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iru1扣人心弦的都市言情 我真沒想當系統啊 西瓜皮大盟主-第一百三十七章:你就是這麼教人家的?閲讀-k934u

我真沒想當系統啊
小說推薦我真沒想當系統啊
还没开饭,众人就就闻到了一股香味。
曲和黎农端着手里的陶碗,一个个伸长了脖子望着前方的陶锅。
氤氲的热气散发着香甜可口的气息,勾起了他们的回忆。在部落里,可是最经常吃这道野猪肉炖栗子的了,可惜出来后,好久都没吃到了。
陈超闻着这熟悉的香味,一股愁思也渐渐爬上了它的心房。
好想念啊~~
漫威位面商人 网文装饭
出来部落已经好多天了,陈超之前还觉得没什么,只是今天一闻到这熟悉的野猪肉炖栗子的香味。
让他渐渐明白,自己已经会开始记挂那个曾经很陌生,现在很熟悉的小部落。
难怪以前看的酸文里总说,想念大多数都悄无声息,可能只是生活里偶尔遇见相似的点点滴滴,这才是勾起某一道闸门的把手,把汹涌如同洪水一般的情感释放出来。
你的味觉,就是你的乡愁。
其实野猪肉炖栗子真算不上多好吃,至少在陈超曾经尝过的味道里。
只是他真的很怀念,也很想念,在部落里吃野猪肉炖栗子的那种感觉。
而旁边菇部落的几个高层和棕部落的首领棕和棕巫先是使劲嗅了嗅鼻子,然后都在心里暗暗叹道,‘好香哦——’
跟上回吃的干蘑菇炖汤,是不一样的香味诶!
啊——果然是我们想抱的大腿啊~~
食物如此丰盛就算了,还如此多种多样!
虽然他们已经尽力隐藏自己想吃的欲望了,但生理上的反应还是暴露了他们。
这不,一个个都在拼命的努力控制自己,尽量把口水咽得小声点,再小声点。
毕竟作为两个部落的高层,他们还是希望给自己留点面子的。
现在已经不用陈超和顶着羊角的小老头专门分发食物了,因为大家都是成年男人,本质上吃的东西就差不多。
萌動校園 俜希
也就陈超和小老头会例外一点,偶尔加加餐。或者食物处理好后,由他们两个享用最好的部分。
美漫之無盡技能
尤其是今天还宴请了几个客人,那就更没必要像以前在部落里的那样分发食物了。
所以食物都是以前制作好的,然后正常放置在指定的地方。谁需要了,谁就去拿。
有点类似于自助餐的形式,不过好在现在人数不算多,准备的食物也足够充足,而且都是知根知底的人,要不然在一个新部落这么搞…
當撒旦遇上小魔女
那下场估计就是所有的食物被一哄而上的饿鬼给抢光…
他们才不在乎自己能不能吃饱,总之先搂到自己怀里再说。
棕部落的首领棕和棕巫还有菇部落的几个高层,都是第一次吃到栗子炖猪肉,真是赞不绝口。
尤其是菇巫,她在菇女的影响下,已经学会了突然用勺子吃东西。
当她舀起一口剥了壳栗子放进嘴里的时候,简直被拿又软又糯又香甜的味道给冲击到了。
毕竟菇巫的年纪大了,牙口不好,再吃一些难以咀嚼的东西,那真的是非常为难人了。
品尝完栗子后,她又舀起一勺猪肉,本着一种含吧含吧尝尝味道就好了的一种想法。
当猪肉真到嘴里的时候居然发现?
这玩意不硬啊!!
居然有自己也能咬得动的肉了?!
她吃了一口野猪肉后,晃了晃旁边正在吃烤肉的菇女,也舀了一口野猪肉放到她嘴里,然后两人就用菇部落的土话‘叽里呱啦’的说了一阵。
菇女脸上呈现出几分不愿的神情,最后还是在菇巫的强烈要求下,走到了也正在喝着猪肉炖栗子汤的陈超身边。
大賊 小蘑菇
她手上端着菇巫的那碗猪肉汤,走到陈超面前后,就舀起里边的猪肉对陈超比划了一阵。
陈超废了好半天劲,最后还是加上某个小老头跟棕巫的辅助,才弄明白菇女想说的到底是什么。
原来她是想问,这个是什么动物的肉,为什么会这么软。
于是陈超把她推荐给了曲,并转述了一下她想表达的具体问题。
丫头我来守护你
曲就把她带到陶锅的附近,一边舀起里边的东西,一边打着手势给她解说。
陈超看他们暂时没什么问题,就没去管他们了。他相信曲的能力,一定会完美解决这件事情的。
超能兵王
而且这也是对曲的一个考验,毕竟之后去别的部落,肯定都是处于这种没办法交流的状态。
曲既然将来有可能要挑起外交部的担子,那类似于这种情况他也必须要想法解决。
吃完晚饭后,菇部落的几个高层都打着饱嗝回去了。没一会,菇女和菇部落的副首领又折返了回来,手上提着两个大兽皮袋子。
陈超接过一看,里边全是干蘑菇。一番感谢后,陈超正要送走他们,就看见菇女扭捏的看着陈超身后的曲。
…???
懂了!!
好你个曲,让你教人家妹子做野猪肉炖栗子,你就是这么教人家的?!
这特喵的再让你教下去,娃娃都要教出来了!
于是乎,某位系统大佬被迫只能给人家让路了~~
走到一旁的陈超还没享受多久独自快乐的时光,就遇见了扭捏的首领棕和棕巫。
他起先以为自己的身后还有人,可是转念一想,自己的商务外交部现在又没有妹子,这俩货对谁扭捏呢?
全職先生
不会是???
不可能吧???
他先是回头确认了一下,确认自己的身后确实没有人,也确认现在这两位不是跟刚才那位菇女一个性质的后,才放下心来。
看着这两个不知道扭捏个什么劲的大!老!男人!陈超没好气的问道,“你两又是有什么事?”
首领棕和棕巫先是彼此互相看了一眼,给对方打了打气,然后才下定决心似的从身后的阴影里搬出来了一个陶锅,推到了陈超的面前。
陈超仔细一看,这不就是自己下午刚给棕部落换的陶锅吗?这两打的什么主意呢?
难道不想要陶锅,想要别的什么东西了?
自己这边现在除了风力独轮车以外,就没有比陶锅更贵重的东西了啊?
见陈超不说话,棕巫又走上前了一点,跟陶锅处于平行的位置后,他才磕磕巴巴的说道,“我想…和…你们…走…”
陈超反问道,“你想去我们的部落?”
棕巫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然后才说出,“不是…是走……去……一起…”
陈超想了想棕巫可能要表达的意思,才问道,“你想和我们部落一起出发,去别的部落交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