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hba妙趣橫生都市异能 神遊諸天虛海 起點-第663章想我莽金剛,一身正氣讀書-zn9u2

神遊諸天虛海
小說推薦神遊諸天虛海
“这怎么可能,我怎么可能会看不起你们写的剧本?我不信!”
听到那声询问,林青摇摇头,努力睁大自己的明眸眼睛,做出一个分外真诚的神情。
“至少在我看来你写的那剧本写的很不错啊。
荡气回肠,风柔百转,山穷水尽,死路一条,简直亮瞎了无数人的眼。
就是哪天一不留神昆仑山塌,葡萄架倒,然后你被你家夫人用一把开天柴刀活活打死,捧着你的一个脑袋扬帆远航虚海,我都一点都不意外。
萬千風華
哦,我想起来了,怪不得你那么认真努力的修行八九玄功中的三头六臂之法,原来早很久以前你就有这样的打算了呀…呵呵,你个*男!”
“胡说八道。你知道我在江湖上的混号是什么吗?就在这里大放厥词!”
这一刻一道道涟漪在时空间传递着,似乎在宣告、在迎接、在礼赞着一道本质无法言说的神名。
是好似混沌的最初,又好似秩序的源头,是代表时间、虚空、永恒、无限的元始之极!
艦娘同萌隊
最终的最终,无数颂赞祷告声与时光之外的涟漪,一同在在林青的眼前汇成一个整体。
这一刻,顺着与神话仙迹的联系,仿佛这尊那尊代表着未来纪元时间线上的【存在】的化身,在通过这个“名”向着众生宣告着自身在这个时代,这一抹时间线的定位!
“我【莽金刚】行的端(●°u°●) 」,做的正(ง•̀_•́)ง,和那个“元始天尊”有什么关系?
什么昆仑山,什么葡萄架,你说“元始天尊”就是了,硬是和我“莽金刚”有联系算什么?
三头六臂就三头六臂,三头六臂怎么了?天底下会这门神通的人多了去了,到只要会这门神通的,就是“元始”了?小伙汁,做事不要这么武断嘛。”
骤然因“名”而在林青面前浮现的身影模糊不清,混沌莫名,仿佛在此刻的诸天万界之中并无任何可以让他依凭的存在基点。
而他本身似乎也从未想过在这诸天万界里留下任何可能被人发现的“痕迹”。
当他听到林青对自己的无端指责后,毫不在乎的摆摆手,完全就是打算把自己给摘出的节奏。
毕竟不管别人能不能相信,如果连自己都没办法相信自己,那还怎么去骗……去说服别人?
更何况这事,这名字能承认吗?
别的不知道,但至少莽金刚得到某个内鬼的情报,那位似乎好像已经有些察觉到自己的计划了。
甚至已经是派遣人手,穿越时间线的空洞,挣脱两个纪元的隔阂,来到这个时代来调查自己了!
这是何等敏锐的嗅觉!
想自己孟……咳咳咳,莽金刚,从踏入江湖武林以后,就一直被那魔女压在身下,不论自己做出什么“算计”,都是被她当做一猴子一样玩。
搞到最后,自己都不对自己的智商报什么期待了。
玩智商的,心都特么的脏。
这次若不是那只二五仔偷偷摸摸得给自己传递情报,弄不好自己刚来这个时代,迎面而来的就是一把从天而降的天诛斧,一块乾坤钵,一柄混元簪,一株先天蟠桃灵根,一杆天花妙坠聚仙旗……等等一系列东昆仑神系中的彼岸神兵了。
若再倒霉催些,弄不好连诛仙阵图,混元渔鼓、天塌地陷紫金锤……等这一系列上清碧游宫的彼岸神兵都可能直接砸在自己头上!
别人不知道,他能不晓得?
在这个时代,东昆仑的瑶池西皇金母可是直接得了元始天尊和灵宝天尊的烙印传承,间接入主玉虚宫和碧游宫,替代替两位彼岸天尊在中古时代之后维持他们在时光大河中的印记!
都不需要金母中饱私囊,在法理上,除非新一代元始天尊和灵宝天尊降生,要不然玉虚宫与碧游宫中诸般彼岸神兵,她都是第一序列的使用者!
富婆这种存在,诸天万界多了去了。
但富到东昆仑的这般模样的,莫要说这一世·诸天时空,就算是纵览整个多元维度虚空海中的万万兆兆超维时空,也没有几个姑娘能比得上啊。
如此奢华程度,要是被刚刚才和真武交易玩的镇元子他们知道的话,信不信他们能活活哭死在自己的道场里面?
和这样一位即有脑子又有钱的老婆耍心眼,关键自己又是一个主要一到重要时刻就热血上头,直接把仅存不多的脑浆智慧崩飞出来的家伙。
兽武干坤
可想而知,“莽金刚”在自家西昆仑玉虚圣境里过的是啥生活了。
所以说,那个二五仔好啊,如果不是它,弄不好莽·孟·金刚就要被自家老婆堵在时光大河里,然后“哐哐哐”地来回砸耳光了。
“所以我要感激它啊,看来以后它在万界通识里剁下来的“手”,我就涨价半成买回来吧。”
在此刻时间线上混沌莫名,也根本不敢暴露其状的孟金刚,在忍不住在心底暗自道,然后顺手把那株大青根在万界通识里的万借花呗额度给冻结了。
既然做了二五仔,那自己就要把戏给做全套了。
他若是对那株大青根举动不闻不问,这才是天大的破绽!
以自家老婆的天资聪慧,用小拇指头都能猜出来。
估摸着都不要到明天,今天自己就能在昆仑玉虚宫里的晚餐列表里,看到“炭烧大青根”这道菜(〃ノωノ)了。
邪魅皇妃要出墻 瀟淩雲姜
“唉~想我“莽金刚”一身正字,舍己为人,助人为乐,人道楷模,正道之光……(省略三万字),现在不过是想要稍微助人为乐一番而已,怎么就这么难呢?”
那朦朦人影似是仰天长叹一声,那真是说不出的空空寂寥,恍如幽寂长夜只身一人,根本没有同行之人,分外的想找人好好倾诉一番。
可惜在场除了林青,也根本没谁。
异世之众神的游戏
而林青双手则插进袖袍中,目光涣散,正静静地看着眼前这位的表演。
莽金刚:“……(〃ノωノ),道友,你怎么不接话呢?你不接话,我怎么往下骗……呸,往下认真的交流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