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33w寓意深刻都市言情小說 道人賦 ptt-第一百零二節 今夜月明千萬裏熱推-fr1hv

道人賦
小說推薦道人賦
明月起天东,桂影映蟾宫。
穿云度重峻,覆照上京城。
开元二十一年,正逢仲秋佳节。
古籍有载:“至斯时,月之为玩……十五于夜,又值正中。稽于天道,则寒暑均,取于月数,则蟾兔圆。”
而把这句话通译成今人之言,那就是——“这一天天气刚刚好,不冷不热的,玩儿起来那叫一个舒服!”
上京百姓坐享帝都繁华,仲秋节当前,自是乐得欢庆,是以诸店皆卖新酒、结络门面楼彩花头,至使市人争饮整日未间,闾里儿童连宵嬉戏。
多年的风调雨顺、不兴刀兵,早使得天南百姓丰衣足食,人口也随之再次暴增,从朝廷户部的统计来看,自姬桓当政至今,天南国的人口在过去的二十多年里已经增长了一倍还多。
如今的朝堂上可没有什么只知尸位素餐的衮衮诸公,经过二十多年的大浪淘沙,留下的尽是明眼敢谏的贤达之臣,是以对于天南如今的国势,众人可谓是夙夜难眠。
在一众朝臣眼中,天南国的疆域虽然广阔,但也经不住这样无休止的分派与划拨,百官心忧国事,已经奏请了不知道多少回,想请姬桓大帝颁布限制人口增长的法令,有几位阁老更是执着令箭深夜叩阙面君。
不过也不知道姬桓与那几位阁老说了些什么,总之自从那次叩阙之后,朝中但凡再有关于这方面的奏折,皆被留中不发,想来几位重臣已经站在了姬桓一边。
相比于宫廷外的民间庆祝,皇宫内的赏月大典则是多了几分仙家气度,原因无它,因为参加此次皇家家宴的皆是往来乘云的闲云观仙长。
扫量了一下坐在自己下手处正在极力装出高人模样的师弟师妹,姬桓摆了摆手,命殿中的宫女宦官尽数退下,之后笑骂一句:“行了,少在我面前装出这副恶心样子!”
此言一出,无果、田帧等人尽皆大笑出声,少了外人在场,众人在大师兄面前自然不用再装,于是场面立时变得混乱起来,觥筹交错间,情形与当年在闲云观时一般无二。
立在无果等人身后的几个外门小辈弟子见此情形,不由各自憋起了笑,也都坐到偏桌吃喝起来,心中皆道:
“难怪师祖等闲不许师父和师叔伯们前来叨扰大师伯,合着原来是怕丢人。”
风文身为外门七子中的老么,这些年一直随在彭仇身边,七人之中也只有他与姬桓未曾收徒,今次难得能与师兄师姐们相聚上京城,是以谈兴最浓,此时又被颜青和林染灌了满满一坛子灵酒,于是借着醉意对姬桓嚷道:
“大师兄,你在师父那里最有面子,我观你这皇宫里高手还是太少,不若你与师父说说,让小弟到你身边听令可好?”
姬桓此时正被无果和南宫恙纠缠,闻言哈哈一笑,挡开无果递来的酒坛,言道:
“臭小子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也不问问你二师兄他们,哪一个不想常年留在观中聆听师父教诲?就连为兄每年也只能归山修行数月,你倒好,竟然还一门儿心思地往外跑!”
田帧也在一旁打趣,哼声道:“哼!历来但凡家中兄弟姐妹众多的,就都是小的吃香,小师弟可是师父、师娘的心头肉哩!
小师弟,你既然动了出山的心思,不若随我一同去往黔州,季灵师姐如今破境在即,不日就要折返宗门,那边可是正缺人手呢!”
风文闻言立时面露苦相,连忙作揖讨饶,黔州那里地处边陲,怎么比得了上京城的繁华?况且三师姐田帧用起人来一向霸道,风文可不想到她手底下受罪。
师兄弟几人又自相互调侃了几句,姬桓便出言问询损友何弃我的近况,言说那小贼往年一到仲秋佳节就会跑来皇宫蹭吃蹭喝,却不知今次因何转了性子?
众人见问,眼中尽皆泛起艳羡之色,无果回道:“大师兄不知,何小贼今次不知道撞了什么狗屎运,竟然有幸随着袁华师兄一同前往了苍生岛,需知苍生岛上那些修真者可是出了名的人傻钱多,以何小贼的奸猾性子此行定能赚得个盆满钵满!”
眼见着一副出家人打扮的无果显露出这样的市侩模样,姬桓等人初时一愣,之后尽是捧腹大笑,皆言:闲云观“怒金刚”的这副市侩嘴脸可不能被外人瞧了去!
无果挠了挠头,却是不以为意,他在少年时投身红尘之外,于西极凌空寺出家,而后有幸入得闲云观,这才明白了人情世故,如今苦修二十余载,终于悟透了“佛心”即“凡心”的高妙道理,是以在师兄弟中活的最是洒脱随性。
“爹爹!各位师叔!你们为何提前开了宴席?怎么不等倾城?”
就在众人打趣无果时,皇城上空忽地传了个一道极是清脆悦耳的声音,姬桓闻声大喜,连连望空招手,原本还在坤宁宫的璎皇后也早身化青烟,闪身来在姬桓等人所在的大殿中。
待到众人抬眼看时,却见漫天月华中忽地飘来一片轻云,轻云之上正立着已是二八年华的姬倾城。
远山沾恩添秀色,蟾桂得润有余芳。
玉质冰肌倾城至,满园皆闻广寒香。
姬倾城缓降轻云袅娜踱步,真个是眉若烟云、肌似羊脂,娉婷而笑时,面如桃花吐蕊,秋波盈湛处,满月羞于见人。
璎皇后一见女儿归来,立时放下一国之母的架子,身形一动就已经将姬倾城揽在了怀中,口中虽然不住地埋怨,脸上却已经笑开了花。
姬倾城与母亲谈笑了几句,又把一枚驻颜丹偷偷塞到璎皇后手中,这才来在姬桓面前盈盈下拜,口称:“女儿拜见爹爹,见过各位师叔。”
而在偏桌开宴的一众外门小辈弟子一见姬倾城到来,则是个个打了个寒颤,连忙急匆匆起身行礼,齐声道:“恭迎四师姐驾临!”显然是怕极了这位倾城师姐。
姬桓见状哈哈大笑,内中全是得意之情,无果等人则是笑骂自己的弟子没用,田帧招招手,示意姬倾城坐到自己身边。
随着年纪的增长,四代亲传弟子中的彭逍、彭遥、孟不同三人早已脱去了玩儿心,开始掌管起闲云观的一些核心事务。
唯独姬倾城年纪最幼,又最得师祖宠溺,加之师父聂凤鸣又长久未曾归山,是以她倒是成了继季灵之后的闲云观第一“小魔头”。
挥了挥手,示意一众外门师弟不必多礼,姬倾城笑吟吟地挤在了姬桓与田帧中间,她又不喜桌子上的菜肴,于是一拍腰间的储物袋,便自其中取出了数样苏凝碧亲自烹制的菜肴。
姬桓见之大喜,需知苏凝碧苏执事精心准备的菜肴可不是谁都能够轻易尝到的,他也是每次回山修行时,才能吃上那么几回。
……
满月行空,荡得寰宇通明。
从皇宫到整个上京城,再到天南国的万千城郭、名山大川,到处都有仰头望月之人。
故人共赏,月寄相思,今夜不知几人辗转难眠,又有几人会饮下一杯浊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