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n3eo寓意深刻都市言情小說 萬法無咎-第一百零四章 自知之明 求仁得仁讀書-o7nra

萬法無咎
小說推薦萬法無咎
陆乘文、席榛子相视而立。二人都不曾主动出言打招呼,只是目光流转,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然后,二人不约而同地微微一礼。
陆乘文出手了。
随着他心念一动,三百六十枚煌煌金柱凭空产生,罩定界域。
整个战场,整片天地,瞬间变了滋味,换了颜色。
此神通一起,没有逐渐侵染、吞噬的过程,而是在一瞬之间,整片空间变得虚实不定,气象外物,皆被“剜”了出来,然后填充它物。
席榛子瞬息间被淹没进其中,身形不辨。
这“云顶金柱”神通,再也非是和当初归无咎交手时那般,随时显化,由“圆满规整”、“灵动声韵”、“天衣无缝”步步显化,而是一步到位,直接臻至不弱于九宗道术的最高境界——“天人之际”。
从当初的道那意外机缘之后的犹疑彷徨,到今日与圣教嫡传放对,回顾今昔,陆乘文也是感慨良多。
席榛子和陆乘文,一人份属副册;一人份属又副册,已有隔卷之差距。更不必说陆乘文的元婴境界,法力尚未积累至圆满。按照常理说,就算陆乘文和孔萱的双修消长之道再如何了得,要想实现跨越,一战胜之,机会也极为渺茫。
哪怕陆乘文一直维持着如此强盛的气机,最终长久僵持,依旧难免强者运强的结局。
看上去或许“惊险”,但一定没有变数。
更何况,随着孔萱修为逐渐恢复,陆乘文的气机自然便会略有跌落。
这阴阳消长之法虽然高妙,却同样讲究道法自然。并不能用自残的方法使得自家道侣获得更强的战力。
然而——陆乘文和孔萱成就的道侣之缘,实在是是玄妙无比;一应收获对于各自道术的契合,巧妙到不可思议,好似冥冥之中,自有天定。
陆乘文的“云顶金柱”神通,论其最终奥义的深湛博大,就算是归无咎也极为称许。若待此神通完全得手,再想要将其正面破解,可谓相当困难。此神通真正的弱点,在于其施展过程中非得徐图缓进,渐次铺设,最终给敌人留下观察和适应的机会。
破绽在开局,不在终局。
施法之人法力愈强,气机愈盛,铺设“云顶金柱”的速度便也愈快。
至于此神通立下之后,只消以自家法力维系便可。成与不成,高下如何,早已盖棺定论。
所以对于陆乘文而言,他只需要在一瞬间、臻至最高点,便是这门神通的上限。而后自己气机虽然衰落,但已成之法,却不会跌落品阶。
通俗言之,陆乘文的战力,取的是他临战时之初的状态,而非一段时间的均值。
这“消长之道”与“云顶金柱”神通,其契合若此。
席榛子深陷困乱迷阵之中,立刻做出应对。
论化繁为简,天下间无人能出其右。
掌心玉树一隐一现,随后一枚白符化去,随着一阵阵金光乱颤。终是显化出两条鲨鱼。
正是“二中存一”之符箓。
此时她的身躯虽然困于阵中,和陆乘文面目不辨。但是那鲨鱼似乎灵性甚足,自然而然便出现在陆乘文头顶。然后分别张口,将两人吞没。
这一式神通得手之后,席榛子凝神观察。
但出乎意料的是——
这门云顶金柱神通,其磅礴之势,纷纭万象,并未有一丝消减。
陆乘文藏身虚处,微微一笑。
这也算是另外一重“天作之合”了。好似天意如此,要拉近席榛子与自己的差距。
席榛子斗战的根本法门,当日阴阳洞天之战时早已见之,阻绝一切生克对立,自行消解,唯余一种单一形态。
寻常神通经由这一式的拆解,威力只怕要瓦解得七七八八。平心而论,无论是席榛子还是利大人,都有一种“以拙击巧”的韵味,从道法上较为克制荀申的手段。或许按照这个大世界最初的运行轨迹,这就是圣教和隐宗双方气数之显化。
但“云顶金柱”之法看似奇幻,却是以一种纯粹的奇门之力驾驭,精微不二,类似于空蕴念剑,并非诸法混杂而成。仅从生克之理上,已是对席榛子形成了绝对的压制。
此时,已到了生死一线之时。
席榛子一招无功,云顶金柱最上乘境界——“天人之际”所独有的心念警兆立刻产生:
在一息之间,若是席榛子不能破阵而出,便会永堕阵中。
这一场比试,斗到现在。已有六人相继下场。但是论神通所彰显的气象之妙,却是以这门“云顶金柱”为最。
此神通之妙,不仅仅局限于形貌上。就以此时而言,非止是阵中临受的席榛子,两方观战之人,荀申,利大人,孔萱,乃至摩永工、秋礼、岚等人,心中皆是浮现出这一清晰的念头:
若是席榛子在一息之间未能破阵,胜负之数,将就此定格。
席榛子眉头一皱,似乎有几分慵懒,几分躁动。
郤方等人捕捉到这个细节,心中一喜——席榛子如此神态,看来是无力脱阵了?
修道人的神意流动,心游六合。短短一息,说来短暂,其实却也相当漫长……
一息之后——
席榛子身形微颤。
她出现在了所有人都想象不到的位置。
看上去,那一处杀机最盛,正是三百六十枚云顶金柱最能凝成合力之处;但再仔细品味,此处所受之力虽然最大,但是若要完美发挥,较之别处先天便要慢上一丝。所以,恰巧能够死中求活,摘取一线生机。
她做到了。
鼎定胜局,利大人神采飞扬,不自禁流出笑意。
这数十载苦修,席榛子的进益,决计不较他为少。抑且他利大人的进步,多半围绕新得之法宝;而席榛子的进益,却完全体现在道行上。
甚至说席榛子的进步较他更大,也不能算错。
席榛子“心意有缺”,这是人所共知的秘密。
凡事福祸相生,相辅相成;缺陷之中,定然暗藏机遇。这一道理,无论是席榛子的师长还是她本人,早已洞若观火。
只是在数十年以前,席榛子对于自己“心意之缺”的利用,仅仅局限在心灯不灭,退而不败,在关键时候愈发坚韧,不易被击破心房。说来倒是和阴阳道神通“退步均衡”道理暗合。
然而在这数十载时间内,席榛子又进了一大步!心境之中,因困顿而得长明,反而彻底构造出了独到的心意优势。
表面上的慵懒,缱绻,惑乱,迷茫之下,却反能向死而生,寻得旁人无法望见的一线生机。
又过了两息。
席榛子一举破阵,众修本已陷入到各自悲喜的情绪之中。
这时他们愕然发现——战局并没有结束!
席榛子,并未能够脱困而出。
三百六十枚云顶金柱,亦是从那最繁复、最精妙的状态中解脱出来,此时尚余一百零八柱,将席榛子困住。
陆乘文微微侧身,双目似闭非闭。
他心中也是暗暗佩服,席榛子决断之准确,教自己预料中尤为胜过。若非自己看到了这一步,此战将会以他的脆败而告终。而席榛子,依旧会保持着一身完满的战力。这一界的胜负悬念,也将被彻底杀死。
果然,唯有这必败的抉择,才是自己的最优解。
知人者智,自知者明。
若非荀申与利大人那一战珠玉在前,此时陆乘文,大致会选择和席榛子拼上一拼。
荀申的道术进益之大,陆乘文看在眼中。但就算如此,以他新“龙蛇”的瑰玮境界,终究还是没有胜过利大人。
这是第二十三位与十三位的较量。
所以,自己虽然乘风揽势,挟持种种有利因素合为一体,达到了能够与席榛子一战的层次。但是,若以为凭借这些便能够完成三十六位对十九位的超越……还做不到。
未必永远做不到——陆乘文相信,三十六子的排名,定不是一成不变的;但是要做到这一点,需要天地翻覆的大气运,大机缘。
以今日的条件,还是无法成立。
这一式“云顶金柱”的退化困阵,名为“浑杵”,是陆乘文早已选择好的后手。
此阵破解不难。
若只是一对一的战斗,陆乘文已经看到了结局。
在自己法力耗尽的瞬间,便是“浑杵”之阵被破解之时。
尽管这“浑杵”之阵有一重妙用,破阵之人的法力消耗,远远大于驭阵之人。但是就如同棋盘上的直线杀气一般,最终胜负并不难以计算。陆乘文法力耗竭的一瞬,席榛子尚存最后一丝余力,等若是陆乘文处差一气被杀。
换言之,陆乘文选择了一道必败的战法。
可是也唯有此法,能够给与席榛子最大的消耗!
利大人微微一怔。
虽然席榛子、陆乘文二人之气机飞速耗散,而那一百零八枚云顶金柱构成的法阵亦在迅速溃散。但是此战的最终结局,他们都已经毫无疑问的计算清楚了。
利大人面上意外之余,也有两分钦佩,低声道:“妙。”
弈道之中,有一种“彩棋”的下法。最终以吃子多少,论定彩头输赢之多寡。
只是此种对弈之法,流行于市井。真正的弈道高手,是定不会动用此法的。对于弈术精湛之辈而言,唯有“胜负”而已,输半子是输,输一百子也是输,并没有高下之分。
可是今日战局,却偏偏类似于“彩棋”。
陆乘文选择了必败的下法;从而让自己输得最少。
以退为进。
此战之后,席榛子法力之存百不足一,等若已被兑子。
这一战,几乎就是荀申和自己那一战的翻版。以胜负而论是圣教一方赢了;但在这特殊的比斗规则中,实际上却相当于平局。
想到这里,利大人看向荀申的目光也变得愈发幽深了。
荀申,是提出比斗规则的人。
难道,一切都在他的计算之中吗?
南平,秋礼,虞道宗,霍远峮。
岚,谈旻,韦皋,郤方。
八人摩拳擦掌,跃跃欲试。
双方的王牌消耗殆尽,没想到,这一阵,终究要在他们这里,定下胜负!
……
哨塔之中。
马援、申屠鸿等人立于诸位人劫道尊、妖王之后,气度一如往昔,倒是并未丝毫有受挫之意。
诸位上真、妖王,亦是好言宽慰。毕竟,且不说几人身份如何,单单是面对七位步虚境的强大对手,就算不敌,也非战之罪。
尤其是里凫一族南晋妖王,急切问明斗战情形之后,却是长出了一口气。面上红光泛起。看他的兴致,倒像是比此战得胜还要欢喜。
果然,南晋妖王和箴石低语两句之后,立刻转身过来,对马援言道:“进退有度,不争一时之意气。上善。”
南晋妖王对于箴石的道念之纯,抉择之准,本是有着绝对的信心的。但是所可虑者,此阵行事,乃是以马援为主。马援之修为,在各家妖族嫡传中已经到了登峰造极的境界,虽较归无咎稍逊,但也无愧于一代天骄之称。此等人物,自信力甚足,从不轻易言败。若是执意动用宝灯二转,那却是南晋妖王不愿见到的局面。
马援淡淡一笑,道:“与我无干。一切都是箴石道友的决断,马某不过从善如流而已。”
由于冷化处出人意料的胜了一阵,马援、箴石等人压力自然缓解了许多。
又等候一阵,两道遁光一左一右,分别遁返。
正是归无咎、秦梦霖二人。
姚纯上真、孔戎妖王等五六人,齐声问道:“胜负如何?”
除马援、申屠鸿、宗政嗣外,连同早已返阵,此时立在稍远处的冷化、灌天木、公冶洲等人,也一同靠上前来。
实则常理而言,单凭诸人察言观色的本事,亦足以断明事实了。此时之所以迫不及待的发问,乃是因为归、秦二人面色有异的缘故。
归无咎依旧是神采飞扬,镇定如恒;但秦梦霖却是收敛平静,颇有些意兴阑珊,丝毫看不出悲喜。
莫非未能取胜?
归无咎当先言道:“不辱使命。”
众人闻言,精神都是一振。
但秦梦霖依旧未发一言,只微微摇了摇头。
孔戎妖王等人,无不是心中一沉。
归无咎一眼扫去,不由莞尔:“诸位勿忧。梦霖只是遗憾此战胜之不武,未能尽兴罢了。”
孔戎妖王长出一口气,苦笑道:“胜了便好,胜了便好。”
马援想起阵中箴石对于局面的判断,心中一动,出言道:“目前是一个三比三的局面。还有荀申道友、魏道友两处胜负未分。归兄以为如何?”
归无咎略一沉吟,道:“荀道友那一阵,胜负两分。魏清绮道友那一阵,当是能胜。”
“只是……她取胜的法子,或许会有些出人意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