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xdxc優秀言情小說 帶着軍需來大明-第九百七十五章 兩面三刀的朱祁鈺分享-c4iuj

帶着軍需來大明
小說推薦帶着軍需來大明
这正是他一路而来想好的决定,那就是攻下始城,重创五星军。如果有可能的话,活捉天可汗当然是最好之事。而他有这样的决定不仅仅只是因为之前亦力把里大军在五星军中手中吃了亏,更重要的是他看重了始城的价值和攻下那里可以获得的好处。
真正的政治家,从不会义气用事。就像是阿里普不会因为坤沙败给了五星军就一定要施展报复的手段。如果始城中不是有着丰厚的资源和奴隶的话,那他一定会忍下这口气。可即然又能出气还能获得更多的好处,何乐而不为呢?
面对着阿里普这个大胆的想法,这一刻也先心中的欲望也被勾了起来。
他必须要承认,对五星军他是心有惧意,但对已经建城并且发挥出它作用的始城又让他充满着向往。如果可能的话,三不剌川城和始城任选其一的话,怕是他连犹豫都没有,就会直接选择攻击始城的。
只是这样真的能行吗?
也先并没有马上回答,眼神一直在转。看在一旁的阿里普眼中,他呵呵笑道:“首领大人,本相知道你在顾虑什么。五星军的确很强大,可正因为如此才对我们充满着威胁,如果我们现不能借着强大的兵力优势将其击败的话,那以后就更难有机会击败他们了。而只要这一次可以拿下杨晨东,在草原之上将在无什么可以威胁到我们的存在。脱脱不花大汗已经死了,接下来天可汗在死了,试问,谁还会是你也先的对手?到时候这草原之上将以你为尊,做为你的朋友,我们亦力把里并没有什么野心,就是想抢一些银子还有奴隶回到国内,让国人的生活更好一些而已。”
“汉人有一句话,叫做人不为己,天诛地灭。即是如此,你还有什么好犹豫的呢?趁着刚卖了对方一个人情,把杨晨东约出来,杀掉他,那个时候你心中将不会在有魔鬼的存在,你将成这里唯一无二的天可汗。”
阿里普蛊惑人心的本事是很厉害的,几句话说出之后,也先浮躁的心就被说动了,他的脸色甚至变得有些赤红,显然得胜之后的种种好处已经深深的刺激到了他的内心。
好一会的工夫,也先的神色才渐渐的回归了正常,随后他就开始考虑这样做要面临着什么样的实际问题,“宰相大人,我们的兵力对付始城自然是有优势,可一旦北明插手的话,他们有近二十万大军,还是会对我们形成威胁的。”
“呵呵,这一点请首领大人放心,我来时的路上就已经派人前往北明京师送信,与他们的皇帝和谈这件事情,相信不久之后就会有消息传回来的,那个时候这个疑惑将不会是问题。或许北明皇帝也一样很想杀掉这个他根本就控制不了的大明忠胆公。”阿里普的脸上充满了强大的自信。
“那,那我们先一步步按计划来,等着北明皇帝传来了消息,我们就动手。”也先终于也下定了决心。虽然说以前的杨晨东留给了他太多的阴影,可现在他们的兵力是对方八倍,还有何可惧?
“哈哈,好,那我们就好好的商议一下接下来的计划。”阿里普眼见也先终于下定了决心,也不由满意的哈哈大笑着。
……
北明京师。
做为钦差的徐有贞还没有回来,皇宫后殿之中,太监总管金英便一脸急色的来到了朱祁钰的寝宫之中。
“何事如此的慌张。”朱祁钰从一个刚刚册封不久的皇妃殿中走出,一脸的不悦。原本还想着与爱妃好好温存一番,这就被人打扰了,想必没有谁会高兴的起来。
此刻的金英并没有打扰到好事的觉悟,相反他是左看看,右瞧瞧,确定周边没有其它人之后这才小声的说道:“启禀皇上,我们锦衣卫在城内抓到了一名异族的秘探。”
“什么?”朱祁钰的脸色瞬间变得十分难看,“锦衣卫抓到了一个密探,就要来汇报给朕,你们是不是都没事可干了。”
“不,不。”知道自己说错话的金英连忙纠正道:“皇上,这不是普通的密探,而是亦力把里王国主动派来的信使。那人是主动让我们锦衣卫发现的,他还带来了一封随身的书信。哦,在这里。”
金英很小心的从怀中拿出了一封书信,恭敬的呈送到朱祁钰的面前。
然没一会的工夫,看过书信的朱祁钰这一会脸色已经变得十分的凝重。似乎是生怕会错意一般,他拿起了书信又仔细的看了一遍,随后这才仰天而视,半天没有说话。
早就看过了书信的金英,自然知道这其中所代表的意义之重大,眼看皇上半天不语,这便试探性的问着,“皇上,您看我们要如何的回复呀。”
“这封信有谁看过?”朱祁钰所问非所答。
“只有臣看过,其它的锦衣卫兄弟级别都不够。”金英以着十分肯定的口气回答着。
“嗯,朕知道了,这封信就当朕也没有见过,你可以安排那位信使早些离开了。”朱祁钰突然间来了这么一句没头没尾的话,随后便转身又向后殿走去。只是方向非是来时的皇妃寝宫,而是改去了勤政殿。
显然这个时候的朱祁钰内心也是非常的不平静,这一刻他已经无心与谁去叙什么感情了。看着皇上离去的背影,金英了然般的点了点头,他已经知晓了皇上的意思,那就是答应了亦力把里信使联合对付杨晨东的要求。
只是朱祁钰刚刚要封杨晨东为武南王,实在是不好现在就做出什么出尔反尔之事,所以一切都当做不知道,交由他这个太监总管来办而已。
三方隐性的联合到了一起,种种的算计,其中还有出卖。但对这一切身在始城中的杨晨东完全不知情,他只是疑惑亦力把里的大军出现之后,为何突然间就按兵不动了。
即没有要与瓦剌部联合进攻三不剌川城的意思,也没有要出兵对付自己的意思。
所谓事出反常必为妖,这种突然如此安静的局面,让杨晨东生出了很不好的感觉,他不喜欢这种无法掌控局面的感觉。
担心之余,加大了侦察兵在沙井地区活动的频率。只是很可惜,依然没有半点有用的消息传回来。消息中说,瓦剌部、亦力把里的大军都在抓紧时间进行攻城训练,看那样子,似乎准备一举而下的拿下三不剌川城。
“他们有三十余万人,三不剌川城只是一个孤城,城内守军不足二十万,且多还是一些初上战场的新兵,怎当得他们如此的小心呢?”看着这些送到面前的军事情报,杨晨东除了摇头表示看不懂之外,还是看不懂。
现在已经是七月底了。在有两个多月,草原又将降临大雪,那个时候不管是户外作战,还是后勤的给养配送都会困难许多。这个道理大家不可能看不懂,但为何还如此的不着急,他们到底在等着什么?
“报告!”杨晨东不解之时,院外传来了第一警卫队队长仇五的声音,随后手持一份密报的他出现在杨晨东的面前,将一份刚发送来的电报送到杨晨东的面前。
电报拿在手中,杨晨东仅仅只是扫了一眼,整个人突然就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声音中带着一丝不解的问着,“电报上说北明都督石亨率二十万援军出了居庸关之后突然就开始放慢了速度,此消息是真是假,何时发生的,马上派王闪发报询问。”
消息正是隐藏在居庸关附近的安全局密探发来的,他们是看到北明援军突然行军速度变得极为缓慢,几乎是走走停停,再考虑到前线的北明正是等待援军吃紧的时候,这种现像十分的不正常,这才以电报的方式向上进行通知。
原本自大战开启之后不久,答鲁城便封闭了,不许出也不许进的政策之下,没有人会想到消息会外漏,更没有人弄清楚,电报到底是什么玩艺。
可不管如何,杨晨东还是看到了电报,了解了北明援军的动向,在一想到时间过去了这么久,瓦剌与亦力把里的联军也没有进攻三不剌川城,反倒是侦察员传来消息,他们在不断的演练着攻城时的骑、步联合,脑海中有那么一瞬间,让杨晨东忍不住想着,会不会这一次他们的目标根本就不是三不剌川城,其实就是自己呢?
大胆的想法不过就是一闪即逝,却被杨晨东精准的抓到。随之而来的就是一阵的骇然与愤怒。难道说这个大胆的想法是真的吗?倘若是这样的话,也非是没有可能,毕竟怎么看攻下始城的好处远比拿下三不剌川好的太多。
如果这一切的是真的话,那就证明瓦剌、亦力把里以及北明三方联手了?
“来人,去把虎芒和舍别、杨四还有于冕城主请过来。”如此的大事,即便是杨晨东也无法只是凭着一封电报就做出了正确的决定,他要与人好好的商议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