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rcjz笔下生花的都市言情小說 一品修仙-第一零一二章 回到巔峯的一鞭,酆都大帝出場閲讀-xir95

一品修仙
小說推薦一品修仙
秦阳跟十方帝尊的约定,是在大嬴神朝跟十方神朝的交战之中,都不亲自出手。
但是也没说真就绑住十方帝尊的手,任何情况都不让他动手了。
再说了,这种约定,大家都遵守了那就是约定,不想遵守了,拿来擦屁股都嫌纸硬。
秦阳从一开始就没打算十方帝尊遵守,能拖延点时间,已经是最好的结果了。
融合到今天这种地步,已经只差最后的临门一脚,大势已成,谁也别想阻止。
起码生者的世界里,是找不到一个人能阻止这种变化了。
没有完成的时候,唯一能阻止这一切的,只有梦师有那么一点可能。
等到彻底融合,便是梦师,也别想阻止了。
到了现在,纵然十方帝尊能察觉到,也已经于事无补。
秦阳找人去找茬,纯粹只是想要试一试,能不能在最后时刻,让十方帝尊没法参透这种变化到底是什么,不给他时间去参透。
同样,也是不给牧师时间,也不让牧师去参透。
最多一周的时间,他们这种完全都没死过,没有去过亡者之界,没有去过梦之界,没有亲眼在梦之界看过,没有亲自研究过先天虫壳的人。
是根本不可能参透这种变化的。
这是古往今来,从来没有过的大变化。
就像一个古人,再聪明,智商高达二百五,也不可能在连实物都没看到的情况下,直接一跃参透怎么造出来一架豪华飞机。
类比不太确切,秦阳心里却也明白,他只能一点机会都不给。
这些家伙,已经近乎真理本理,真给他们足够的时间,他们必然有可能参透什么,甚至可能只是一点点灵光,被他们窥视到,他们也能顺藤摸瓜,慢慢的摸到大瓜。
谨慎一点不会有什么大错。
……
牧师接到了秦阳的传讯,只是传讯,却什么都没说,也不给他几乎再说什么。
牧师木然的走出茅屋,抬头仰望着十方界的天空。
这片寻常的天空,在他眼里已经出现了明显的变化。
整个世界似乎都变得不太正常,他却不知道,这种不正常,到底是因为什么。
现在只能确定,这肯定跟秦阳有关。
而且秦阳不能说,也不能让他,或者任何人知道。
“是时候了。”
牧师念头一动,黑漆漆的牧道鞭,从他身后出现,被他一把抓在手中。
他挥舞着手中的长鞭,凌空向着前方抽去。
“啪”的一声鞭响。
前方空间层层崩碎,属于牧师的力量,彻底绽放,目之所及,所看到的一切,都仿若在急速前行。
一刹那的时间,那股力量便像似遇到了阻碍。
一头面目狰狞,目光却满是威严的巨兽,凭空在那里浮现。
巨兽脚踏大地,头顶天穹,身后十方神朝的疆域图浮现,整个十方神朝的力量,都在此时汇聚过来。
以一个神朝之力,去对抗牧师。
那巨兽看到牧师,口吐人言。
“不自量力。”
牧师抬了抬眼皮,他那苍老的面容上,能夹死苍蝇的褶皱,飞速的抚平,微微佝偻的腰身,开始慢慢挺起。
全身上下干瘪的肌肉,也仿若充气了一般,迅速的变得棱角分明,干枯苍老的皮肤上,慢慢的反射出一丝古铜色的光辉。
牧师手中握着的牧道鞭,表面仿若油污的黑漆漆的东西,丝丝崩碎,露出内里如同道韵凝聚出来,言语所不能表述出的颜色和质感。
牧师那沧桑的眼神,变得锐利无比。
“一界之地都没有容纳的神朝化身,也敢在我面前放肆。”
话音如惊雷,轰轰烈烈的轰了过去,那还想装逼的神朝化身,当场就吓尿了。
牧师的气息,以一种极为可怕的速度,疯狂的攀升,仿若这个世界,都容不下他了,仅凭自身,就能压垮立身之处。
上一次,上上一次,牧师可都是它抵挡在外了,哪想到,牧师上一次宁愿丢失一臂,竟然都要藏拙。
伴随着牧师的呵斥声,牧道鞭跨越空间而来。
神朝化身刚想散去身形,却察觉到,它的身形,完全被锁定,根本没法散去,哪怕它调动十方神朝的力量,也无能为力。
那威严之中,充斥着高高在上傲然的眼神,瞬间散去了。
神朝化身忽然明白了,牧师这一鞭,压根不是在打它。
而是直接连它代表的十方神朝一起打了。
它逃无可逃,遁无可遁。
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牧道鞭落在他的脑门上。
到了这时,牧师话里最后两个字,也终于一起落下。
“放肆!”
化身感觉到了,十方帝尊来了,但是十方帝尊也拦不住。
它现在切身感觉到了,什么叫做统牧天道,什么叫做牧道人。
那一鞭落下,便似天道本身,这个世界在宣判,它的存在,完全不应该,这片天地,便要惩罚它,它就应该引颈就戮,低头认罚,一丝一毫的抵抗都不应该有,但凡有一丝抵抗,那便是逆天而行。
那位执掌牧道鞭的牧道人,此刻便是这片天地的化身。
他便是天劫本劫。
十方帝尊第一时间察觉到了,但是他不能拦,也不敢拦。
若是这一鞭抽在他身上,那他可以抵挡,这只是针对他,他也能挡下来。
可是若是现在去替神朝化身挡,那边等同于一个人挡了神朝化身和他本身的劫。
他挡不住的。
因为神朝化身便等同于十方神朝,整个十方神朝的劫,再加上他本身的劫,只要他挡了,便等同于帮助了牧师,让牧师真正的代天行事,直接以整个十方界的力量,一鞭子抽下来。
这绝对足够牧师一鞭子将他抽的当场崩灭,只能等着下一次复苏。
十方帝尊又惊又怒。
牧师这是疯了,以此刻之身,强行恢复到巅峰之时,施展出曾经最巅峰的力量,他也只有这么一击之力。
上一次搏杀,牧师都没敢这么做,因为牧师知道,这一击,是肯定击杀不了十方帝尊的。
但那种情况下,若是真这么做了,十方帝尊不死,死的便是牧师。
十方帝尊抬头看了一眼天际,整个世界产生的未知变化。
他知道,牧师这是在拖延时间,倾尽全力来阻止他,只是不想让他弄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是好是坏,如何去阻止。
只要这点时间过去了,就足够了。
明知道,却也毫无办法。
他也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牧师那一鞭,落在了神朝化身的脑门上。
而且,毫无意外的,在神朝化身崩碎,力量开始传导到整个十方神朝的时候。
抵抗产生了。
神朝化身,已经孕育出自我意识,它清晰的察觉到了,这一鞭跟天谴没什么区别,那只是惩罚。
天之道,万物皆有一线生机,从来不会做的太过绝对,就像是再克制的天敌,也不可能是完全的碾压,总会有一线生机,不然这世道,绝对要崩溃。
只要它不抵抗,这一鞭只能将它打的崩灭,可是它还有一线生机。
只要十方神朝不灭,身为神朝化身,总会恢复过来的。
然而,神朝化身有自己的意识,引颈就戮,老老实实受罚。
但当那股力量牵连到十方神朝本身的时候,抵抗便必然会产生。
十方神朝包括了疆域、包括了所有十方神朝的子民、包括了这里所有的生灵。
只要有一个没有老老实实受罚,挨打立正,那便是抵抗的力量。
只要有抵抗,这一鞭的力量,便会直线攀升,一直保持着只留下一丝生机的极限状态。
霎时之间,神朝化身连绝望的情绪都没产生,它的意识便被强行崩灭,一口气将它重新凝聚的希望都一同碾压了过去,彻底断了它的希望。
现在那一线生机,已经不是神朝化身了,而是整个十方神朝。
神朝之力,一瞬间被打散,眨眼间,便见整个十方神朝范围内,灵气变得暴烈,浓度直线下降,地动山摇,人心思动。
十方神朝内,凡人根本没多少感觉,顶多会忽然生出一种,县里的酷吏越来越多了,活不下去了。
但是所有属于十方神朝,而且在十方神朝疆域的道君,却无一例外,齐齐如遭重击,道果颤动,裂开一道裂纹,气息在瞬间暴跌九成,全部重伤。
天塌下来,有个高的顶着,而道君,便是这些个高的。
顶不顶,由不得他们说了算。
便是十方帝尊,都是身形一颤,如遭重击,脸上多了一道清晰可见的鞭痕。
一击之后,牧师那精光四射的双瞳,渐渐失去了高光,脸上重新出现了沟壑,腰身也无法挺直,健硕的身体,重新变得干瘦。
便是那牧道鞭,也重新化作了一支沾满油污的黑漆漆的鞭子。
牧师抬起头,露出一个老农的憨厚微笑。
“我想抽你很久很久了。”
在上古的时候,他可没这种机会,太一不会挨打立正,但现在太一化作十方帝尊,只要是抽十方神朝,那十方帝尊便躲不了,只能挨打立正。
十方帝尊面无表情,摸了摸自己脸上的鞭痕,他躲不开,因为他是个最高的那个。
同时他也化解不了,这是牧道鞭留下的痕迹,不仅仅是痕迹这么简单。
“你是自己走,还是我送你走?”
牧师摇了摇头。
“看来我一时半刻走不了了。”
牧师看向天际,天空如同被人强行撕裂,可怕的死气,从裂缝之中喷涌而出,眨眼便化作漫天黑云。
雷霆激荡,天火与劫雷交融着,化作一条火焰雷龙,游走在死气化作的黑云里,不断燃烧那些死气,湮灭不应该出现的东西。
一只大手从裂缝之中探出,撑开了裂缝,霎时之间,奔涌的死气,再次暴涨一个量级。
酆都大帝迈步从里面走出,他瞥了一眼天火雷龙,伸出手一抓,将其一把抓住,活活团成团,一口吞下。
霎时之间,酆都大帝体表便涌现出天火和劫雷,可怕的力量涌动不过一瞬,便被他强行掌控,化作自己的力量。
酆都大帝俯瞰大地,看到十方神朝遭受重创,看到了十方帝尊脸上的鞭痕,还有苍老的沐氏,哈哈大笑。
“看来我赶到的时间刚刚好,太一,太微和太昊已经陨落,你们三天帝同气连枝,何不赶紧去追随,免得他们路上寂寞。”
酆都大帝龙行虎步,从天际之中落下,到了今日,他早已经不在乎天劫了,死亡不过是到亡者之界,新的开始。
肆无忌惮,胆大妄为到直接吞下天劫的地步。
他要来,做完自己最后要做的事情。
他自忖没办法彻底杀掉太一,那也要尽自己的全部力量,为后面的人完成铺垫,身死道消是必然的,就看值不值了。
他认同府君做的一些事,却也并不信府君能彻底解决太一,但他现在相信秦阳可以。
秦阳可以去完成最至关重要的一步,而他们这些老不死的,需要的是尽自己的全力,一点一点的把步骤稍稍往前赶一点。
换句话说,打世界怪,前面的人磨掉血,最后有人能去补最后一刀。
经历了这么多,酆都大帝最是清楚不过。
人族靠的从来不是一个人两个人的力量,哪怕那一个人两个人,可能是最至关重要的,那也需要所有人齐心协力,才能去做到原本不可能做到的事。
一代一代人,薪火相传,信念不熄,便是为了一步一步的推动大家共同的目标。
当生存成为所有人都要面对的同一个问题时,时光的长河里,最后一支能生息繁衍下来的,一直都有人族。
而其他已经消逝的无数种族,天赋好的多了去了,力量强的更多,但他们都消亡了。
酆都大帝迈步行来,对着牧师揖手一礼,而后跟牧师站在一侧。
“今日能跟牧师一起赴死,也算是一大幸事,若是也能留下一道鞭痕,也算是值了。”
那一道鞭痕,可不只是一个耻辱痕迹什么的,而是一道裂缝。
那一道裂痕,便是十方帝尊贴在脸上,明晃晃加大加粗的俩字。
破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