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al2v爱不释手的小說 進化之超越星辰 愛下-01515 八本書讀書-crvvt

進化之超越星辰
小說推薦進化之超越星辰
自从游格格在宿舍里遇见了桃沢花子后,这不知从哪逃荒而来的姑娘像是好久没睡过觉了一样,居然在游格格这屋里一睡就是三天三夜。
而最让游格格感到不可思议的是,这姑娘看着也不傻,却对游格格一点也不设防。
她吃饱后找游格格借了条被子找了个空床铺就把自己团成了粽子开始睡觉。带来的那些东西全都丢在屋子里,丝毫不介意游格格翻弄。
起先游格格还挺规矩的,毕竟那是别人的东西。
可见这姑娘似乎要一觉不醒,她就有些好奇了。而且为了防止别人发现自己屋子里多了这么一个来历不明的“武装分子”,本打算尽快开展调查工作的游格格也只好请了休假在房间里当起了宅女。
床上的姑娘睡的香,坐在书桌前的格格就有点心慌慌了。
她说他叫桃沢花子,这个名字一听就是日本人。可是翻看了姑娘丢在书桌上那两本日记后,游格格发现这个叫桃沢花子的姑娘除了有一个日本父亲留下的名字以外,其他任何一点都和那个大半已经沉入海底的日本没有半毛钱关系。
她是诞生在望野生态区里的活性胚体,基因源来自母亲梁丘茹,父亲只是赋予了一点点附带的遗传特征。但看日记的记载,这姑娘似乎还不知道自己其实是作为人类“火种起源”的前期计划的组成部分诞生出来的实验胚胎。
不过也好。
如果让桃沢花子认识到自己其实和父亲几乎没有什么血缘关系的话,说不定还会破坏她与父亲之间的关系。
格格本来只打算随便看了一看,可当她发现这姑娘在望野生态区有过那样的经历后,她不得不深入的读下去了。这不只是因为好奇心……而是游格格必须摸清楚桃沢花子对这世界的起源与人类社会的本质了解多少。
还好还好。
游格格心中默念。
这姑娘的确经历了一番生死劫难,但她似乎并没有意识到自己无意间接触到了什么。
至于另外一本日记,看上去明显陈旧的多。
游格格起初在极力克制自己的好奇心,但是当她无意间瞥见那日记的所有者的名字的时候,她立马将日记抓在手上并从头到尾看了一遍。
两本日记都看完的时候,刚好是避难所的清晨时分。
睡了三天三夜的桃沢花子悠悠醒转,她伸了一个长达三分钟的懒腰,顺便还打了十几个哈欠。期间游格格就坐在她对面,耐心的等待她恢复精神。
挠了挠鸡窝头,桃沢花子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太困了。”
游格格微微一笑:“你是专程来找我的?”
桃沢花子点点头:“嗯……她说你指定在上海这边,我就过来了,没想到我还挺幸运的,随便挑了个数字进来就找到你了,我之前都做好了要花十几年找到你的准备了呢。”
游格格有些惊讶,但她很快平静下来:“唔……那咱们还挺有缘分的。”
桃沢花子嘿嘿一笑,她揉了揉眼睛,拿起桌子上的杯子就喝了口凉水。
咳嗽了几下后,桃沢花子说道:“桌上的日记你应该都看过了吧?”
游格格瞥了眼那两本叠放整齐的日记后没有回答,而是反问道:“你来找我做什么?”
桃沢花子正要回答,却又犯了迷糊一样愣住了。
好一会她才想起来:“哦对了,我来找你是想拿到那八本书。”
游格格本来眼神中还是平静的,可听到这话,她的眼神立马变得不善起来。
“什么八本书?”
桃沢花子笑了:“您都活了一个多世纪的人了,按年龄我叫您一声太奶奶都显得您年轻了,您就别再后辈面前装糊涂了好吗?”
游格格闻言也笑了,不过是冷冰冰的笑容。
她说道:“没想到她连我的年龄都告诉你了……真意外……我还当她早就把我忘了。”
“怎么会呢,她还时时刻刻挂念着你呢,不过你们俩的恩怨我不在乎,我只想尽快拿到书,然后去救人。”桃沢花子的性格比过去变化很多,尤其是直爽这一点她是越来越像梁丘茹女士了。
“救人?只是读书可救不了人。”游格格慢条斯理的说道。
桃沢花子翻了个白眼:“哎哟喂,您就别跟我这来周先生那一套了好嘛?我知道你们曾经都是只手遮天,可以翻云覆雨的大人物,可你们在你们那个时代已经闹得够凶了,现在既然决定隐退,那就把机会留给像我这样年轻人好不好?当然了!我不是嘲笑您啊!事实上自打听了关于您的传奇故事后,我就路转粉了!只是呢……我脑子不好使,没能达到您那种精神境界,所以只想着做点力所能及的事情,比如……去救个朋友,这不算过分吧?”
游格格被桃沢花子话搞得一愣一愣的,她听罢掩嘴一笑:“你真有意思。”
桃沢花子却很无奈:“哎哟喂,您就别笑了好嘛,时间紧迫啊!”
游格格却一撇嘴,心道:‘你时间紧迫你还一觉睡个三天三夜?’
不过面上她没说出来,只摆明了自己的态度道:“书你就别想了,那些东西知道的人越少对大家来说就越好。”
桃沢花子一听这话急了,她可是孤身一人跑了好几千里才来到上海的啊,这一路上吃了多少苦只有她自己最清楚了。
“别啊!日记您也看了,我就是想知道这些东西从哪来的,有哪些已经存在的化身,另外还有哪些应对它们的办法,这样我才能去救人啊,您这一句话说的,我可太难受了。”桃沢花子哭丧着脸,那小模样可怜兮兮的。
但游格格何许人也,她活了一个多世纪,怎么会听不出桃沢花子这话根本不可信。
她正色道:“你别在这卖萌装可怜了,咱俩都是女人,这套不顶用,另外……就算你日记里记载了不少干货,那也只能说你挺幸运,去了那么深的地下,见过了那些东西居然还能活着回来……挺不容易的……不过呢,还是那句话,书的事情你不要再提,我不可能交给你,而且我还和你说,就算咱们认识,关系不错,你也不要再试探我,更何况……我都不知道你到底什么人。”
桃沢花子终于泄气了,她把被子抱在怀里,一脸苦相道:“所以呢……雄安那边的事情你们就当做看不见?就不管了?”
游格格闻言幽幽一叹道:“你也说了,我们这些人在我们那个时代已经闹得够凶了,现在已经从舞台上退下来,就应该老老实实的做一名观众,而不是再去证明什么。”
桃沢花子却不赞同,她质问道:“那你干嘛还留着哪些书?!你不想让别人插手,也不给我们机会,那你干嘛不直接给烧了?”
游格格立马反问:“你怎么知道我没有烧呢?”
桃沢花子眼睛瞪大了:“啊?!你真给烧了啊?!老天爷啊!造孽啊!那么宝贵的东西!你居然真给烧了?”
游格格被这咋咋呼呼的姑娘搞得有些无奈,她白了桃沢花子一眼道:“行了行了,别嚎了,不知道的还以为我这屋里招狼了呢,万一让外头人知道你在这,你就不怕被请出去?”
桃沢花子一扁嘴,气哼哼的说道:“请出去就请出去,谁稀罕在这里呆着,我都不知道你们在干什么!先是望野生态区那边被炸,现在又是雄安那边被入侵,几百万人说没就没了……你们就一点办法都没有?”
游格格眉头一挑:“别问我,也别看我,现在说话管事的可是另外一群人了,我就是一个服务员而已,干嘛说的好像这些事都是我的责任似的?”
桃沢花子震惊的看着游格格:“喂,这话你也说得出来??亏得你还是上一卷的主角呢!”
游格格更惊讶的看着桃沢花子:“喂喂喂,你说话注意点啊!什么上一卷的主角啊???能不能好好的?”
桃沢花子赶紧改口:“呸呸呸……口误口误……总之,你怎么能说这种话呢?我听到的故事里的你可不是这样的!!”
游格格却道:“故事就是故事咯,听听就行了。”
“哇,你这个人!你怎么个这个样子呢!!你注意一下你的人设好不好啦!”
游格格白了一眼桃沢花子道:“那你先把你的台湾腔收起来啦!”
桃沢花子立马窘红了脸,她深深一叹:“您真的不打算再出山了吗?”
游格格态度冷淡:“我又不是什么心系天下众生的世外高人,不过是个活了太久的弱质女子罢了,出山?你未免太为难我了。”
桃沢花子又说道:“所以,即使您变成这幅无赖样儿,您也不打算再认真的对待自己毕生事业了吗?”
游格格:“嘿!你这丫头!”
见游格格抬手作势要打,桃沢花子立马缩头委屈道:“我又没说错话!您看看您现在的样子!住在员工宿舍,干着服务生的工作,哪里还有当年的远大抱负?到底发生了什么?您为什么要解散国安处?又为什么一躲就是几十年?甚至连……连他您都不愿意再见了?”
游格格听到这些话,慢慢收回手,她沉默了一阵后喃喃自语:“是啊,为什么呢……呵……”
桃沢花子悄悄地打量了一眼游格格,虽然已经成功的找到了她,可桃沢花子总觉得这并不是她想象中那个曾试图影响并改变世界的人。
她看起来太普通了,样貌也不是多么的惊艳,就算明知道她已经活了一百多年也只是惊叹她的容颜不老罢了……至于其他的,她甚至比一般的女孩看起来还要瘦弱一些,气质也很一般,就别提不怒自威的气势气场了。
但就是这样一个人当年让所有国家都感到头疼,她甚至还渗透并实权掌控了国安处……尽管后来国安处因为种种原因被解散,可游格格却在暗中影响了一个时代。只可惜……曾经的美好蓝图最终扭曲成一团乱麻,游格格留下一句:“我能战胜一切艰难险阻,却惟独战胜不了世人的愚昧自私……我承认我累了……”后便销声匿迹。
几十年间,无数曾经追随她的人都在寻找她,可这世界太大了,她能躲起来的地方太多了……于是慢慢的,很多人都放弃了,游格格也终于退出了舞台。
“您可能都不知道,其实……这些年他们都盼望着你能回来,重新带领他们,告诉他们下一步往哪走……可您呢?您却躲在这么个简陋的地方当起了服务员?您这……”桃沢花子实在想不通为什么。
游格格笑了,她自嘲道:“当服务员怎么了?我本就应该是这样的人生,不过是因为一些机缘巧合自以为看透了这世界而已……事实上,我哪有那种本事,我连自己的生活都过的一团糟,如何能替世人思考未来?”
“可您……”
“你别急着反驳我,这些话我憋在心里快走有一个世纪了,现在还能记得你就让我先说完吧。”游格格一摆手打断了桃沢花子的话。
桃沢花子深吸一口气,然后打开了尘封已久的心扉。
“在我那个年代,大家都是好好先生,出了问题,总是含含糊糊的,糊弄过去就行了,认真的人反而成了异类……以前我不懂,还觉得自己是清者自清,却发现这世界终究是人的世界,这社会也是人的社会,大家终究是要过日子的……身微言轻,自当懂得沉默……殊不知,雪崩的时候,没有一片雪花是无辜的!”游格格说到这突然笑了:“哦对了,我这种腔调啊,在我们那个年代叫愤青,是最不受人待见的,因为什么?因为恶人当道,好人太软弱,活该被欺负!”
“世人多辛劳,一辈子勤勤恳恳不过是为了糊口,怎么说叫幸福?大部分时候还不是自己找个台阶安慰一下自己?难道底层的人就真的不知道什么东西好吃?什么酒好喝?什么车马力大?哪的房子住着舒服?他们知道,反而更难受……”
“社会要发展嘛,物质是有限的,不可能真的解决全球的各种不公平,提倡公平也只是因为社会发展需要而已……但问题是,国安处成立后,钱用在哪里了?不是用于搞科研,搞教育,而是更多的投入国防和中饱私囊……很多聪明人活的太明白了,与其奋斗一个不确定的未来,干嘛不尽情享受现在的美好?”
“既得利益集团吗,这社会就是这样的,当年美国人用高热量的食物麻痹民众的神经,舆论他们说了算,你问他们美国国民首都是哪,洛杉矶还是底特律?首都是哪?不是国家吗?”
“你生下来要有社会责任感,那我要问了,社会是向什么方向发展的?我这颗螺丝钉是不是真的可以什么都不问?”
“我觉得很混乱?我思考的太多了……”
“有人劝过我,每个人都劝过我,这个世界就这样了,人类的文明就是刹那烟火,没必要去奢望什么……”
“制度,曾经我也迷信过制度……”
“你觉得太阳还会升起吗?如果太阳再次升起,这世界还是老样子?你盼望它升起吗?”
“我没疯,我脑子里全都是这些问题……这几年算法成了主流,一个多世纪前的那些禁忌都成了可选择项。你也知道的,第一中轴在研究超级人类,他们觉得有必要了,所以几百万人而已,反正都是要成为过去式的,苦难这个词,不听也就不会想,也就不会感受到了……”
“那八本书里的东西确实很有用,但对于这个时代来说毫无意义……真的,我没骗你,那些知识,那些真相对于这个时代来说,对于当下的世人而言,毫无意义。”游格格说了很长长时间。
桃沢花子听完后很久都没回过神来。
不知不觉到了中午,游格格正打算去做点早饭,结果门被敲响了。
她紧张的回头看向桃沢花子,桃沢花子很自觉的躲进了洗手间。
门开了,一个黑衣人站在门外,他看见游格格后就递上一个纸袋。游格格刚接过来,他转身就走了。
游格格有点莫名,不过打开袋子一看她明白了。是关德厚的人送来了调查报告。
桃沢花子从洗手间出来,她问道:“袋子里是什么?”
游格格没回答,她指着灶台道:“鸡蛋在冰箱里,自己做点东西吃吧。”
好奇宝宝桃沢花子有点不高兴,但也没办法,谁让她现在寄人篱下呢。
报告是纸质的,这一点挺符合关德厚的谨慎性格。游格格简单翻看了几页后就收起来了。
桃沢花子笨手笨脚的煎着蛋,游格格走过来接过锅说道:“我还挺好奇的,上海这边的避难所出入管理这么严格,你是怎么混进来的?还带着枪?”
桃沢花子退到一旁笑道:“嘿嘿,猜不到了吧,我是从下边进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