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jnxn非常不錯都市小说 我娘子天下第一 愛下-第三百六十八章見他最後一面(二合一)相伴-zlph3

我娘子天下第一
小說推薦我娘子天下第一
完颜叱咤几人正在商议着下一步的军机大事,大帐外忽然传来了一声清冷威严的说话声。
众人一怔马上反应过来这声音是女皇陛下的声音,由完颜叱咤带头急忙迎了出去。
“臣完颜叱咤!”
“臣木察!”
“臣车木易!”
“臣耶律末!”
“臣………”
“参见吾皇不下!”
女皇一袭淡蓝色士子儒衣,头顶碧玉冠禁锢着丝滑的秀发,不施粉黛也也是迷倒万千少女的翩翩佳公子模样,手中折扇轻轻地摇动着扇动着微风。
见到行礼的完颜叱咤等将领,女皇合起手中的折扇搀扶起了完颜叱咤。
“皇叔不必多礼,将不卸甲,无须君臣之礼,你我常礼便可!”
“老臣谢陛下隆恩!”
女皇径直朝着军中大帐走去,目光和煦的对着一群将领挥挥手。
“诸位爱卿也免礼,军中大营不比朝堂,军机大事更为重要,不比拘泥俗礼小节,军事为重!”
“遵旨,臣等叩谢陛下!”
完颜叱咤将女皇迎到自己的帅椅之上坐了下来,目光不解的望着端着茶水浅尝的女皇,女皇突然驾到军中大营是完颜叱咤完全想不到的事情。
现在战事进入了相当严峻的时期,女皇身份非比寻常,若是被下面有眼不识泰山的兵卒给当成奸细扣押了可就麻烦了。
起码该给自己一个通告,让自己提前准备一下才是,安排一队兵马去保护她的安全。
“陛下,老臣愚钝,敢问陛下圣驾亲临,可是有什么大事情?”
“你是万金之躯,如今战事日渐严峻,万一打起仗来臣实在是惶恐陛下的龙体啊。”
一干将领默默垂手,不敢去看女皇的脸色,对于柳大少来说,女皇是一个国色天香,体贴人心的曼妙佳人,可是对于金国大臣来说女皇可是一个不苟言笑,杀伐果断的君主。
大金跟大龙一样,并不存在直视君王便是冒犯天颜,试图弑君的罪名。
然而女皇是个女子,而非男人。
久久的看着女人,并不是什么好事,尤其是一个身份尊贵的女子。
女皇静静地放下手里的茶杯,环视了一眼周围的将领。
“大龙西域援兵骤然出现,想来不止是朕,包括你们也是手忙脚乱不知所措吧,毕竟不是小数目,四十二万精锐铁骑,放到什么地方都足以掀起一场腥风血雨。”
“陛下圣明,老臣还有诸位弟兄现在也是心乱如麻,陛下驾到之前我们还在商议着对策。”
“不过陛下既然同意了车木易的建议,想来是赶来多时了。”
“嗯!”
“朕听你们各抒己见,担心因为朕的到来让你们心神大变,从而耽搁了军机大事!便在往外面小站了片刻!”
“车爱卿的建议朕很认可,眼下看来也没有比这个法子更为稳妥的办法了!”
“攻入大龙腹地,夺了他们的城墙,占据地利之势,总比在城外处处被动的为好。”
“尤其是突厥人都是骑射的高手,让他们攻城或许不行,可是凭借一手出神入化的箭术,让他们守城不见得会比咱们的精兵差上多少,或许还能略胜几分!”
“如今形式不比之前,不止是朕,就连呼延筠瑶那个小丫头都没有想到还有西域这一回事。”
“事情既然发生了,怨天尤人已经没用了,既然如此那就想办法把事情给解决了才是!”
“出征之前你也说了,咱们大金已经没有第二次机会了!”
“占据了他们的腹地重城,不但可以转首围攻,还可以截断他们的粮草,令他们自乱阵脚,不得不主动攻城。”
“车爱卿出了个好办法,事成之后当记大功!”
车木易听到女皇的夸奖,脸色兴奋不已,急忙单膝跪地行了一礼。
“多谢陛下,这都是臣身为大金臣子应该做的!”
“免礼吧,以后不用再这么多礼,你们都是我大金的栋梁之臣,我大金的将来离不开你们诸位还有将士们的抛头颅洒热血。”
“朕煽情的话就不多说了,请诸位爱卿受朕一礼。”
“多谢诸位爱卿,多谢众多将士为了大金的付出!”
“朕!完颜婉言有礼了!”
众人见到女皇起身行礼的动作急忙弯腰弓着身子:“臣等不敢,吾皇万岁万万岁!”
“诸位爱卿,按照车爱卿谏言你们各司其事准备开拔之事,等到耶鲁哈爱卿与突厥大军合兵颍州,马上按机行事!”
“朕与皇叔还有一些事情交谈,就有劳诸位爱卿了!”
“臣等遵旨,臣等告退!”
一干将领走后,完颜叱咤望向了女皇,等候女皇开口,然而女皇静静地喝着茶水,丝毫不见开口之意,完颜叱咤怔神了片刻才明白过来。
朝着帐外走去,对着将中军大帐保护的水泄不通的亲卫挥挥手。
“你们先退下,帮助弟兄们巡营!”
“得令!”
“陛下,老臣已经屏退了左右,陛下可是有什么密旨要吩咐老臣?”
女皇端着茶杯的玉指微微一颤,目光有些躲闪了一下!
“如果让你在战场之上特别照料一下柳明志的安危,不能让他受到丝毫伤害,是不是会对你南下的用兵很是掣肘?”
完颜叱咤虎躯一震,瞪大眼睛望着端着茶杯的女皇,目光充满了惊愕之意。
深吸了几口气,完颜叱咤脸色恢复如常。
“陛下,老臣斗胆敢问,这是陛下的意思?还是月儿公主的意思?”
“是……..是…..是月儿的意思,他始终是月儿的父亲,朕的心里只有江山社稷,只有一统天下!”
“当真?”
“当…..当真!”
“朕给了他那么多机会,他一次一次的让朕寒心,朕岂会在乎她的死活!”
完颜叱咤紧紧地盯着说话已经没有了威严气势的女皇幽幽的叹息了一声。
“老臣斗胆一言,若这只是月儿公主的意思,陛下也不会出现在老臣的中军大帐了!”
“朕来只是想要看看你们用何办法来应对大龙的援兵,跟柳明志没有丝毫的干系!”
完颜叱咤轻轻地走到一旁的椅子上坐了下来,目光复杂无比,仿佛陷入了回忆之中。
“陛下变了,十年前的陛下可不是这个样子的。”
“十年前,陛下登基还没有多久,那个时候陛下一心为国,心里只有先帝的临终所托,只有天下,只有大金的江山,只有大金的基业,只有大金的臣民!”
“老臣亲耳听到陛下在先帝龙榻前许诺,大金一日不统一天下,便一日不嫁。”
“其实不止老臣,很多陛下的托孤重臣都认为颜玉长公主的比陛下更适合替飞熊王爷暂代皇位,可是颜玉长公主生性活泼,当时继承皇位并非最佳时机,又有陛下立誓在前。”
“所以吾等老臣竭尽全力的辅佐陛下,就是为了陛下能带领我大金走上称霸天下的道路。”
“陛下不负众望,有中兴之主之态,将我大金从一个偏居一隅的小国治理的可与大龙,突厥划关而治,有三足鼎立之势。”
“可是自从十年前陛下南下之后就变了,等到柳明志出使我金国之后就更是大变!”
“月儿降世之后,陛下您更是变了一个人一样。”
“老臣知道,你看似对月儿不闻不问,苛严无比,可是你对月儿的母爱却比普通百姓对子女更为真挚,因为你知道,月儿生在皇家,若是难以驾掠群雄,势必危急她的安危。”
“所以,你只能从小便培养她独立的性格。”
“可是不知不觉中,只怕连陛下都没有发现,你治理朝政的时间已经逐渐的少了。”
“以前你睡三更起五更,奏折不离手!”
“什么时候陛下治理朝政的时间却被月儿公主分去了一部分,老臣还有满朝文武从来没有对月儿公主不满,月儿公主聪明伶俐,待人和善,政治之举不下二十岁少年英才。”
“我大金满朝文武私下无不惊叹,上天待我大金不薄,先是陛下中兴之主,又有月儿公主这等开世之君,何愁我大金江山不能永固。”
“您花费时间教导月儿公主为君之道,老臣无话可说,可是你不该为了一棵破树而延误朝事。”
“完颜叱咤,你好大的胆子,朕不许你说那是破…………你………唉….”
女皇挥了挥衣袖软座椅子上:“你接着说,把你所有的不满全都一字一句的说通说透!”
“好!”
“说就说!”
完颜叱咤站了起来,双手取下了自己头盔托在手里:“陛下就是摘了臣的乌纱帽臣也在所不惜。”
“陛下,当局者迷旁观者清,你早已经为情所困了!”
“臣还是方才之语,若是月儿公主的意思,陛下又何至于出现在此!”
“您口口所言,柳明志生死与你何干,可是你出现在此处就意味着你已经跟他脱不了干系了!”
“朕……朕……..朕没有!”
完颜叱咤将头盔重重过得掷在桌案之上,略微苍老的眸子静静地盯着女皇躲闪的皓目。
“完颜婉言,你是一国之君!”
“你忘记了当年你跟随隆多太师亲赴大龙,在李政面前所受的屈辱了吗?”
“你忘了当年李政在文武百官面前,对你高高在上的模样了吗?”
“就是在这山海关,就是在这山海关的鹰嘴岩上,你亲口对隆多所言,你迟早有一日会再去大龙!”
“你要以胜利者的身份,将当年李政带给你的屈辱还给大龙!”
“你忘了,你全都忘了!”
“你竟然还能问出保全柳明志安危老臣会不会受到掣肘!”
“你别忘了你自己的身份,你问出这句话的时候可曾为我大金浴血奋战的几十万将士们想一想?”
“你是一国之君,你应该以江山为重,而不是因为儿女情长的事情耽搁了你昔年的雄心壮志!”
“纵然咱们不能统一天下,也得为月儿铺出一条统一天下的通天大道来!”
“老臣说完了!”
“是杀是刮陛下自行决定,老臣悉听尊便!”
女皇缓缓地闭上了皓目,手中的茶杯被其一把捏碎在手心之中。
茶水混合着血水流淌在女皇的蓝衫之上。
“朕明白了,生死有命富贵在天!”
“放手去打吧!”
“以后月儿问起,推到朕身上便是了!”
“老臣谨遵圣旨!”
“合兵还有几日?”
“三日便可合兵,合兵之后即可南下攻城!”
“无论胜败,朕想去见他最后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