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eafs超棒的都市小說 我老婆是大明星笔趣-第四百七十四章 我有一種特殊的治療方法分享-opgnd

我老婆是大明星
小說推薦我老婆是大明星
广告拍摄中。
张繁枝一身红色的长裙,高跟鞋漏出雪白的脚背和小腿,和鲜红的长裙成了鲜明的对比。
她气质本来就比较淡然,这种大红的颜色穿在她的身上有一种强烈的反差,这种反差给足了冲击力,让所有看向她的人忍不住会惊叹。
拍摄过程中,张繁枝眉头轻蹙,面色有点发白。
其他人没有注意,可一直盯着她的小琴却看到了,她心里算了算时间,暗道一声‘糟糕’,连忙叫停了拍摄,接了一杯热水给了张繁枝。
“希云姐,你脸色不好看,先喝杯热水休息一下。”
作为张繁枝的助理,小琴对张繁枝的一切都了如指掌,也包括了她的生理期。
这两天亲戚要拜访,提前先打电话过来了。
张繁枝接过热水喝了一口,微蹙的眉头稍微放松些许,“我没事,先拍完吧。”
她转身跟导演说了几句,打算拍完这几个镜头。
导演稍微犹豫,面前这可是当红一线歌手,咖位大得不行,要是在拍摄的时候出了点事儿,他们公司负不起责任,甚至品牌方也承担不起,他小心翼翼的说道:“张老师,身体不舒服咱们先休息,拍摄计划并不着急,都可以缓缓……”
张繁枝蹙着眉头想了想,总算是点了头,这不管是导演还是小琴都松了口气。
导演心想跟别的明星合作的时候有点担心会遇到耍大牌的,脾气大点的明星,他们拍摄下来一肚子的气,可遇到张繁枝这种敬业的,他们还巴不得她耍大牌了。
广告拍摄暂且搁置下来。
上了车以后,刚才还略显正常的张繁枝,表情变得恹恹的,眉头紧蹙着,小手放在肚子上,有点难受。
“希云姐,给……”小琴又递了一杯水上来,这次是红糖水。
张繁枝勉强嗯声道:“谢谢。”
接过以后喝下去,仍然感觉不舒服。
这东西只能是缓解,又不是神仙药,该疼依然会疼。
那蹙眉的样儿宛如西子捧心一般,纵然小琴是个女生也感觉心里有点不好受,巴不得替她疼了得了。
“希云姐,下次不舒服咱就不坚持了,身体要紧,你看把那导演吓得……”小琴见到张繁枝情绪稍微平稳,这才小声提了建议。
她知道张繁枝很倔,这也不是第一次劝了,可仍然还是这脾气,小琴还说道:“就算是不想想你自己,也想想陈老师,他要看到你不舒服还坚持拍摄,那肯定会心疼的。”
张繁枝隔了好一会儿才‘嗯’了一声,说道:“先回酒店吧。”
小琴知道她没怎么听进去,略微郁闷,其他时候还好,如果刚遇上工作,希云姐就比较固执。
……
陈然跑了制作基地一趟,处理完了收尾的事儿,就跟办公室里面休息起来。
张繁枝白天去拍摄广告,得傍晚才会拍完,他搁酒店也没意思,还不如在这儿想想新节目的事儿,正好办公室也还没还给人。
过了明天这办公室可就不是他的了。
“新节目的嘉宾人选……”
陈然现在需要事先琢磨一下,到时候提出来跟一群编导商量,确定了嘉宾人选,编剧才能够根据人设来安排剧情,以及节目整体的框架,别人休息,陈然可不能这么放松。
“枝枝不用说,其他还有几个选谁?”
他默默的想着。
鉴于节目在其他各个方面花费不高,那可以将更多经费用在嘉宾身上。
名气肯定是要有,一些综艺咖也可以请,不少名气高却极少在综艺上露面的演员就挺不错,可塑性很高。
陈然这么琢磨着,心里大概对嘉宾的邀请范围有了一个雏形。
他拿起手机打算跟张繁枝聊会儿天,问问拍摄怎么样,刚发过去没几秒钟,手机就呜呜的震动一下。
“这么快,现在在休息?”陈然心里嘀咕,拿起手机一看,见到张繁枝发过来的消息,‘在酒店’。
他眼睛眨了眨,心想这时候不是还在拍摄吗,怎么突然回酒店了?
难道是拍完了?
知道枝枝姐回了酒店,陈然哪里还会待在制作基地,将东西收拾一下,就直接冲着酒店回去了。
他刚到酒店,见到小琴刚从房间出来,看到陈然都还愣了一下,“陈老师?”
昨晚上陈老师不是说还得去忙吗,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
陈然问道:“今天这么早就拍摄完了?”
刚才他微信里面问了张繁枝,结果人就说休息,其他也没谈。
小琴略微迟疑,这种事儿让她怎么说才好,直接说出来哪怎么好意思,最后只能含糊其辞的说道:“希云姐不大舒服,回来先休息。”
“不舒服?”陈然忙问道:“怎么回事,昨天还好好的,怎么今天就不舒服了?”
小琴尴尬,实在不知道怎么说好,毕竟这东西还挺私密的,就算陈老师和希云姐是情侣,知道也无所谓,可也不能从她嘴里说出来,“反正就是不大舒服,陈老师你去问问就知道了。”
陈然心里疑惑,这小琴怎么说句话都说不清楚,他也没时间跟小琴掰扯,自己就进了房间。
张繁枝穿着宽松的米色雪纺裙,双腿曲起来,整个人蜷缩在沙发上,陈然进去就见她看着手机发呆,这才想起刚才下车的时候回了消息就没注意,刚才她发过来消息,自己都还没回。
听到开门的声音,张繁枝回过神,抬头看了一眼,见到是陈然,她整个人顿了一下,瞅了瞅手机,再看了看面前的陈然,明显没想到他会在这个时候回来。
“听小琴说你今天不舒服,怎么了?”陈然边问着边走了过来。
“没有,她胡说的。”张繁枝顺口说道。
张繁枝小腿从长裙里面漏出来踩在沙发上,葱白的小脚搁在沙发上非常醒目,她身子往里面拢了拢,给陈然挪出了位置,可动这一下小腹跟绞肉机在里面转了一下似的,不仅疼的眉头深深蹙起,额头上也迅速浮起细细密密的冷汗。
陈然压根不相信张繁枝说没事儿的话,以她敬业的程度,昨天小腿酸涩都要拍完才回来,今天怎么可能这么早,原本来想再问问,可见到她这表情动作,登时明白了过来,他好歹也是枝枝男朋友,见她受这种痛苦也不是一次两次。
“又疼了?”陈然见她难受成这样,顿时感觉心疼,贴到旁边搂着张繁枝。
她也没应声,眉头紧紧皱起,显然疼得厉害。
这种时候最无助,这玩意实在是没办法,要是可以的话,陈然还真宁愿痛在自己身上,不至于让自家女朋友受这痛苦。
眼瞅着张繁枝难受成这样,陈然脑袋里面蹦出了当初在网上查到的方法。
他想了想,决定说话转移一下她的注意力,可能会更好一些,忙说道:“枝枝,我知道一种特殊的治疗方法。”
张繁枝抬头,就这么瞧着他,眼神那是一点波动都没有,这不是疑惑,很显然她也早就知道陈然在晚上看过的方法。
想想也是,陈然只是见到自家女朋友难受都会去查一下,那张繁枝自己受罪不早该想过办法?
被张繁枝眼神看着,陈然顿时不好意思,人家都知道,再说肯定不合适,指不定还以为他是有什么想法。
见她还是疼得厉害,陈然说道:“要不,我替你揉一揉?”
他是琢磨自己手艺好像挺不错,至少昨天给她揉了揉腿,今天就没见疼。
可张繁枝不这么想啊,刚才陈然才说过啥,想要替她治疗痛经,现在又想给她揉小腹……
陈然也发现张繁枝眼神越来越古怪,心里一琢磨立马知道她肯定是想差了,他解释道:“我没有那意思,就是单纯想给你揉一揉,我就是再禽兽,也不会在这个时候有想法对把?”
张繁枝眼神又顿住了,蹙着眉头盯着他。
那眼神,就算是陈然也都读懂了,‘我都这样了,你还敢有想法?’
这下陈然有点傻眼了,他真感觉不知道要说啥好。
估摸这时候他说啥张繁枝都会曲解。
听人说女生来亲戚的时候,怎么看自己男朋友都不顺眼,时不时的怄气吵架,更有脾气暴躁的来了亲戚闲着没事就打男朋友玩,那枝枝姐这都算是挺克制的了吧?
……
这种事儿真的挺无奈,但张繁枝最终还是让陈然给她揉了揉。
虽然不乐意,看起来跟陈然是强迫的一样,可确实是人应允的,也就是整个过程脑袋别在一旁没转过来罢了。
小琴回来的时候开门就是见到这样一幕,被二人一直盯着,她头皮发麻,讪笑着关了门。
以前被撞着的时候尴尬的是陈然他们,可现在他们脸皮厚了,不尴尬了,那尴尬的人就成了小琴。
想到刚才看到的一幕,她心里有点泛酸,陈老师这也太温柔了,她家林帆就做不到。
可她转念一想,自己又没有痛经,还揉个啥啊!
她又眼珠子一转,要不装一下试试,看林帆什么反应?
……
……
ps:第二更。