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1wir火熱都市言情小說 孤島諜戰 txt-第六百五十四章 突變讀書-j75j1

孤島諜戰
小說推薦孤島諜戰
快元旦时,胡孝民反而更忙,他得听取情报处的汇报,还要去五福公司拿这个季度的分红。
与佐藤精一搞好关系后,五福公司的生意越来越红火,每个季度分到的钱也越来越多。拿到分红的第一件事,是送到赵仕君的办公室。
胡孝民很贴心,给赵仕君送的分红有两部分,比如说这个季度分了十五万元,而上个季度只有十三万元,他分把这十五万的支票分成两张,一张十四万的,另外一张是一万元。
这样的话,赵仕君和叶淑英都会满意,他们满意了,对胡孝民的印象也越来越好。
赵仕君接过两张支票后,果然很高兴,他对胡孝民笑吟吟地说道:“孝民,明天我要去台北陪影佐祯昭过日式新年,这几天76号的事,你要多留意。”
这是晴气庆胤给他争取的机会,影佐祯昭是南京政府的最高顾问,说是顾问,实际上是新政府的实际控制人。汪即卿、周费梅做的任何决定,都要先经过他同意。
能与影佐祯昭一起欢迎日式新年,对赵仕君来说是难得的机会。
胡孝民说道:“请部长放心,除了租界之外,其他地方绝不会出事!”
日本人想过好新年?那是做梦!他早就给李林木发了信息,让三大队和新二组同时动手。1941年的元旦,得死几个小日本才行。
赵仕君叹息着说:“我担心的就是租界。”
胡孝民说道:“等哪天我们接收了租界,全上海就是我们的天下了。”
赵仕君突然说道:“日本人搞了个报复计划,这两天要给军统点颜色看看,如果需要我们配合的,你要全力以赴。”
胡孝民诧异地说:“他们有军统的情报?”
赵仕君摇了摇头:“不清楚,反正我们配合就是。”
别人都说胡孝民能力低下,可他觉得胡孝民办事甚合自己心意。有的时候,手下太能干,未必是什么好事。只要对自己忠诚,能力再差也要重用。
胡孝民心里一咯吱,日本人是故意没告诉赵仕君?还是赵仕君没在意此事?如果是前者,说明日本人有阴谋。
离开赵仕君的办公室后,胡孝民去了趟梅机关。中岛信一手里控制着三大队的“雪狼”,日本人要对付军统,应该要重用雪狼才对。
胡孝民递给中岛信一一个信封,里面装着厚厚的一沓日元:“中岛君,军统最近行动太过猖獗,快元旦了,是不是搞他们一下?”
梅机关和宪兵分队的人,都没在五福公司中占股,可每次五福公司分红,胡孝民都会根据他们的职务,以及与自己的关系,分别给予一定的日元。这些日本人只喜欢日元,对他们来说,这比美元金条还好。
中岛信一顺手接过信封:“当然,宪兵队已经有具体计划,到时可能需要特工总部配合。”
胡孝民随口问:“是吗?那我得做好准备。中岛君知道他们的计划吗?”
中岛信一说道:“今天雪狼打电话给我时,提供了一个情报,说军统准备在元旦搞暗杀活动。我想,宪兵队应该是在这上面做文章。”
胡孝民好奇地问:“雪狼提供了具体目标吗?”
军统的歼敌计划:即对日寇格杀勿论,随宜处理,无须事先向上级报备。也就是说,在路上随便发现一个日寇,就能动手,根本不用像对其他汉奸那样,先侦查情况,再向上级报备,最后再动手。
就连胡孝民,都不知道他们目标。反正,只要是穿着军服的日本人就可以了。所有的小鬼子,都死有余辜。
中岛信一说道:“还没有,但雪狼会配合我们行动。”
胡孝民一听,就知道中岛信一在骗自己。雪狼的原则是,从不参加日本人的行动。他的任务除了迷惑视听外,就只有从日本人这里弄钱。
一次几千美元,搞得现在三大队和新二组,在上海区的外勤单位中,属于富得流油的那种。
胡孝民高兴地说:“那就太好了。”
回去之后,胡孝民紧急给李林木传了消息,让他立刻中止与日本人的一切联络!
赵仕君不会骗自己,日本人对军统一定会有行动。日本人要掌握军统的情报,最常见的办法,是抓到军统的人,严刑拷打,让对方供招。可一般只要过了几小时,情报就会失效,对军统的破坏性不大。
至于从内线获取情报,雪狼每次给的情报,要么是快失效的情报,日本人根本来不及反应。要么是似是而非的情报,日本人拿了也没什么用。
胡孝民想不通,中岛信一为何要骗自己。这让他突然生出一种恐惧感,人之所以恐惧,并非是对未知的不解,而是担心这种未知会伤害到自己。
然而,胡孝民的情报还是晚了一步。
雪狼与中岛信一联络后,提出又要活动经费。中岛信一这次很大方,答应给雪狼五千美元,但有个条件,让雪狼配合宪兵队行动。并且,以后雪狼要听宪兵队的命令。
雪狼一口答应,他还巴不得直接听宪兵队命令呢。梅机关目前不直接参与具体行动,军统最大的对手除了特工总部就是宪兵队。
五千美元,雪狼岂有不要之理?只要日本人敢给,他就敢要。
之前日本人与雪狼之间的交易都很顺利,把钱往电影院的座位下一放,雪狼坐在后排,悄悄拿走就是。
然而,这次日本人在后排的后排,甚至左右侧,都安排了人。当李林木拿到钱的时候,日本人将他夹在中间。
李林木被带到了宪兵队,当然,并不是怀疑他的身份,而是特高课长林少佐想用这样的方式告诉“雪狼”,宪兵队与梅机关不一样。在这里,雪狼要按照他的要求来做事。
林少佐在办公室亲自接见了李林木,一见面,他就用汉语笑吟吟地说:“明天的电影不看了,要去听戏。”
李林木机械式的回复道:“明天不听戏,去中央旅社吃饭。”
他怎么也没想到,日本人会来这么一手。当林少佐说出暗语时,他知道,自己的身份还没有暴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