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ww4好文筆的都市言情 萬族之劫 起點-第528章 家有一老(第二更求訂閱)鑒賞-82tpe

萬族之劫
小說推薦萬族之劫
星宏古城迁移,很快便被人探查到,古城进入了星辰海中,和鸿蒙古城汇合。
万族一些强者,很快便推断,可能是苏宇伤势太重,需要治疗,而星宏都没办法帮他恢复,只能去找鸿蒙解决。
由此可见,苏宇伤势重的无法想象。
最强的肉身破碎了,这样的苏宇,并不可怕。
哪怕文明道实力还在,苏宇也只是堪比山海。
……
鸿蒙古城中。
苏宇封闭了古城,本就没人,封闭,也只是为了不让人进入。
后殿。
老龟比星宏他们自在,星宏他们好像被完全封锁了,而老龟,却是能投射分身,化为人形,和苏宇交流。
看到苏宇,老龟上下打量了他一番。
面上带着一些惆怅,“我可能看走眼了!我没想到,你可能是时光师的传承,是吗?”
苏宇摇头,“我不知道,我也不知道时光师意味着什么,无意隐瞒大人。”
“对,你肯定是不知道的。”
老龟叹息道:“我原以为,这一脉,早就彻底断绝传承了!恐怕大家都这么觉得,事实证明,我错了!这一脉,还有传承!”
苏宇疑惑道:“大人可以讲解一二吗?”
“时光师啊……”
老龟感慨一声,有些陷入了回忆中,许久,自嘲道:“我说我其实不太清楚,你信吗?”
“信。”
老龟失笑,坐了下来,取出了一些茶水,仿佛凭空生成,示意苏宇喝一杯,自己也端着茶杯一边喝着,一边解释道:“很久之前的事了!时光师的传承,其实早就没了,或者说,我其实没见过时光师,万界见过时光师的也不多,或者说极少!”
“这一脉,很特殊,一代一人,到底是一人,还是一脉……我不知道。”
苏宇意外道:“您的意思是……”
老龟解释道:“因为没几个人见过,但是见过的人,又觉得遇到的时光师不一样,所以不确定是不是同一位,或者说是一代代传承。时光师……知道为何会这么称呼吗?”
“不知道。”
苏宇摇头,老龟笑道:“因为他们一直行走在时光长河中,好像在俯瞰文明!没几个人知道他们的存在,没几个人真的见过他们,只是一些传闻,包括我,也只是听到了一些传闻。”
“他们在别人口中出现,你却是不知,他们到底是什么生灵,是人是神,是仙是魔?”
“我只知道,时光师……可能是邪恶的存在,也可能不是。”
苏宇意外道:“大人此话是什么意思?”
老龟轻声道:“就是字面上的意思,不知道他们善恶,不知道他们到底想做什么,但是,在那个时代,一大批强者,都很忌惮!”
“忌惮?”
“对!”
老龟有些恍惚,许久才道:“忌惮!就是忌惮!在那个时代,一批强者……不是我,我不算强者,那个时代,我不算强者,我口中的强者,很强!他们忌惮时光师,具体为什么,我不清楚。我只知道,曾经在一位大人物府邸中,听过几句,听说时光师来过一次,说他寿元已尽,即将前来纪录文明……”
老龟有些感慨道:“然后……就没然后了。不久后,这位还实力强悍无比的大人物,就陨落了!消失在了时光长河之中,再也没有出现过!时光师,在那个时代,是一群少数人恐惧和忌惮的存在。”
苏宇了然。
时光师!
这是杀了对方,制作成标本了?
大人物……老龟现在说起来,都这么说,那这大人物,到底有多强?
收尸的存在!
倒是和苏宇想象的不谋而合!
关键在于,那个时代的时光师,好像强大的可怕,连那样的大人物,都给收尸了!
苏宇急忙道:“那大人后来还听说过时光师的事吗?”
“听说过几次。”
老龟缓缓道:“都是小道消息,其实就是道听途说。第一,时光师灭绝了,最后一代时光师灭绝,好像和万族议会有关,据说,在某个地方,万族议会的议员们,围杀了这位时光师,从此以后,时光师一脉,彻底断绝!”
“第二……”
他看了一眼苏宇,一字一顿道:“有人说,时光师其实是人皇伪装的!就是暗中杀戮万族强者,人皇消失后,时光师便灭绝了!”
“第三,还有人说,时光师,另有其人,是文墓碑的主人,那位死后……时光一脉,便灭绝了!”
“三个传闻,都在说,时光师灭绝了!”
老龟缓缓道:“这不是空穴来风,应该是真的!所以,那个时代,知道的,不知道的,都认定,这一脉彻底灭绝了!而今……却好像没有!”
苏宇心中却是掀起一阵波澜。
许久,开口道:“为何大人会觉得我是时光师的传承,难道这一脉,有什么特殊表现吗?”
“之所以如此认定……”
他看了看苏宇,半晌才道:“和你锻造的那本书有关……”
老龟不确定道:“书……很特殊的一种兵器。万界很少有人用,当出现一本书,还引来了万族议会的议员血劫,那我不得不把你和时光师联系到一起。因为传说中,时光师便是文明师,他们好像喜欢随身携带一本书,我记忆最深的便是,有人说,时光师出现,往往都是看着书,徜徉在时光长河之中,从过去未来而来,为人收尸!”
“……”
苏宇无言,脑海中却是呈现出这一幕。
一位年轻人,白衣胜雪,拿着书本,倚靠在小船之上,从时光长河中荡漾而来。
儒雅,却又霸道,指着一位强者,笑道:“你寿元已尽,我来记录文明,请入我书中一游!”
那强者不甘,却是被一本书覆盖,瞬间被杀,陨落当场,尸体被收走。
那时光师,继续徜徉在时光长河之中,去收下一个尸体。
一幕幕,让苏宇有些恍惚。
恍惚到,他觉得,这其实也是自己幻想的一种未来,一种生活,太潇洒,太自在了!
我是时光师!
徜徉在时光长河之中,你的过去未来,都逃不掉我的文明记载!
他恍惚了一会,被惊醒了。
对面,老龟喝着茶,看着他,笑道:“你在想什么?”
苏宇干咳一声,笑道:“我在想,大人可能误会了!我不是时光师,我甚至不知道时光师是什么,天古这混蛋,好端端地要杀我,就因为我铸兵出现了血劫……我很郁闷。”
“天古……”
老龟淡笑道:“他要杀你,很正常!万族中的一些古老强族,可能都会有一些记载!包括议会血劫降临,这不是没有,但是,当时杀你的,应该是议员之劫,这就不正常了!你一开始遇到的血劫,还是正常的,最后那一刻,却是不正常,你其实也很难活下来,却是活了,这才是让人意外的事!让我都在思考,我是不是看错了,你遭遇的并非议会议员之劫!”
苏宇古怪道:“大人说的这个,我也不懂,这万族议会,又是什么?”
老龟含糊其辞道:“这么说吧,上古时期,人族一统诸天!可万族实力不弱,万族朝拜人族,却也在争取权利,之后,便有了万族议会!制约人皇的存在!上古时代,规则很多!人皇制定一些规则,而剩下的一些规则,会由议会来制定!贯穿古今未来!万族议会,说白了,就是限制人皇的一个组织,一个机构,而人皇,在那个时代,会担任议会的议事长。”
说着,又道:“人皇制定的规则,有时候会和议会制定的规则,出现一些冲突,这也是正常的。类似于惩戒这种劫难,大多都是议员来制定,而人皇,主要会制定一些奖励规则,包括诸天战场的一些规则,包括突破的一些奖励……”
苏宇凝眉道:“规则!大人,您一直在说规则,规则到底是什么?”
老龟笑道:“规则就是力量!强大无比的力量!当你走到那一步的时候,你就明白了!言出法随!假如你是人皇,你说,杀人者当被审判!只要你贯穿时光长河,影响过去未来,那你的话,就是规则!从此以后,你破了这个规则,杀了人,你就会接受审判!而规则,也会给你一线生机,类似于你遇到的血劫,你承受不住就会死,承受住了,你就活!给你一次惩罚,让你明白,不要再犯!”
苏宇恍然,“这么说,所谓的规则,其实就是一些顶级强者,贯穿了过去未来,联通了时光长河,在你触发某个条件的时候,给予你奖励或者惩罚。”
“对!”
“那规则有智商吗?”
“……”
老龟失笑,“规则,只是死物,这东西,你不触发,它就不存在。”
苏宇又道:“那它奖励的东西,从哪来的?”
“是制定者留下的。”
“留在哪呢?”
“……”
老龟深深地看着他,意味深长道:“你很大胆!”
苏宇龇牙笑道:“大人是不是误会了什么?我就是问问,好奇。”
老龟也是无语了!
半晌才道:“应该在星宇府邸中,星宇府邸中,我说的是九层你不能去,东西可能都存在在那!而那里,一定会有一条时光长河!我原本不想告诉你,怕你忍不住会想去,现在更怕你会去,你还是老实点,不要去九层!因为,时光长河太特殊,你可能会在九层遇到一些上古时代的大人物……他们可能死了,可能没死,但是,时光长河也许会记录下他们某一日的画面,只是一道投影……尽管如此,你遇到了,你也必死无疑!”
苏宇恍然!
懂了!
可怕!
若是真记录了一位上古强者的投影,那个时代的强者,老龟都喊大人物,苏宇绝对是不敢招惹的,太强了,哪怕只是投影,也许老龟都会被杀。
可怕的时代!
而那个时代,居然消亡了,更可怕!
议会,议员……
原来,上古时代,是这样组成的。
人族一统诸天,万族却是没有彻底臣服,而是弄了个议会出来,分权制约人皇。
苏宇忍不住道:“大人,难道说,那些议员,也是皇者?”
“不,半皇!”
老龟笑道:“我早就说了,皇者也好,半皇也好,不是等级,是称呼,是地位!皇者,自始至终,只有一位!而半皇,却是可能有无数!但是,半皇并非实力,只是一族领袖的尊称!”
半皇非等级!
这一次,老龟着重说了一下,“议员,都是半皇!而他们的实力,可能是合道境,可能是其他境界,可能和人皇是一个境界,但是不如人皇强大!人皇一统天下,这些强者,不得不自降位格,自称半皇!”
苏宇彻底明悟!
对,半皇,谁说一定不能和人皇一个等级?
这不是实力的划分,而是地位!
苏宇深吸一口气,点头道:“多谢大人指点,这次我算是彻底明白了!所以,大人也不会自称半皇,而是合道,是吗?”
“不,我是半皇!”
老龟也认真道:“因为我这一族,其他鸿蒙龟都灭了,就我存在了,现在,我就是鸿蒙龟一族的半皇,所以,你说错了!”
“……”
苏宇无语!
都一大把年纪了,您老人家还要皮一下。
老龟笑了,笑完了,很快道:“你来找我,是为了封闭阳窍吧?你这阳窍……再多开几次,真饱和了,也是个问题!我帮你再次封锁一次,你每一次开启,都会加速阳窍的吸收速度,自己小心吧!”
“多谢大人!”
老龟也不说什么,很快,一头小龟呈现,瞬间落入苏宇体内,一瞬间,将开启的阳窍封闭!
苏宇松了口气!
总算不用吸收死气了,再吸,他感觉自己有些撑不住,身子骨有点虚。
老龟看了他一眼又道:“你这肉身,恢复的话,难度不低!因为你肉身很强,给我的感觉,已经不比日月七重差多少……”
苏宇干笑道:“没宝物了,大人有吗?可以借我一点吗?恢复一下肉身……”
“我孑然一身,哪有宝物。”
老龟笑道:“何况……你就不怕我帮你恢复肉身,动点手脚?你这肉身,太珍贵了!周天之窍,食铁之铸,一旦完成凌云九变,我在想,也许……单纯靠肉身,你就有日月九重之力了,甚至更强!如此可怕的肉身,我想,无数永恒都很觊觎,三世身被灭,也许,可以用你来承载一具更强的三世之身!”
苏宇干笑,急忙道:“大人高估我了,我肉身一般,何况,到了凌云,因为没有周天之法,我接下来可能会胡乱随意九变敷衍一下,肉身也就那样!”
“你会吗?”
老龟笑了,意味深长地看着他,停顿了几秒,这才道:“肉身,还是自己恢复吧!我若是记忆没错,星宇府邸三层,有一个莲花池……具体在哪我忘了,那莲花池中的莲花不值钱,莲子是毒药,但是,莲藕是宝物,可以帮你恢复肉身伤势,别乱吃,那莲子吃了,会毒死你!而且这莲花,和九叶天莲有点类似,往往有人弄错了……昔年也曾闹过笑话。”
苏宇眼神微动,急忙道:“大人的意思是,这东西和九叶天莲很像?”
“嗯。”
“这莲花叫什么?”
“笑口莲。”
老龟缓缓道:“还在不在,我不知道了。太多年没有去了,谁知道还在不在,但是星宇府邸还有一些其他恢复肉身的宝物……”
苏宇点头,心中呢喃。
笑口莲!
和九叶天莲很像,哪怕上古强者都弄错过。
啧啧!
苏宇一个个念头升起,这……诈骗的好材料啊!
我若是拿到了,拍卖如何?
卖给无敌!
啧啧啧……无敌未必能辨认出来,毕竟老龟这样的实力,都说很相似!
苏宇急忙道:“大人,这笑口莲,和九叶天莲的区别在哪呢?能一眼看出来吗?”
老龟意外,你在意这个干嘛?
不过还是说道:“内蕴的时候,看起来差不多,几乎无法区分。绽开的时候,九叶天莲和笑口莲也很相似,但是,还是存在一些差别的,九叶天莲因为生长在时光通道之后,时光之力浓郁,会在莲花上留下一道道纹路,时光纹路如同兵器的金纹一般……”
“而笑口莲,也有纹路,但是纹路是自然生长,有些参差不齐……”
他稍微解释了几句,苏宇却是急忙记住了!
记住,这个他觉得可能有用。
也许可以拿来骗人!
这是骗人的好材料,当今时代,有几人知道这些的。
一些老古董都未必知道!
家有一老,如有一宝。
老龟,也许比豆包都久远,古老!
说不定比天古还老!
想到这,苏宇也不含糊,马上问道:“大人,您和天古,谁年纪大点?”
“……”
你问的真无聊!
老龟淡淡道:“鸿蒙龟,比仙族更能活一点。”
懂了!
你更老!
果然,也许是万界第一老!
老龟无言中,再次道:“还有别的事吗?”
苏宇急忙点头道:“最后一件事,大人,我要是去了星宇府邸,不管我去不去,万族都可能会针对星宏古城!我会安排个假冒的家伙,他伪装我,应该可以的!星宏大人可能会被逼的出手……到时候,不知道大人这边……”
老龟淡漠道:“无妨!我本尊不能出城,但是,你应该见过,我曾投影出手!真要违背规则,36镇守,都可出手,只是,未必能出城罢了!最近,河图去找援兵了,此地也算安稳,真要投影奈何不得他们,我本尊也可出手!”
河图走了!
苏宇意外无比,急忙道:“河图跑了?”
“对,去找援兵了。”
老龟倒是不太在意,笑道:“他去找援兵,又不是第一次了!听他说,最近死灵天河中,有一尊死灵君主复苏了,实力强大,他可能是去找那位了。”
苏宇挠头,这河图……听这话的意思,怎么感觉是去找家长的样子。
不,忽悠人来当打手的样子!
老龟提起河图,倒是多了一些笑容,“河图记忆不曾全部复苏,忘却了很多东西,希望不会是他的老对头复苏了,一旦恢复了和他有关的记忆,那才是他倒霉的时候。”
河图可能忘记了自己的敌人,但是敌人未必会忘记他,这要是遇到了,那才有趣。
苏宇也是无言,听老龟的意思,他很想看一场这样的戏。
正想着,老龟淡笑道:“你若是死了,在死灵界复苏,也要小心,别遇到了自己的老对头,你可能忘记了对方,对方却是可能会记起你来。”
“……”
咒我呢!
苏宇心中腹诽,都不敢骂。
无奈!
不问了,他在老龟这,得知了不少讯息,这就足够了,有时候,老人家就是好,啥都知道,虽然未必会告诉你,但是不至于一头雾水了!
此刻,城外,星宏古城消失了。
老龟也不管,很快也道:“你没事的话,自己玩,老朽要睡了!”
“……”
苏宇发现了,老家伙们都喜欢睡觉!
无语!
难怪一个个活的长,合着是睡出来的。
苏宇急忙摇身一变,化为刘洪,问道:“大人,您能看出我的身份吗?”
“……”
老龟的石雕睁眼,看了一眼苏宇,淡淡道:“神文还不错,不过……每个人,都有不同的气息,不同的命格,不同的气运……伪装,瞒过一般永恒有希望,瞒过合道……几乎不可能!所谓合道,过去现在未来已然一体,我这一眼,可以看到你的过去,看到你下一刻的未来……你刚刚变幻的状态,我看到了。”
苏宇意外,“您的意思是,您可以看穿我的过去和未来?”
“对。”
“那能看到我小时候吗?”
“不能。”
老龟淡淡道:“只是一些简单的回溯和预判,看过去要准确一些,看未来未必准确。合道真要看你,看实力,实力强大的,也许一眼可以看到几年前,弱小的,也许能看几天……所以,瞒过合道,太难!”
苏宇震撼,这么厉害。
不过……就看几天,那也没啥用啊。
我大不了这几天,做个正经人。
当然,合道一般不会随便出现的,小心点就行,也没必要自己吓唬自己。
此刻,苏宇也不多说什么了,开口道:“大人,附近没人监控吧?没人的话,我就要走了。”
“没有。”
老龟声音越来越小,彻底消失,他要睡觉了。
最近,因为苏宇的事,他都没睡觉了。
……
很快,苏宇离开了古城。
鸿蒙古城,再次陷入了寂静中。
而苏宇,准备找个合适的身份伪装进入星宇府邸了。
刘洪的身份,其实也行……不过还是算了,这家伙得罪了浮土灵,最近浮土灵好像在找他,至于原因,浮土灵没说,大概是不好意思说。
被一个弱者给骗了,也不好意思说,免得被人笑话。
苏宇化为一位普通人族,人族这边,参加星宇府邸的人员,这几日陆续都在抵达星辰海,人族这一次,人员较多,名额只有430个。
一些拿不到名额的,可能会走特殊通道进入。
当然,特殊通道危险。
这个苏宇也做过一些基本了解,特殊通道进入名额有360个,但是每一次,都有成千上万的人去一起进入,最终,只有360位进入其中,剩下的不是死了,就是重伤,反正死亡率极高!
那也是小族的必争之地!
小族分不到名额,全指望这个了,强族没封闭,也没夺取特殊通道的名额,也是为了给他们一点机会,一点机会不给,那就是断人前程的大仇了。
“我是走特殊通道,还是走名额的通道呢?”
苏宇陷入了沉思中,此刻,他已经走到了星辰海上。
特殊通道,充满了不确定性。
而且竞争很激烈!
搞不好,会暴露身份的。
要不,还是走正经通道,当然,特殊通道好像有点好处,苏宇打听过,走特殊通道进入的,很多时候会出现在一些宝地,或者和古城走正门进去的一样,会带有一些光环。
“算了,走正规通道!”
“特殊通道,最好携带古城令,因为古城令,和星宇府邸,是有些牵扯的,可以让人更顺利地进入……”
苏宇脑海中,浮现这一幕幕。
既然要进星宇府邸,苏宇多少要了解一些,可惜,星宇府邸的资料,真假难辨,有人故意制作假资料,混淆视听!
包括猎天阁,都未必会给你真的。
至于名声,你相信了猎天阁,去了险地,你就挂了,没人知道。
你不相信,没去,没死,自然也无法确定消息真假。
所以各族的一些关于星宇府邸的消息,苏宇都收集了一些,但是不敢全信。
就刘洪这家伙,当初还说要卖给自己星宇府邸九层地图……你敢信吗?
忽悠傻子还差不多!
“找吴岚去!”
苏宇在海面上游荡了一阵,最终决定,还是去找吴岚。
那家伙,好像真要去!
一个腾空前期的研究员,她居然要去星宇府邸,苏宇都在思考,这是谁给她的勇气?
大鼻孔给的?
吴家居然不劝不阻拦,苏宇都服了,找死的节奏,这一次人族进入,处境可不是太好。
还有,老师他们这次好像都要去。
多危险啊!
苏宇都想劝劝了,可惜,他知道,自己这一脉,都是这性格,劝不过来,柳文彦他们都觉得实力太弱,也不想一直从苏宇这边拿钱,所以星宇府邸,就是他们最大的夺宝地。
不知道现在人在哪,有没有去星宇府邸那边。
心中想着,苏宇尝试着发了一下传音符。
星辰海传讯较难,很多时候会被干扰。
未必能发出去,苏宇也不急,真不行,就冒充小族,走特殊通道。
他一直没下定决心,要不要冒充人族,冒充吴岚或者谁,因为人族受到的关注比较高。
此刻,发个信息试试看。
刚发一会,很快,苏宇居然收到了回复!
……
而此刻,就在不远处的柳文彦,也是意外无比。
“你又跑出来了?不是说你重伤垂死了吗?我正要去星宏古城看看,你怎么出来了?”
柳文彦无语了!
下次老子再也不会想着去看看你有没有挂了!
就和当日在天灭古城一样,说苏宇被围困了,要挂了,他跑去了,结果人还没到,苏宇出来了,找他来了!
你服不服!
这次也是如此!
苏宇也是意外,柳老师在我附近?
还真传信出去了!
“老师,你在哪呢?就你自己?”
“对!”
柳文彦很快传讯道:“分开走的,我们一起,目标太大,不少人盯着我,我让他们先走了,我准备过来看看你,知道你没多大问题。”
真够信任我的!
腹诽了几句,苏宇迅速问道:“老师,其他人都在哪?你我就别见面了,见面了对谁都不好,回头也许在星宇府邸遇到了!”
柳文彦知道他的意思,这小子想冒充人了!
他也不多说什么,迅速将他知道的一些人的所在位置,护道者的消息全部告诉了苏宇,接着又道:“不用跟我说太多,另外,就算装成谁,进去了,也别相认!免得自找麻烦!”
“明白!”
苏宇也不多说,现在自己是诸天万界头号通缉犯,小心为妙。
……
两三个小时后。
苏宇在星宏古城附近,看到了吴岚,一脸唏嘘,胆子真大!
吴岚、吴嘉、吴琦都在,关键在于,护道者,居然就一位日月,这是找死的节奏啊!
在诸天万界这么晃荡,不怕死吗?
好吧,仔细想想……不至于。
因为这几位,除了吴琦有点名气,那俩……几乎没人认识。
有日月护道,都算看得起她们了。
苏宇摸着下巴,隐藏暗中,唏嘘无比,我……真要冒充吴岚吗?
哎!
关键是吴岚还挺好冒充的,无他,哪怕遇到了熟人也不怕,鼻孔朝天,哼一声,完全没任何异样!
没人会怀疑!
吴岚真要接话了,反而让人怀疑,这人设……简直是伪装的不二人选啊。
甭管遇到谁,不想搭理,就哼他一声就完了!
苏宇唏嘘!
我……其实不想的。
关键是,你说巧不巧,你就在这,还好伪装,伪装了还没人知道。
“就你了!”
苏宇心中嘀咕,就是你了!
我是救你!
一个没打过几次架的人,就是个拖累,也好意思进星宇府邸,不怕把你姐给拖累死了,没人性,我来拯救你们吴家人!
顺带着,这身份,也有个好处,可以和白枫他们厮混在一起,还能暗中帮点忙。
片刻后,吴岚好奇地四处看了一下,很快,对吴琦道:“姐,我要去办点事……”
“嗯?”
吴琦意外,你办什么事?
“马上回来!”
吴岚不解释,苏宇这家伙找自己,这家伙怎么在这?
对,星宏古城就在这,他在这也正常。
吴琦急忙道:“不要乱跑,你不是说要去星宏古城吗?”
“对啊,待会去,我马上就回来!”
“你……”
吴岚已经跑了,吴琦暗骂一声,一点不听话!
迅速跟上,这妹妹,没法要了!
这次,就不该给你来。
前面,吴岚跑的飞快,她又不傻,平时当然不乱跑,可是,这不是苏宇在这附近吗?
传音频率,外人是不知道的。
至于冒充苏宇钓自己,有必要吗?
那还不如冒充苏宇钓吴嘉去!
我和苏宇又不是太熟,对,不太熟,外人又不知道我和他有点熟,虽然我也是元神研究所的,可都是搞研究的,没交情的!
吴岚心中胡思乱想着,很快,消失在了原地。
而苏宇,正在远处等着,没选择让她去星宏古城,这阶段去古城,都不好,容易被人盯上,没必要去。
就这了!
至于跟着的那位日月,日月算强者吗?
起码不到高重不算吧!
这日月,才日月一重,苏宇都不太熟,不知道从哪来的,还能发现我苏宇不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