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dx30寓意深刻玄幻小說 巫師伯爵 txt-第一千零二十五章 發現分享-tx878

巫師伯爵
小說推薦巫師伯爵
德泽尔比说的没有错,在他们这一行人中,有着两名一级巫师,以及九名风暴教会仲裁者,就算真的遇上了一只黑血狐熊,也没有什么的,或许每个人还能够分到一点魔兽材料。
但是要知道,黑血狐熊这种魔兽虽然百分之九十以上都是独居,但是也有着那么百分之十的概率,是拖家带口的,真要是遇到这种糟糕的情况,他们这一行人,或许还有麻烦········
队伍仍旧在继续前进向前搜索,很快康纳和德泽尔比这两名正式巫师,就是看到了刚刚斥候探报所说的残垣断壁。
那是一些石壁,木墙之类的残破建筑,规模也并不是很大,看上去只有五六间房子的样子。
尽管看上去经过风吹雨打时间流逝,这些残垣断壁已经非常残破了,但是仍旧能够依稀看清,这些石壁木墙上有法力符文的印记,显然建造这些房子,或者原本居住在这里的人是巫师。
见此康纳和德泽尔比两个人对视一眼,彼此之间交换了一下眼神,然后德泽尔比一挥手,指挥起了身边的仲裁者,开始布置阵法,而康纳则是近距离观察起了那些残垣断壁,试图从那上面看出一些东西出来。
妖絕
几分钟后德泽尔比,率人将康纳需要的阵法布置了出来,康纳也没有废话,直接站进了法阵的中心位置,口中吟唱起了低沉的咒语。
全職醫生
萌萌捉鬼師 枝有葉
“库特塞夫斯基··········路赛恩斯······萨尔吉奥·····皮克···”
而随着康纳咒语声的响起,康纳身处的这道阵法,缓缓浮现出黑色的光芒,身处在法阵中心的康纳·弗格森,也是在法阵的帮助下,精神力也是得到了极大的增长,开始向这些断壁残垣的地下深处探索起来。
一品幻靈師:邪王寵妻無下限 金名十具
精神力穿过黑色的土壤,以及坚硬的岩石,康纳终于是在地下四十米的地方,发现地下所埋藏的东西·········
花樣美男5+
無良 單煒晴
微微皱眉康纳将精神力,缓缓从地下深处收回,随着康纳的动作,法阵上亮起的黑光也是缓缓熄灭,见到康纳这么快,就结束了探查,正在为康纳护法的德泽尔比眼神中浮现出些许意外,在康纳结束了施法之后,旋即试探着向康纳询问道:“这地下有东西吗?”
听到德泽尔比的询问,康纳瞧了他一眼,然后点了点头。
见到康纳点头,自行动以来已经习惯了失望的德泽尔比,眼神中顿时迸发出了惊喜之色,向康纳继续问道:“可以确定是什么东西吗?是咱们要找到的遗迹吗?”
无奈的笑了笑,康纳手指向下,有些苦涩的讲道:“在这片地下的四十七米的地方,确实有东西,不过却是一个尸坑!”
“尸坑中大概有一百具已经腐烂成白骨的尸体,在那些白骨中,有巫师的,不过更多的还是普通人,男女老幼都有,每具尸骨上都有一些伤痕,可以想象在他们死之前,都曾经遭受过酷刑,然后来到这里,被屠杀后埋进了这个尸坑之中!”
帶著萌寵去修仙
对于康纳的这番讲述,原本以为已经看到希望的德泽尔比脸色瞬间变的难看了起来,沉默了几秒钟后,再次向康纳询问道:“能够判断这些白骨,是死了多少年的吗?”
豪門蜜寵:霍爺的專屬小甜心 狐妃狐
萬族領主
“具体年份我判断不出来,不过我认为他们大概死了三十年左右!”康纳犹豫了一下后,还是给出了自己的判断。
听到康纳给出的答案,德泽尔比扫了一下,那些石壁木墙,神色看上去有些迟疑不定,见此康纳微微耸了耸肩,无所谓的讲道:“你如果想要亲自观察观察的话也随便你,反正就在地下四十七米的地方不算太深!”
康纳话音落下,德泽尔比明显是更为意动,就在他准备指挥手下开挖的时候,突然在外围负责警戒的一个仲裁者,像是发现了什么一样,大声向德泽尔比呼喊道:“德泽尔比大人!你快过来,看看这个!”
这名仲裁者的呼喊,顿时就是吸引了德泽尔比和康纳注意,两个人没有犹豫,直接身形一闪,下一秒就是出现在了那名呼喊的仲裁的身旁,顺着这名仲裁者的视线,康纳和德泽尔比也是看到了他的发现。
那是在一些齐腰深的草丛中,藏着的一坨坨已经完全风干,黑褐色东西,看到这种东西,康纳起先还没有认出这种东西是啥,但是德泽尔比却是脸色微微一变,下意识的叫了一句
“不好!”
听到德泽尔比这一声惊呼,康纳无疑是更加好奇那些黑褐色东西是什么,不过他还没有来得及发问,那边德泽尔比,就已经是深吸一口气,然后冲着所有人大喊道:“放信号弹给前方斥候!让他赶快撤回来,其他所有人立刻撤出这里!快!快!”
“德泽尔比,这到底是什么东西?”见到德泽尔比如此慌慌张张的样子,康纳是再也压制不住心中的好奇,向他询问道:
在康纳说话的时候,一枚象征着撤退的蓝色信号弹已然是从其他的仲裁者手中发射升空,而德泽尔比一边是组织着手下仲裁者的撤退,一边向身边的康纳解释说道:“这些黑褐色的东西,就是黑血狐熊的粪便,不过已经是完全风干了的样子,所以你感受不到任何的黑血狐熊的气味!从这些黑血狐熊粪便数量和分布情况来看,这绝不是一只黑血狐熊产生的!”
听到德泽尔比最后这句话,康纳立刻也是意识到了什么,脸色也是猛地一边,就在此时,在森林的不远处,突然传来一声凄惨的嚎叫声。
“啊············!”
这嚎叫声响到一半,突然就戛然而止,显然这惨叫声的主人的命运,已经是走到了终点。
虽然和那位被当做斥候的仲裁者不是很熟悉,但是康纳仍旧能够,从这一声惨叫中听出,这是他的喊声,而同样听到这声惨叫的德泽尔比,以及其他的仲裁者,则是变的非常难看起来,不过现在显然不是表达哀痛的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