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ysx4爱不释手的言情小說 問丹朱 愛下-第三百七十二章 初識閲讀-tzwln

問丹朱
小說推薦問丹朱
陈丹朱被金瑶公主拖着手往外走,有些无奈。
“公主,我真不懂。”她说道,“你去探望你的哥哥,干吗要我陪着啊。”
因为我六哥喜欢你这种话,金瑶公主当然不会傻的直接说出来,但也不想骗陈丹朱,便实话实说:“你帮了我哥哥,我认为六哥该向你道谢。”
絕世陰師
陈丹朱忙道:“这真不算——”
什么还没说出口,金瑶公主打断她的话:“我知道你要说什么,你也没做什么,就算你不做什么,我六哥其实也不会被苛待,他这么多年了已经习惯了清心寡欲的生活,只是乍来京城他身边的新换的人马并不习惯,你帮忙出面,六皇子的待遇会好很多,六哥身边的人舒心了,六哥的日子就会更舒心。”
一向高傲的公主说这些话的时候低下了头,带着前所未有的黯然,陈丹朱知道金瑶公主和六皇子关系好,金枝玉叶天之骄子,但又是孤独的两个孩子相依相伴长大。
“我明白你。”陈丹朱摇着金瑶公主的手,“不过,你也不用把我想的这么好,我也不是为了六皇子,是因为这次新分派到六皇子府的护卫,是我义父曾经的护卫,义父不在了,我不想他们被欺负,想让他们过的好一些。”
她的话音未落,低着头的金瑶公主一阵呛咳。
“怎么了?”陈丹朱忙问。
金瑶公主伸手掩住嘴扭头向另一边:“没事没事,最近天太热,我嗓子不舒服。”
陈丹朱道:“我给你送的药糖你记得含一粒啊,不要觉得它有怪味道就不吃,很管用的。”
魔道至尊 靈樞01
金瑶公主再次拉着她的手:“知道了知道了,丹朱你越来越啰嗦了,好了我们快走吧。”
说了一通,陈丹朱也不好再拒绝,回头看了眼,竹林阿甜都在后不远不近的跟着,如果陈丹朱真要拒绝的话,就算对方是公主,他们也会将陈丹朱护住,陈丹朱唤他们一声“走吧,我就坐公主的车,你们在后跟着就行。”与公主携手出门上车。
網遊之霸王傳說 名楚
阿甜去跟公主的小宫女坐一车,竹林骑马跟上,禁卫开路,太监们左右护卫,在街上热热闹闹的向六皇子府去。
快要到的时候,金瑶公主到底抵不过内心的煎熬,拉着陈丹朱的手凝重的说:“丹朱,如果别人骗你你生气吗?”
陈丹朱笑道:“当然生气了,谁被骗不生气,公主你不生气吗?”
是啊,待人其实很简单,设身处地就可以了,金瑶公主想了想,她被骗了当然也生气,她捏了捏陈丹朱的手指:“如果骗人是不得已,而且,骗人也不会对人有不好的结果,应该好一些吧?”
“不要讲善意恶意,就有两种结果,一个是可以原谅的,一个是不可以原谅的。”陈丹朱笑道,伸手掀起车帘,“可以原谅的就好好道歉,不可以原谅的就一拍两散各自为安,我们下车吧,到了。”
这样啊,金瑶公主想了想,那她这次,乃至六哥身份的事都是可以原谅的,顿时卸下负担,高高兴兴的跟着陈丹朱下车。
六皇子府门前的禁卫们,并没有因为公主的仪仗而让开路,直到金瑶公主让小宫女拿着皇帝的手令,而这个手令上明确的写了金瑶公主和陈丹朱两人探视,禁卫们才让开路通报。
“好严啊。”陈丹朱低声说。
看这样子,除了皇帝之命,没有人能走进这座府邸,那是不是也意味着,没有人能走出去?她越过大门,仰头看高高的府墙——
“丹朱小姐!”
重生修仙在都市
有些熟悉的男声从前方传来。
陈丹朱看去,一个高挑颀长的身影缓缓走来,不似初见时穿着朱红华丽的衣衫,只是穿着素色的对襟襜褕,但没有人能从他身上移开视线。
还好陈丹朱用力移开了,屈膝施礼:“见过殿下。”
楚鱼容看着金瑶公主和陈丹朱走近,脸上带着歉意:“丹朱小姐,有件事我要告诉你,不是金瑶非要你来的,是我让金瑶帮忙非要请你来的。”
陈丹朱看着这位年轻的皇子一笑:“这样啊,我说呢,金瑶表现怪怪的。”
傲氣沖天 蒙白
金瑶公主松口气,又很开心,六哥虽然总是逗她,但不会让她受到半点伤害,她摇着陈丹朱的手,郑重道:“好丹朱,我会好好的做事,来求得你的原谅的。”
陈丹朱故作严肃的点点头:“那公主记着,你欠我一次哦,以后我有要求你就要答应。”
金瑶公主笑道:“没问题。”
楚鱼容看着两个女孩子说话,也道:“我也会努力的让丹朱小姐原谅,我也欠了丹朱小姐一次,以后——”
陈丹朱忙道:“不用不用,殿下太客气了,这不算欺骗,我明白,这是殿下君子之风,知恩图报,只是,我做这件事,不觉得对殿下有什么恩,所以不敢居功。”
楚鱼容微微一笑:“丹朱小姐才是君子之风啊。”
虽然知道丹朱是个好姑娘,但听到这句话,金瑶公主还是有些想笑,不知道外边的人听到这种称赞会什么表情。
陈丹朱笑盈盈的点头:“是呢是呢,很多人也都这么说。”
金瑶公主再忍不住哈哈笑起来:“好了,别在这里晒太阳了,六哥你快些摆宴席招待君子吧。”
末世卡徒
在宴席之前,主人楚鱼容先带着客人看看家宅。
“我也是第一次来呢。”金瑶公主兴致勃勃,又叹气,“都没有让我好好挑选,六哥就搬过来了,其他人现在都还没看完房子选好呢。”
楚鱼容说:“父皇挑选的就是最好的,这么多年了,父皇最了解我的情况,金瑶不要说了。”
是啊,涉及皇家之事,父子兄弟,金瑶公主看了眼陈丹朱,陈丹朱正认真的看廊檐下精美的雕饰,似乎在研究是怎么做成的。
金瑶公主有些想笑,嘀咕一声:“有什么不能说的,皇后,五哥都那样了,真以为能瞒得住天下人吗?”
就算一开始瞒着,时间久了也都传开了,兄弟手足相残,皇室哪有半点温情。
陈丹朱转过头指着院子里一棵大树:“这是移栽过来的古树,原来在吴王宫里,有一千年了呢,我小时候见过。”
千年古树吗?倒是没有注意,楚鱼容抬头看:“父皇竟然把这么好的树移栽到我这里。”
“是啊。”陈丹朱说道,“想必这是陛下对殿下寄予的心愿,希望你平平安安长长久久。”
楚鱼容上前一步,抬手轻轻的抚摸古树斑驳的树干:“所以我真的很感谢丹朱小姐,我自己能照顾好自己,但如果府邸的人被苛刻冷待,他们就不能照看好这座府邸,那这棵树只怕在这里活不久长,真的就是罪过了。”
陈丹朱看着他,第一次纯自真心的微微一笑:“不客气,我很高兴能帮到这棵古树。”
楚鱼容回头一笑,眼眸如星,柔光如水。
金瑶公主站在一旁,莫名觉得自己有些多余。
宣生六記 宣颯
先前带着丹朱和三皇子一起的时候,她可没有这种感觉。
现在这两人一个是认为面对的是不认识的皇子,一个则装出是不认识,他们说话客气,却没有丝毫的疏离。
金瑶公主心里哼哼两声,不愧是义父义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