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fu2w精品玄幻小說 蓋世-第九百三十章小意外熱推-q38jh

蓋世
小說推薦蓋世
芜没遗地。
篡隋 風華爵士
一艘由器宗打造,近百米长“鎏金宝船”,在云层中静静地航行。
宝船上,承载着雷宗、灵虚宗、寒阴宗、太渊宗和云水宗的修行者。
深海世紀 集祈
灵虚宗的宗主——灵虚真人,亲自压阵,就在宝船前端。
数位自在境大修,十几位阳神境强者,加众多魂游、阴神境的,也都在船上。
他们,全部是通过天源大陆的传送阵,抵达的蛛城。
妖殿,特别放开了那条禁令,允许自在境大修,在遗地出没。
待到这艘“鎏金宝船”,途径虞家镇时,忽停顿了下来。
“底下,就是虞家镇了。”
有人轻声嘀咕一句,然后船上的很多修行者,纷纷低头去看。
他们这趟乘坐着“鎏金宝船”,是开赴向陨月禁地,和三大上宗的修行者汇合,一起去斩杀外域邪魔。
这些人听说,虞渊和禁地的“封天化魂阵”契合,勾结了外域邪魔,乃此方天地的公敌。
而底下的虞家镇,里头的所有虞家族人,都是虞渊的亲人。
“师傅……”
宝船一角,太渊宗的苏妍,身穿绿裙,明眸皓齿,在众人冷嘲热讽时,低低轻呼了一声,“在恐绝之地的时候,虞渊没有为难你吧?”
她的师傅,正是江杏雯。
此刻的江杏雯,神情无比复杂,因她的一声轻呼,又想起了在恐绝之地的那场阴神磨砺。
想起了,已烟消云散的鬼王冥都……
她心中微微一痛,冷淡道:“虞渊倒是没为难我。”
冥都陨灭时,心如死灰的她,阴神被千劫悄然带走,随后又将其送了出去。
她的阴神,在通天商会融入身躯时,莫名地开始境界暴涨。
然后,她才发现她的魂念精炼到了极致,且有不少隐秘魂术秘法,神奇地涌现。
她顿时醒悟,那是冥都对她的馈赠,以一种她无法理解的方式,烙印在她魂魄。
曾为恐绝之地主宰的冥都,将其参悟的鬼道秘诀,阴脉源头的秘密,还有对灵魂的认识,都传承给了她。
还包括,一部分极其精纯的魂力,也都封藏在她阴神深处。
在她阴神重返识海小天地,封禁自然解开,瞬间井喷般狂涌而出。
江杏雯来不及回太渊宗,还在通天商会时,就被冥都馈赠的力量,以匪夷所思的速度,直接晋升为阳神!
等她回到太渊宗,被赐予灵材、丹丸,没多久,居然又提升了一小境。
真人遊戲 低地荒野
如今的江杏雯,居然已经是阳神境中期修为,深得宗主信赖,在整个太渊宗,都是排的上号的强者,也是太渊宗这一行的领袖。
江杏雯自己也有种感觉,她的破境,还将会势如破竹。
她知道,一切都因冥都,趁她浑然不觉间,给她奠定的基础。
“冥都……”
鬼夫別這樣
她轻咬牙齿,看向笼罩在蒙蒙妖能下的虞家镇,又顺势瞧了一眼,极远处的那座湖心岛。
“师傅,你抢着去陨月禁地,难道想杀虞渊?”苏妍小声问。
“虞渊,倒还好。”江杏雯摇头,脸色冷漠,“他死也好,活也罢,我不太在意。我是听说,天藏也在陨月禁地。天藏,由天魔蜕变为鬼王,是他让冥都的谋划功亏一篑。我即便不是他的对手,也想在那儿,看着天藏魂飞魄散!”
冥都,得到三大上宗和魔宫、妖殿的支持,曹嘉泽授命进入,来援助他。
若无神魂宗,没天藏冷不防冒出,冥都将成为恐绝之地的鬼神!
冥都对她做出的那些承诺,也将兑现,他们本该携手看遍瑰丽星河,逍遥自在。
只因天藏!一想到这个,江杏雯眼眸阴冷,浑身散逸着危险气息。
“那个虞渊,我们灵虚宗会处理。”船首的灵虚真人,深深看了一眼虞家镇,犹豫了一下,道:“开船!”
停滞下来的“鎏金宝船”,从虞家镇迅速掠过。
所有人都知道,灵虚真人是顾忌虞蛛的存在,若不然,底下的虞家镇,将会毁于一旦,鸡犬不留。
飞离虞家镇的宝船,没有从暗月城高空直接越过去,而是绕了一下,避过凡人众生所在的每一座城池,在荒郊野岭的高空行进。
重生之王爺的奮鬥
“我家,我爹……”
路过银月城时,苏妍看向那座巍峨明耀的城池,轻声叹息。
严圭背叛魔宫,将魔月帝国再次改回银月帝国后,很多家族被清洗,或被驱逐。
苏家,现任家族苏向天做出了选择,他没带着族人离开,而是站到了严圭那边。
苏向天的选择,让苏家成了银月帝国,屈指可数的大家族。
可苏家和太渊宗,从此也再无瓜葛。
苏妍,如今身为太渊宗的门人弟子,被勒令,永远不允许踏足苏家。
閃婚99分:王牌貴妻
“宗派就是宗派,依照规则,我们不会直接干涉凡人国度。不然,银月帝国的很多家族都要被抹掉,包括你父亲所在的苏家。”江杏雯语气严厉,“你记着,入了太渊宗,就是太渊宗的门人,和苏家再无瓜葛!”
重生之幸福日 雪鳳凰
“即使以后,宗主要你向苏家挥刀,杀你父亲,你也要照做!”
经历过恐绝之地的剧变,冥都的死,早先温柔如水的江杏雯,心性大变。
人生何如不相識 謎樣水晶
而这样的她,恰是太渊宗乐意看到的。
天才 流浪的龍
……
禁地,和银月帝国接近之处。
一座崩塌矮峰,旁边陨石坑洞众多,时有凶魂和天魔,从坑洞的石壁缝隙钻出。
此地,聚涌着不少的魂灵,仿佛有什么东西,吸引着它们。
呼!
煞魔鼎就在崩塌的矮峰处停下,虞渊和显化出来的虞依依,一起低着头,看向那些坑洞。
“大概,就在这里。我隐隐记得,我以前似乎也被幽禁在此……”
虞依依精美的小脸上,写满了困惑和回忆,她指着其中一个很普通的坑洞,“好像,我在里面待过很多很多年。”
“这儿,并不在禁地深处。”虞渊神色怪异,“我们当年从银月帝国来此试炼,进来不多久,便是此地。”
他铺展开魂念,暗自感应。
一只只弱小的魂灵,小魔头,似被煞魔鼎惊动,蝙蝠般一哄而散。
前不久,煞魔鼎在陨月禁地,自行捕捉魂灵,炼化为煞魔,让很多凶魂惶惶不可终日,它们识得那黝黑大鼎。
崛起諸天 冬日之陽
一看大鼎临近,以为又是虞依依要来抓捕它们,又知道潜藏根本没用,只好逃。
一个很弱的小魔头,混杂在众多被惊动的凶魂之中,毫不起眼。
可不知为何,虞渊和虞依依,同时生出感应,一起瞪着它。
形如青色飞鸟的小魔头,魂影猛地顿住,旋即悄然衍变,化作一张略显无奈的脸,“你来找我作甚?”
他皱着眉头,冲着虞渊翻了一个白眼,“你虞家的老祖宗,就要在恐绝之地,进阶为前所未有的鬼神了。按照约定,我不会回归恐绝之地,我安安生生地,在这儿凝炼自己的力量,也没碍你的事吧?”
“天藏!”
“天藏鬼王!”
虞渊和虞依依惊叫。
他们万没有想到,混在一群魔头和凶魂之间的,让他们觉得不对劲的小魔头,竟然是恐绝之地的那位天藏鬼王!
曾经是,天魔族的一位蓝魔族强者,还在恐绝之地,从曹嘉泽手中拿回了“蓝魔之泪”的天藏!
“你们,不是特意来找我?”天藏一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