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n579精华都市异能 神聖羅馬帝國 線上看-第三章、新的麻煩鑒賞-syajw

神聖羅馬帝國
小說推薦神聖羅馬帝國
经济模式变更,影响是全方位的。作为新的欧陆霸主,神圣罗马帝国的一举一动本身就倍受外界关注。
即便是维也纳政府迈出的步子很小,但是新经济政策开始实施,还是引起了欧洲各国政府的重视。
重视归重视,实施什么样的经济政策是神圣罗马帝国的家务事,还轮不到大家插手。
除了推崇自由经济的嘴炮党们吆喝几声外,就没啥动静了。相比神圣罗马帝国经济政策的变化,民众还是更加关注法兰西内战和日西战争。
尤其是法兰西内战,更是吃瓜群众们的最爱。反法战争才刚刚结束,仇恨还没有完全淡去,看着敌人倒霉大家自然乐得看热闹。
普通民众可以看热闹,各国政府就不行了。法国内战要是持续下去,赔款就成“水中月,镜中花”,看得见摸不着。
最先沉不住气的是比利时政府。作为欧陆战争的最大受害者,比利时直接从发达国家跌落到了赤贫国家。
战后重建还在继续,几乎所有的物资都要从国外采购,国家税收约等于零。比利时政府现在的唯一收入,就是法国人支付的战争赔款。
现在已经到了下半年,距离结算期不远矣,要是法兰西内战还不结束,今年的战争赔款就要泡汤了。
要知道比利时政府现在全靠举债度日,战后重建的所有经费都来自于国际贷款,一分钱恨不得扮成两半花,就连政府公职人员的薪水都无法正常发放。
现在就指望着法国人的这笔赔款给公职人员发薪水,免得下面的人搞罢工。
理论上来说,现在革命党人被围困在了巴黎,贵族集团在军事上占据了上风,应该很快取得胜利的。
可惜法国贵族集团内部矛盾重重,尽管维也纳政府调和了三大保王党之间的矛盾,但那也只是压制了明面上的矛盾,暗地里拖后腿的事情仍然时有发生。
相比之下,巴黎新政府情况就要好得多。甭管是自愿还是被自愿,大家都上了贼船,双手沾满了鲜血,只有死磕到底一条路。
别看革命党每一次起义失败都能流亡海外,就以为跑路很容易了。事实上,每一次跑路成功的都只有高层,普通革命者根本就没有流亡的资本。
一边是各怀鬼胎的贵族联盟,一边逼上绝路的革命党人,双方爆发出来的战斗力自然不在一个档次上。要不是反法同盟在背后支持保王党,双方的攻守之势早就易位了。
支持归支持,盟军并没有直接出兵干涉这次内战。一方面是因为卡洛斯坚决反对,另一方面则是反法同盟内部发生了分化。
贵族集团表现虽然的差,但是战略上仍然占据了优势,只要继续围困下去,保王党早晚都能耗死敌人。
除了几个穷鬼,需要等米下锅外,反法同盟中大部分国家都乐得看法国人自相残杀。
欧陆战争虽然重创了法兰西,但仍然没有改变法兰西是一个大国的事实。有历史的教训在,没有人敢对法兰西掉以轻心。
现在法国人自相残杀,消耗国家的元气,正是大家想要看到的。某种意义上来说,内战才是最残酷的,无论谁胜谁负,消耗的都是自家的国力。
翻开历史书就知道,内战造成的最大伤害,从来都不在战场上,战场之外死得人才是最多的。
尽管没有具体的伤亡数据统计,但是根据法兰西粮食进口量变化,还是可以推出一个大概的数字。
根据欧洲粮食出口协会发布的数据,自法兰西内战爆发以来,粮食进口总量已经较上月下降了百分之二十七点四。
导致粮食进口总量下降的最主要原因就是——法国民众的腰包被掏空了,丧失了购买力;其次才是巴黎被围困后,外界的粮食无法输入。
单纯从比例上看不出来什么,要是换算成具体数字,就是法兰西又增加了上百万人需要解决吃饭问题。
当然,真实数据可能会有所出入。毕竟每天都有无数的难民病死、饿死,人口减少了粮食缺口自然也就少了。
在这种背景下,比利时提议武装干涉,自然很难获得大家的支持。
……
维也纳宫,良心未泯的弗朗茨大帝,此刻正在为解决法兰西难民问题而发愁。
欧陆联盟的援助是建立在波旁王朝复辟成功的前提下才会有,在尘埃落定之前,大家是不会冒着血本无归的风险给法国人提供帮助的。
维也纳政府出手拉法国人一把?这更加不可能,仇恨不光在法国人中流传,广大神罗民众心目中同样存在。
谁要是这个时候支援法国人,那就是在和广大神罗民众过不去,尤其是卢森堡和莱茵兰地区的民众反法情绪最为激烈。
为了照顾自家人的情绪,弗朗茨也不可能冒天下之大不韪,给法国人提供实质上的帮助。
当然,这是官方给波旁王朝的解释。至于法国人信不信,那就不知道了。反正弗朗茨确实替法兰西难民操心了。
自法兰西内战爆发以来,跨越边界线进入神罗的法国难民越来越多。为了生存下来,难民显然是顾不上国仇家恨了。
遣返一点儿作用都没有,就算是送了回去,找不到足够的食物,要不了几天这些人又回来了。
被捕入狱没有关系,至少神罗的监狱也会管饭,比饿肚子强多了。反正难民遇到守军就投降,只要肯管饭,你爱咋地就咋地。
欧洲民众的视线都聚焦在了法兰西内战上,关注难民问题的媒体自然也不少。为了国际声誉着想,很多非常手段都不能用了。
尤其是跟着过来的儿童,甭管父母在不在身边,都以孤儿自居,直接赖着不走了。
成年人可以遣返,可以逮捕,面对这群孤儿守军却无能为力。最后只能先养着,搞得前线军营都快变成了托儿所。
怎么处置这些难民,已经成为了维也纳政府面临的最大难题。
“什么,利奥波德二世要来维也纳?”
比利时百废待兴,正是需要他这个国王稳定人心的时候,利奥波德二世这个时候访问维也纳,肯定不可能是单纯的走亲戚。
“是的,陛下!”
外交大臣韦森贝格回答道:“比利时外交部刚刚发来电报,据说利奥波德二世已经从国内出发了。预计今天晚上就会进入帝国境内,让我们安排专列。”
利奥波德二世这是用实际行动阐述什么是雷厉风行,也不管维也纳政府是否乐意接待,就直接过来了。
“让铁路公司安排专列,外交部按正常规格做好接待工作,皇室这次就派马西米连诺做代表。”
(别名:马克西米利安)
甭管有什么目的,来者是客,该有的外交礼仪还是少不了的。闲着也是闲着,弗朗茨决定给倒霉蛋弟弟找点儿事做。
反正都是亲戚,让马西米连诺去接待自己的大舅子,没有任何毛病。
坦率的说,弗朗茨兄弟几人关系还是不错的。只要马西米连诺不拿着治国方案过来请教,大家就是好兄弟。
很遗憾,理想主义者的狂热不是一般人能够比拟的。尽管过去了这么多年,马西米连诺还是没有放弃皇帝的义务。
当然,经过了这么多年的成长,比起年轻时代马西米连诺还是成熟了很多。这一点从他精心准备的墨西哥发展战略,就可以看出来。
如果在三十年前就这么玩儿,加上维也纳政府的支持,马西米连诺多半已经坐稳了墨西哥皇位,至少不是一个前总统能够推翻的。
可惜什么都有,就是没有后悔药。时代在发展,国际局势在变化,现在的墨西哥远比三十年前复杂,就算是复辟成功也很难坐稳江山。
风险高收益低的买卖,弗朗茨从来都没有兴趣。真要是有趟墨西哥那滩浑水的功夫,还不如早日将英国人从海洋霸主的位置上拉下来。
无论是澳大利亚、新西兰,还是加拿大、英属非洲,哪一个不比墨西哥诱人?
直接吞并不现实,建立独立邦国还是很轻松的,至少要比搞定墨西哥容易。起码这些地区,没有墨西哥那么多人口,更没有那么复杂的种族矛盾。
接待工作安排完,小插曲也就结束了。至于利奥波德二世来访的真实目的,弗朗茨还没有那么强的好奇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