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2m2x笔下生花的言情小說 蓬萊水仙-249.黴運罩頂202鑒賞-0wryw

蓬萊水仙
小說推薦蓬萊水仙
翌日,松大新学期的第一节武道课结束后,楼成婉拒了蔡宗明共进午饭的邀请,跑到了李行秋身侧,张口便要唤道:“师……”
李行秋闻言淡淡扫了他一眼,楼成猛然醒觉,改换称呼道:“师…师兄。”
“何事?”李行秋脸上毫无波动,向着食堂走去。
“我今天成功入静了!”楼成赶紧把这个好消息告诉了自己的师父,想要得到夸奖。
他在今天的武道课上,依照新来的武道社指导老师指点,在初次站静桩时选择了观想自家丹田中的龙虎金丹,从而守一得静,直接拥有了静功的深层次水准。
听得楼成所言,李行秋点了点头,若有所指地道:“这便是你自家天赋所在了,若非如此,我也不会指点你武道。但你要记住,潜力终究不是实力,你若因为这点小事而沾沾自喜,荒废了你的天赋,那在武道上也走不长远。”
楼成闻言心中一凛,听懂了李行秋言语中的深意,知道自家师父是在提点自己,龙虎金丹毕竟是外物,可以作为臂助却不能视为根本。若想将龙虎金丹尽早消化,却还是要在武道上努力,以师父所传的三光神水真意将其缓缓消磨吞并。
他忙收敛了自身的得意念头,正色道:“我明白了。”
李行秋满意点头,正要说些什么,旁边却出现了第三道声音:“不错,李小子说得很有道理!”
楼成一惊,他竟然不知道身旁何时多了一个人,他侧身看去,却发现是今天新来的武道社指导老师,施教练。
这位今天刚刚走马上任的施教练穿着白色陈旧的文化衫,头发白如霜雪,看不到一点乌色,脸上皮肤还算不错,皱纹没有预想得多。
李行秋眼神一动,打了声招呼:“施教练。”
楼成也紧跟着一同问候道:“施教练好!”
“嗯,不错。”施教练视线在李行秋和楼成身上来回扫视,不知道在想些什么,沉默了片刻方道,“李小子,你和这家伙是师兄弟?”
他指着楼成,一副和两人很熟的样子。
李行秋心中一动,敏锐地察觉到了什么,含笑应道:“我见楼成武道天赋不错,于是指点了他几下,有意把他介绍给我老师,成为我的小师弟。施教练有什么意见吗?”
“没有,”施教练先是摇头否定,接着顿了顿,似是想起了什么,以肯定的语气发问道,“你是玄武派弟子?”
李行秋脸上恰到好处地露出些许迟疑:“虽然老师他并未直言,不过以我平日里种种见闻来看,他老人家应该是玄武派出身不错。”
“看来玄武派这次学乖了,竟然会藏着掖着,不叫星海知晓了。”施教练意味难明地笑了一声,接着道,“能教出你这么年轻的丹境弟子,想必你老师不是马兴宏就是岳贯中,他长什么样子?说不得还是我熟人!”
李行秋眼睛一眯,若有所觉道:“老师他常年待在炎陵,名声不显,恐怕施教练是认错人了。不过施教练方才所言,似乎……”
施教练眉头一挑,自知说漏了嘴,于是板起脸孔,轻咳一声道:“咳,那可能是我想多了吧。嗯,你和楼成天赋都不错,一个短短时间便能把握到自己的武道意志,初步用出还劲抱力,另一个更是一早上时间便成功入静,既然如此,便更容不得懈怠,不要浪费了自身天赋!”
施教练张口就来,对着二人扯了一段大道理后便自称有事要办,匆匆忙忙地离开了,不过李行秋看他那副样子,怎么看怎么像因为心虚落荒而逃。
“这个施教练,好奇怪啊!”楼成注视着其人远去的背影,皱了皱眉。
李行秋倒是无所谓地笑了笑,在他天眼异能观照下,那朵熟悉的、厚重凝实的气运灵云并未远去,而是停在了一处角落便不再移动。
他低声道:“此事我有些猜测,你先不用管他。吃完午饭后你跟我来微水湖,我先教你一些基本桩功。”
楼成心中一喜,随即把施教练一事抛之脑后,和李行秋前往食堂用餐。
……
某处花圃角落,施教练皱了皱眉,低声嘟囔道:“见鬼,现在的年轻人都这么敏锐的吗?要不是老头子我见机行事,溜得快,恐怕那李小子真就知道老头子我身份了!”
他在花圃之间来回踱步,手上神乎其技地掏出了一个银白色小酒壶,仰起头灌了一口,又自得笑道:“不过我的态度也表现出来了,只要那李小子知趣,就算他得知了老头子我的身份,也不会到处喧嚷。嗯,看他那副样子,应该没有问题。”
施教练想了想,脸上逐渐露出了奇怪的笑容,嘿嘿道:“若是那李小子所言为真,他那老师真的常年待在炎陵的话,恐怕就不是玄武派的外罡,而是高品丹境了。
“嗯,听李小子言语,是‘老师’而非‘师父’,恐怕他还没有正式拜入玄武派山门,这样一来……”
施教练活像一只偷到了鸡的黄鼠狼,从兜里摸出电话,拨打了一个电话号码出去:“喂,是我,我发现了一个水部的好苗子,还没正式拜入玄武派的那种,你有意思没?”
电话那头,一个优雅的女音传出:“你这老货一向嘴上没个把门的,我可不信你的鬼话。”
施教练嘿嘿几声,详细解释道:“我现在不是在松大当教练吗?无意间发现一个好苗子,今年的大一新生,在我眼皮子底下找到了自己的武道意志,然后就跟着初步完成了还劲抱力。”
电话那头的女音讶然一声:“真的假的,这么好的苗子,你不自己留着?”
施教练撇了撇嘴,不客气地嘲笑道:“你果然是年纪大了记不住事了,我都说了是水部的好苗子。嘿,我何等眼光,一眼就看出那小家伙站的是水部的基础桩功,练的是从水部传承演化而来的‘飞瀑拳’。那小家伙传承又和我对不上号,我留着他干什么?还不如送给你们,权当做个人情!”
与他通话的女子对施教练的话语并不放在心上,敏锐地指出一个疑点:“你说他没正式拜入玄武派是什么意思?”
施教练轻咳一声,将刚才和李行秋、楼成两人的交谈告诉了对方,末了才接着道:“所以你看,那楼成绝对和李行秋关系不一般,恐怕都拜后者为师了。你要是把李行秋拉过去,他那小徒弟能不去?买一赠一,这么划算的买卖上哪儿找去?”
李行秋好歹也有职业八品的实力,一般在外面开办武馆,招收学徒的武馆主们差不多也就这个层次了。是以施教练虽然一眼看出楼成似乎拜了李行秋为师,但也不以为意,实在是二人之间的实力差距确实符合师徒之间的标准。
虽然楼成和李行秋同年出生,如今同岁,但施教练身为长者,阅历丰富,这种事见得多了,倒也没怎么多想。
好歹古人有云“……吾师道也,夫庸知其年之先后生于吾乎?是故无贵无贱,无长无少,道之所存,师之所存也”不是?
而且如此一来,岂不是更加凸显了李行秋的天资卓越?
优雅的女音沉吟了片刻,略有迟疑:“若是他意向不定,我们半道截了胡,那玄武派也只好自认倒霉,就像当初的安朝阳一样。但如今你说他已经和玄武派扯上关系了,我们这个时候出手就显得很不地道了。”
施教练咳嗽几声,似乎嗓子有些干渴,正要说些什么,那头的女子却已经做出了决断:“罢了,你说你在松大是吧?刚好今年的全国大学武道会开幕式在松大举办,组委会邀请了梁一凡去致辞,到时候先让他看看,如果真是个好苗子,我们到时候再说。”
施教练脸上露出满意的笑容,低声笑道:“这不就对了嘛!另外,我可是给你们推荐了个好苗子,你看看,你那瓶……”
“我就知道你个老货无利不起早!”电话那头的女子笑骂一声,“难怪今年这么殷勤,原来是惦记上了我的好酒!”
施教练“大义凛然”道:“你说的什么话?我们多少年的交情,我是这样的人吗?我只不过是担心你良心受不住,所以才勉为其难提出了一个解决办法,帮你还掉这份人情!”
“嘁,你等着吧。一瓶酒而已,给你就给你了。”女子嗤笑了一声,没有再说什么,直接不客气地挂断了电话。
将手机放回兜里,施教练晃了晃手中的银白小酒壶,见还有些残酒,连忙将其一口饮尽,而后心满意足地哼着小曲,离开了这处花坛。
“我本是卧龙岗~散淡的人呐~凭阴阳如反掌~保定乾坤呐~”
……
午休时间,微水湖畔,李行秋和楼成一前一后地走了过来。
二人站定,李行秋对楼成道:“从明天起,你每天五点半起床,十点半睡觉,确保一个合理的作息时间。”
“弟子明白。”楼成面色一肃,他知道李行秋也是这么个作息时间,所以没有出言反对。
李行秋想了想,接着道:“宿舍楼的大门是六点半才开,你五点半起床,洗漱完毕后差不多是五点五十,到时候来我寝室,就在我那里进行桩功练习,那又不占地方。等门开了再出去做锤炼。”
开学近一个月了,李行秋的三位舍友还是没有来报道,据辅导员透露,三人中一人在图书馆遭遇了火灾,一人被货运卡车撞到,还有一人因为熬夜太过频繁,直接在睡梦中猝死。再结合也遭遇了车祸的李行秋此身原主,他们这个202寝室当真是霉运罩顶。
如果没有王珝插手,恐怕整个四人寝室,就是一死二伤一植物人了。
所以截止到如今,李行秋的寝室还是只得他一人,正好有空间让他和楼成完成每日早间的桩功锻炼。
楼成对202寝室成员的诡异遭遇也有所耳闻,听了李行秋话语,虽然心中打鼓,但还是答应了下来。
反正天塌下来有高个儿顶着,有师父这正式寝室成员在,真出事也轮不到我头上……楼成心中转动着足以称之为“大逆不道”的念头,转眼便看见李行秋似笑非笑地瞅着自己,心中一凛,再不敢胡思乱想。
见楼成镇定下来,李行秋接着道:“另外,我曾对你和小明说过,炼体未成,烟酒伤身。你既然拜我为师,那这些事物便都戒了吧。”
“是。”楼成烟瘾和酒瘾都不大,对戒掉它们只是略感难受。
“还有,”李行秋思及楼成对严喆珂的爱慕之情,以及二人那颇为相似的“主角气运”,于是心中恶趣味大起,“我记得你好像喜欢严喆珂?”
“是,”楼成刚刚应了一声,突地反应过来,满怀畏惧道,“师父,不会连女朋友都要戒吧?”
他可是为了吸引严喆珂注意力才去学武的!就算阴差阳错之下拜了李行秋这个自称是天外来客的丹境武者为师,开始正式习武,但初心可是没变!
如果因为武道而放弃了追求严喆珂,岂不是舍本逐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