个吏部尚书。
田建弼原本想着,只要他也咬定田文滨是在为皇帝办事,那说不定能侥幸逃脱一个灭族之罪。
纵使他明知是假的,却把罪名推给皇室,这必定惹得龙颜大怒,但流言纷纷,他料定未免落人话柄,苏景佑不会对他出手。
田文滨究竟是怎么死的呢?
田建弼不知从哪里得到了消息,说是被冰杀死的。
冰能杀人?自然能,只要打磨得当,其锋利程度不亚于最快的刀剑。
大家便觉得田建弼说的有道理。
可是现下是五六月,哪里来的冰?于是大家便又不约而同地想到了皇室。
捡来的新娘:总裁勾搭成瘾
阔少的契约萌妻
各国皇室为避暑,历来大多修建有冰窖,上殷也不例外。
苏景佑即位前,冰窖一直修建在淮州合渭城的屏南行宫,但因为淮州路远,而苏景佑勤勉,不愿为了避暑在路上花费功夫,便在皇城也修了一处小冰窖。
冰窖是仅供皇室享受的,不好劳民伤财,大肆修建,是以皇城的这个小冰窖没有在宫中另外开辟处所,而是征用了鲁王府的地窖。
鲁王与鲁王妃常年在外游玩,这地窖空着也是空着,便由着苏景佑命人改修为冰窖了,倒也确实节省了许多财力和人力。
总之,皇城中是有冰的,且就在鲁王府中,那除了皇室的人,谁敢跑到鲁王府里头偷冰出来杀人呢?
这样的说法一出来,皇室真是百口莫辩。
即或是能找到证据查清真相,难道还要皇帝派侍卫跑到那些市井平民面前,一个个解释给他们听?
炮灰少女重生記 七彩魚
人们素来只相信自己愿意相信的,至于真相是什么,其实他们没有那么在乎。
田建弼便是算定了这一点,他相信苏景佑不敢再灭田家满门,不然,皇室的名声不知要被传成什么样子。
这个赌,田建弼算是赌对了,明知他在说谎推卸,但苏景佑却不敢杀他。
田府满门被灭是在上殷出兵的当日,即六月初二的晚上。
对,田建弼是赌对了,苏景佑不敢动手,可是苏执敢。
千算万算,田建弼算漏了最是心狠手辣的那一个。
你的儿子犯下抄家灭族的大罪,你这个做老子的先是帮着隐瞒,现在看瞒不住了,为了不被灭族,就把脏水索性泼到皇室头上?
第二日,晨起的小贩商户行人,从田府外头路过的,只看着一具具尸体被人从田府里头抬了出来。
胆子大的往里头瞥了一眼,地上血红一片,已然凝固,看起来是死了多时了。
老的少的,男的女的,大约是主子奴仆加在一起实在太多,竟是从夜里杀完人,一直抬尸抬到了现在。
足球之道
议论自然是不会少的,但却没有预想的那般鼎沸,原因无二,杀人的是苏执。
在田府外头明目张胆指挥抬尸的人是奚竹,有的人见到过他跟在苏执后头,自然大家也都知道这狠手是谁下的了。
阖府上下百余条人命啊,谁竟下了这样的狠手?!苏执下的。
哦,那不稀奇。
阴司杀神杀人么,这有什么稀奇的?
这便是苏执在皇城的声誉,也不知是该说幸还是不幸,不过横竖对苏景佑来说,是大幸。
一来田氏欺上瞒下,为了包庇儿子的各种罪过杀人灭口,还敢向皇帝泼脏水,苏执这么做,倒是按照上殷律法惩罚了田氏一门。
二来这件事是苏执做的,苏景佑只乐呵呵听个结果便可,那些骂名则有苏执背着,实在是坐享其成。
因苏执一出手,原本四起的流言一时间反倒消停了许多。
阎罗王杀人,那个小民敢置喙?自然就安静了。
这头田家抄家灭族,康明薇自然就被放出去了。
原本也是为了以此麻痹康欣馨,便于赵合燕得手,这是沈落的意思,不过康明薇从大理寺出来之后,一听见苏执的名字便害怕。
穿越七三之小小媳妇 yzmb
赵合燕遣人去大理寺问过,狱卒只说赵合燕出去后,摄政王妃又派人带过话给康明薇,说了什么却是无人知晓了。
问了康明薇,康明薇也是不说。
但看她除了对苏执唯恐避之不及以外,其余也没什么要紧的,赵合燕便没再追究下去了。
本来赵合燕就不希望她和摄政王扯上关系,如此更好。
唐朝地主爺 星空沒有雲
暴王,妾本轻狂 胭木
许是因为田氏一门的惨剧,皇城中关于康家的议论便只剩只言片语了,而上殷派兵灭西宛是一件大事,更是让人的心思转向了前线的战况。
至此,从册妃宴引出来的一应事件总算是平息了。
九五小孩的甜蜜心语 茄亦紫
苏执自在南安阁和越休密谈之后,倒也并未扰乱沈落的计划,但沈落闷声坑了上殷这么大一手,自己却是心虚,便一直让芙兰从越休嘴里套话。
越休原本就是一个憋不住话的性子。
他之所以一直躲着沈落,就是因为害怕自己一时忍不住,把心事全说了出来,故而只能避而不见。
如今芙兰主动追着越休问,没用几个回合越休便扛不住了。
神秘兮兮拉着芙兰到了僻静处,见四下无人,一脸纠结歉疚的越休这才小声道:“王爷在外头有别的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