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wof1优美都市言情 超凡貴族 ptt-第759章 烘托與踩踏看書-asfs5

超凡貴族
小說推薦超凡貴族
“维克多和你说过‘命运之力的眷顾’吗?”
“谈过……”
“哦?殿下是怎么说的?”
“殿下说,镇长如果被人刺杀,小镇的居民都会知道,神父会过问,领主会彻查,所以刺杀镇长不会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哪怕他只是一个普通人;流浪汉死在阴沟里,没有人知道他叫什么名字,无人在意他的过往,郊外的土坑是他的归宿,他活着就像死了。因此,镇长受到命运之力的眷顾,有看不见,摸不着的力量在护佑他。”
“说得好……莉莉娅,我目无余子,在我眼中普通人哪有天赋可言?你能够点燃心灵之火与你的天赋无关,但也并非偶然。看在维克多和妮可的情面上,我给你一个忠告,许多血脉高贵的女骑士都愿意当兰德尔殿下的贴身侍女,她们倾慕殿下的美貌,更觊觎命运之力的眷顾——侍奉兰德尔殿下,成就白银阶是必然的,甚至有踏足黄金领域的机会。莉莉娅,你一旦走错了路,必定滑入深渊。”
翠丝莉的忠告犹在耳畔,雕饰精美的贵族马车碾过铁橡木吊桥,径直驶入平湖堡的内庭,莉莉娅收拾浮动的心绪,当随行的持剑侍女打开车门,她伸出穿着亮银色高根鞋纤足,踩踏脚凳,姿势轻盈地落到地面上。
“夫人,欢迎您回来。”平湖堡的总管领着几名守卫队长和仆役长恭敬行礼。
莉莉娅矜持地点了点头,神情一如往常般的淡定从容,开口问道:“我邀约的客人到了吗?”
总管微微俯身,一丝不苟地回答道:“是的,客人在城堡三楼的休息间等候夫人的召见。”
莉莉娅微微抿了下红唇,举足向城堡的侧门走去,城堡总管落后她三个肩膀的距离,侍从则排成两列紧随其后,守卫队长手扶剑柄走在队伍的最前面。他们训练有素,无需女主人的吩咐,也知道该去莉莉娅夫人在平湖堡的专用休息室。
光线昏暗的甬道回荡着莉莉娅清脆悦耳的脚步声,其他人走路都尽量轻手轻脚,更加凸显出莉莉娅的存在感。
这让莉莉娅充满了自信,她能感觉到自己的内心深处涌出一股力量,传遍全身上下的每一寸角落,头脑愈发地清醒敏锐,目光逐渐变得明亮凝实,能够看清周围环境的诸多细节。
贵夫人的气场仿佛是无形的鞭子,促使周围的随扈挺胸抬头,专注精神,众人此刻的气质都有如出鞘的利剑,把莉莉娅的精神力量推上了顶点。
走进熟悉的房间,莉莉娅自然而然地坐到书桌后面的高背椅上,随手翻阅摆放在桌上的各类报告。侍从们各司其职,有条不紊地处理份内的事情,城堡总管垂手肃立,问道:“夫人,您现在要会见客人吗?”
莉莉娅抬头看了总管一眼,发现他的手指贴在裤缝处,稳如磐石。这对于上了年纪的普通人来说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城堡总管只有在精神状态格外饱满情况下才能短暂维持手指的平稳。
她的嘴角微微上翘,勾起一个恬淡的笑容,吩咐道:“两刻钟以后,我要见到客人。”
“如您所愿,尊贵的夫人。”城堡总管抚胸施礼,向后倒退了两步才转身离开房间。
贵族礼仪是一门高深的学问,繁琐复杂,规矩森严。莉莉娅记得很早以前,战熊佣兵团搭救过一位落难的吟游诗人,他成天装腔作势,还向佣兵们吹嘘贵族礼仪学,却遭到战熊佣兵的一致嘲弄。那位落难诗人恼怒之余曾经嚷嚷:
只有傻瓜才会把贵族当成傻瓜看待,贵族礼仪学高深莫测,绝不会是用来装腔作势的繁文缛节。
至于贵族礼仪学如何高深莫测,落难诗人支支吾吾也始终也说不出一个令人信服的道理。
莉莉娅如今点燃了心灵之火,世间奥秘在她的面前掀开了一层面纱,让她得以窥见部分真实,以前看不明白的事情看明白了,以前想不通的事情也想通了。
贵族统治王国,他们怎么可能是傻瓜,然后闲着无聊给自己弄一套繁文缛节的枷锁,让无知愚昧的下等人在背地里嘲笑?
贵族礼仪学涉及到日常生活的方方面面,有很强的仪式感,它的主旨是烘托。主人鞭策侍从,侍从监督主人,彼此烘托,共同进步,丝毫不得懈怠,变得更勤奋刻苦,更聪明强壮,更沉着冷静,最后就会有脱颖而出的优雅气质。
很难想象侍从每天早晨比主人起床更晚,也很难想象主人被侍从环绕还能心安理得地赖床,他甚至不可以睁开眼睛还昏昏沉沉,必须提振自己的精神,这样的精神烘托将贯穿一整天。
维克多就明确指出过:贵族礼仪学是一项众所周知且行之有效的精神秘法,可以提升主从的精神力量。但它有很强的局限性,必须用权势来铺垫。
大家族会把年幼的继承人送到经验丰富的老骑士身边充当侍从,早早开始接受礼仪训练,这能够帮助他们觉醒骑士血脉。而小家族就算想繁文缛节、装腔作势,他们也没那个资源。
莉莉娅在蔷薇庄园接受过严格的侍女训练,是兰德尔殿下的贴身侍女,兰德尔家族的夫人,尽管她没有骑士的血脉,但没有任何人会质疑她的贵族身份。
因为她现在是个真正的贵族——美丽优雅,手握权势。
但她毕竟不是骑士,骑士贵族和普通贵族的区别在于,权势是骑士贵族唤醒力量的工具,却是普通贵族的力量之源。
其实,并非只有贵族礼仪才能烘托一个人的精神力量,任何人都在扮演烘托和被烘托的角色,只要他有同伴。就像纳尔森和战熊佣兵团,佣兵们崇拜他的力量,奉他为团长。整个战熊佣兵团都在烘托纳尔森,促使他变得更加强大,而纳尔森的强大也反过来烘托战熊佣兵。他们至少要有配合纳尔森团长作战的能力。
有烘托就有踩踏。
兰德尔领扈从训练营的学员个个都是十里挑一的孩子,他们练习相同的源血秘法,服用同等份额的秘法药剂,表现出色的人受到教官的嘉许,同学的追捧,荣誉、骄傲带来自信和向上攀登的动力,他们的训练成绩会变得更好,最后就能夺得修炼三级源血秘法的名额,也许能成为初阶心灵战士。而那些表现最差的学员则会遭到教官的漠视,同学们的嘲笑,他们萎靡不振,难有作为,两年之后被淘汰出局,了不得就是一级源血战士,实力和普通士兵差不多。
初阶心灵战士是家族的精锐,一级源血战士不能说他们是牺牲品,但上了战场,他们的伤亡肯定最大。
同等机会的人,命运走向了两极。
扈从训练营的竞争淘汰制度是维克多亲自制定的,家族的资源就那么多,只有精锐中精锐才能练成三级源血秘法,成为初阶心灵战士。如果平等对待每一位扈从学员,训练营只能培养出一群庸才。
落后者没有教官的鼓励,沦为训练营的反面教材,自身的命运之力被优秀学员抽取,实际上就是心灵战士的垫脚石。
兰德尔领近50万民众都听过莉莉娅夫人的名声,可少有人知道她经历过多少明争暗斗才踩着爱丽娜姐妹的肩膀,走到今天的位置。
双胞胎姐妹是蔷薇庄园的女见习骑士,佣兵出身的莉莉娅却点燃了心灵之火。
莉莉娅望着自己的双手微微出神,她的手纤长秀美,洁白无瑕,肌肤细腻柔嫩宛如凝脂,却可以捏住蜜蜂的翅膀,扼断棕熊的骨头,就好像是女骑士的手。可如果她不是金眼伯爵的贴身侍女,兰德尔家族的莉莉娅夫人,即便侥幸点燃了心灵之火,这双手也会像佣兵的手,皮肤粗黑,布满了老茧和伤疤。
女骑士一旦晋升超凡,再不需要烘托踩踏的方法,她们本身就是美丽优雅的典范;而普通贵族若失了权势,再想获得进步会变得非常困难。
点燃的心灵之火不会熄灭,拥有的力量不会丢失,但莉莉娅无论如何也不愿意回到从前,她害怕失去美貌、失去聪慧,最后失去丈夫的宠爱和信赖。
侍从领着一位身材中等,头发灰白的男人走进房间,莉莉娅收敛发散的心绪,轻轻挥了挥手,侍从们纷纷施礼告退,只有精英卫士凯恩和四名初阶心灵战士留在房间内。
莉莉娅看着对面的客人,红唇轻启,微笑说道:“巴罗尔,我们快有四年没有见面了。你看起来年轻了许多。”
水银密探的开创者低着头,声音沙哑地说道:“莉莉娅夫人,我接到的是妮可夫人的召见……您应该清楚,水银只对伯爵大人负责,伯爵大人不在的时候,我们听从妮可夫人的命令。”
巴罗尔没有回应莉莉娅的寒暄叙旧,这令她心生不悦,眼神也冷了下来,但对方终究是丈夫一手提拔的密探头目,他恪守家族密探的规矩,莉莉娅也不好出言呵斥,沉吟片刻后,淡淡说道:“我遇到了些麻烦,借用妮可夫人的名义召见你,是希望你看在我们共同开拓兰德尔领的情分上,帮我出出主意。”
老密探沉默了两秒,略显谨慎地说道:“夫人请讲,但我不能保证可以帮您解决麻烦。”
“好!”
莉莉娅展颜一笑,轻柔悦耳的声音透着贵夫人的雍容,“殿下远征无尽森林,事发突然,他临走的时候也没有交代我如何处理走私商队和山民据点的事情。翠丝莉大人明言,人马丘陵将会有一场战争,家族急需人手,扩充军力。兰德尔家族控制的山民据点和秘密训练营有十多万人,至少能抽调4万名猎手,编入兰德尔家族的雇佣军团。这些山民据点一直都是走私商队和水银共同打理,我特别想问问你的意见。”
“夫人,我没有意见。”老密探平静地说道。
“殿下临走时,对水银有没有交代山民据点的事情?”
“主人没有特意交代过。”
莉莉娅的笑容益发灿烂,颔首道:“那好…….我准备从各山民据点调回人手,我们养了他们十多年,耗费数十万金索尔,他们对家族一直没什么贡献,是时候让他们出力了。”
巴罗尔鞠躬说道:“可以……只要妮可夫人下令,水银会全力配合家族的行动。”
莉莉娅的眼眸微微收缩,摇头失笑道:“殿下和夫人身边不缺惟命是从的人,如果什么事情都让妮可夫人亲力亲为,那我们的价值又在哪里?”
巴罗尔面无表情地说道:“水银只对主人负责,水银的价值就是对主人惟命是从。”
莉莉娅终于怒了,俏脸一沉,冷冷说道:“我直说了吧,抽调山民据点的兵力符合家族的利益,但殿下临走时没有交代,我们自作主张,殿下回归要惩罚我们,妮可夫人可以为我们说情。妮可夫人擅自做主,你认为我们有资格替她求情吗?”
巴罗尔摇了摇头,坚持说道:“我需要妮可夫人的手令。”
莉莉娅大怒,抓起一封卷轴,掷在巴罗尔的脸上,冷笑道:“老东西,你想把自己摘干净……好,这是我的手令,殿下的雷霆之怒,我一人承担!”
巴罗尔没有弯腰捡起脚边的卷轴,只是低着头,一言不发地杵在那里。
莉莉娅从来没有对一个人如此反感过,她的目光森冷,犹如锋利的匕首,盯着老密探看了好一会,终于点点头,讥讽道:“明白了……你不相信妮可夫人和我会替你向殿下陈情,怕我让你一个人背黑锅,我的手令份量还不够……你既然要表现自己的忠诚,我成全你。”
“来人,抓住他,把他关到地牢里。”
伏牛民兵凯恩挥了挥手,两名三级源血民兵立刻上前抓住巴罗尔的肩膀,把他推出了房间。老密探表现的很配合,但他直到被押出房间也没有看莉莉娅一眼。
莉莉娅靠着高背椅,不高兴地撇了撇嘴,心想:真是个老狐狸,等维克多回来,一定要让这只老狐狸彻底滚蛋。
山民据点原本控制在战熊佣兵走私商队的手里,但这个组织扩张的太快,战熊佣兵的人手就跟不上了,而且那些主持走私商队的战熊佣兵年纪渐长,地位渐高,把精力逐渐放在培养下一代人的身上,他们还要替纳尔森管理雇佣军团。于是,水银按照维克多的吩咐接手了一部分走私商队。
岗比斯、多铎、纳维尔三王国的山民据点还归莉莉娅管理,但撒桑帝国和苏斯王国的山民据点是水银一手建立的,要想把这些人撤回兰德尔领,非得调动水银不可。
莉莉娅承认翠丝莉的分析句句在理,山民据点现在臃肿庞大,维克多不在的时候,他们一旦暴露在各地领主的视野中,必是被清洗的结局。这样的话,兰德尔家族的前期投入全都打了水漂,把家族培养的山民猎手撤回兰德尔领才是最合理的做法。
问题是没有维克多的命令,擅自做主放弃山民据点组织就是最大的不合理。
如果西尔维娅夫人让妮可直接下令,她何必要逼迫莉莉娅出面?这里面其实是维护家族高层团结一致的通常做法。
如果莉莉娅不敢替主母任事,西尔维娅又何必要用她?
非但不会用她,还会把她打落尘埃。
维克多曾经和莉莉娅说过,心灵之火也分层次,她目前还是最初级的心灵之火,当心灵之火照见内外,才有可能挑战心灵之触的境界。莉莉娅从高位上跌落,再想爬上去几乎没有可能,更谈不上提升自己的境界。
小小的贴身侍女别无选择。不过,莉莉娅留了个心眼,她可以按部就班地抽调山民据点的兵源,先从那些非关键节点入手,把整个过程控制在两、三年之内,那时候维克多应该回来了,山民据点组织还没有全部被断掉,事情仍有挽回的余地。这样一来,兰德尔殿下不至于雷霆震怒。
莉莉娅想和巴罗尔筹划商议,哪知道对方为了推卸责任,宁愿被关进地牢,让莉莉娅独自承担所有的后果。
老密探奸滑狡诈,丝毫不讲情面,莉莉娅也没有必要和他细说了。她决定接管水银庄园,先撤回桑帝国和苏斯王国的山民据点。
水银的高层可不止巴罗尔一个人。而且老狐狸会在地牢里配合家族撤回山民猎手和走私商队的行动,他很清楚没有兰德尔殿下的关照,山民据点有如风中火烛,随时都会熄灭。
就在莉莉娅推敲后续计划的时候,凯恩推开房门,走进室内,低声汇报道:“夫人,那老家伙刚刚自尽了。”
“什么?!”莉莉娅花容失色,猛地从椅子上站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