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dsav有口皆碑的都市言情小說 《白首妖師》-第一百四十九章 從此不一樣(一更)讀書-u2p3l

白首妖師
小說推薦白首妖師
第四天时,守山宗讲道岩之前,众弟子来的比任何时候都多。
简直就齐了!
一眼望去,熙熙攘攘,一片人头,翘首以待,看起来像是在争食儿吃的一群大鹅。
前段时间里,众守山宗弟子因着方寸长老那一道规矩,被逼着立功德,参术法,本来就已经满腹怨言,连宗主与两位长老都压不住,所以虽然方寸那一次立威,效果算是非常显著,但渐渐的,还是有越来越多的弟子不当回事,懒得跑过来掺和,除了头一天之外,来到讲道岩下听法的人已是越来越少,下山立功德的更是不多,宗主与长老,对此也很是无奈……
但在传出了方二公子入后山见神山长老,一场大战的传闻后,一切都不一样了……
如今众守山宗上下弟子,皆已听说了方寸长老入后山的事情,甚至连细节都出来了。
什么方二公子趁着夜色,执一盏灯笼入了后山,见着了抱着画呼呼大睡的神山长老,于是一个箭步踏上前去,打出一式神龙出海,神山长老醒来,还了一招老熊抱树……
两人大战三百回合,几乎将整个后山都打烂,漫天雷光摧倒了好几道山峰,九天之上的明月,都吓得躲在了云后,终于,方二公子祭出了一道仙师方尺留下的摄魂法宝,安抚了疯狂的神山长老,并且从他混乱的识海之中,寻出了守山宗已失传的神冥炼宝身修炼法门……
……别管我说的合不合理,不信,你去问神山长老呀!
……
……
“长老们怎么还不出来?”
“已经未时了……”
“平时讲道这时候早开始了,怎么还不出来……”
“方寸长老我爱你……”
一众弟子聚集在了讲道岩下,有的等的无比焦急,有的满心忐忑,有的充满期待。
明明之前每天要讲经讲道,被迫立功德,他们都颇不耐烦,偏偏在方寸长老入后山的消息传出之后,他们激动万分,但长老们却不露面了,足足三天,没有讲道,已是将众弟子们急得心痒难捺,但是有消息说,宗主与长老,正在推衍某些法门的真伪,却也只好等着。
终于,这一日宗门又要讲道,众弟子们都猜到了什么,迫不及待的来了。
一息一秒,都像是煎熬,等的难受万分……
……
……
“休要聒噪!”
也就在众弟子们等得心焦难捺,几乎要掀起一场骚乱时,斜刺里,却忽然响起了一声冷哼,众弟子心间皆是一颤,急急转头看去,便见到玉镜峰方向,忽然卷起了丝丝缕缕的云气,凝作一片腾云,眼见得云上有数道身影,正迎着阳光,缓缓向着讲道岩飘了过来……
远远的那团云气之上,隐约可见得数道身影,居中而立的,正是一位身穿白袍,气度柔和的方寸方二公子,他身边,则是手里捧着一柄旧伞的贴身小狐女,而在他们身后,还有小徐宗主与寒石长老两人,看得出来,宗主与两位长老,如今看起来都与之前完全不一样了。
挺胸凸肚,凝眉皱脸,分明多了几分底气。
刚才那一声喝,便是寒石长老发出来的,已经比平时多了无尽的威严。
要知道,以前弟子们吵闹,这位长老可是只知道弱弱的说一声“不要吵”之类的话的。
“方……方长老……”
“方长老终于来了?”
有弟子瞪大了眼睛看去,看清了那云气之中的身影,顿时激动大叫了起来。
哗啦啦!
这一声喊,不知多少人被惊动,齐唰唰的向着空中看去。
远处近处,更是有许多本来没有到讲道岩来的弟子们急奔了过来,更远些的地方,就连膳堂、丹坊等地的执事们,甚至是扫地的仆役,也皆纷纷露出了脑袋,急急看了过来。
“还别说……”
而在云气之中的方寸,感受着周围传来的目光,心里也不仅默默的叹:“有点爽!”
形象还是要维持!
于是他只能绷紧了表情,缓缓散去周围的云气,慢慢的踏着虚空落下,实际上,这时候直接落下来是最节省法力的,反正这点高度也摔不着人,可是方寸深深的明白,飘到了半空之后,直接从天上掉下来,与背起双手,闲庭信步一般踏着虚空拾阶而下,绝对不同。
这是两种不同的逼格……
这时候周围已经无数双眼睛都看到了他身上了,心脏随着他的脚步一跳一跳。
“寒石长老……”
落在了讲道岩上,方寸转身,轻轻开口。
“哎……”
后面的寒石长老急忙跳了过来,满面的激动与兴奋。
“我闭关之前,曾经建议门中弟子,参神冥术法,立宗门功德,不知做的如何?”
听着方寸的话,寒石长老微微一怔,忙道:“有的,有的……”
众弟子听到这里,一颗心也不由得悬了起来。
明知这话不是在问自己,也都跟着连连点头,像是一群鸡在啄食吃。
“如此甚好!”
方寸笑了笑,转头看向了讲道岩下,众弟子立时变得鸦雀无声,满面期待。
“既为郡宗,那么传授弟子修行之法,引其建功立德,本是应有之义!”
方寸望着众弟子,轻声道:“守山为乃千年古宗,曾有妖尊侵袭之时庇护一方百姓,曾于群魔降临之时守山卫道,此等理义,让人敬佩,让人感怀,吾方二不过假借兄名,侥幸而来守山宗,忝为长老之任,实在惭甚愧甚,然见如此昭然大宗,沦落于此,同样心痛……”
众弟子皆仰着头,目光一瞬也不瞬的看着方寸,像是待哺的羊群。
轻轻叹了一声,方寸缓缓摇头,又道:“而诸位守山弟子,明知宗门已落没,为传承义理,仍愿入守山守,护其尊严,守其信念,更让方某佩服,且为诸位前程修行悲惜痛哉……”
“这……”
人人心间皆被方寸的话勾起了期待,心里倒有些特别复杂的感觉。
我们是为了传承守山的理念才进来的吗?
开啥玩笑,明明是因为别的宗门进不去……
但虽然如此,可是方二公子的话说的是真好听啊,莫名还有些被感动到的意思……
“但好在……”
方寸说到了这里,已是忽然话音一转,众人的心也紧紧跟着提到了嗓子眼。
可是在这时,方寸却已转身,看向了小徐宗主。
小徐宗主有些受宠若惊,得到了方寸的眼神鼓励,才定了定神,缓缓向前走来,望着无数交织于自己身上的目光,他清了清嗓子,沉声道:“自即日起,诸弟子皆学神冥炼身法!”
“……”
“……”
“哗啦……”
小徐宗主那一句话出口之后,众弟子先是皆呆了一呆。
旋及,无数声欢呼,骤然响起,音浪如潮,几乎要将头顶的云气掀翻了过去。
一时间,竟无法形容众守山宗弟子们惊异欢呼的心情。
足足等了大半天,那种一直满心期待但又不敢确定,那种仿佛看到了某些光明前途,但却又担心这种好事落不到自己头上的心情,一下子沉埃落定时,那种突来的惊喜……
言语,其实很难形容!
这只是一道宝身法而已,但却绝不简单!
此前,有这一道宝身法时,守山宗便是足以与九仙宗齐驾并驱的清江郡双璧,而没了这道宝身法,守山宗便成了清江郡诸大宗门之耻,甚至许多人提到清江郡宗门时,都不会说六大宗门,而是下意识的说五大宗门,宗门如此,他们这些弟子,自然也得不到应有的尊重。
论修行,他们只能与江湖散修及朝堂匠人一般,修炼五气炼宝身,论实力,他们甚至还没有江湖散修厉害,因为人家可以偷偷的修炼邪术,自己却只能修炼那几道下品灵法……
而论名声,谁不知道守山宗就是一群混日子的呀……
可如今有了这宝身法呢?
以前是五气炼宝身的,便可以进阶,修炼成四品的神冥炼宝身。
以前无法参悟的术法,也可以尽皆参悟,实力突飞猛进。
便是论起前景与出身,谁知道有了五气炼宝身的守山宗,会不会再回到之前那种繁荣昌盛,足以与九仙宗这等大宗门相提并论的程度,自己这些人,又是不是也可以像九仙宗出身的弟子们一样,不仅有着偌大的名声,更是可以走到哪里,都被众人高看上一眼?
这不是一道法的问题,根本就是一天一地的问题!
……
……
“守山宗弟子,修神冥宝身,参神冥秘典,自是天经地义!”
持功德簿,方寸再次开口,周围的欢呼声顿时为之一静,皆认真听着他说:“然宗门弟子,斩妖除魔,护佑百姓,也同样乃是应有之义,此前我让你们建功立德,你们可做了?”
这话听得不少人心间一凛。
自从方寸在膳堂立了这条规矩后,便已经在众弟子之间,掀起了一片喧嚣纷乱,无论是来讲道岩听经,还是下山立功德,都是众弟子们以前没做过,如今也心不甘情不愿的事,来讲道岩还好,几步就过来了,但下山立功德,那却是个苦差事,谁乐意去做啊?
尤其是,本来就有些弟子,心间不忿,如何能听你这位新来的长老?
而望着众弟子各异的神色,方寸面上露出了笑容。
自己最爱的地方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