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mfb4優秀都市言情 綠灣奇蹟 ptt-815 心理之戰分享-vjmux

綠灣奇蹟
小說推薦綠灣奇蹟
2008赛季的两场联合会决赛确实形成了鲜明对比。
美联决赛是同区死敌,而且是联盟赫赫有名的“钢鸦大战”,火药味早早地从赛前就开始弥漫,双方寸步不让的姿态针锋相对,那恨不得直接朝着对手捅刀子的咬牙切齿让血腥味都迸发出来。
国联决赛则是和气融融,两支队伍都是低调黑马,出人意料地晋级到最后阶段,显然缺少了一点强强对决的噱头,两位主教练似乎也明白这一点,谦逊冷静的姿态始终保持了低调。
对于绿湾和亚利桑那的忠实球迷来说,难免失落,他们终究还是希望自己的球队能够赢得更多瞩目,他们始终认为自己的球队才是联盟最好的队伍,遭遇如此待遇,着实愤愤不平。
但对于陆一奇来说,今天的新闻发布会却是效果满分。
进入国联决赛之后,聚集在绿湾包装工身上的视线越来越多,来自对手的重视也越来越重,甚至于破天荒地第一次,主流观点认为绿湾包装工是实力占据上风的一方,自然而然地,压力也就越来越多。
对于年轻球员和年轻球队来说,关注与瞩目能够让他们获得更大的动力,但过度的关注与瞩目则可能让他们忘乎所以、狂妄自大,最终因为轻敌而发挥失常——即使不是年轻球员,也很难避免这样的心态。
毕竟,绿湾包装工整个赛季都是不被看好的一方,从头到尾背负着巨大压力,鄙夷的视线和嘲讽的声音不绝于耳,这也使得所有球员都脚踏实地地团结在陆一奇身边,众志成城地一往直前,现在突然就成为了“饱受赞誉”的一方,再加上对手又是常规赛战绩比自己还差的亚利桑那红雀,黑马中的黑马。
在这样的情况下,绿湾包装工很容易就心态失衡,产生一种“这场胜利手到擒来”的错觉,最终影响发挥。
作为主教练,如何调整球队心态,这就是一项艰巨任务,陆一奇必须做点什么。
新闻发布会,在陆一奇的眼中,从来就不仅仅只是记者采访而已,这是向对手传达信息的一个平台,同时也是呈现给球队内部的一个场合——
谦虚的背后,未尝没有吹捧对手的意思,真正地让绿湾包装工的球员们意识到,战术会议的内容并不是危言耸听,眼前的这个对手可能比明尼苏达维京人、纽约巨人都要更加强大。
在陆一奇看来,亚利桑那红雀应该也是如此,保持低调、保持谦逊,把自己放在冲击对手的低位置,延续季后赛以来不显山不露水的低调风格,然后扮猪吃老虎。在这一点上,维森亨特应该和他拥有相同的想法。
其实,美联决赛的对阵双方持续不断地开炮,应该也是一种心理战术,另外两位教练也都不是省油的灯,无论是低调谦逊,还是高调狂妄,归根结底,他们四位年轻教练的终极目标都是保持一致的:
胜利和超级碗。
所以,新闻发布会之后,所有焦点视线都转移到了美联决赛上,这正是陆一奇的期待效果,等待返回更衣室之后,他会再进行一番调整和稳固,确保球员们暂时不要胡思乱想,把所有注意力都集中在比赛上。
心理战的困难之处就在于,人心难测,心态和情绪往往是难以控制的,即使是陆一奇也没有骄傲的资本。
但陆一奇所没有预料到的是,作为本赛季创造无数奇迹的年轻教练,他的存在本身就背负着一个巨大的靶子,即使通过新闻发布会转移了焦点,聚焦在他身上的视线依旧数不胜数,有些事情还是难以摆脱——
又或者说,陆一奇自己也明白这一点,只是没有预料到“来得如此之快、又如此之猛”,而且还是意料之外的地方“窜”了出来。
“什么?你说谁?”
陆一奇有些怀疑自己的耳朵,没有掩饰自己不敢相信的神情。
站在旁边的雷吉-沃克也有些困惑,眼底流露出了一抹担忧,“教练,他……我们需要担心吗?”
他。
说的是球队经理泰德-汤普森,提起汤普森的时候,沃克眼底就流露出些许排斥,本能地不喜欢那个家伙。
虽然当初是汤普森做主提拔陆一奇为主教练的,没有汤普森也就没有陆一奇的奇迹;但汤普森始终高高在上地指手画脚,前前后后多次干涉陆一奇的战术框架,总是希望扮演救世主的角色掌控全局。
今天也是如此。
国联决赛已经开锣在即,汤普森却带着特别嘉宾前来参观球队,传闻说,如果不是那位嘉宾礼貌地拒绝了,汤普森还准备带着大部队前往参观更衣室,丝毫不担心影响球员的赛前备战节奏;后来放弃了参观更衣室计划,汤普森又派人前来召唤陆一奇前往贵宾室,与贵宾亲密互动,似乎没有意识到比赛即将开锣的事实。
在沃克看来,这完全就是不知所谓、不知轻重的举动,完全暴露了汤普森好大喜功的本质,他真的没有办法心平气和地看待这位球队经理,现在他也摸不清楚汤普森到底打着什么算盘,难免担忧。
“不用。他知道分寸,他比任何人都期待着我们更进一步。”陆一奇却是丝毫不担心,神情很快就恢复了镇定,当然,陆一奇也猜测到了,汤普森的心态就是他所担心的事情——他们都认为这场胜利绿湾包装工已经收入囊中了。
担心的事情还是不可避免地发生了。
沃克却依旧没有办法平静下来,“他的确希望我们更进一步,但他根本就不知道我们应该怎么样才能更进一步,不帮忙就算了还捣乱,如果我们最后失败了,他反正只需要直接把责任推给你就可以了。”
“怎么,你觉得我是那么容易背锅的人吗?”陆一奇轻笑了起来,“放心,如果他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我会让他知道的。”那云淡风轻的语气暗藏锋芒,由内而外散发出来的强大自信让所有躁动都沉淀下来。
沃克的表情这才松懈了下来,眼底也流露出笑容,他就知道,任何事情在教练面前都不是什么问题,心情也跟着重新恢复平静,“那么,你现在过去吗?”
陆一奇的脚步稍稍停顿了一下,有些迟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