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h8pe扣人心弦的都市异能 我讓世界變異了 txt-第七百二十三章 崩碎古廟-mcmfl

我讓世界變異了
小說推薦我讓世界變異了
肖沐感到十分满意,三皇墓居然派遣了两名神灵境巅峰强者探查五行宗大战遗迹,可见对此事的重视。
当下道:“吕大首领,拜托你了,请继续派人探查,一旦有了消息,请务必及时通知我。”
“放心。”
吕良平的神相呵呵笑着回应,“有了消息之后,我一定第一时间通知你。不过,小肖,你答应的土地神或者山神神宝可不要忘了,我已经承诺了探索遗址的云元老和金元老了。”
我的信誉,从来靠得住。
肖沐心里回了一句,嘴里却道:“只要三黄墓能够拿到重要线索,我答应的神宝就绝不会少。”
“哈哈!”
欣慰的大笑声从吕良平的神相中发出,“有小肖你这句话做保证,我就彻底放心了。请你放心,我会督促云元老和金元老尽快探查上古五行宗大战遗迹。”
刚一走出吕良平的神庙,五德神君的传音便从黑色玉牌中传出,“五行宗的五行老祖也是一个厉害人物,此人执掌天下五行之力,战斗力在正神中也能排在前列。”
“不过,此人一向中立,既不倾向于天庭,也不倾向于叛军,真不知白靖为什么要和此人开战。”
“照我看,白靖此人到处开战树敌,一定是疯魔了。”
肖沐从五德神君的语气中听出了怨气,似乎对白府君封禁自己一直耿耿于怀。
而他对守护人间的白府君一向充满好感,忍不住帮其辩驳,“前辈,白府君不像是轻易开战的人,他和五行老祖的大战,也许别有隐情,只不过我们不知道罢了。”
“隐情?呵呵!”
五德神君不屑的冷笑声从黑色玉牌中发出,“或许吧。不过,肖小子,我劝你还是不要把不了解的人想的太好。也许现在在你心里,白靖是好人,但事实却未必真的如此。”
你被白府君镇压,当然不会说他好话。
肖沐对五德神君的话很是不以为然,却也没有反驳。
不过,五德神君的话倒也提醒了他,白靖守护正东域,对人间的确有大功劳,但这并不意味着自己就要绝对信任此人,必要的防范之心该有还是要有的。
想到这儿,肖沐心里不由多出了几分警惕。
手机突然响了,肖沐拿出手机观看信息。
信息是黄渊发过来的:肖小子,你让我调查白府君的下落信息,我已经有了线索,想要知道具体信息,来我的神庙,详细交谈。
黄渊那边居然也有了和白府君相关的信息?
肖沐微感意外,但也暗暗惊喜,黄渊身在联盟总部,地理位置特殊,是眼下人间的核心,也是原本正东域的核心地带。
这意味着,黄渊所获得的白府君相关信息,很有可能比吕良平所在三皇墓获得的信息更加重要。
收起手机,往黄渊的神庙走去。
黄渊和吕良平的神庙对大唐遗址都属于外来者,同样处在神庙区的第十三区,肖沐信步走过去,不久便到。
黄渊的神庙同样不大,庙宇中隐隐透出雷光劫气,带着至阳至刚的力量,同时庙宇上方有雷云,仿佛随时会落下一样。
肖沐进入庙宇,便看到供桌上黄渊的神相,对着神相拱了拱手,黄渊的神相便睁开了眼睛。
“肖小子,你答应的探索到白府君的信息就拿宝物收购还算不算话?”
黄渊一开口就是质问的语气,似乎对肖沐很是不放心。
还是这样,堂堂正神境强者,说话做事就不能稳重一点吗?
肖沐对黄渊的态度暗暗腹诽,脸上却完全不动声色,“黄前辈,我答应的当然算话,只要你能拿出和白府君相关的信息,我都会给予相应的报酬。”
“而报酬的大小根据信息的重要程度来定,最低是神宝残块,最高甚至可以是正神位业。”
“什么正神位业不正神位业的我不管,只要你说话算话就好。”
黄渊毫不客气的驳斥回来,显然根本不信肖沐能拿出正神位业,“回到总部之后,我就拜托朋友帮忙调查,最终发现了一处古老神庙。”
“古老神庙?”
肖沐心中一动,并在同一时间开始思索这古老神庙和什么人有关。能让黄渊专门发信息向自己说一遍的,这古老神庙显然不同一般。
“嘿嘿!”
黄渊听出了肖沐语气里隐含的惊讶,“上古之时,白府君曾经和五行宗的五行老祖大战你知道吗?”
怎么又牵涉到五行老祖了?
肖沐闻言心中一动,这古老神庙如果牵涉到五行老祖,说不定和三皇墓都能扯上一些关系。
“黄前辈,请继续往下说。”
黄渊的神相似乎在笑,“在这处古老神庙的边缘地带,我们发现了真五行之气残留下的痕迹。”
“前辈说真五行之气?”
肖沐神色微动,真五行之气,那是唯有五行之力的执掌者才能留下的气息,有别于一般的五行之气,从质地上来说,要比一般的五行之力更高。
而五行宗的五行老祖,身为五行之祖,执掌天下五行。这份真五行之气的痕迹,除了其本人之外,绝无其他人能够留下。
“前辈是想告诉我,那座古老神庙和五行老祖有关?”
“不。”
黄渊立刻纠正肖沐,“真五行之气遗留的痕迹,只是出现在古老神庙外围而已。实际上,那处古老神庙隐藏在一处崩碎的空间,周围到处都是空间碎片,极度危险,极难靠近。”
“我和我的朋友们正打算深入探索,暂时却还没有深入探索,就是因为这处空间太危险了,空间碎片太多,一不小心甚至可能遭遇空间风暴。”
“以这处崩碎空间的危险程度,我甚至怀疑即使正神强者靠近,都有死在里面的可能。”
正神都有殒落的可能,如果黄渊没有故意夸大危险的话,这处崩碎的古老空间,其危险程度绝对超出想象。
肖沐听得暗暗心惊,“前辈的意思是?”
“嘿嘿!肖小子,别装糊涂。”
黄渊语气里突然透出不满,“我告诉你这些,就是想要再次确定一遍,你之前提到的白府君的线索可以换取宝物是否算话?算话的话,我就和朋友们一起探索这处崩碎的古老空间。”
“如果不算话,我就只好放弃了。毕竟这处古老空间太危险,一不小心就会让人陨落在里面。”
“黄前辈,请给我三分钟的时间思考一下。”
黄渊的话,让肖沐神色变得凝重起来,不敢轻率做决定。
“无所谓,你想你的,有了决定之后告诉我。”
黄渊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并不催促肖沐。
肖沐凝神思索起来。
崩碎空间,古老神庙,以及边缘出现的真五行之气。
联想到白府君失踪,上古之时曾经和五行老祖大战,肖沐忍不住开始怀疑,这处古老神庙是否和白府君有关,是否就是上古之时白府君本人的神庙。
如果真的和白府君有关,对肖沐的意义就大了,他已经吸收了半块阎罗令,必须获得另外的半块阎罗令才能成为正神。
而唯有寻找白府君的踪迹,才能帮助他找到另外半块阎罗令。
尽管说眼下他才神灵境初期,距离步入正神境还早,但万事皆宜未雨绸缪,否则等到自己步入正神境之后再去寻觅另外的半块阎罗令就有些晚了。
想到这儿,肖沐拿定了主意,“黄前辈,请尽管探索崩碎空间,探索那处古老神庙。”
“肖小子,你可知道,古老神庙处在崩碎空间,在这崩碎空间的附近,可能隐藏着混沌、鸿蒙、元始、造化、盘古、远荒等力量。”
“面对这种顶级的力量,不要说我这种正神境,就算是正神亲自出马,都难以抵挡。”
“你让我们探索古老空间,我们却随时都有可能死在里面。我想问你,作为探索空间的报酬,你能给予我们什么?”
黄渊的话不无道理,既然他们探索这处古老空间随时都要面临死亡的危险,自然不可能不提任何要求。
“前辈提到报酬,我突然有了新的想法。”
黄渊的话,让肖沐很快就有了新的想法。
“新的想法,什么想法?”
黄渊的神相神眼微微睁开,对肖沐突然的提议感到诧异,同时却又警惕起来,忍不住发出警告,“肖小子,你可不要忽悠我,我和朋友冒生命危险为你探索古老神庙,承担的风险太大,如果你给的报酬不够,我们是不会去探索的。”
“怎敢忽悠前辈?”
肖沐的脸上露出笑容,“既然前辈说探索古老空间,承担的风险太大……”
黄渊忍不住打断了肖沐的话,毫不客气的驳斥道:“当然,难道你以为探索这种古老空间的风险还不够大?”
肖沐笑了笑,安抚黄渊,“我对空间危险的看法和前辈是一样的。这样吧,我先说一说我的提议,看前辈是否能够接受。”
“你说。”黄渊神相的脸上透出焦躁。
肖沐淡淡道:“对于探索古老空间,前辈最担心的无非是风险问题。”
“没错。”黄渊把话接走。
肖沐笑道:“这样吧,前辈和朋友探索空间的开销,一切由我承担如何?”
“什么?”黄渊惊讶无比,似乎没有听清肖沐的话一样,不敢置信的,“肖小子,你说什么?探索空间的开销,由你承担?你确定?”
肖沐一笑,“前辈所担心的,无非就是探索空间时风险太大的问题。既然这样,探索空间的一应开销,由我承担总应该没有问题了吧?”
“你把话说的明白一点。”黄渊的神相微微动容,却担心自己想的和肖沐想的不是一回事。
肖沐笑道:“我的意思是,前辈和朋友尽管探索空间,在探索古老空间的过程中,需要什么,尽管和我说,需要什么帮助,也尽管告诉我。”
“前辈和朋友探索古老空间过程中的一切合理需求,由我来帮前辈搞定。”
黄渊的神相再次动容,惊讶之余却也微现惊喜之意,可是很快,他便突然想到什么,“我才不信你会这么好心,说吧,你有什么要求?”
“前辈爽快!”
肖沐赞了一声,“我的要求很简单,既然探索空间的一切开销由我承担,那么探索空间所有的收获也应该全部归我。”
“当然,神灵层次和以下的宝物我可以不要,但所有牵涉到正神和正神以上的物品和宝物全部归我。”
“正神和正神以上的物品宝物全部归你,肖小子,你未免太贪心了!”
黄渊的神相冲着肖沐大叫,语气里透出浓烈的不满。
“贪心?前辈不要忘了,探索古老神庙和崩碎空间的一切合理开支全部由我承担。”
肖沐对黄渊的话很是不以为然,立刻驳斥了回去,丝毫不留情面,“我承担的多,自然也要拿的多。”
“前辈总不能指望着我提供资源,承担风险,最后却什么都不拿白尽义务吧?”
“况且,探索古老神庙,最后究竟能得到什么,目前还属于一无所知状态,也许最后能得到正神之宝,也许却什么都得不到。”
“我承担了风险,自然也要拥有收益,我认为这才是合理要求。”
黄渊沉默,神相陷入静止,甚至微微闭上了双眼,似乎在思考,片刻后才道:“你说你愿意为我们探索空间提供资源?如果我们在探索的过程中需要正神的宝物呢?”
“我同样可以提供,但必须在合理的范围内。”
肖沐回应黄渊,“另外,前辈们提出的要求是否合理,由我来判定。至于探索的过程中,需要什么层次的宝物,同样由我来判定。”
“什么都由你来判定,你故意压价不提供合理的帮助我们怎么办?”黄渊语气里再次透出不满。
“我不是苛刻的人,合作的目的是为了成事,而不是为了败事。”
肖沐正色回应,“再说了,如果我提供的帮助前辈们不满意,难道就不能临时决定退出不再探索崩碎空间的古老神庙吗,难道我还能阻止各位前辈不成?”
“你让我想想。”
肖沐的话,让黄渊开始动心了,闭着眼睛思考起来。
“前辈可以慢慢想。”
肖沐并不着急,也不催促,站在黄渊的神相前面静静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