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54n火熱連載都市小說 牧龍師-第342章 河仙鬼讀書-0ww0o

牧龍師
小說推薦牧龍師
白秦安、温梦如两人此刻正踩着两柄白色的飞剑,她们凌空在这恐怖的一幕之下,渺小的如同两只最不起眼的飞蛾。
那山仙鬼,犹如天神,它丝毫没有去理会那些做鸟兽逃窜的所谓群雄豪杰,它将广山之上的一座山峰给直接掰断了,然后高高的举在手臂上,狠狠的朝着广山紫宗林剩下的宫阙砸去!
广山紫宗林与这广山一同破碎,连同山脚下的那座广林城镇也遭了大难。
数之不尽的山石,沿着那崩塌的山体带着巨大的力量滚落下来,一块大石,便可以碾平一条街道上的所有民宅……
山体并不潮湿,滑落的也不是巨量的沙土,而是一块又一块坚硬沉重的大岩,即便城镇内云集过来的有许多修行者,他们一样被碾得粉身碎骨!!
山仙鬼依旧站立在广山处,它的身躯几乎与这座山脉齐平,鬼月当空,星光暗淡,浩瀚的天、无垠的地对于这样的神魔来说都有些狭窄,更不用说在这凡尘之中挣扎的生灵!
“离开这里。”白秦安脸色无比苍白,迄今为止她都没有见过比这更魔恶的生物,强大到与真正的神灵也没有什么区别。
白秦安与温梦如是幸运的,她们在踏着飞剑离开时,那山仙鬼已经在开始杀戮,所谓的君级在山仙鬼的屠戮中也与普通的鸟雀没有多大的区别。
白秦安与温梦如就像是两只从庞然大物指缝间溜走的飞蛾,能够存活下来并非是因为她们速度有多快,逃得有多远,仅仅是太过不起眼,仅仅是山仙鬼在盯着别的地方!
……
两人失魂落魄,连逃向了哪个方向都已经记不清了。
温梦如双瞳无神,看到山仙鬼真面目的那一刻,她的一些理念都被彻底颠覆了。
曾几何时,她认为宗林最为强大,统掌着所有修行者,更是这世间的权威,是超脱于万物的。
但她目睹了山仙鬼。
目睹了广山紫宗林在短短的时间内被践踏摧垮,看到无数君级强者被如苍蝇一样拍死,她内心已经随着那座广山一起崩塌了!
自己也不过是君级,苦苦修行二十年,能活下来竟仅仅是因为毫不起眼……
修行的意义又是什么。
他们追寻的天道,又是什么??
白秦安作为堂主,作为长辈,其实内心与温梦如相差无几。
她同样对仙鬼之物闻所未闻,更不知道山仙鬼可以强大到这种地步。
前一刻,紫宗林还灯火辉煌,无数名门正派修为高强者聚在一起,为这朗朗乾坤仗义出手,下一刻,他们惨遭虐杀,山仙鬼就像是神魔在俯瞰着一群可笑的爬虫……
“我……我去装点水来。”白秦安看了一眼心神不宁的温梦如,强打起一丝丝精神。
前面就有一条河流,虽然有些冰凉,还漂浮着一些浑浊,但她已经没心思去在意了。
拧开了水袋,白秦安望着略浑浊的河水,正要取一些水时,这河水突然间变得湍急了起来,险些将白秦安手中的水袋给冲走。
白秦安愣了愣,目光这才望向这河面。
这河流……
极其突兀的出现在平坦的大地上。
一般而言,河流都有河道,会低矮于地面,周围更会长满类似于芦苇一样的湿地植物,如果最近没有怎么下雨,河道两岸其实都可以清晰的看见轮廓。
但这河流却没有所谓的河道。
那河水,就完全像是在平地上流淌一样,准确的说更像是漫上来的水,不像是在河道中有规律涌动的!
白秦安猛然间意识到了什么,急急忙忙抽出了白色飞剑!
与此同时,突兀的河水如一头蛟龙般腾空而起,湍急涌动的水流筑成了它冗长的身躯,一只只爬行动物的脚从两侧伸了出来!
河水越发的污浊,在大概是胸膛的位置上,一张诡异的脸颊露了出来,正发出一种狰狞的怪笑,它像蜘蛛蜈蚣一样爬行,却是在空气中快速爬动。
它那浑浊之水的身躯在白秦安和温梦如上空舞动,像是在嘲弄这两个人类,河水淤泥恶臭的气味传了出来,让差一点喝了这水的白秦安快要呕吐。
而温梦如原本就惊魂未定,看到这河水变鬼,更是再也支撑不住了,瘫坐在地上。
“河仙鬼!!”
“河仙鬼出现了!!”
“河仙鬼!!!!”
一片尖锐的叫声从不远处传来,那里正有一个驿站,基本上也是响应四大宗门封魔令而来。
“有两个女人被河仙鬼困住了,帮帮她们啊!”一名浩气武宗的男子说道。
“河仙鬼喜欢捉弄人,它会让人先反抗一会,等到觉得无趣了,再把河水灌入到人的口鼻,填满肺腑,活活将人灌溺而死,你要去救你去救,我……我可不敢!”
“难道我们就这样看着她们被捉弄致死。”
“河仙鬼不是最弱的吗,我们大家联手,不是没有击退它的希望。”
驿站内,众多修行者胆战心惊,有一些正义之士想要出手援助,但也只停留在鼓舞其他人,根本没有一个人敢往河仙鬼圈出的那块区域走。
河仙鬼从空中落了下来,它变成了一条环状的河流,将温梦如与白秦安困在了它的河水之中。
温梦如与白秦安如同被困在洪水沙洲上的落难女子,只能够眼睁睁的看着水势越来越猛,眼睁睁的看着立足之地越来越小。
那份无助与恐惧,完全呈现在脸上,两位女剑师修行者的气质也被彻底击散,与寻常脆弱女子没有什么分别。
“什么鬼怪,在这里作祟!”
这时,驿站处有一人高声怒喝,并快步朝着这诡异的河流冲了过来。
河流中,浮现出一张流动的脸谱,狰狞而邪异,透着几分讥笑与不屑。
“小兄弟,别过去啊,那是河仙鬼!河神祭祀传说你知道吗,那两个姑娘运气不好,等于是失足落水,敬了河神。别看她们还在挣扎,其实已经是死人了。你现在跑过去惹怒河神,我们几个村子都得遭殃!”一名老汉惊恐万分的说道。
“老人家,你当我瞎吗,她们还活得好好的,少给我宣扬这些陈旧鬼学,不就是河水里的东西成精了,老子这就将它给打的身形俱灭!”祝明朗说道。
冲向了河水处,祝明朗一眼看见了两位无助的女剑师。
仔细一看,竟是两位熟人!
“白前辈,温师妹!”祝明朗惊讶道。
“祝明朗??”白秦安看到了他,脸上有了一丝喜色,可一想到她自己现在面临的处境,眼神又暗淡了下去。
“这是什么怪物,竟这般戏弄侮辱你们?”祝明朗问道。
“是河仙鬼,祝明朗还请速速去缈山剑宗,请孟掌门出山,我们见到了……我们见到了山仙鬼,它灭了广山紫宗林。”白秦安仿佛已经认命了。
“你们现在处境也不妙啊!”祝明朗一靠近那河流,河流就像一条暴躁的蛟龙,疯狂的扭动着身躯。
“我们活不了了,你恐怕也不是这河仙鬼的对手,不要为我们白白浪费生命,”白秦安说道。
“白前辈真幽默,就这装神弄鬼的小精怪,我祝明朗收拾它就跟剔牙一样简单。”祝明朗说道。
说罢,祝明朗打开了自己灵域,正打算召唤出剑灵龙和冰辰白龙,暴打这戏弄他人性命的怪物……
随即祝明朗发现自己的这两条龙,已经睡得像宝宝一般,毫无动静不说,羸弱的连一阵强风都不能吹着。
“额,天煞龙,你应该也渴了,看看这什么河仙鬼喝不喝你口味。”祝明朗对天煞龙说道。
天煞龙把大半个脑袋从图印中钻了出来,眯着眼睛打量了一番这河仙鬼。
有万年道行了。
但没有血。
不是自己的食物。
但河之精确实能够解渴,大量的补充身体水分。
天煞龙最终还是从灵域中飞了出来。
渡劫飞升,经历了陨火重塑,它身体确实也缺失了许多水分,这河仙鬼正好是万年出头的圣灵,吞了它,等于饮一些生物的骨髓、活血。
“呶~~~~~~~~~~!!!!”
天煞龙连翅膀都懒得打开,只是沿着大地游动。
它鳞羽尽管为暗色,却辉煌耀眼,黯玉之肌尽显它龙王的尊贵!
身体高高的扬起,王蛇一般自带几分震慑之息,它张开了口,就看到它的喉咙宛如一片深邃的宇宙,可怕的碎星毁灭之光倾泻而出!!!
碎星毁之光直接将河仙鬼给打穿,就看见那嚣张狰狞的脸谱露出了痛苦之色,紧接着听见了鬼猴一般的尖叫声!
污浊的河流之躯在瓦解,可以看到深藏在水中的一条魔骨,形似蜈蚣,但却有一张硕大的人脸,被河水包裹着的缘故,寻常人根本见不着它的真面目。
天煞龙一口龙息,直接将它原形给打了出来。
“呼~~~~~”一口鼻息,如星火粉末从天煞龙的鼻子处散出,犹如人们平日里对一些东西的不屑轻哼。
天煞龙张开了口,轻描淡写的将这河仙鬼的本体给一口咬住。
那河仙鬼,再一次发出鬼猴一般凄厉的叫声,疯狂挣扎,却毫无意义。
河仙鬼慢慢的失去了生命征兆,天煞龙像丢垃圾一样,把这枯骨蜈蚣一般的仙鬼本体丢在一边,然后在驿站众人惊骇的目光中从容的吮吸那水之精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