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yvwt扣人心弦的都市小說 我就是超級警察 愛下-1114、門不當戶不對推薦-lkhev

我就是超級警察
小說推薦我就是超級警察
看着高露平静的模样,潘文泽顿时目光躲闪,扭头就要走的意思。
“潘文泽。”高露大叫了一声,也是没好气道:“都三年没见了,你难道还想一走了之吗?”
“不是。”顾晨感觉气氛不对,跟自己想象中的完全不同。
按理来说,两人当初是情侣关系,现在三年未见,如果有矛盾,那三年时间也足够消化。
正好潘文泽刚分手,顾晨感觉二人的见面恰到好处。
可不想这潘文泽一见高露,转身就要走的意思,这让顾晨有些诧异。
于是赶紧站起身,一把拉住潘文泽:“潘大哥,来都来了,你就不打算吃晚饭再走?”
“我……”
潘文泽话音未落,高露便笑孜孜道:“看来你还是那个逃兵。”
三界主宰 小村長
“你就这么骗我?”潘文泽显得有些尴尬,尤其是见到三年未曾见到的高露。
男神听说你爱我
高露撇嘴一笑:“你还真以为我死了?”
“有这个必要吗?”潘文泽表情平淡,重新来到餐桌前。
顾晨将高露身边的椅子抽出,潘文泽也顺势坐了下去。
高露微微一笑,也是故作调侃道:“如果我不这样做的话,你会来吗?”
“不管怎么样,你没事就好,我先回去了。”潘文泽似乎心不在焉,还是想走的意思,却被顾晨一把按住。
“潘大哥,好歹给我个面子,哪有刚来就走的道理?”
虽然顾晨不清楚二人之前曾经发生过什么,但感觉潘文泽这样的确很不合常理。
要知道,潘文泽跟高露,可是当初校园里被公认的金童玉女。
两人在校期间,可没少撒狗粮,秀恩爱。
那些顾晨可是看在眼里。
可就算二人之后再分手,感觉潘文泽这样,的确不绅士。
至少对待陌生人也不会如此。
高露抿了抿嘴,似乎心中有些委屈,但还是强颜欢笑道:“你说你,难道又要走了吗?也好,至少这次不是突然消失。”
“对不起啊。”潘文泽低下头,主动道歉。
高露则是淡笑着说:“不说这个啦,陪我吃点东西吧?”
“瞥了眼身边的顾晨,高露又道:“顾晨,你喜欢吃什么,这餐我请,你随便点。”
“我是不是应该离开?”顾晨感觉自己在这,纯属电灯泡属性,似乎有碍于二人交流。
可就当顾晨有准备告辞的想法时,高露和潘文泽同时按住顾晨,异口同声道:“不碍事,你就待在这。”
“那是你们自己说的?”顾晨指向二人,也是调侃着笑道:“那你们就当我不存在,有什么说什么,毕竟我们几个都是哥们,我会保守秘密的。”
“我当然信得过你了顾晨。”高露笑笑。
而此时,服务员也将菜单呈上,高露直接交给顾晨:“想吃什么,随便点。”
“那我就不客气了。”感觉气氛有些古怪,顾晨也想打破这种尴尬的局面。
于是发挥自己在审讯嫌犯时,所拥有的那种气氛节奏的掌控力,主动引导话题道:“这个应该不错,是你们这里的招牌菜对吧?”
“是的先生,这是我们玫瑰餐厅最有特色的招牌菜,几乎每个来这里的客人,都会点上一份,足够三个人吃。”
“那就来一个吧。”
“好的。”
“那还有什么推荐吗?”顾晨又问。
女服务员赶紧翻开到另一页,指着菜肴道:“这两道菜也不错,是我们餐厅评分最高的两道菜,你们吃过之后,绝对会再想吃一次。”
“有这么神奇?”顾晨笑笑。
女服务员嗯道:“就是这么神奇,而且现在店里正好搞促销,很划算的。”
“行,那就再加上这两份,另外,再来几个蔬菜,这个,这个,还有这个……”
顾晨大概按照三人的份额,点了一些主食和配菜,这才将餐本交给服务员。
女服务员拿着菜单离开,而顾晨则是对着高露笑笑说道:“高露姐,这次让你破费了。”
“哪里话,我也好多年没见到你了,你好像一点都没变。”高露看着顾晨,也是淡淡一笑。
顾晨咦道:“你是指哪方面?”
“颜值啊。”高露毫不避讳的说道:“要不是你当初比我小两届,是个小学弟,而且当时我已经有了你潘大哥作为男朋友,说不定我就追你了。”
“高露姐。”顾晨瞥了眼潘文泽,也是淡笑着说:“当着潘大哥说这话,你不考虑潘大哥的感受吗?”
“开玩笑了。”高露似笑非笑,她只是想看看潘文泽的反应。
可自己跟顾晨之间的谈话,似乎并没有影响到潘文泽,他依然是一副平静表情,似乎根本没有一点感情波动。
二人看着像木头一样的潘文泽好一会儿,可能是感觉气氛过于尴尬,于是潘文泽偷偷抬头瞄了一眼高露,这才冷冷问道:“你怎么回来了?”
“想你了呗。”高露不假思索的道,言语之间带着调侃。
潘文泽则是低头长叹:”我还以为……你是回来骂我呢。”
“那时候是挺想骂你的,可惜我找不到你。”高露瞬间脸色突变,似乎还在生潘文泽的气。
潘文泽也是默默点头:“现在呢?”
“现在找到了,但懒得骂了。”高露端起一杯饮料,轻轻抿上一小口。
似乎气氛瞬间拉回到三年前。
顾晨假装自己是个透明人,就这么看着二人的表情如天气预报一般,随时切换。
潘文泽犹豫再三,这才抬头问高露:“你都知道了?”
死亡诡记
“我又不傻。”高露瞥他一眼,也是没好气道:“后来想想也就知道了,你走的那么突然,肯定是我家里人又找你说了些什么。”
“其实他们说的也没错,和我在一起,确实挺耽误你的。”潘文泽露出久违的笑意。
可在顾晨看来,这点笑容完全是硬挤出来的。
抬头盯着高露,潘文泽也是不由分说道:“其实那年你爸找过我,也跟我在公园聊了很久。”
“我知道了,等我走了,你就会愿意出国,有些差距,不是努力就能弥补的。”
“不就是钱的事吗?你说的那么文艺干嘛?”高露语气带着抱怨,眼眸忽然间湿润起来。
潘文泽则是淡淡一笑:“你还是那么直接啊?”
“潘文泽。”高露一脸认真的盯着他,说道:“如果,我是说如果,如果你只剩下一个月的话,你就会发现,其实很多事情不用想得那么复杂的。”
“什么意思?”潘文泽不解的问道。
“就是别留遗憾的意思。”顾晨帮高露解释着说。
潘文泽瞬间低头,一时间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高露则是继续说道:“对了,其实我这次骗你过来,还真有东西要给你。”
话音落下,高露也不再跟潘文泽争吵,而是开始从另一张座椅上,将物品拿出。
是一个精致的礼盒。
潘文泽调侃着说:“只要不是遗产就行,你那电话……挺吓人的。”
“那这里面装的是什么东西?”顾晨也是好奇的问道。
高露故作神秘:“现在不能说,还是等潘文泽自己带回家之后,再拆开吧。”
“有这么神秘?”潘文泽有些不解,感觉这礼物来的太过突然。
高露则是笑笑说道:“其实也没什么,就是那时候给你准备的生日礼物,结果还没来得及送,你就走了。”
谈话之间,潘文泽就已经在拆礼盒的丝带。
高露一掌拍在潘文泽手背上:“诶我说潘文泽,你不知道当着别人的面拆礼物很不礼貌的吗?等你下个月过生日再看吧。”
“啊?”潘文泽愣了一下,却是有些意外道:“谢谢啊,没想到你还记得我生日?我自己都快忘记了。”
“离开你的这几年,我几乎都不过生日,感觉太无趣了。”
“那今年一定得过,不仅要过,还要叫上你的亲朋好友一起过,这才是三年前的你。”
高露对潘文泽太过了解了。
之前的潘文泽热情,豪爽,阳光。
也正是因为这点,才深深的吸引到高露。
可现在的潘文泽,似乎就跟丢了魂似的。
末世之炮灰也不錯
嫩咖情人
当然顾晨也能理解,毕竟刚失恋,又遇见前女友,有点无缝对接的样子。
这或许让潘文泽有些不太适应这种节奏。
而且刚才顾晨通过两人之间的对话,也分析出一些门道。
那就是当初两人的分手,其实是潘文泽被迫的。
按照潘文泽的意识,如果自己不离开高露,那么高露就不愿出国留学,这是高露父母不能允许的。
潘文泽家境如何?顾晨太清楚不过了。
农村出生的潘文泽,虽然有许多外人看来不错的条件,比如身高长相,又比如学习成绩。
可这些原本很单纯的个人优势,却因为家境条件不好,被高家嫌弃。
重生之神級刺客 偽軒
顾晨当时也听说过一些,高露的父亲是江南市的房地产开发商。
随着那几年房地产热的开始,也积累了不少原始资本。
而高家人的眼光自然也是水涨船高。
当然不愿意潘文泽这个穷小子跟高露在一起。
盛世谋妆
在高家人眼中,或许以高露的条件,加上出国深造,毕业于国外名校。
再通过自己手上这些高端圈子和网络,肯定能物色一位背景深厚的乘龙快婿。
所以在大学毕业那年,高洁的父亲,曾经单独约潘文泽,将自己的想法告知给他。
潘文泽当时虽然在各方面都比较自豪,可唯独见到高露的父亲,似乎变得无比自卑。
那时候的潘文泽才知道,不管自己多优秀,有些人注定不会走到一起。
也正是因为那次谈话,毕业之后,潘文泽忽然就跟凭空消失一样。
虽然高露在国内顶着巨大压力读完大学,可依然要被父母送去国外继续深造。
美其名曰给自己镀金,给家族征得荣誉。
而高家给国外大学捐款不少,为的就是拿到镀金的文凭,好以此抬高高家人身价。
顾晨曾经也知道一些,高露的父亲,曾经也只是个工地的小包工头。
正是因为这种在社会上不断遭受毒打的经历,才让高露的父亲,非常迫切渴望女儿高露能嫁入豪门,在商圈内组成商业联姻。
这在高端商圈内非常普遍……
见气氛忽然间尴尬起来,顾晨赶紧看看外头,也是淡笑着说:“也不知道这菜什么时候能上齐?”
瞥了眼潘文泽,顾晨又道:“潘大哥,你说你也真是的,高露姐喜欢你,你也喜欢高露姐,那就是你俩之间的事情,就算高露姐父亲阻扰,你也不应该就这么凭空消失三年啊?这样对高露姐非常不公平。”
瞥了眼高露,顾晨又道:“高露姐,你这几年受委屈了。”
“可不是吗?”高露忽然吸了吸鼻子,感觉三年前的委屈,突然一下子涌上心头,整个人眼眸湿润道:
“你知道我这三年是怎么过来的吗?你根本就不知道,你太自私了。”
“就算我爸找过你,要你离开,可你的腿是长在自己身上的,我的也是,你愿意去哪,难道我爸还会拿着刀架在你脖子上威胁吗?”
指了指自己,高露又道:“在我说,我去不去国外留学,跟你要不要离开江南市,这有关系吗?你也太把自己当回事了。”
见潘文泽此刻依旧毫无感情波动,高露仰头笑笑,强忍着将眼泪给逼回去,也是红着鼻子淡笑着说:“你也用不着多想,我只是觉得当时可惜而已。”
“是挺可惜的,只是很多事情……”
“别讲道理了。”潘文泽话音未落,高露直接打断道:“我不爱听这个,我就问你两个问题,你认真回答我。”
“好。”潘文泽冷冷说道。
“如果三年前你有一百万,你还会走吗?”高露一脸认真的盯住潘文泽。
而此时的潘文泽,表情僵硬的像块木头。
许久之后,他才勉强吐出两个字:“不会。”
“不会?”高露用手指擦了擦眼角的泪珠,也是嗤笑着说道:“果然钱才是男生的底气啊。”
“没错,至少钱可以改变他们对我的看法。”潘文泽毫不避讳,直接把自己内心想法道出。
高露咧嘴一笑:“想让别人改变看法,只能靠这个吗?”
“也许吧。”潘文泽默默点头,眼神不敢直视高露。
而此时此刻,顾晨点好的菜肴也正好送到,打破了几人之间的尴尬,让众人有了一个缓冲的空间。
罗喉
“你们的菜上齐了。”女服务员将菜肴依次端上桌。
顾晨也是客气的笑笑:“你们的效率还挺高的。”
“是你们来的比较早,要是再来晚一些,估计就不会有这么快的上菜时间了。”
“原来是这样?”顾晨帮忙将菜肴放好,拿起筷子示意道:“潘大哥,高露姐,你们也动筷子吧,也尝一尝这望江玫瑰餐厅的招牌菜。”
高露瞥了眼潘文泽。
潘文泽没说什么,直接取来筷子,夹起菜肴便送入嘴中。
“那如果像韩剧一样,我得了绝症,只剩最后一个月,你会愿意和我在一起吗?”高露没动筷子,而是一脸认真的问道。
“当然。”潘文泽说。
“为什么?”高露表示不解。
潘文泽犹豫了几秒,说道:“因为喜欢吧。”
“那既然喜欢的话,为什么不坚持?”高露有些不理解潘文泽的迷之操作。
而潘文泽却是淡淡说道:“因为我还没有一百万,因为你的未来还很长。”
“我明白了。”高露默默点头。
顾晨好奇问道:“你没事吧高露姐?”
“我能有什么事?行了,不说这个了,吃菜吧,再不吃就凉了。”
高露拿起筷子,也不再说什么。
接下来的用餐时间,高露很少跟潘文泽交流,反而是跟顾晨说话很多。
了解了一下顾晨这几年的成就。
当得知顾晨年纪轻轻,就已经是芙蓉分局刑侦队队长时,高露也是表现出难以置信的样子。
要说顾晨的能力,高露并不怀疑。
只是这种开挂般的晋升之路,似乎很难在一个普通人身上发生。
但顾晨做到了。
不仅如此,还做的非常漂亮。
高露打趣着说:“你顾晨以后要是当上局长,可得照顾我们这些好友啊。”
“瞧你说的,你还需要照顾吗?”顾晨也是调侃回应。
腹黑女侯覆江山
高露瞥瞥身边的潘文泽,也是淡笑着说:“我不知道,但只希望你能看住潘文泽,可别让他再次凭空消失三年。”
“有些人消失,是两手空空,但有些人消失,或许会偷走你的东西。”
“高露姐。”顾晨了解高露的意思,也是淡笑着说:“你是说,潘大哥偷走了你的心对吧?”
“瞧您说的,我的心有这么容易被偷走吗?”高露强颜欢笑,也是淡淡说道:“以后再没有人可以从我身上偷走东西,哪怕那个人曾经是我身边最重要的人物。”
“感觉高露姐怎么有点话里有话啊?”顾晨见潘文泽依旧没回应,于是自己便跟高露调侃着道:“高露姐,你以前可不是这样的,这些年没见,你变了。”
瞥了眼身边的潘文泽,顾晨又道:“潘大哥也变了,他都开始走文艺范了,小马尾辫子,小胡须都留起来了,可我还记得,你当初可是在篮球场上一个暴扣就能引起全场轰动的男人,你现在越来越没有当初的霸气了。”
“人总是会变的,就如你高露姐说的那样,我认为这是对的。”潘文泽似乎逆来顺受,感觉自己已经被社会毒打过多遍,早已经磨平了棱角。
说起话来也越来越文绉绉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